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5

房间里的学生都僵住了。

四下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失去了视觉,听觉愈发敏锐,所有人都听到了屋外的风声,凄厉悠长,如怨鬼夜号。

夏唯僵着身体,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不敢出声,觉得自己一发出动静,就会有什么东西从黑暗里蹿出来,攥住他的脚将他拖走。

幸好很快,黑暗中就响起了温小良的声音:“蜡烛灭了,你们别动,我去开灯。”

她的声音温和平静,仿佛正身处光明之中,没有丝毫胆怯犹疑,令听者也随之镇定。

陆常新回过神来,忽然觉得因为黑暗而恐慌的自己很丢脸……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他开了句玩笑:“你当心别踩到夏唯。”

夏唯没理他。他终于从那种惊恐感里挣脱出来,睁着双眼,于黑暗里望着温小良的方向——想象中她所在的方向,带了点哑音地催促:“你快点。”

一秒,两秒,三秒。

风声掩盖了人类的呼吸声,还有衣料摩擦声。夏唯无法肯定温小良走出了多远,又走到了哪里,她仿佛消失在空气中……

“哒。”

似乎是电灯开关被人按下的声音。然而电灯并未亮起。

“哒。哒。哒哒。”

开关徒劳地响了几声,黑暗依旧禁锢着屋子。

“怎么回事?”陆常熙问,“灯泡烧了?”

“不,估计是停电了。”温小良说。

“停电?!”夏唯的嗓音失控地拔高,“这里没备用电源吗?!”

“有,但备用电源不知道为什么没启动。”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冷静,“我先把蜡烛点起来,我们离开这里再说。”

过了数秒,黑暗里突然亮起一豆灯火。

温小良的面庞被火柴微光映照着,笼上一层暖色。

陆常新突然有些恍惚。他怔忪地望着她,脑中闪现的却是另一个情景——同样是昏暗的室内,微光闪烁,不同的是屋里的人。

那天也是这样,停电的夜晚,他和陆筱良待在厅里。烛光憧憧,将她的脸庞应得温暖柔软。女孩儿的眼睛湿润明亮,像一只小鹿。她拢着自己的膝盖,小声说,常新哥哥,谢谢你。

温小良走了过来。陆常新注视着她,看她俯身拾起地上的烛台,将火柴的光凑近烛芯。

她的侧脸似一张素描,优美的弧线自额头开始,延伸向鼻梁,划过鼻端,来到下颔,再往下是柔白的脖颈,素雅的毛围巾。米色的围巾,那样蓬松,那样柔软,仿佛暗示着围巾的主人也是一位温柔婉约的女子。

她抬起了眼,烛光中,那双清冷的眼睛,令陆常新蓦地回神。

……筱筱从来不会露出这种眼神。陆常新想,那个孩子总是和和气气,有段时间他甚至很烦她,觉得她太怯弱可欺。但她其实是个好孩子,她的眼神总是温和柔软,心肠更软。

那个总是让人替她担心的孩子,现在究竟在哪里呢?

陆筱良。温小良。陆筱良。

她们应该不是同一人……不可能是同一人。天差地别……

“走吧。”温小良说。

去哪里?

一楼大厅。

屋外凄风冷雪。

一行人穿过长廊,玻璃窗上的结满了冰霜。他们回到大厅,这里同样漆黑一片,因为厅内空旷,更显得凄清阴森。

温小良翻出了应急蜡烛,一人发一根,又专门点了五根,固定在大厅正中的玻璃几上和四周角落里。厅内看起来总算光明了些。

“你们留在这里,我去检查电闸。”

留下这么一句话,她便离开了。夏唯原本要跟着去,被她婉拒。

夏唯将自己缩在沙发里,手拢在羽绒服口袋中,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陆常熙和陆常新坐在一起,陆常熙吐槽所谓的顶级别墅根本中看不中用,陆常新竟然没搭腔。陆常熙诧异地打量了他几眼,若有所悟。

她也不说话了,默默取过便携式电脑,按下电源键。

因为停电,网络也连不上了,无法登陆邮箱。但下午她收到丁言的电邮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就拷贝了一份到桌面文档里,现在只要一打开文档,就看得到。

其实不用看,她也记得那封电邮的内容,因为实在太短了,短得远远超乎她意料。

电器的蓝光在昏暗里格外刺眼,陆常熙关掉了电脑,把它放到一边,自己往后一靠,窝进沙发里,望着天花板。

厅内一片沉寂。

失去了电力供暖,厅里越来越冷。

又黑又冷。

不知过了多久,温小良终于回来了。她说:“电闸烧了,我修理不了。”

不止是她,在座的都没这个本事。

于是,最后在温小良的提议下,大家各自回自己的寝室就寝。

对别墅地形最熟悉的是温小良,理所当然由她将学生们送回寝室。男生们住在二楼,女生的房间在三楼。温小良送走了夏唯和陆常新,又将陆常熙送上楼,替她打开房门。

陆常熙走进室内,将烛台放在玄关的鞋柜上,换上拖鞋,然后回过身来。

两人视线相对。

温小良笑了笑:“那你早点休息,我走了。”

“等一下。”陆常熙叫住了她,“那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

温小良一怔,然后忍俊不禁似的,说:“你还惦记着这个啊。”

“我不喜欢有始无终,做事情也好,听故事也好,我一定要得到一个结果。不过,”她话锋一转,“其实我心里已经猜到了答案,只是我想着,你会不会主动把真相告诉我。”

她说的是故事的答案,但也不止是故事的答案。

一语双关。

温小良静了几秒,忽然微微一笑:“既然已经知道答案,就不用问我了。”

“不一样,我猜出来的,和你告诉我,这是两回事。”她认真地看着温小良,隐隐有点激动。

她会说吗?陆常熙想,她要承认吗?承认她就是陆筱良?

