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8

……等等!他想说的不是这个!他刚刚只是想问她今年几岁了有没有男朋友没有的话不如考虑一下他!

……

陆常新在心里默默捶地。真心话这种东西真是不能乱想,一想就忍不住要说……

他忐忑地看着她。她会是什么反应?

温小良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他不自觉地就绷紧了脊梁,仰首挺胸,然后他看到她摇了摇头。

心里那只鼓胀的气球被扎了一个洞,没爆,却迅速地瘪了下去,他整个人也跟着蔫了,听到她说——

“真是小心眼啊……被我骗了一次,就想用这种办法报仇吗?”

……报仇?她觉得他这是为了报仇?以为他在整她?

陆常新气得笑了,可心底又止不住地松了口气。

原来她觉得他是为了报复……她并没有把他刚才说的表白当成真话。

不知怎么的,他忽然又有些愤怒了。可还没等他出声,温小良又说了——

“不过,既然你都这么问了,我就告诉你答案好了。‘做你女朋友’这件事……”

胸腔里那颗气球突然膨到无限大!陆常新觉得喉咙都哽住了,手脚不知道往哪里放,紧盯着她……

“答案就是——不行。死心吧。我不接受姐弟恋。”

“……”

“好了,快收拾吧,时间不多,我们要在日落前赶到飞艇场,不然又要在四区滞留一晚了。”

“……”

收拾?现在?你觉得我有这个心情吗?!

陆常新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嘴唇都有点哆嗦。温小良就像没看见似的,施施然转身往外走。

陆常新没拦她。他虽然气得发抖,但脑袋里还剩一丝清明,知道站在她的立场来说,她这个反应合情合理,无可厚非。

但是心里还是很郁闷!憋屈!不爽!

他隐约觉得,自己大概被耍了。恐怕温小良早就看出了他刚才说的是真心话……可她假装没听懂。假装没听懂就算了,她居然还给了他答复,答复是她不接受姐弟恋。

这算什么?我还没告白就被拒绝了?你既然把它当玩笑就别回答啊!既然要回答就回答“好的我同意”啊!你这不是把我未来的路全堵死了吗!

就没见过这么凶残的女人!

陆常新简直要给她跪。

他瞪着温小良的背影。他现在觉得这女人没一处和“陆筱良”相像。……不,应该说幸好不像!他可不要他天真可爱的妹妹变成这种老妖精似的女人!

阿熙的第六感再准,这次也绝对出错了!

陆常新一面愤怒地想着,一面走到沙发旁,抄起行李袋,恶狠狠地拉开了封口。

……

……

雪霁云散,阳光洒落大地。

下午五点十五分,别墅的大门合上,所有人的行李都放进了雪地车的后备箱,学生们挨个进了车厢,温小良站在车外提醒:“大家检查一下安全带。时间紧迫,我会开得很快。夏唯别瞪我,你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上一晚吧。”

夏唯表情一僵,不说话了。陆常新睨了她一眼,温小良装没看到,转身进了驾驶座,关上车门。

雪地车正要发动,陆常熙却突然问:“那个叫安娜的女孩,她要一个人留在别墅吗?”

陆常新耳朵动了动,转过头来问:“安娜?谁?你新认识的朋友?”

“我昨晚在走廊里见到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子,我原本以为她是这里的女佣,后来和她聊了聊,才知道她是别墅的园艺师。”

陆常新摸着下巴:“‘园艺师’?那应该是挺有气质的……”

温小良仿佛没听到他们的谈话,发动了车子。陆常新敲敲她的椅背,挑衅似的说:“停车,我要去看‘安娜’。”

温小良踩下油门,两旁的景色立刻向后倒。

陆常新:“喂!”

“时间不够了,得快点赶到飞艇场。”她声音平静。

陆常新“啧”了一声,转头问陆常熙“安娜”的具体样貌,后者却摸了摸眼睛,有些茫然:“……记不清了。”

陆常新惊讶:“记不清了?怎么会记不清?你再仔细想想?她长什么样?肯定比这位温小良老师好看吧?”

他坐在夏唯旁边,说话时手挥起来擦到了夏唯的脸,后者顿时脸一沉,再一听他说的话,面色立刻就跟挂了霜似的,冷飕飕地说:“你什么意思?”

陆常新扭头瞥了他一眼,那一眼的内涵大概是“我和温小良拌嘴你跑出来搅什么局”,看得夏唯怒从心头起,两人当即你来我往掐起来,车里充满了言语的火药味。

温小良实在不胜其烦,只好出声结束混乱:“别吵了。……别墅里没有叫‘安娜’的园艺师。”

众人一愣,然后陆常新第一个表示不服:“你的意思是阿熙在说谎?”

