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21

人工智能:【别这么抗拒嘛,其实你没打出“冰恋”已经远超出我意料了。黑化值五万呢,亲你想知道上一个黑化值五万的任务对象,是怎么对待他想要落跑的恋人的吗?~】

温小良:“……”一听这幸灾乐祸的语气就知道没好事。

不理会看笑话的人工智能,她站起来,走到窗边,试着推开窗子——窗口能打开,并不是封死的。窗外景色竟然不错,夏花绚烂,绿树婆娑,温暖的日光落到了她手背上。

人工智能:【生物总是需要晒晒太阳的,他考虑得很周全啊~】

温小良沉默着,将整个房间看了一遍。

大约三百平方米的房子,装潢富丽设施先进。北辰星安排给外星学生的高级宿舍,和这里一比,就像小孩子用泥巴捏的城堡那么简陋。

脚上的金属镣链恰好够她走到门口,之后就不能再前进半步了。

人工智能:【能出去的话就不叫‘囚禁play’了嘛~】

温小良:【你能安静点吗?】

人工智能讪讪:【我不是为了活跃气氛嘛。再说如果你肯早听我的,别摊什么牌,继续用‘陆筱良’的身份和他交往,他的黑化值也不会飚得这么恐怖啊。】

她蹲下身,一面端详脚上的镣铐,一面说:【继续当“陆筱良”,确实能继续降低黑化值,但最后也一定会遇到困难。】

人工智能疑惑:【为什么?我看你之前明明做得很好。】

因为她毕竟不是陆筱良,她已经不再是“陆筱良”了。

这些事情和人工智能说,它也不会明白,事实上连她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她之所以放弃这个任务,与其说是理智上的决定,不如说是一种直觉,直觉她应该这么做。

人工智能:【那你现在真要走?丁言的黑化值你不管了?】

温小良正摆弄着金属链,闻言嗤笑:【别以为我不知道,黑化值本身不是问题。他是丁家的继承人,要是继续像以前那样傻白甜,才让人担忧他的未来。】

人工智能有点虚:【那,那胡莱……】

胡莱就是不久后要过来丁言刷好感度的女生。

【谁管她。】

说白了胡莱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非亲非故的。

【……但你得管丁言啊!】人工智能突然聪明起来,【那个胡莱在她的世界就是个大小姐,穿到这里一样也是家世显赫,真让丁言弄死了她,丁言会很麻烦的!】

【……】

【所以我觉得,不如你就先留在这里,丁言现在就是气头上,等他缓过来,不用你说他也会放你出去的。而你呢,就趁这段时间好好降低他的黑化值~一举两得对不对?】

【……】

【……亲?你有在听吗?】

“喀啦!”

人工智能:【……】

温小良看着手里断成两截的金属链,“哦,真的拧断了。”

人工智能:【……组织给你的怪力不是这样用的啊!再说你把铁链拧断是要做什么?逃走吗?敢走的话再被抓住绝对是冰恋了你信不信!】

温小良把金属链条丢到地上:【那就让他关着我?你真以为这是霸道总裁漫?不论什么原因他也不该用这种手段。冰恋?告诉你真打起来的话他在我手下撑……】

言犹未尽,房门忽然响起了门柄旋转的声音,温小良顿时一僵。

虽然嘴上说得很硬气,但之前才吃了一杯柠檬水的亏,现在心里真有些发毛。

她退后一步,盯着缓缓打开的房门。

先是一条缝,接着这条缝隙越撑越开,最后丁言的身影出现在门后。

他身着西装,打着领带,似乎是刚从外面回来,就立刻过来了。

他一只手还握在门柄上,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对上了。

温小良的表情有点不自然:“……你来了。”

他没吭声,视线往她脚边断掉的镣链上一扫。温小良忽然就有点心虚,但转念一想,她虚什么,这可是非法拘禁啊!他还有理了?