温小良叹了口气,说:“好吧,既然你一定要我亲口承认……”

陆常熙睁大了眼,身体情不自禁地前倾,心跳加速。

来了!她终于肯坦白了!她一坦白我就把她捆起来塞进车连夜打包回奥丁……

温小良:“‘你没敲门’。”

陆常熙呆了呆,激动的大脑有点转不过来:“……什么门?”下意识扭头瞥了门一眼,门好好的。

“故事的结局啊。”温小良“纯良”地笑着,“那个女鬼说‘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你没敲门’,这就是故事的答案。”

“……”万万没想都这时候了她竟然装傻!

一瞬间,陆常熙简直想冲过去掐住温小良的脖子,把她拎起来头朝下抖一抖,看能不能抖出两句真心话。

温小良促狭地说:“好了,你要答案我给你了。明天还有活动,早点睡吧。”

她从从容容地转身,陆常熙咬了咬牙,追出两步,拔高了声音:“你……为什么!”

温小良顿住了。

她站在那里,背影在烛光里显得有点不真实。

陆常熙看着她,胸中涌动的是愤怒,也是怨恨,还有一丝难过,隐隐悲哀。

你究竟在想什么?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肯说?

你站在那里是为了什么?你觉得心虚吗?觉得愧疚吗?觉得为难吗?

你想和过去一刀两断?你以为能这么简单吗?

抿了抿唇,陆常熙极力将声音压得平缓:“今天上午我给丁言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下午三点,我收到了他的回信。”

温小良持着烛台的手微微一动,蜡影晃了晃,仿佛有什么在动摇。

陆常熙没有看到,她眼前又浮现出了电邮的内容,仿佛还看到了丁言沉默的脸,看到他一动不动地读完了她的来信,在电脑前静了许久,然后才慢慢抬起头,在电脑上敲下回复……

“他说,”陆常熙吸口气,“如果你不想回去,就让我装做没认出你。”

她抬起眼,一字字地说:“你呢?你要装作不认识我吗?”

陆常熙梗着脖颈,盯住温小良。她要看看这个人,究竟打算冷酷到什么程度。

温小良没有动。

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微风,将烛光吹得闪烁,她的身形看起来更加恍惚,像一团抓不住的幻影。

许久,陆常熙看到温小良转过身来。她的表情在昏暗中瞧不分明,陆常熙只听到她说——

“对不起,‘陆筱良’给你们添麻烦了。”

声音中有不容错辨的歉意。

陆常熙的眼眶忽然有点热。

你知道你走之后发生了什么吗?你知道丁言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吗?你知道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找你吗?

“……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这是陆常熙唯一能想到的理由。

温小良始终不肯承认她就是陆筱良,是因为有口难言吗?当年有人逼她离开,现在有人逼她保持沉默?

陆常熙从来没有这么渴望一个人给她肯定的答复,她迫切地希望温小良能点头。只要她肯点头,之后的难关,所有人都会帮她度过。

可是温小良却摇了摇头。“确实有些事,我不方便说。但是,”她声音不大,却很坚定,“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过得很好。”

“我已经习惯了在北辰的生活,不想被打扰,希望你们能谅解这点。”

“丁言说得很对,你听他的,春令营结束后,就回去吧。”

陆常熙定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

温小良想了想,又补充了句:“我就是陆筱良的事,还是不要告诉常新比较好,他太冲动了,心又太软。大概会很难过。”

陆常熙深深吸口气,冷冷道:“不用你说。”假好心。

温小良大概也看出了她的冷淡,没再说什么,重新转身,却又突然顿住了,半侧回身来,看着她说:“对了,夜里请尽量不要离开房间。”

陆常熙人在怨愤中,还是不由得一愣,疑惑:“你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温小良的语气听不出任何异样,“现在停电了,又没有月光,如果在黑暗里绊倒了,不是很糟糕吗?所以我才提醒一声。”

“……我有蜡烛。”不怕黑。

温小良耸耸肩:“大白天人也可能从楼上摔下去的,何况是蜡烛。以前不是摔过一次吗?在老宅的时候。”

陆常熙抽了抽嘴角,有点想削她。

刚才急着划清界限的人是谁?现在扯什么陈年旧事攀交情?不约!

“那就这样了,你早点休息。”

温小良说完,手执烛台,走进了长廊深处,拐角处身影一闪,走道中彻底失去了她的踪迹。

狭长的走廊,清冷寂静。

陆常熙站在门口,看着那空无一人的走廊,半晌,露出一个古怪的笑。

“‘丁言说得对’?哼,以后你就知道了。”

她笑容里的黑泥都快露出来了,如果温小良人在这里,一定会暗叫不好,然后察觉出什么。可惜她不在,错过了这至关重要的flag。

陆常熙转过身,正准备关上房门,抓着门边的手忽然一顿。

温小良真是因为怕她摔倒才提醒她的吗?恐怕没这么简单。

莫非……她是在暗示什么?

是什么呢?

脑中掠过好几个答案,似乎都说得通,但仔细一想,又觉得每个都牵强。

走廊里忽然刮来一阵风,陆常熙打了个抖,顾不上思考,正要关门,突然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女佣装的女人,正站在昏暗走廊的另一端。

陆常熙怔了怔。这别墅里有女佣?之前怎么没见过?

她向她走了两步,微微提高了声音,问:“你在那里做什么?”

女人回过头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