陆常熙眯起了眼:“我确实看到了。”

夏唯冷哼,“晚上做梦,醒来还以为是真的。”

陆常新不甘示弱:“这么说你一定从来没睡醒,我从没见过上了大学还会被自己围巾绊倒的笨蛋。”

夏唯炸毛:“你才是笨蛋!那么明显的骗局都看不出来!还差点哭了!爱哭包!”

陆常新:“你这个师控!”

夏唯:“你这个姐控!”

陆常新:“豆芽菜!平地摔!大废材!”

夏唯:“……笨蛋!白痴!笨蛋!笨蛋!!”

车里另外两人:……这孩子的词汇库好贫乏……

眼看嘴战就要升级为肉搏,陆常熙蓦地想起了一件事,脸色顿时有些古怪,问:“说起来,昨晚是谁第一个提议讲鬼故事的?”

温小良从后视镜里瞟了陆常熙一眼。

陆常新想也不想就答:“还用说吗,当然是设计了整个鬼屋探险的幕后凶手。”他瞥向温小良,哼了一声。

“……可是,”陆常熙的表情有点不安,“我一直以为是阿新你提出的。”

陆常新也愣了。“怎么会是我!”

“我也记得不是小良老师。”夏唯面色难看,“但也不是我,我本来就不愿意听鬼故事。”

所有人大眼瞪小眼,最后全把视线投向驾驶座里的女教师。

温小良平静道:“我是第三个赞同的,记得吧?在陆常新举手赞同之后,我也投了支持票。”

她这么一说,众人都恍惚想起来,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这么说的话,温小良第三个,陆常新第二个,那谁是第一个呢?

车内陷入墓地般的沉寂。车窗分明都好好地关着,但学生们无不感觉到一股寒意。

接下来的时间,就如温小良期待的那样,再没一个人出声了。大家缄默又和谐地,度过了雪地车上的两小时……又安静如鸡地进了飞艇场……

又是漫长的十四小时,终于,飞艇驶回了3号浮空岛。学生们全都松了绷紧的神经,各自返回宿舍。

夏唯和温小良一起。这个敏感少年的脸一路都是青白青白的。直到现在,他们回到温小良的家门前,温小良低头开锁,四下无人,夏唯忍不住问:“这也是你设计的吧?”

温小良疑惑地抬头:“什么?”

“其实是你提议讲鬼故事的对不对?”夏唯盯着她的眼,“后面用了催眠术之类的东西,让大家以为你是第三个。”

温小良愣了愣,然后笑了。

“嗯,就是这样。”她说着拍拍他的肩,“所以别再多想了。”

她推开门往里走,夏唯在她身后,露出了纠结的神色。

虽然得到了她的肯定,可是他怎么觉得……她其实只是在安慰他?

那个叫安娜的,到底……

他在这边疑神疑鬼,那头温小良已经换好了家居鞋,扬声问他:“洗浴室只有一间,你先用还是我先用?”

夏唯立刻回神:“我先!”

于是,直到最后,夏唯也没弄清楚,雪山别墅真相究竟是什么。至于这场春令营活动的其他人……他们已经决定将这趟雪山之行列为生命中“十大不可思议事件之一”,永久封存,绝口不提。

*

温小良接到那通电话的时候,夏唯正坐在电视机前看一档真人秀节目。见她抓着手机,面色难看地往外走,他好奇地问了句:“学校安排的工作吗?”

温小良对他点点头,转身走向玄关,夏唯也没多想,随口说:“不回来吃饭的话记得发短信。”注意力又回到了节目上。

打开房门,温小良走出去,反手合上房门,隐忍的不满倾泻而出:“春令营都开始五天了,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电话那头:“是我们这边疏忽了……新来的员工操作不熟练,确认名单的时候误删了一名学生……抱歉!”

温小良冷着脸:“和我说这些没用。”顿了顿,终于放缓了语气,“现在他人在哪里?”

“啊,嗯,是这样的。那名学生来这里后,因为没人接待他,他就自己找个酒店住下了,好像过得还挺潇洒的……不过你也知道,服务业最重要的就是口碑,现在他觉得无所谓,但万一将来回过味儿来,投诉我们,那今后的春令营活动都要受影响了……”

“停,说重点。他现在在哪?我去接他。”

对方利索地蹦出六个字:“超级盖亚广场。”

还好没被拐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温小良松了口气,说:“行了我知道了,现在过去。”

“先别挂电话!那个,有件事要和温老师你说……”

这种支支吾吾的语气……温小良有种按掉电话顺带掐掉麻烦的冲动。“……说。”

“盖亚广场今晚有个明星巡演会,结果那学生不知怎么误入了表演台,现在在台上和明星一起跳起来了,跳得挺好,但就是太好了……我估计等会散场了他要被台下的姑娘围攻……”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