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20

“……就是这样,她突然又走了。”

丁宅里,陆常熙将温小良的异常行为向丁言描述了一遍,丁言沉默了许久,然后说:“她和你说,当年帮助她离开的人,是丁姨?其他事,也全和丁姨有关?”

“嗯,她说北辰星确实有个叫‘温小良’的人,两年前温小良意外身亡,恰好那时她被丁夫人送到了北辰星,需要一个新身份,所以就顶替了温小良。”

她顿了顿,“还有她的脸,并不是整容,而是她接受了温小良的□□移植,北辰星人的基因有侵蚀性,温小良的□□和她自身的基因相互作用,渐渐改变了她的外表。”

“□□移植……她的眼睛怎么了?”

“火灾,火焰熏坏了眼睛。”陆常熙皱眉,“我来的路上已经用手机查过了,两年前,北辰星确实发生了一场大火。”

似乎一切都对得上,可真相果真如此吗?

接下来数日,丁言和陆常熙都在全力调查。在北辰星的调查结果显示,温小良所说一切属实。而丁夫人那边,因为隔了几年,当事人又已过世,所以许多线索,要么无从查起,要么查着查着就断了。

但不管怎么说,温小良就是陆筱良,这点应该毫无疑问了。

丁言和陆常熙都松了口气,他们嘴上不说,其实心里都怕真查出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温小良没说谎,太好了。

可温小良,却再没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距离那场决斗已经过去一星期。这一整个星期,温小良都没出现在学校里,校方说她请了一周的事假。

所以今天,就该是温小良回到奥丁高等学府的日子。

上午十点,温小良出现在奥丁高等学府的对面。

她站在路边等红绿灯,一辆大巴开过,车身驶过后,校门旁的青花树下,多出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

她凝视他,隔着一条车水马龙的双行道。

绿灯了。

她没动,丁言走了过来。

他们相对而立。

她先出声:“受的伤,已经没事了?”

“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走?”

“……心情不好,去散心。”

“现在呢?”

“……”

他看着她,掀了掀唇:“去咖啡馆吧,你可以慢慢说。”

……

咖啡馆的包厢里。

红米团子躺在白瓷盘里,像一只只沉睡的小精灵,但此刻没人有心情享用它们。

日光透过落地窗落在黑发青年的身上,他的长睫毛被映成了浅金色,瞳仁却幽黑得看不见底。

“那天晚上,”他摩挲着咖啡杯,“出现在地下广场的那些记者,是你叫来的吧。”

温小良的视线从柠檬水里抬起:“是我。”

记者一收到消息,很快就会涌过来。丁言肯定不能在一堆镜头的包围下继续和帕尔对掐,这样决斗就只能终止了。

这个方法当然称不上最好,但效率最高,况且媒体里也有丁家的人,后续处理不会太麻烦。事实上,正如她事先预料的那样,记者刚赶到地下广场,丁家的人后脚也跟着到了,那些让围观群众一头雾水的“黑衣人”,就是来善后的。

哒。丁言将咖啡杯搁在了碟上,抬头,看着她。

“这不像你会做的事。”

确实,这不是小白花陆筱良做得出来的事。但温小良的话,就会这么做。

“人类常常会作出人意表的事,这不奇怪。”她平静地解释,“有时候你以为你很了解一个人,但其实你从来没看懂她。”

“说得对。”他赞成,而后话锋一转,“可是,一个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山羊不会突然对肉食感兴趣,除非它原本就是一头狼。”

温小良想,他一定是已经从陆常熙那里听说了,“陆筱良”的性格并不像她两年前表现出来的那么纯良。而且……大概,不必陆常熙提醒,他自己也已经察觉了。

对于他审视的目光,她只能在心里报以苦笑。

其实一开始,就不该回来的。可她偏偏回来了,那么现在,必须得做个收尾。突然回来又突然离开,才是对他人最大的轻蔑,这意味着你对他毫不在意。

人工智能在脑海里哇哇地叫,她上一分钟切断联结,下一分钟它就单方面重新联结,最后她也烦了,由着它嚷嚷“你不能摊牌这会出大事儿的”。

她将玻璃杯搁在桌上,然后重新扬起脸,神情郑重,望着丁言:“有些事我想和你说。”

丁言极少在她脸上看到这样严肃的神情,以至于霎那之间,他就理解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非比寻常。

心底窜出一股不安感,他不出声,手悄然收紧,等着她的下文。

咖啡的苦香逸散在空气里,她端正地坐在他面前,字字清晰:“之前我答应你和你交往,这个承诺,作废吧。”

“……”

丁言怔愣地望着她,一时竟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脑中浮现的是两年前夹在书里的那张纸条,上面用铅笔写的分手留言,当时带着尖锐的冷意刺入他身体,现在又从回忆里钻出来,再一次刺痛他的神经。

有那么一瞬他仿佛回到了过去,变回了那个软弱无能的自己,被抛弃,被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从那种难言的恐惧里回过神来,发现温小良正静静地望着她。

他想她大概是在给他缓冲的时间。……她真是仁慈。

撑住了自己,他没有露出任何胆怯,仿佛公事公办地问:“理由?”

