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2

温小良立刻反手握住少年的手,小手指在他的手腕内侧轻轻一划——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有外人在场不方便说话的时候,她就会这么提示他。

少年一愣,已经冲到嘴边的一连串质问就这样咽了回去。心中分明还有不满,但却微妙地被安抚了,因为那个饱含回忆的小动作,也因为她对他的态度,仿佛在说,她对他与其他人都不同,有些秘密,只有他才有资格和她分享。

他沉着脸闭上嘴,温小良松了口气,拍拍他的手,然后在其他人好奇的目光中,从容解释:“这是我以前的学生,很久没见了。”

陆常熙微笑:“之前没认出来吗?春令营成员的名字应该会提前送到班主任手里的吧?”

温小良回笑:“我以为是同名同姓,哪想到这么巧。”

确实没想到是故人,早知如此,就算班主任工资翻三倍,她也不会接这份兼职。

夏唯……这个有着美丽绿眸的孩子能第一眼就认出她,是因为当年她接近他的时候,用的是自己的真实相貌。鲜明对比的是,陆常新一开始就没把她和陆筱良想到一起,正是由于她的面貌和“陆筱良”大不相同。说到底,外貌是一个人最重要的身份标识,除了陆常熙这种行走的作弊器,谁也不会没来由地把两个不相关的女生想到一起。

重新将视线投向夏唯,她也不得不感叹世事的凑巧,同时体会到时间的力量。

上次分离时他气色苍白,模样瘦弱,气息介于男孩和少年之间,今朝重逢,他已彻底脱离了“男孩”的范畴,长成了一个带些阴郁气质的少年。

象牙白皮肤,亚麻色短发,绿眼睛,单眼皮,耳廓有点尖——最后两点是水弥星人的典型特征,这个种族由鱼类进化而来,尖耳单眼皮,心脏在胸腔正中。祖母绿的眼睛则代表了他高贵的血统。

夏唯算是她“女配生涯”里的编外人员。原本她和他不该有任何交集,但为了还某个老流氓的人情,她不得不在退役之后,重操旧业,扮演夏唯生命里的某个重要人物——夏唯的家庭教师,而且是帮助先天缺爱的夏唯少年重塑三观的家庭教师。

当年她抽身离开的时候,根本没想过将来还会再见到夏唯。奥丁星离北辰星已经够远了,水弥星和北辰星更是隔了好几个超大星系,从概率上来讲两人碰面的几率,比撒旦突然信奉安拉还低。

今年的春令营真是不知道撞了什么邪,什么样的债主都找上门。

她瞥了陆常新一眼。她现在已经明白了,陆常新之前说夏唯航班延误的事,纯属谎话。

夏唯的自理能力相当差,估计进了大学也没改善多少,看他那条拖到脚踝的围巾就知道了。陆常新肯定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故意骗她离开机场,让夏唯一个人孤零零的来到机场,没人接机,手足无措。

大概陆常新和夏唯之间有过什么不愉快,所以才故意给夏唯设个绊子。

有心教训陆常新几句,可惜夏唯一直抓着她的手,而且手劲越来越重,她心里叹口气,明白现在最重要是带这位少爷到没人的地方,好好顺毛,其他的,以后再说。

“后天上午六点集合,别忘了。”

最后她只是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带着夏唯离开了。

温小良的家在距离校园宿舍数十公里之外的一个中等小区里,四周绿草茵茵。

一间三室两厅的单元房,屋里各处都摆着形态各异的绿植。客厅的透气窗上挂着米白纱窗帷,它的作用既不是遮光也不是美化家居,而是过滤大气中特定波长的光线,保护窗边那盆娇弱的蝙蝠草。为了找到这种质地特别的通透白纱,温小良足足跑了三个星球。

夏唯记得这盆蝙蝠草,他还记得当年还有一只花猫,常年趴在蝙蝠草旁边打呼噜。那是只快成精的老猫,尾巴上的毛都秃了,架子比谁都大,谁来撩它都不理,只有温小良骚扰它的时候,它才懒洋洋地撩起眼皮,意思意思地抬一抬爪,仿佛在说“好了好了朕知道你想跟朕玩朕就勉为其难配合你一下”。

“那只叫‘欧哈拉’的猫呢?”他问。

温小良正将榨好的橙汁往玻璃杯里倒,没转头,侧对着他说:“年纪太大,去世了。”

这句话里听不出什么悲伤的意味,一个单纯的陈述句。但夏唯却觉得她倒橙汁的动作似乎顿了一下,仿佛有些触动。

双手环胸,他轻哼一声。还以为这个人除了对温当当,其他任何生物都不能激起她的反应呢。说起来……

“温当当呢?”

