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12

结果,这天上午温小良什么正事也没干,光给夏唯和慕斯礼当润滑剂了。

汽车开了一路,夏唯就怼慕斯礼怼了一路,也被慕斯礼气了一路。温小良起初还忍不住出手相救,结果连自己也砸了进去,陆常新当然不会袖手旁观,跳进来帮她,慕斯礼以一对二丝毫不落下风,最后连陆常熙也跳了下来……

整个车厢一潭浑水战火连天乌烟瘴气!她胸闷气促头疼脑涨不胜其烦!

后来夏唯再挑事她就不管了,谁挑事她都不管了!反正只是嘴上战争,你们爱怎么厮杀怎么厮杀吧!

感谢夏唯的高空晕动症,上了飞艇后他终于消停了,蔫蔫儿地靠在她身上,昏昏沉沉,有气没力。

对温小良来说,只要他别继续找事,其他都好商量,爱靠就靠着吧,反正她也不会少块肉。

可其他人不这么想啊。

陆常新故意走过来找温小良说话,说着说着就要把她引到别的座位,然后夏唯醒了,两人一言不合就开撕。

温小良把陆常新轰走了。没过一会儿,陆常新搬了两把椅子过来,手里还握着一把扑克牌。

温小良:“……干什么?”

陆常新自己先在一把椅子上坐下了,然后拉过另一只椅子,放在他和温小良之间,然后扬着眉说:“玩二十四点,之前看你和豆芽菜玩得挺开心。这次换我。”

温小良揉了揉眉角:“找别人玩吧。小唯不舒服,受不了闹。”

陆常新理直气壮:“同样是老师和学生,他能靠着你睡,我连要求你陪我玩一下扑克牌都不行?”

温小良:“……”

陆常新挑衅地看向夏唯:“喂,豆芽菜,你要是不乐意,你也可以过来一起玩。”

温小良:“……”欺负一个晕动症病患这样不厚道啊!

夏唯挣扎着坐起来:“发牌!”

温小良:“……”我不管了。

“嗯~那加我一个吧。”

慕斯礼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拎了一只花椅子,笑眯眯:“我心算挺好的,玩这个我拿手。”

夏唯:“不要!”

陆常新:“人满了,没位置!”

温小良:“……你过来坐吧。”

陆常新和夏唯一起不可置信地瞪着她。

温小良一脸高深,然而她的内心是这样的——

反正都是要掐的,干脆放慕斯礼进来,让你们一致对外!我就轻松了了了了!——

最后连陆常熙也提着椅子过来了。……果然又是这个格局。

温小良默默拿起扑克,洗牌,发牌……

“开始。”

……

飞艇终于抵达终点的时候,那副崭新的扑克牌已经被磨得秃了边,它身上背负的游戏也早就从“二十四点”换到了“二十一点”,又换到“争上游”,接着是“斗地主”,然后是“排火车”,最后连“抽鬼牌”都出来了……

温小良眼也花了,手也麻了,听到飞艇工作人员播送降落公告的瞬间,内心激动得流下了海带泪。

未来半年她都不想再碰扑克牌了!连看都不想看!辣眼睛!

飞艇顺利着地。

第五区地处沙漠地带,酷暑难当。一下地,所有人就不约而同地脱了外衣,秀出里面的短衣短裤……除了夏唯,他依旧裹着厚大衣。

看着夏唯那绕了脖颈一圈又一圈、一端还垂到脚踝的厚围巾,陆常新啧啧感慨:“看着都觉得热。”

陆常熙也觉得奇怪:“水弥星上全是海,按理说水弥星人应该觉得陆地炎热,恨不得天天穿短衣短裤才对。”

大约是一路打扑克(围攻慕斯礼)打出的情谊,夏唯居然心平气和地作出了解释:“水弥星的海和你们认知里的海不太一样,成分不同,而且温度高很多。我们族人住的海底,换算过来,水温差不多相当于你们这里的五十多度。”

慕斯礼一只手按着爵士帽,蓝眸眯起,似笑非笑:“还是穿厚点好,现在有不少变态就喜欢‘纤细敏感’的美少年。”

他不出声还好,一出声夏唯就又想起了前天看到直播巡演会时的气愤,完了接着想起今天上午汽车里对掐的失败,然后又想起下午飞艇上二十四点的惨败……

他瞪着慕斯礼,一双绿眸熊熊燃烧,分分钟就要冲上去一雪前耻的节奏。温小良默默走了过来,拉住他的手,诚恳地说:“走吧,我带你去找甜品店。”我实在受不了了你先消停会儿让我回点血……

感谢甜品店,感谢夏唯是个甜食控!他没反抗,乖乖跟着她走了……

心力交瘁的温小良没注意到,夏唯在跟着她转身之后,又扭回头来,凌空睨了慕斯礼一眼,然后刻意招摇了一下他和温小良牵着的手……

慕斯礼笑笑,毫不在意。

小孩子,得了一点甜头,就忍不住显摆。

想让他嫉妒,等毛长齐了再说吧。

……

甜品站。

沙漠里的甜品站弥足珍贵,店内商品的价格当然也高不可攀,不过对于有钱人来说,就算买下整家店也只是动动手指而已。

陆常新手一挥,放话让温小良随便吃,结果她只要了一杯柠檬水。

女孩子爱吃甜食。这句话大多时候是真理,偶尔会遇到例外。

陆常新纳闷:“柠檬水就这么好喝?”