她看着他,眼神静得让人心凉。

“我当年,骗了你。我没有爱上你。”

这句话落地的时候,丁言用了莫大的意志力,才没当场失控,伸手掐住她的脖子。

而温小良这边,她的脑中就像凉水滴进了热油里,炸开了——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0000】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1000】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2000】

……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7000】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8000】

尖利的警告甚至让她的头都开始疼痛,但她还是要继续,不破不立。

“对不起。”她说,“回到奥丁的那天,我不该因为愧疚就答应你,对不起。”

许久,他才慢慢说:“愧疚?”

他的表情像在质问“你答应我交往,只是因为愧疚?”

她垂着眼:“是。”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9000】

温小良深吸口气,逼自己不去想被套麻袋沉入盛京湾水底的情景,继续道:“我也想过要不要继续维持现在的状况,我想了很久,最后得出答案还是,不行。”

“……你之前说,希望去决斗场的人是我。”

“是。”

“你不喜欢我,却希望我为你决斗?”

……她感觉良心受到了谴责。

稳住,已经进行到这里,现在缩回去的话就前功尽弃。

“那时,我心里确实只希望去的是你。不,直到现在,我也只能想象,去的是你。但是,这是两回事。”

“……”

“……”

咖啡的气味依旧漂浮在室内,但已失去了醇香,只剩冷涩。

温小良垂着眼,从反光的大理石桌面观察丁言的表情。

他看起来……难以捉摸。

“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是想表达什么?”

淡漠的语气让她微微一怔,却仍是抬起眼,注视他。

“分手吧。……不,应该说,停止这场闹剧吧。你想报复我,有很多种方法,‘交往’不是最好的。”

她这一句话,等于在说他提出的交往目的不纯。这是在给他台阶下,只要他承认这场交往只是为了报复,报复她当年走得突兀,所以他也要在交往后甩她一次。如此一来,虽然眼下分手是她提出的,但他一样可以不伤颜面地退出。

人工智能吵得她快不能集中精力,她再一次切断了联结,紧接着听到丁言说——

“分手?然后呢?”

然后,就到了今天最关键的部分。

她双手交握放在膝上,直视他,认真而恳切:“我会离开,不再出现在你生命里。”

这是她所能想到的,最妥当的收尾。

她在错误的时间,回到了这里,继续留在他眼前,只会不断刺痛他的眼,提醒他曾经在她身上栽的跟头。

所以她要走,她走,将安宁还给他。

“……你觉得,我当初提出和你交往,是为了报复?”丁言盯着她,“你真这么想?”

“……”

她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原本应该立即出口的“是的”也迟疑了。

她看到他笑了,残酷的。

“不,你不会看不出来。”他说。

她读懂了他的潜台词。

——你不可能看不出来,我只是在找一个理由,让我们重归于好。

“你是不是以为,我永远这么好脾气?”他轻声说,“一个一声不吭消失了两年的人,我以为你多少有点自觉……”

他站起来,逆光的面容,让人看不清。

“是我太天真了。”

她还有些怔愣,忽然先前切断的人工智能,再次联结了,警报声响彻脑海——

【警告!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50000!请立刻离开任务对象!请立刻离开任务对象!】

温小良:……怎么突然飚到这么高?什么时候的事?!

……等等,她好像,有点头晕……

视野在旋转。

身体软下去的同时,她看到了自己喝下的那杯柠檬水。

……

……原来如此。这家咖啡馆,原来姓丁吗……

“是你的错。”

朦胧间,她听到了丁言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失真,有点……让人想看看他是不是红了眼眶。

……

……

【亲!】

【10027?工号10027!快醒醒!】

【10027!!】

温小良蓦地惊醒,脑海里的人工智能一阵大呼小叫,嚷嚷着它都喊了半天了她总算醒了blabla……

【别吵了……】她皱着眉跟人工智能沟通,【我退役了,别用那个工号称呼我。】

【我这不是怕你醒不过来吗?呼唤昏迷者的名字,有利于唤醒她的意识~】

【都说我退……算了。】

她撑着自己想要坐起来,刚一动就听到一阵金属摩擦声,低头一看,她的左脚被镣铐拷了起来,镣铐上连着金属链,链条的另一端焊在了房间的柱子上。

陌生的房间,金属脚镣。

温小良愣了愣,然后心里生出一股荒诞感。

“……他把我关起来了?”

人工智能卖弄学识:【用业内的话来讲,这叫‘囚禁play’~】

【……闭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