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1

对面的贵妇人将一张支票推过来。

一千万。

票面崭新,印章鲜红,矜傲得像一位公主。印章里的“丁”字是一朵鹦鹉兰的形象,枝叶相交构成一个“丁”字。

“拿了这张支票,离开他。”她说。

温小良探身拈起支票,搁在眼底端详,神情饶有趣味:“听说这枚印章里的‘丁’字是丁衍将军本人手绘的,是真的吗?”

对方露出一个轻蔑的笑,轻蔑里含着恼怒,仿佛祖父的名被路边的乞丐随口说出了。

这一幕落在温小良眼里,她笑了笑,将支票塞进大衣口袋。

“明天我就走。”

她起身离开,两步之后,听到身后传来女人冰冷冷的声音:“你不爱他。”

她回身看向贵妇人,微微一笑。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您这样的人吧。”

掏出那张支票,她两只手捏住,在对方微微变色的神情中,轻轻一撕……

“——开玩笑的~”

迎着对面女人僵硬的表情,温小良笑容灿烂,将那张开了一个口子但并不影响承兑的支票塞进兜里,说:“收下这个,大家才能安心嘛。”

她拍了拍手,没再瞧女人一眼,扬长而去。

咖啡厅门上的小铜铃叮叮响,她走出门外。

外面开始飘人造雪,呵气成霜。她坐进一辆公交车,车载着她来到盛京高中。

她熟门熟路地找到了三年四班,却被班长告知:丁言今天早退了。

早退的原因?据说是家中母亲突发急症……

温小良有点想笑。突发急症?那位了不起的丁夫人,半小时还和她在咖啡厅里对坐面谈,那张盖着红章的支票现在正躺在她口袋里呢。

她说她“明天就走”,这位铁娘子就防范于未然,直接把儿子召回去,避免节外生枝。

想了想,她从包里拿出一本笔记本,又撕了一张字条,写上一句分手留言,夹进书里,转身又回了丁言的教室,将藏着毒蛇的书交给女班长,红着眼圈拜托:“请帮我转交给丁言……”

女班长面露怜悯,点头允诺。

嗯,她这次扮演的这朵小白花,确实很值得人怜悯一番。身世离奇坎坷,私生女,父不详,母亲抑郁早逝,好不容易被有钱的爹认回去,和公子哥谈了一场将至未至的恋爱,紧接着就被验出和有钱爹根本没半毛血缘关系,顿时立场尴尬,千夫所指。

班长心肠好,和她又是旧识,还悄悄安慰她:“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哪里出了误会……”

哎,班长,这你就猜错了,没有误会,全是人为啊。

班长又说:“陆常新和陆常熙刚才出去了,你要不……等他们回来?你们应该有话要说吧?”

陆常新和陆常熙是她那个便宜爹的儿女,亲骨肉,和她这个冒牌货不同。最初他们对她冷眼相待,但半年相处下来,大家也都有了感情。

她摇摇头:“不了……我没脸见他们。”

对方脸上怜悯愈浓。她看看差不多了,功成身退,留给班长一个憔悴背影。

她走出校园的时候,雪已经大了,隔着雪,路灯像一盏盏迷蒙的月亮,她忽然想起了这个任务的名字:毒月光。

世间有白月光,自然也有毒月光。她这次扮演的“陆筱良”,在丁言的生命里,就是一轮毒月。

将丁言那张笑脸在脑里又回放一遍,她忍不住叹口气。

在人造雪里立了一会儿,她转身向西北方向走去,十分钟后,拐进了一家酒吧的后巷。

四下无人,靡靡之音穿过一道墙透过来,野猫趴在两个垃圾桶之间的缝隙里,瞳仁晶亮。

她冲它“嘘”了两声,它巍然不动。温小良没办法,嘀咕:“让你走你不走,等下可不要吓到……”

说着摸出一粒爆米花似的东西,往地上一丢,爆米花裂开,一个流光溢彩的镂空球状体掉出来,见风就长。

温小良钻进去,启动时空穿梭机,机器发出一声响,开始振动,时空传送开始了。

穿梭机即将消失的瞬间,一道黑影突然蹿了进来,温小良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那只花斑野猫。

“喂,你怎么进来了!”

