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10(加更)

盖亚广场。

温小良推开慕斯礼。

她的动作很有技巧,在外人看来,这只是一个害羞的姑娘推开了他当众掉节操的男友。只有慕斯礼知道,她那一推又冷又硬,以他今时今日的力量,竟然完全无法抗衡。

不过他也不打算反抗,任她推开自己,看着她退后一步,抬眼望向他。

他仰着唇角,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交,温小良心里咯噔一声,模糊地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四下里,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窃窃私语,揣测他们的关系。有人注意到了她胸前的工作铭牌,而还有一些人,则是认出了她的脸——温小良在3号浮空岛的某个圈子里,也算是名人,而且是名震八方能催姑娘泪下的那种。

于是立即有人惊讶地问:“温老师,这是你男友?”

温小良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僵局。

如果她承认慕斯礼是他的男友,接下来会冒出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如果她说慕斯礼是她的学生,按照惯例,大家通常会对慕斯礼退避三舍,但这么一来,她就没法解释刚才慕斯礼轻薄她的行为。

更糟的是,姑娘们之所以不对她的学生出手,一方面是碍于她曾对3号浮空岛作出的贡献,必须给她几分薄面,但更重要的是,“攻略温小良的学生纯属浪费时间”这个都市传说,像一堵高墙,隔绝了她们的进取心。

姑娘们讨厌做无用功,并且她们心中自有一份原则,不会对心有所属的纯情派出手,但要是对象是个花花公子……

那还讲究什么?撩裙子上啊!

她磨了磨牙。

慕斯礼,真不愧是麻烦聚集体,一来就把天捅了个窟窿。

“男友”还是“学生”?

选男友,麻烦的是她。

选学生,今后她的学生都会受到影响。

咬咬牙,她没有给自己懊恼的时间,上前一步,抓住了慕斯礼的手。

这个举动映在其他人眼里,等同宣布两人的亲密。

唏嘘声四起,夹杂着某些玻璃心群众的啜泣。

慕斯礼噙着笑,手掌巧妙地动了动,从被她抓着手腕,变成与她十指相扣的姿势。

温小良微微一僵,但她端住了表情,神色不动。

两人穿过人海,如摩西穿过红海。

一踏出广场,温小良立刻抽出了相扣的手,慕斯礼并未挽留,他单手插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慕斯礼。”

“是我~”

“我是你的春令营班主任,温小良。”

“我知道~两小时前我接到一个电话,说会有一个叫‘温小良’的女教师过来接我。”

他的视线在她胸前的工作铭牌一掠而过,眼中暗光闪过。再抬起眼时,冰蓝色的瞳仁里盈着笑意,亲昵地搭住她的肩,俯下|身贴近她,以完全超出师生情谊的暧昧口气,凝视着她,轻声喃喃:“你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真可爱。”

他一俯身,那原本就透风的衬衫敞得更凌乱了,领带彻底成了装饰品,少了束缚的锁骨高高兴兴地探出来,柔白细腻细腻柔白……

温小良:“……”自打从组织退役之后,她再没和这种行走的成人剧场打交道了,一时真有些不适应。

吸口气,维持着表面的淡定,她拂开肩上那只逾矩的手,公事公办地微笑:“抱歉,由于工作人员的失误,我们没能按照约定对你接机,这几天的食宿损失,你可以向木风大学求偿。”

“嗯?那种事无所谓啊。比起这个,我更好奇另一件事。你是我的班主任吧?”慕斯礼举起了之前被她牵过的那只手,竖在两人之间,“那刚才为什么默认我是你男友?”

“……”竟然被他用这件事做文章。

慕斯礼瞅着她,忽然歪了歪头,这个孩子气的动作放在他身上,竟然毫无违和感:“哈哈,我知道的哦,如果你不这么做的话,我就会被那些女孩子撕碎吧。”

……这不是很清楚吗?!

温小良眼里难以自制地露出了几分杀气。她有六种方法能让他死成一团空气分子,毁尸灭迹,就算是星际FBI全员出动也绝对查不出犯人是谁……

仿佛没察觉近在咫尺的威胁似的,慕斯礼乐在其中地自问自答,末了手搭凉棚,眺望盖亚广场上不断变换方向的黄色探照灯。

“真是个有趣的星球呢。我觉得我夏令营的时候还会来这里。”

她心里呵呵两声。到时候我就不在这里了。随你祸害别人吧。

“说起来,今晚我住哪儿呢?”他偏过头来,被灯火映照得璀璨的蓝眸望着她,“我的行李都在酒店,昨天买了不少琉璃工艺品,搬运起来估计得费些功夫,希望能学校安排的宿舍能近点。”