“在学校。他今年十六岁,读高一。”

夏唯一愣。“十六岁?”他明明记得温当当比他小四岁,怎么现在只小一岁了?

“我们之间存在时间差。”她知道他在疑惑什么,解释,“对你来说,我只消失了四年,但对我和当当来说,我们已经在其他世界度过了七年。”

夏唯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但理解了这一点,反而让他勉力压抑的愤怒重新炽热。

他生气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常人生气了声音立刻拔高,他生气了嗓音反而变得低哑,像绷紧了的弓:“这么说,你们连时空都能穿越,但这些年却从来没有联系我。”

她没应他,走过来,将橙汁放到他面前。夏唯对那杯橙汁根本不感兴趣,他咬着牙,用力一拍桌子,橙汁都溅了出来,跳起来奔到她面前,仰头瞪着她:“说话!”

在旁人看来,这个少年的脾气来得又快又急,上一秒还闲话家常,这一秒就拍案而起,简直让人怀疑他的精神状况。

温小良却很欣慰。换了两人刚相识的时候,夏唯少年的吼声必定会穿透墙壁直抵门外,连街上的卖苹果的老伯都听到。没准他还会抓起橙汁杯砸她脸上。可现在他竟然只是站在她面前,克制地用眼神和嗓音谋杀她的细胞。

这么看来,她那一年的罪真没白受,当年那个歇斯底里的病娇男孩,现在终于会用相对主流的方式宣泄愤怒了。

她笑吟吟地望着他,那种亲切喜爱的感情不加掩饰地从身上散出来,似一种无声的抚慰,浇熄了夏唯心中的怒火。他依旧瞪着她,但脸色已经不像先前那么阴沉了,嗓音也稳定下来,微扬下颔:“给你两分钟,解释。”

两分钟呢。其实只要一句话就够了。

温小良啜了一口柠檬水,慢慢说:“我在离开水弥星后,接受了一个带有保密条约的科研任务,在完成那个任务之前,不能和以前认识的人联系,否则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夏唯半信半疑:“那现在呢?我接触你了,你会受到惩罚吗?”

她微笑:“不会,只要不是我主动联系就没关系。”

夏唯怀疑地看着她,她坦然回望……至少看起来非常坦然,毫无心虚。

最终夏唯决定放过她。她的解释当然不能让他完全满意,但他本来也不打算在这件事上一直纠缠下去,他要的其实只是一个台阶,让他可以跨过中间两人毫无交集的四年。她给他解释,他原谅他,两人重归于好,万事大吉。

四月微凉的风中,两人在客厅里聊了许久旧事,被时间划出的沟壑一点点地弥合着,直到窗外暮色四合,时钟敲响了六点,温小良站起来,说:“晚饭就在我这里吃吧。我这里没甜食,海鲜烩饭可以吗?”

夏唯没异议,却有点好奇:“我记得你不喜欢吃海鲜。”

“超市做活动,我就买了些。最近红肉越来越贵,只好将就着吃点鱼……哦,我没买鱿鱼,你知道我讨厌软体动物。”

结果,最后海鲜烩饭里的海鲜只有蛤蜊和虾皮,虾皮不知道是用什么虾制成的,味道发苦,像发霉的葵花籽……

便宜果然没好货。

一顿饭吃下来,夏唯的病娇气场有复发的趋势,温小良安慰他:“出门走两千米有家甜品店,他们家的苏打汽水据说能吃出海洋的味道。”

于是两人出了门,朝着不思议的甜品店进发。到了那里,发现人家今天休业。

夏唯:“……”

温小良:“别激动,前面还有一家,他家的手工巧克力能吃出初恋的味道。”

二十分钟后,巧克力店门前。

胖店员憨态可掬:“不好意思啊,今天生意格外好,巧克力已经全部卖光了。”

夏唯竖起眉毛,温小良连忙拉住他。“等等!我想起还有一家!这家一定没问题!”

十五分钟后,曲奇饼店门前。

愁眉苦脸的老板:“女店员全请假了,曲奇饼也没做出来,今天只能提前关门了。”

温小良:“……”

夏唯转过脸来,阴森森地看着她:“你还有什么话说?”

她沉吟,“我觉得这个情况有点异常。”

夏唯冷笑一声。当然异常,这破星球处处和他对着干!

她安抚地拍拍他的肩,然后走到正把卷帘铁门放下来的曲奇店老板身旁,问了他几句话,然后回到夏唯面前,若有所思的样子。

夏唯不耐烦:“算了不吃了,回家。”说着就要转身,她拉住了他,“等下,问你件事。”

“什么?”