四周光线开始光怪陆离,穿梭机驶入了充满电磁风暴的时空隧道,现在回去就太麻烦了。

温小良盯着那只满脸无辜地甩着湿尾巴的猫,半晌,叹口气。

“回去给你做个除虱吧,还有指甲也得剪掉。抓伤我就麻烦了,我现在可是‘身负重任’啊。”

摸摸肚子,里面正睡着一个小生命。这是她给自己的贺礼,在时空里游离数百年,现在和组织的契约终于到了尾声,她即将恢复自由,今后她就带着这个小不点,愉快地度过余生。

“叫你什么好呢……姓氏的话当然是跟我姓‘温’了,‘温暖’?‘温和’?‘温馨’?……”

穿梭机在时空隧道中游走,高科技不掺水,纵然四周风暴咆哮,机器依旧稳当当。

她打了个响指。

“对了,就叫‘温(稳)当当’~”

* * *

数年后。

北辰星,苍紫天空,大大小小的人工岛悬浮在半空里,似一只只离水的蓝鲸。

这颗星球在数百前爆发了一场全球灾难,当代文明几乎断绝之际,奥丁星人向绝望的人们伸出了援手,此后北辰星就作为奥丁星的附属星球存在。奥丁星人给予北辰星人庇佑,北辰星人服从奥丁星人的决策,包括将自己的母星改建成一个大型户外游乐场,供高等星球的公民们消遣一下漫长的人生。

温小良从组织退役之后,最初十年,带着温当当在各个星球间流浪辗转,之后来到北辰星,不知不觉住了七年,七年里时常听到北辰星人对奥丁星的向往,那时她总会有些感慨。她最后一单任务就是在奥丁星进行,那时她叫“陆筱良”,在奥丁住了半年,和奥丁最有权势的公子哥谈了一场恋爱,看到了普通人听都没听过的富贵景象。可她还是觉得,北辰比奥丁好了不止十倍。至少这里的风和太阳都是真实的,不像奥丁星,整个王国都建在大陆之下,日光来源于人造太阳,狂风仰赖于风力循环系统,连雪花都是假的。

她今年二十四,去年也是二十四,明年还是二十四……不出意外的话,她会永远保持花样年华二十四,直到数百年后,死于突发性的多器官衰竭,死时外表还和现在一样年轻。这是身为“四星员工”的退休福利,组织专门奖给她这具身体。这身体能打耐摔自带异能优点太多,唯一的缺点是不能无中生有,变出花花纸钞。

——所以现在,她堂堂一个国立大学的植物学教授,迫于贫困,跑来当春令营班主任,挣点辛苦钱。简直折堕。

叹口气,她再次举高了写着“木风大学对外交流学院欢迎你”的接机牌,另一只手去捋被风吹乱的齐肩棕发。

当她将头发顺回耳后,对面的舰艇上恰好也走出两个人。

一男一女。男孩子一米八几的高个子,棒球夹克搭配白色牛仔裤,从头发丝到白球鞋都精神满满。女孩子留着齐耳短发,面容与男孩子有八分相似,姿势随性帅气。

温小良一愣,立刻放低了手里的接机牌,挡住自己的脸,但随即她就意识到,这个动作其实毫无必要,她现在的脸和身为“陆筱良”的时候并不是同一张。

顿时她胆气又足了,脑袋探出接机牌,眯起眼打量那两人。

……没错,是陆常熙和陆常新。

数年不见,他们看起来和之前没多大区别,弟弟陆常新似乎比从前高了一点,姐姐陆常熙换了发型,现在是齐耳波波头。

这两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来度假?等等,他们在这里,难道丁言也过来了?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她立刻止不住想把脑袋往接机牌后藏,但到底忍住了,睁着一双眼,细细往陆家姐弟四周打量……

——太好了,丁言不在。来的只有陆常新和陆常熙。

她舒了口气,浑身都放松了,接机牌也松松地往下坠,本来是高举着的,现在变成了一只手抓着牌面边缘,牌子的木杆直接抵到了地面。

虽然有惊无险,但她已经深深感到今天不是个出门的好日子。

赶快接了那几个来参加春令营的学生,然后就回家洗洗睡吧。说起来那些学生都叫什么名字来着……爱丽丝,亚当……

她没来得及想下去,因为她看到陆常熙忽然朝这边望了一眼,然后转头和陆常新说了什么,接着两人突然拐了个弯,笔直地朝她走了过来。

她有点懵。

……什么情况?难道他们认出了她了?

不可能!她现在这张脸和“陆筱良”顶多只有三分相似……等等!难道是陆常熙?她发现什么了?

