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17

温小良没料到他第二个问题是这个。他很介意她当年是怎么离开的?……哦,莫非是想着先摸清敌情,免得将来又被她悄无声息地跑掉?

她忽然有点想笑。虽然他性格变了很多,但这方面的心思还是很好猜。

答案是“时空穿梭机”,但这个她不可能告诉他。随便编一个,迟早会被拆穿,反而降低好感度。

她语气为难:“对不起,我不能说。”

他沉默了。她猜他大概在想,坦诚“不能说”,总比撒谎来得强。

“第三个问题。”

她扬了扬眉,预感这个问题会比之前的都棘手。

他的声音从电话那头,清晰地传来:“两年前,你在哪里?究竟是奥丁……还是北辰?”

她一愣,接着感慨幸好自己早有准备,否则真会措手不及。

没错,如果丁言的调查够详尽的话,他就会发现一个诡异的现象,过去七年“温小良”一直都在北辰生活,包括两年前也是,可是分明就在同一时段,“陆筱良”正在奥丁的盛京高中里读书。

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你有没有想过,”她给出了事先备好的回答,“也许‘温小良’和‘陆筱良’本来就是两个人?”

“……你是在告诉我,你其实只是个冒牌货,是陆常熙误认了你,所以你才将错就错,冒充陆筱良?”

“……”不,我当然不是冒牌货,我只是在埋伏笔。将来你会明白。

“你以为我是傻瓜吗?温小良,我不会连……”他顿住了,“你这是在侮辱我的眼力。”

“……”他刚才是想说“连自己喜欢的人都认不出来”吗?

她握着手机,心情有点微妙。过了会儿,才低声说:“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电话那头不再出声,她也缄默。死寂自手机中扩散,弥漫了电话两端。

轻浅的呼吸,漫长的沉默,无声的对峙。

温小良握着手机,凝神思索。伏笔已经埋下了,接下来只要将事情全部推到丁言的母亲丁夫人身上,将来找个时间和丁言挑明就好。倒是丁言,他一直不说话,是因为对她感到失望,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总之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他已经注意到了,她身上疑点众多。

其实她并不怕他对她心存疑虑,他越是关注她,猜测她,他们之间的联系就越紧密,她也越有机会攻破他的心防。但有一件事她有些在意,他的调查档案里一定也提到了“温当当”,他对温当当是怎么想的?

自从知道自己要重回奥丁星,她就开始着手为温当当准备一个合情合理的“身世”,所以这方面应该没有破绽……不过话说回来,一般人也绝想不到自己会有一个只比自己小五岁的儿子吧?

“温小良。”

她瞬间收回心神,轻声说:“我在。”

“明晚,你希望谁出现在格斗场?”

“……我听说,梭伦星人很厉害。”

“回答我的问题。”

“……”

……

……

两天后。

晚上七点四十分,盛京地下广场一号格斗场,一场引人注目的决斗即将开始。

人们关注这场决斗,因为它够噱头,决斗的一方是梭伦星人,另一方却是梭伦星人追求的女性,这本身就充满爆点,而临近开场,那名女性竟然宣布她已有恋人,所以这场战斗改由她的恋人和梭伦星人进行,这就更……让人热血沸腾了。

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个理由在任何时代都能引起雄性的共鸣。梭伦星人和神秘男子孰胜孰负,一时间各大赌场纷纷开了盘口。

梭伦星人的单体战斗力在星际间名列前茅。不少人猜那名女性的恋人必定也是属于某个战斗民族,否则他一定不敢应下决斗。

刀枪不入的铁血族人?单手破山的巨狒星人?呵气成冰的白硅星人?反正不会是奥丁星人,奥丁星人脑子很厉害,但他们的武力值和梭伦星人比起来就是个渣。

温小良坐在看台的前排,身后各种猜测飘进耳里,她不动声色地喝着柠檬汁。夏唯坐在她身旁,身上嗖嗖地冒寒气。自从陆常新那里听说了整件事,他就一直心情恶劣。

他转头看温小良,眼睛里阴蒙蒙的:“如果陆常新输了,你真要和那个红毛在一起?”