那隔得相当远了,据她所知,他入住的酒店和学校宿舍根本一南一北。

她避重就轻地回答:“学校会派人帮你搬的。”

“嗯……好吧,只要不磕碎就行。”他耸耸肩。

很高兴他没在搬家的问题上纠缠,温小良缓了语气:“去停车场吧,我送你回酒店。明天搬宿舍。”

先前交通瘫痪,温小良将车停在了距离盖亚广场两千米远的地下停车场,此时她领着慕斯礼走向停车场。她解锁电子锁,正要打开驾驶座的车门,慕斯礼忽然走了过来,表情微妙的,请求由他驾驶。

她看着他:“你懂路?”

“我可以用电子地图导航。”

“你有驾照?”

“有哦。”

好吧。她也不是非要在这里给他个下马威……虽然有点遗憾不能让他在车上吐出来,但既然他们不得不相处一段时间……将来总有机会。←_←

慕斯礼开车很稳。这和温小良记忆里的慕斯礼不同。岁月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而且不止于此。比起他们最后一次相见的时候,他变得成熟了,像迈入成年期的曼陀罗蛇,用艳丽的外表和诱惑的气味吸引猎物靠近……再毫不留情地绞杀。

曾经他身上有种甜蜜又残酷的气质,现在冷酷的气息收敛了,取而代之的是诱人迷失的性感醇厚。

她突然有些好奇他的年龄。站在她的视角,她与他暌违数十年,但因为时空位面不同,也许在他的星球,他只度过了寥寥数年而已。他甚至还在上大学……这么说,顶多也就……

“温老师……唔,这么叫真别扭,我能直接叫你‘小良’吗?”

不能。

温小良倚着窗,斜睨了车窗里映出的某人倒影一眼,口吻疏离客气:“虽然老师是你们的朋友,但基本礼节还是要注意的。”

“好吧,小良……‘老师’。”

他笑起来,仿佛说了个笑话似的,她完全不知道他的笑点在哪里,只听到他一个劲地笑,笑得车都快歪出了车行道,他才擦了擦眼角,然后问她:“老师喜欢玩RPG游戏吗?”

RPG啊……曾经很喜欢,不过连续扮演了数百个的女配之后,她就再也不喜欢这种角色扮演游戏了。“不太感兴趣。”

慕斯礼的眸子闪动了一下。温小良靠着窗,没有看到。

“老师结婚了吗?”

“没有。”

“有男友?”

“没有。”

“真意外。”慕斯礼转了一下方向盘,小车驶进一条油柏路,两旁街灯如梭。

他的眉宇在暮色里晦暗不清,似一只蛰伏的兽,眼睛却折射着街灯的橘光,温暖明亮。仿佛恶魔和天使同时在一张面孔上闪烁。

他语气带笑:“这是不是说明我还有机会?”

换了两个人刚相遇的时候,他这句话,温小良半个音节都不会放心上。但领教了他心底的黑暗疯狂之后,再听到他这句话,她就不敢掉以轻心了。

这可是唯一一个往她心脏捅刀子的男主,放在三百宗任务里也是独一份(算上夏唯的话那就是三百零一宗)。只要刀再往下深那么半厘米,她就真的死在他手里。

温小良没应声,转过身来,郑重地端详他。

……很遗憾,从他的表情,她无法完全排除他真情告白的可能性。

于是她选择了最谨慎也最官方的回答:“木风大学不提倡师生恋。我本人近期也没有恋爱的打算。”

“咦?为什么?”慕斯礼的语气奇异地高昂,“像老师这个年纪的女人,不是应该正忙着和男人结婚生子吗?相亲会也去了不少次吧~”

……说得好像她是那种万年恨嫁的大龄剩女似的。

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就算真的去相亲我这张脸也是很有市场的!——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温小良只是端着微笑,不置可否,心里暗暗提防。

她察觉到了,慕斯礼的态度很微妙。他看似亲昵自来熟,可在艳阳高照的海面下,她隐约看到了……恶意的暗涌。

他刚才那句话,就像毒蜂的尾针,若她真只是个普通的大龄老师,毫无疑问会被刺痛。

这不应该。对他而言他们才初次见面,他没有敌视她的理由。慕斯礼……虽然是个荷尔蒙过盛的混蛋,但却很会照顾女性的情绪和想法,不可能对刚认识的女教师说那种近乎刻薄的话。可他偏偏这么做了。

不久之前在盖亚广场里,她推开他时,心里那种模糊的预感又浮起来了。

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轨道……和慕斯礼有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