“你和陆常新关系怎样?”

“关系……同班同学而已。”他有点狐疑地看着她,“问这个干什么?”

“他经常欺负你?”

夏唯一愣,想了想,“哦,偶尔会做点小动作,笨蛋一个。我懒得理他。”

她有些意外。她本来想着,如果夏唯说陆常新经常欺负他,那么她今天就不管陆常新了,让他吃吃苦头。没想到在夏唯眼里,陆常新只是个无足轻重的路人甲。

她忽然想笑。对了,夏唯这个人虽然敏感多疑又爱歇斯底里,但他其实意外的心胸开阔,或者该说是……他很少将什么人放在心上,所以也不会为对方而困扰。

夏唯越发狐疑:“你笑什么?”

她神色轻快:“没什么……哦,我叫辆车送你回去吧,都八点了。”

“你呢?”

“我还要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好孩子不会去的地方。”

“我要去。”

“……”

“……”

“好吧,但你到了那里,全都要听我的。”

“我什么时候不听你的?”

“……哈哈。嗯,好,你都听我的。”我就不细数你以前的黑历史了。←_←

……

让我们把视角转到另一边,时间拨回到下午六点,木风大学对外交流学院的宿舍里,陆常熙正坐在客厅里,对着便携式电脑犹豫不决。

她的直觉告诉她,温小良就是那个他们找了两年的人。可今天在超市,温小良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在反驳她的看法。

她们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

她究竟,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丁言?

陆常熙望着电脑里的电子邮件窗口,迟疑不决。半晌,她还是敲下了键盘——

【丁言:

我和阿新在北辰星遇到了一个人,她】

“阿熙。”

陆常新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陆常熙一惊,抬手合上了笔记本。

她这罕见的反应,反而激起了陆常新的好奇:“什么东西遮遮掩掩的?”

视线从笔记本移到陆常熙身上,发现她神情有些异样,他扬了扬眉,笑得贱兮兮:“哦,难道是~”

陆常熙不笑,表情严肃。于是陆常新很快也笑不出来了,他认真地看着她,问她怎么了。

陆常熙抿着唇,欲言又止了一阵,最终还是出声了:“阿新,你觉不觉得那个温小良,很像一个人?”

陆常新一头雾水,摸着下巴,将陆常熙的问题咀嚼了一遍,仔细想了两圈,摇头:“想不出来。你觉得她像谁?”

陆常熙皱起了眉。

她和陆常新虽然是异卵双胞胎,但两个人从小到大几乎在什么事情上都神同步。可这次,她明明有那么强烈的感应,他却一无所觉。这简直是从侧面在印证她直觉失误。

“真的没感觉吗?再想一想?”她顿了顿,不甘心地提示,“你不觉得她和筱筱很像?”

陆常新睁大了眼。

即使陆常熙说明天要炸掉学校,他也会兴高采烈地给她找炸药的原材料,但此时此刻,他确实无法附和她。

他无奈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看向陆常熙:“你弄错了吧,这两个人哪里像了。”

先不说两个人长得根本不像,容貌可以作假……单就气质这一项上来看,那个叫温小良的老师和“陆筱良”气质根本南辕北辙。最重要的是,虽然他是看不出温小良的魅力点在哪里……但她确实是招惹了一堆桃花债啊!怪物!

而他们家那个笨蛋妹妹呢?那时为了能给她和丁言助攻,他和阿熙简直绞尽脑汁。明明不情愿自家小白菜给猪拱,但一看小白菜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只好忍着心痛替猪大开方便之门……这种纠结的心情!谁懂!

往事不堪回首,陆常新抹了一把脸,感慨:“筱筱要是有那个温小良的一半厉害,我就不用操那么多心了。”

陆常熙不说话,依旧蹙着眉。陆常新没办法,只好走过去,坐在她身旁,抱住她肩膀,安慰:“好啦,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帮你试探她。虽然我是觉得不可能啦……”

陆常熙瞥他一眼。就你,别打草惊蛇就好了。

可唇角却忍不住弯起,因为双生弟弟的贴心。

见她笑了,陆常新也松口气,换了话题:“走吧,去吃饭。”

……

傍晚,火烧云新鲜热辣,泼洒在苍紫色长空里,大红大紫,宛如热舞女郎脸上的艳妆。陆常新望着那与故乡颜色迥异的苍穹,感慨这颗星球连天空都这么辣眼睛,大约地上的动物也都是红红绿绿,没一个低调的。