“女性直觉”,这个词听起来似乎很不靠谱,但陆常熙身上确实存在着这种金手指。其他人无法将“温小良”和“陆筱良”联系到一起,但陆常熙完全有这个可能,她可是抽鬼牌的女王,行走的作弊器。

她忍住了,没立即转身落跑。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这时候她再离开就显得太刻意了,简直不打自招。

他们在她身前停了下来,双双望着她。

用血泪历练出来的演技此刻发挥了作用,她握着欢迎牌,面带三分微笑,镇静地说:“有什么事吗?”

陆常熙的视线往她胸前的铭牌上一扫,扬了扬眉:“木风大学的‘温小良’?”

“对。”

温小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朝陆常新看去--这一看,心里顿时就稳了下来。

陆常新的表情,根本不是“看到疑似失踪已经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该有的惊疑。他用欣赏漂亮姑娘的眼神注视她,然后自我介绍:“我是亚当,这是爱丽丝。”

“……”亚当个鬼!你明明叫陆常新好吗!你旁边那个叫陆常熙!

她觉得有点心累,更心累的是陆常新凑了过来,很感兴趣地望着她:“温老师看起来好年轻,你今年有二十五吗?”

先不说他这句问得有多冒昧,她最先注意到的是他的称呼。他叫她“温老师”……

明白了。她确实当得起他这一句“老师”,因为他和陆常熙就是她这次春令营要负责的学生……见鬼。

她这会儿已经想起来了,从前陆常新和陆常熙就爱乱用各种假名,他们最喜欢用的假名就是“亚当”和“爱丽丝”。

“温老师的皮肤真好。”陆常熙笑着说,“平时都用什么牌子的护肤品?”

陆常熙的唇在笑,眼却像一把分子透视仪,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温小良一看她这个样子,就直想叹气。

好了,现在她一百个肯定,陆常熙已经对“温小良”起疑了。

她并没有陆常熙那样的“女性直觉”,但她曾和陆常熙同住一个屋檐下,所以她能从对方的小动作里,分析出她的想法。比如此刻,她知道陆常熙嘴上说着护肤品,心里想的一定是:温小良和陆筱良,究竟是什么关系?

——当然是“她俩就是同一个人”这样的关系……但难道我会老实告诉你吗?

温小良在心里摇摇头。

好不容易结束了数百年的女配生涯,没了契约的束缚,她活得自由自在。眼下的生活安静又平和,抱歉,她一点也不想和过去的事扯上关系。

“啊~好累,现在可以去宿舍了吗?我想换身衣服,飞船里的味道怪怪的。”陆常新边嗅着衣袖边说。

她看向陆常新,解释:“再等一下,还差一个人。”

“嗯?还有谁要来春令营吗?”陆常新有点惊奇。

“嗯,是一个叫‘夏唯’的学生……”温小良突然顿住了,心里划过不祥的预感。之前她根本没想那么多,宇宙里同名同姓的人多得是,但现在连“亚当”都能变成“陆常新”,该不会这个夏唯就是那个夏唯……

“哦,你说夏唯啊。”

温小良一怔,看向陆常新:“你知道他?”

“知道,我们一个班的嘛。”陆常新耸耸肩,“不过我们平时也不怎么讲话,那小子难相处得很。没想到他也来参加春令营……哦,他坐的航班延误了,估计要明天白天才到。”

陆常熙瞥了陆常新一眼,没说话。

如果是以前,温小良一定会注意到陆常熙这个眼神——通常陆常新做了什么恶作剧,陆常熙并不赞成,但她又不方便拆台的时候,就会这样不着痕迹地瞥他一眼。

但温小良和他们分别得实在太久了,由于双方所处的位面不同,对陆家姐弟而言,“陆筱良”只消失了两年,可对温小良来说,她已经在宇宙里度过了十七载。

她没有发现陆常熙的异样,也没有察觉陆常新的谎言。陆常新说夏唯明天才到,她信以为真,于是同意了陆常新的要求,带着他们离开机场,又拦了一辆旅游巴士,将他们送到学生宿舍。

能来北辰星旅游的学生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弟,北辰方面安排给他们的宿舍当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木风大学专门为这些特殊学生建造了一处高级宿舍区,三十三层楼高的建筑物,每名学生住一层。即使如此,还是年年都有人挑刺。

对比之下,陆家的两位就显得比较亲民,他们只是感慨了一下这地方好小,三房三厅两阳台两卫浴,加起来才和他们家的一楼客厅差不多……然后就充满新奇地探索起了新居。

“电灯居然不是自动感应的。”陆常熙稀奇地按着塑料开关,电灯开了又关开了又关……

“哦这个不是我们之前在博物馆看到的,什么来着……”陆常新想了几秒,猛地一拍双手,“用锂电池的闹钟!想不到这里居然有!”

