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9

一小时后,顶着交通大规模瘫痪的压力(姑娘们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开着各种工具涌向盖亚广场),终于赶到目的地的温小良,在人海里鼻尖冒汗地挤出一条道,好不容易来到会场入口前,向保安展示了她胸前的工作铭牌,说明来意。

保安当即表示理解,侧身让了条小道给她,还挺好奇地问:“你们班主任也挺不容易的哈,这工作一个月给多少钱?”

温小良呵呵两声,眼冒火光。

回去她就向学校申请加班费交通费营养费!不给她就罢工!

进了会场,里面又热又吵,温小良捂着耳朵,举目远眺现场大屏幕,搜寻那个据说“戴着一顶爵士帽,你一眼就能感觉到骚气外露”的男学生。但不知为什么,大屏幕竟然一片漆黑。

她拉住一个双马尾的女生,问怎么回事,对方告诉她二十分钟前有个胖姑娘太激动,错把手机当花束扔上去表白,结果正中大屏幕,当场就砸坏了。

……那位胖姑娘一定是校铅球队的。

默默吐着槽,温小良没奈何,在挨挨挤挤的人潮里,靠着两条胳膊杀出一条血路,挨了无数白眼,忍辱负重地挤到台前,抬头环视半圈,视线锁定了舞台上最显眼的那个人身上。

果然和电话那头说的一样,那是个一看就让人觉得骚气绝顶的男青年。

他穿一条浅蓝竖纹白衬衫,这种中规中矩的衬衫,仿佛在强调衬衫的主人是一位真正的绅士,可衣领下的第一第二颗扣子却漫不经心地开着,一条花色领带代替了衣扣的职责,松松垮垮地束着衣领。从效果来看,倒不如说完美地起到了让人想扒开衣领一探究竟的作用。

他站在聚光灯下,帽檐低垂。从温小良的角度,她只能看到他的下半张脸:线条流畅的下颔,单薄的唇,唇角勾勒笑意。咖啡色的平檐爵士帽下,银发垂落在脸侧,随着他的动作摇摆。

灯光闪动跳跃,鼓点乐热辣激昂,他旋转半圈,一手按住帽檐,一手插袋,台下的尖叫立刻冲上云霄。而今晚原定的主角,那个不知从哪颗星星过来的大明星,抱了一把贝斯,兴致勃勃地站在他身后给他伴奏……

温小良扶了扶额,转头问身旁的人演唱会几点结束,结果那些人全跟着了魔似的,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

瞧这样子,就算现在天上砸陨石,她们也舍不得离开会场。

有那么一瞬间,温小良很认真地考虑,把陆家姐弟骗过来转移迷妹们的注意力,然后她就可以趁机带着那个骚包男开溜……但她随即意识到,那接下来她还得返回来救人,而且难民的数字从一扩大到了二……

这就不符合经济效益了。

踌躇了一阵,温小良决定先去演出后台看看情况。她刚刚抬脚,震耳欲聋的乐声突然停了。

旋律断得太突兀,余音回荡在半空里,像被人拧掉半截的钟摆。

温小良一愣,扭头朝台上望去。

她对上了一双蓝眼睛,浅海般的蓝,瞳仁一点星光,莹莹生辉。

那个学生,不知何时中止了热舞,摘下了爵士帽,定定看着她。

他有一张极为出色的面庞,但这不是令温小良失神的原因。过去数百年,她听过千奇百怪的故事,看过各式各样的人生,接触过数不尽的俊男美女,包括她自己,也曾拥有过令全世界为之疯狂的面庞。

面前这张脸,并不是她曾见过的最出色的,但绝对是她印象最深刻的。

慕斯礼。她的心底漂浮起这个名字。

倘若世间确有枉死的灵魂,那么它们一定忘不了杀害自己的人。

温小良也忘不了。她更忘不了,就是眼前这个人,让她无往不利的任务史多出了一抹污点,导致她当年没能评上组织的“最佳女配”,并进一步在合同期满考核的时候与“五星员工”错失交臂,结果损失了一大笔退休金。