晚餐的地点是两人早就定好的,“超级欧西里”——没错,就是上午在司机口中听到的“超级欧西里”,陆常新之前已经向学生宿舍门卫打听过了,这是一家在外地人口中颇受欢迎的餐厅。

为什么一家餐厅会被温小良认为是“危险地带”?这正是陆家姐弟想要知道的。

陆常新原本准备一路问人问到目的地,结果陆常熙撩起了衣袖,露出衣袖下的电子表。

陆常新讶异:“你还真的戴上了?”他那只早就丢在了抽屉里。

陆常熙:“戴着玩儿呗。”其实是因为觉得温小良不会无的放矢。既然她特意将手表交给他们,那还是戴着好。再说,至少它还能当着移动地图用。

陆常熙对这只手表抱有期待,结果它却狠狠打了她的脸。他们跟着这只不靠谱的移动地图,迷路了好几次,最后还是靠陆常新一次次向路人打听,才找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陆常新安慰陆常熙:“不是你的错。是这只表不好。”

陆常熙不吭声,默默地摘下手表,正要丢进垃圾桶,却被陆常新拦住了,他说:“留着呗,就当纪念品。”

于是陆常熙将那只表塞进了口袋,不想再看它一眼。

两人进了餐厅。

这家名为“超级欧西里”的特色餐厅,室内装潢仿佛拷贝了北辰星的天空,大红大紫,桃红气球堆在天花板下,整个店内充斥着不知该称为“热情”还是“躁动”的气息。侍者服务周到态度热情——不如说是太热情了,笑容满脸,满眼闪光。如此盛情,反而令人莫名不安……

而且客人也诡异的少……

陆常熙用菜单挡着脸,低声问:“好像有点不对……这家店真的很受欢迎?这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陆常新也有点不安,同样压低了嗓音:“但门卫确实是这么说的,‘超级欧西里’,最受外地人欢迎的餐厅……”脑袋上亮起一个灯泡,“难道是因为这家店是针对外地游客开发的‘特色餐厅’,所以本地人反而很少来这里?”

这么解释似乎也说得通……

然而姐弟俩心里还是有些发毛,陆常熙低声说:“要不我们走吧?”她背后不知怎么开始冒汗了,直觉在说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正在远远接近,而且是她处理不来的级别。

陆常新有点犹豫,他还好奇这店家究竟“危险”在哪里,就这样走了实在有点不甘心。

陆常熙站了起来,刚要说话,忽然两个女侍者冒出来,一左一右,角度微妙地挡住了唯一通向店外的通道。

“客人,今天是我们五十周年的店庆,厨房长制作了一些新菜品,想请二位品尝。”

左边的女侍者笑容可掬地说,右边的女侍者立刻将源源不断的菜品奉上来,琳琅满目地摆了大半桌。左边的女侍者满意地看了看桌面,视线重新投向陆常新和陆常熙,微笑:“这些都是免费奉送的,我们只是想知道客人对这些菜品的想法,还请您尝一尝,留下您宝贵的意见。”

陆常熙和陆常新扫了一眼餐桌,又彼此对视一眼。

免费什么的,他们不稀罕。但他们都察觉到了,对方的态度古怪。

他们倒不认为这些人敢在菜里下药,但这家餐厅有问题,这点应该是毫无疑问的了。难道是这里的菜非常难吃?整蛊?这就是这家店被称为“危险的地方”的原因吗?

陆常熙和陆常新又对视了一眼……彼此达成了共识。

如果是这种级别的恶作剧,那他们可不会输。

陆常熙重新坐下来,捏起羹勺,伸向了离她最近的瓷碟,打了一勺青色的不知名豆子,填进嘴里……

嗯,口味有点怪,但也算不上难吃……也许这只是“开胃小菜”?重点在主菜上?

她转头看了正喝着清汤的陆常新一眼,从他脸上,她知道他喝的那碗汤大约也是,称不上美味,但也不算太差。

移开眸子,陆常熙将视线投向了桌子正中的主菜。

那么,接下来就直接挑战那个吧……

……

七点十五分,餐厅的门被推开,一个衣着清凉的女孩子摇曳生姿地走过来。刚过五分钟,又一个装扮入时的女郎拎着礼盒走进门店。接着第二个五分钟过去,三名妆容精致的女生推开门,手里分别抱着某甜品店最后两盒手工巧克力。此后不久,因为听到了“‘超级欧西里’来了两个超帅的外星学生”的消息,集体从某曲奇店里翘班的女店员们,烟尘滚滚地杀过来……

没错,这家“超级欧西里”,其实是一家久负盛名的情缘餐厅,主要接待对象是外星有钱人和本地恨嫁女。

那位门卫大叔真的没说谎,“超级欧西里”确实是这一带最受外星有钱佬青睐的餐厅。这家餐厅也很有传奇色彩,一百年来,它是数十个各种版本的励志辛蒂瑞拉故事的起始地,同时也是数百个单亲妈妈的始发点,数千次一夜情的发源地。它为当地情侣旅馆的营业额作出了卓越的贡献,餐厅老总的办公室里至今还挂着北辰星情侣旅馆协会送的锦旗,上书:为国为民,光荣伟大!