精神胜利法果然有效,她立刻挺直了腰板:“我要出去。”

丁言慢慢地向前行了两步,反手关上门,然后走过来,蹲下|身,拾起她脚边的金属链,搁在手里,凝视那明显是被蛮力拧断的金属链断口,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她:“钢链都锁不住你。”

温小良:“……”最大的金手指暴露了。

人工智能:【你最大的金手指难道不是他对你的爱吗?】

温小良:【……闭嘴。】

丁言扔掉了铁链,站起身。

他站在她面前,他们之间只隔了半米的距离。他面无表情。

温小良:“……你这样是不对的。”

丁言不说话,冷冷地看着她。

温小良硬着头皮:“非法拘禁,起刑三年,最高无期。”

他扯了扯嘴角:“你去告我啊。”

温小良:“……”

人工智能:【哦这眼神,这是被你玩坏了啊~】

温小良:【闭嘴!】

顺了顺气,她努力让自己语气温和:“丁言,我们好好谈谈。我知道我过去做得不对,你觉得不满,说出来,大家和平解决。”

他静静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好,和平解决。”

她松了口气,正要说什么,就听他说:“之前你说,你觉得我向你提出交往是为了报复。”

……她当然知道不是。但这里非得咬牙点头:“对。”

“你从没爱过我。”

“对。”

“你对我心有亏欠。”

“对。”

“所以现在你应当补偿我。”

“对……嗯?等下。”她及时咬住了应承,“你想要什么补偿?”

他嘲弄似的看着她:“你能给我什么补偿?你觉得你身上还有什么值得我期待的?爱情?你有那种东西吗?”

人工智能倒抽口气:【嘴这么毒……】

温小良:……真的,好毒。

他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拽着她,将她扯进房间深处,然后在温小良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将她推倒在了床上,一只手抓住她两只胳膊拉过头顶按在床头,另一只手去扯自己的领带。

温小良瞪大了眼:“……慢、慢着!”被抓住的手本能地就要挣开——

“尽管挣开,我知道你力气大,铁链都锁不住你。”他瞥了她一眼,“我当然也抓不住你。”

温小良:……这么一说好像他完全处于弱势,是她仗势欺人一样!

人工智能激动得快哭了:【你就从了他吧!从了他!睡了他!睡服他!他一定再也不敢唧唧歪歪了!黑化值也会降!】

温小良:……md你心里除了黑化值还有什么!

被人工智能激起了一腔郁愤,温小良用力一挣,挣出一只手来。丁言没料到她真敢这么做,原本有所缓和的脸色陡然一沉,可他还没反击,就被温小良抓住了肩膀,一股大力顺着她的掌心传来,他整个人天旋地转,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按在了床上。

人工智能:【女上男下!好!就保持这个姿势!睡了他!】

无视掉呱噪的人工智能,温小良按着丁言的肩,严肃道:“这不是补偿,如果你今天这么做了,那就变成你欠我的。”

丁言的右手还扣着她的左腕,这是个即将反击的姿势,可在听到她的话后,他所有的动作陡然静止下来。

他凝视她,而后,露出一抹笑。

那个笑容客观地讲,堪称惊艳,却让温小良心头一跳,脑海中突然跳出他微笑着说“那样也不错”的预想图,手都禁不住抖了抖,果断在他出声前,自己先提出方案:“如果你同意,我接下来会继续留在奥府,你可以慢慢思考,你想要怎样的补偿。能做到的,我都会去做。”

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她留在奥府,一方面给丁言思考的时间;另一方面,等将来胡莱过来,自己可以盯着她,防止她玩火烧身,最后反而牵连丁言。

她俯视丁言,等他的答复。

丁言在她身下,黑发散落在脸侧,眼里有幽深的光。明明被人制住的是他,可他看起来完全没有身为鱼肉的自觉,他的手指甚至还扣着她手腕,仿佛随时准备暴起反击。

时间在对峙中流逝,温小良的后背渐渐渗出了汗。

要是他不同意……

“你知道你现在脸上写着什么?”他突然道。

她不敢松懈,继续钳制着他:“什么?”