往事充满硝烟与血泪,温小良委实不愿回想。她现在最庆幸的是,任务失败后,组织按照规定,派人消除了慕斯礼关于“温茉茉”的一切记忆。别说她现在的面孔和“温茉茉”全然不同,就算她以“温茉茉”的样子站在他面前,对他而言也只是个陌生人。

话虽如此,温小良依旧不想和这个麻烦聚集体有任何接触。她现在非常懊恼自己为什么要跑这一趟,待在家里和夏唯一起看真人秀多好。

别人或许会害怕迷妹们的舍身攻击,但慕斯礼么……他只要几个眼神几句话,就能让姑娘们自己掐起来。围攻算什么。

装作没看到他,把他丢这里,自己先走吧。——温小良心安理得地做了决定。

然而就像是看穿了她的盘算似的,没等她转开脸,台上的青年先出声了——

“抱歉,我女友来接我了。”

他轻松地抛出这句话,伴着台下无数心碎的声音,跳下了两米高的舞台……精准地落在温小良身前。

温小良:“……”

慕斯礼一脸惬意的笑,张开手,给了温小良一个大大的拥抱,顺手还捏了一把她的腰。

“亲爱的,别这么僵硬啊。”他在她颈窝处低语,“所有人都看着我们呢,你不想我被那些疯狂的女孩子围攻吧?”

他动了动脖颈,将脸凑到她的耳畔,呵气成声……

“对吗,‘温小良’老师?”

温小良一动不动,像是吓呆了。

慕斯礼微笑着,在她脸颊上印下一个落花般的吻。

与此同时,向北,数里之外,温小良的家里——

正在看巡演会直播的夏唯,对着电视屏幕目瞪口呆,过了几秒,一把抓起靠枕砸向电视机。

电视机没事,但夏唯的脸色就像他八辈子的电视机全被人砸了似的,怒气冲冲地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咬咬牙,抓起围巾大衣就往外冲。

另一边,3号浮空岛的东面,木风大学对外交流学院学生宿舍内,恰好聚在一起看电视的姐弟俩——

陆常新手里的曲奇饼掉在了地毯上,“‘女友’?!”

“不可能!”陆常熙第一反应就是否定。她能理解温小良不愿回北辰的心情,但她无法相信她竟然已经有了新的男友。这绝不可能!一定是这个男的在倒追她!还信口开河先盖章!

这男的是谁!敢打他们家筱筱的主意!找死吗!

虎着脸,陆常熙走到电视机前,眯着眼打量一阵,然后指着屏幕里温小良:“看,她表情这么僵硬,明显是事发突然,呆住了。”

“是呆住了吗?”

“就是呆住了!”

姐弟俩大眼瞪小眼,半晌,动作一致地舒了口气。

原来是呆住了。

“这男的。”陆常新捏着手指,“我要踩扁他。”

“踩扁他!上半身归我!”

陆常新满意了,重新抓了块曲奇,盯着电视剧,狠狠地喀嚓一口咬下去,仿佛咬的是某男的脖子。过了会儿,他说——

“阿熙。”

“什么?”

“我觉得你错了。她不是筱筱。”

“……”

陆常新很认真地看着她。他既是在表达自己的想法,也是在说服她。

陆常熙望着弟弟,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其实她也不愿意温小良就是陆筱良,因为她看得出来,温小良的性格没有半点作伪的成分。换句话说,倘若温小良就是陆筱良,那么当初那个温和善良到有些怯懦的女孩子,就完完全全是被人杜撰出来的产物。

尽管她早就清楚“陆筱良”本来就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纯良无害,但那也是建立在“陆筱良”这个人的基础上。别人看陆筱良是朵小白花,她看陆筱良是朵雪里梅,不论品种如何,好歹都是植物系,而温小良呢……

她是亚索海峡里的美人鱼,吃肉的那种。笑起来神魂颠倒,一张嘴满口利牙……

落差太大,陆常熙当初也是难以接受,花了好些时间才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她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很豁达了,但一想到真心相待的家人,竟然日夜都戴着面具和她相处,也不免愤怒失落。

连她都这样,何况是率真的陆常新?

温小良至少有句话说对了,不能告诉陆常新真相。

陆常熙抿了抿唇,正要说什么,陆常新突然一拍大腿,指着电视机:“她推开他了!”

陆常熙扭头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