晚上八点,餐厅里人头攒动。千娇百媚千伶百俐千紫万红的姑娘们齐聚在“超级欧西里”里,过节般喜气洋洋。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被她们围攻……哦献殷勤的外星学生们,一个个后背冒汗,眼神僵硬,脸色好似肾虚。

最初发觉不对的时候,两人都没放在心上,错过了第一时间落跑的机会,回过神来,餐厅已经被娘子军攻占了,而且他们怎么都找不到可行的落跑路线。

说要离开,立刻有泪汪汪的妹纸恳请他们再坐一会儿。

说要去洗手间,立刻就有笑靥如花的妹纸说她也顺路。

终于逃进了洗手间,却绝望地发现这里的洗手间竟然是全封闭式的,连个逃跑的通风窗都不留……

这真的是餐厅吗?其实是用战俘集中营改造的逼供室吧……

姑娘们被美色蛊惑,连苦笑着说“我真的是女的”的陆常熙都不放过。她们交握双手,眼神闪亮:“关于两位的事,还想知道更多呢~”

她们一定觉得多聊聊大家就会有共同话题,自己的机会也多会一点。但对陆家姐弟而言,他们已经山穷水尽,即使十年后他们被父母押着在相亲场上奋力拼搏,能抖的个人资料也就今天这些了。

苦逼两人组用眼神交流——

陆常熙:阿新!这里都是是你最喜欢的巨|乳|系,快上!

陆常新:少来!我喜欢攻略别人,但我不喜欢被人攻略!现在我感觉不是我撩她们,而是她们要轮我啊!倒是你,你不是常说女孩子都是娇贵的花朵要好好赏玩吗?你上!

陆常熙:不不这里的女孩不是花朵,是蛇,美女蛇!太可怕了。我觉得我快被掰直了←_←

两只羔羊在美女蛇们热情的注视下战战栗栗。突然陆常新脑中电光一闪,想起了温小良说的,那只电子表的第二个用途……

现在不就是“危险的时候吗”?!

宛如沙漠旅人发现了一台饮料自动贩售机,陆常新指着姐姐的口袋,压低的嗓音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阿熙!表!用表发送求援信号!”

陆常熙一怔。她其实已经不对那玩意抱有期待了,无奈弟弟的眼睛太亮,她只好说:“掩护我。”

陆常新坚毅地点头,挺身而出,将她藏在身后,自己对上如狼似虎的姑娘们……

陆常熙掏出手表,折腾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所谓的“求援信号系统”,荧光屏上“是否确定求援”几个字闪烁不定,带给她不妙的预感。

总觉得,按下“确定”之后,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阿熙,还没好吗,我快顶不住了。”

这句话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陆常熙咬咬牙,按下了“确定”。

电子表震了一下,接着一个清亮的童音从电子表里传出来——

“爸比爸比,我想要遥控飞机~”

“爸比爸比,我们去水族馆看海豚吧~”

“爸比爸比……”

陆常熙:“……”

陆常新:“……”

被声音吸引过来的其他人:“……”

——插播一下,这个求援信号的工作原理是这样的:当佩戴者被娘子军围攻的时候,佩戴者开启求援系统,电子表播放事先录制好的录音,向求偶者们释放出“小的已经是当爹地的人了各位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的讯息……与其说是求援,不如说是自救,至于能不能成功,全看娘子军当天的心情。

这个电子表的用户体验真的很糟糕,开发者当初大概是躺在空啤酒罐上画出设计图的。更糟的是,这种电子表在北辰星恨嫁群中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所以没有姑娘会真的拿这段录音当回事。这段录音非要说有什么作用……唔,它大概起相当于一份谢绝勾搭的声明书,没什么实际震慑力,全靠对方自觉。

很不幸,今天姑娘们热情空前。当陆常熙放出了求援信号后,娘子军非但没有退却,反而露出了“哎呀这个学生好可爱还会用这种老掉牙的小花招来迷惑我们呢”的表情,然后更加躁动了……

就陆家姐弟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时候,“超级欧西里”的门再度被推开。

温小良带着夏唯走了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