温小良:“这是我唯一能接受的果饮。其他果饮总是太甜。”

陆常新:“不喜欢甜食?”

温小良:“不喜欢。”

陆常熙突然插了一句:“一直不喜欢?”

温小良没多想,诚实回答:“一直不喜欢。”

陆常新来了兴趣:“除了柠檬水还有什么喜欢的食物?”

温小良回答得很爽快:“蝙蝠树的树浆,味道层次丰富,可惜产量很稀少。”

陆常新愣了愣,“蝙蝠树树浆”这个……听起来就十分重口,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蝙蝠树长什么样……但本能地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陆常熙则想着,“陆筱良”无甜不欢,温小良连甜一点的果饮都不肯碰。也就是说,她当初连食物的喜好都是假装的。

一般人会做到这份上吗?为了装小白花,连口味都刻意改变?

她真不知道该鄙视她好,还是该佩服她好。

心情很微妙,有点郁闷,有点埋怨,可看着温小良那向往的表情,她就把那些情绪全抛到了脑后,追问:“蝙蝠树哪里有?”

温小良叹口气,沉痛:“一百年前就灭绝了。”

陆常熙也很失望。本来还想着不论费多少人力物力,都给她移栽一片过来,结果这个难得的刷好感机会竟然落空了。

“嗯?等下。”陆常新突然出声,“一百年前就灭绝了,你是怎么喝到它的树浆的?”

她一怔,自己之前竟然忽略了这点。

她看了陆常新一眼,眼神赞赏,心想傻瓜偶尔也有反应快的时候,再转向温小良,只见她神情镇定,仿佛陆常新的问题再寻常不过。

“我以前有个学生,家里世代都是做科研的,不知道他们家用什么办法,保存了一些蝙蝠树的树浆,我有幸尝了一杯,怀念至今。”

合情合理的解释。但自带直觉作弊器的陆常熙一个字都不信。不过,这不妨碍她扬起笑容,点头附和:“原来是这样。”

附和是假的,但笑容是真的。

真奇妙。陆常熙想,明明之前还有点埋怨她,可此时,她心里却浮起了一种自豪感。勉强形容的话,大约是“啊我家小妹真是出息了说谎眼都不眨等闲之辈根本看不出端倪”……这种心情。

她托着腮,望了温小良一阵,然后想起什么,起身朝外走。

陆常新注意到了,问:“你去哪里?”

“隔壁的沙漠特产商店。”

……

星蚀于夜间的十点十五分开始。

十点十分,所有人坐在离沙漠营地千米之外的最佳观测点,穿着防寒服,吃着陆常熙买的特产。

温小良也得到了一份,但她没吃,小食袋搁在一边,手里捏着便携式小药壶,给一株绿植施加营养剂。这是她在甜品店的墙根里意外发现的,濒死的稀有植物。为了救活它,她费了不少功夫,现在也不放心将它独自留在营地,索性一起带过来。

夜空中,玛塔星的清辉已经达到了峰值,星蚀即将开始。陆常新和夏唯拌着嘴,温小良也顺耳听了两句,年轻人充满想象力的对话让她不自觉地扬起笑容。

来到这个星球已经七年,但这是她第一次带学生观测“星蚀”,准确地说,连她自己也是第一次目睹“星蚀”。

她很放松。天文观测嘛,就是一个人或一群人聚在一起,欣赏天象,记录数据,谈天说地……总之就是没什么危险的休闲活动,比起雪山探险之类的,轻松许多。

要是每次活动都这么轻松就好了。心里这么惬意地想着,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明亮圆满的玛塔星,边缘部分开始出现一丝阴影。

星蚀开始了。

学生们的议论声开始静下来。大家屏息凝气地看着那缓慢扩大的阴影。

四周只余风声。

她对天文现象兴趣不大,放下小药壶,伸手拿起陆常熙带给她的小食。

沙黄色的小食袋里,装着十几块干肉,闻起来有种奇妙的香味。

她拈了一块,正要送进嘴里,忽然顿住了,神情凝重地重新放在鼻下嗅了嗅。

这是……跳舞草的气味。

“喂。”陆常新突然说,“不觉得有点热吗?”

他两颊泛着异样的红,边说边去扯自己的围巾。

她脑中“咚”了一声,抬头看向天空,那里,阴影已经吞噬了五分之一的玛塔星。

因为“星蚀”吗……“星蚀”加强了跳舞草的效力。

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心中一沉,转头,看到了夏唯有些迷糊的脸。

“小良老师,我……”

他蹙着眉,像是感到困扰,又仿佛身在梦中,恍恍惚惚的,忽然咧开一个纯真的笑,然后红扑扑的脸就朝她压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