“‘你最好现在就答应我的提议,不然我们就一拍两散’。”

“……”她脸一热。她确实是这么想的。

她骨子里其实有些任性,犯了错她会尽力弥补,但如果总是不能令对方满意,她会心烦意乱不堪重负,最后索性甩手不干。

她感觉到男人原本蓄势待发的身体,终于有了一丝松懈,身上那种森冷的气场也减弱了。

“松手。”他睨了她压制着他肩膀的手一眼。

她犹豫了一下,不确定现在松手的话,会不会被反扑。

人工智能:【别松啊!都到这一步了!做下去啊!!】

温小良立刻甩开了手,跳下床,退出几步外,远远地看着丁言。

丁言坐起来,默不吭声地,揉了揉肩膀。

温小良顿时有点心虚,她很清楚自己的手劲儿有多大,而刚才激动之下,她有点失控了。……说起来,他之前决斗时的伤应该都还没好全呢,这下伤上加伤……

“……那什么,”她讪讪的,“药酒,擦点会好些……”

他撩起眼,瞥了她一眼:“你帮我擦?”

温小良:……我是拒绝的。

他的神情似乎有些嘲讽,又似乎有些无奈。可当温小良仔细看去,那里却只有一片淡漠。

“走。”

温小良一愣,然后才明白他是让她离开。

她立刻转身往外走,走了几步又顿住了,回身望向他。

黑发青年坐在床沿。昏暗的光线落在他身上,他的视线落在虚空里,侧脸显得有些寂寞。

她不知怎么的,脑子一抽,迸出一句:“那我走了?”

他垂落在脸侧的黑发动了动,然后慢慢地转过头来,看着她。

“你再多说一个字,就别走了。”

“……你好好休息!”

温小良迅速地走到了门边,打开门,兔子般蹿出去,蹭蹭蹭地跑出了建筑物,一直跑到阳光底下,然后才抬起手,擦了擦脖颈后的汗。

她还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竟然这么顺利地就出来了。

人工智能:【你居然就这么出来了!】

是啊,负五万的黑化值,她竟然能好好地出来,这真是……

人工智能:【你居然什么都没做就出来了!本来可以降低黑化值的!只要你睡了他!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就这么出来了!!】

温小良:……她总有天会被逼得亲自跑去组织本部,掀了丫的电脑主板。

打了一场没有硝烟的仗,温小良身心俱疲,拖着步子回到教职工宿舍,还没迈进正门,就看到三个眼熟的家伙气势汹汹地往这边冲来。

她头皮一麻,正想装没看见赶紧上楼,那三人已经先一步冲到她面前。

“温小良!”

梭伦星人凌厉的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你这些天去哪里了!”

陆常新愤怒:“你是小孩子吗?还玩失踪!”

夏唯阴郁:“小良老师……你说过只去七天的,今天已经第八天了。”

……三位何时达成了共同战线的?而且还是炮火一致对我?

她叹口气:“我只是去散散心……”

然而这种解释,是无法安抚炸毛多时的恶犬的。

接下来五分钟,温小良被迫站在教职工宿舍门前,被三个比自己小了不知道多少岁的学生指着鼻子训,过往行人指指点点,她都想找本书挡住自己的脸。

最后,容忍到了极限,她终于恼了。

蹬鼻子上脸有完没完,我是欠了丁言的,可我没欠你们的!

想闹是吧,成,我就舍命陪君子,把你们这些小妖精一个个全收拾了!

她先看向栗毛恶犬:“陆常新,你先回去。之后我会给你电话。”

陆常新瞪圆了眼,显然没想到理亏的人还敢用这种命令语气。他立时就要发作,却被温小良冷冷地看了一眼,已经冲到喉咙的叫嚣霎时就冻住了。

温小良转开眸子,看向绿眼恶犬:“小唯,你也回去,明天我去找你。”

敏锐地察觉到气氛异样,夏唯略一犹豫,点头。

最后,温小良看向了红毛恶犬。

“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帕尔双手抱胸:“去哪里?”

她凉凉一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战斗民族喜欢用武力解决事情嘛,巧了,我也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