温小良看他一眼,有点嗔怪:“你怎么也跟着陆常新一起叫‘红毛’,这样很没礼貌。”顿了顿,“陆常新不是会变巨人嘛,我对他有信心。”

夏唯依旧沉着脸。尽管他对星际间的事不甚了解,但他直觉地感到,陆常新不是梭伦星人的对手。

视线阴森森地掠过比试台,投向对面那个红发男人,夏唯眯起了眼,心中恶念翻涌。

“……小良老师。”

“嗯?”

夏唯转过头来,直直地盯着温小良。决斗场刺目的灯光落在他脸上,他的眼中蔓开大片大片的阴影。

“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他的嗓音低哑阴郁,“如果陆常新输了,你就跟我走,去水弥星。梭伦星人要是敢来,我就杀——”

一只手落在了他的唇上,堵住了他即将出口的恶意。

“嘘……”

女教师望着他,神情温柔,隐有悲悯。

“不要这样,小唯。不要这样。”

夏唯一动不动,她的手指停在他的唇上,他就像被封印住了的恶魔,除了看着她,什么也做不了了。

“轻松点。你觉得我会任人宰割吗?”她微微一笑,“放心,要是陆常新输了,我就亲自上阵。你知道吧,我很厉害。”

是的,他很清楚,她的强大。

“我不会输。”

她说她不会输。

身体里快要喷涌的焦虑忽然都静止了,从虚空落下来,落回四肢百骸,迅速消散。胸中翻滚的恶意也在悄悄蒸发。

夏唯舒了口气,这才觉出了疲惫。昨天起就一直绷紧着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超负荷运转的身体开始发出抗议。

“很累?”她问。

他打了个呵欠,大脑已经开始有些迷糊:“我昨晚一直没睡着。”

“……”她摸了摸他的脑袋,“靠着我,睡一会儿吧。”

夏唯也没多想,立刻蹭了过去,脑袋靠上她的肩,两分钟内,睡得人事不省。

温小良看着夏唯,心情复杂。

虽然夏唯是她女配生涯中的“编外人员”,但她却很难把他和其他人一样,当做纯粹的“任务对象”来看。

她第一次见到夏唯时,他才十二岁,半大的孩子,眼神却冷漠得像个伤痕累累的大人。

那时她带着温当当,温当当也不过九岁。她平日里已经觉得温当当过于少年老成,让人看着很是忧虑,结果夏唯比他更极端,闭着眼的时候天真无邪,睁开眼就能面无表情地杀死那些想要暗杀他的人。

也许因为移情作用,也许是因为夏唯的遭遇引起了她难得的怜悯,不知不觉,她对夏唯投入的心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工作人员应该对任务对象投入的。

这很不专业,而且对她个人而言,多余的感情也是有害无益。幸好她在“职业女配”这行干了几百年,也只遇到了一个夏唯。

夏唯已经睡熟了,她将他扶正,让他靠着椅子睡,然后才转过身来,望向决斗场。

决斗场内空无一人,正如暴风雨前总是天地寂静。墙上的巨大壁钟,分针已经指向了五十九分,秒针不断转动,一寸一寸,逼近那个终点——

“当!——”

“当!——”

“当!——”

来了。

红发的梭伦星人雄赳赳地踏上决斗场,四下里响起喝彩声与口哨声。

他随意地对观众挥了挥手,然后转过头来,精准看向了温小良所在的位置,然后,露出一个在温小良看来很飞扬跋扈,在场上女观众看来简直帅破天际的笑。

在高分贝的尖叫声里,温小良平静地将视线移向了广场的另一边,那里,有一个人正穿过狭长的走道,穿过喧嚣的人海,向这边行来。

穿着法兰绒衬衫的黑发青年,袖口依旧细致地扣到了腕边,没携带任何武器,也没戴面具。

他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来到了风暴的中心,姿态沉静。

温小良猛地站了起来。

托帕尔那一笑的福,她现在是场上的所有视线的焦点,无数含义各异的目光投掷在她身上,而她似乎毫无所觉,径自走向丁言。

起初她走得很慢,仿佛心中有什么在迟疑,但渐渐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像一片枯叶奔向大地,又或是阳光奔向积雪。

她撞进他的怀里,他接住了她。他们的物理距离在这一秒缩减至零。

——“明晚,你希望谁出现在格斗场?”

——“……听说,梭伦星人很厉害。”

——“回答我的问题。”

——“……你。”

温小良的手环着丁言的腰,手指牵住了他的衬衫。

“……谢谢。”

她在他的怀里轻声说。

【任务目标当前黑化值34000,请继续努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