两人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

“这里比起奥丁至少落后五十年。”

“不止!至少一百年!”

“充满原始风情啊。”

“其实还是因为穷吧,没钱引进科技产品。”

“嗯。不过偶尔住一次也不错,看惯了三十米高的天花板,现在突然住在这种逼仄的房间里,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没错,以后估计都没机会住这种地方了,大概是一生只有一次的体验。”

“要好好把握!阿新!”

“我会的!阿熙你也是!就算觉得呼吸困难也要忍住!这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啊!”

温小良全程保持“这些奥丁的臭有钱人”的微笑,等他们耍宝耍差不多了,她才从阴影里走出来,提议:“这附近有个超市,我带你们去看看吧。”

这也是班主任的责任之一,带着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外星学生逛超市,以免他们将来连个安全套都不知道在哪里买。

出门之前,她将两块电子表分给了陆家姐弟。

“戴上这个,可以当移动地图用,遇到危险时也可以用来发送求援信号。”

陆常新接过电子表,看了看,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一边往手上套,一边随口问:“‘危险’?什么危险?”

她想了想,说:“比如你夜里走在路上,可能会有女孩子向你搭讪。”

一旁正暗自关注着对话的陆常熙,愣了愣:“这算什么危险?”

陆常新直接就笑出了声,把表摘了下来,随手一丢。“我用不着这个。”

她看了他们一眼,意味深长:“随你喜欢,表已经是你的了。”

……

一行人出了宿舍,到了小区门口,恰好一辆旅游巴士经过,于是三人一起坐上巴士。

司机十分自来熟,一面开车,一面用口音浓重的通用语和陆家姐弟搭话:“学生仔是第一次来我们北辰?”

陆常新很配合:“是啊,大叔你有没有什么好地方推荐给我们?”

司机一拍大腿:“有哇!我三大姨的二表妹的堂弟有个女儿,靓女!又会做饭又会织毛衣,就在这附近打工,阿叔介绍给你?”

陆常新愣住了,陆常熙反应比他快一些,哭笑不得地向司机解释:“大叔,他问的是‘好地方’,不是‘好女人’,好玩的地方,您能给我们推荐一些吗?”

司机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那朴实的眼神翻译过来,大约是“我还是第一次被外地人打听‘好玩的地方’而不是‘好玩的女人’,学生仔品味挺特别。”

显然北辰星人也很清楚自己母星在星际上的定位,一是狩猎场,二是猎艳区。有钱人来这里游玩,最喜欢的特产就是这里充满异域风情的女郎。大家都知道一万个灰姑娘里才出一个嫁给王子的辛蒂瑞拉,但万一自家女儿就成了那一个呢,总得试试。

“好玩的地方,那多喽。”

大叔开始往外倒地名,他语速又快,口音又重,滔滔不绝了半天,陆家姐弟只听懂了一个词,超级欧西里。能捕捉到这个词,完全是因为它重复出现的频率最高。

“阿叔。”温小良突然出声,“这两人是我带的学生,这次来北辰是为了研究课题,你不要推荐那些危险的地方。”

大叔摸了摸后脑:“啊咧?真不是?”

温小良:“嗯。”

大叔就拍了拍额头,转头看向被他们的对话弄得一头雾水的陆家姐弟:“对不住啊,刚才都是胡说的。”

陆常熙和陆常新对视一眼,更莫名了。

接下来大叔完全换了话题,用方言和温小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陆常新和陆常熙悄悄交换着眼神。

越不让说,越有猫腻。

超级欧西里,这个词他们记住了。

时间就在各人的暗怀鬼胎中流逝,很快,巴士驶到了温小良几人的目的地——距学生宿舍只有三公里的超市,名为“超级欧派”。

北辰星的四月,风里还有些许寒意,但超市门前的这位迎宾兔女郎,着装相当清凉,黑丝袜就像写着“请撕我吧”,烈焰红唇勾魂摄魄。

冻得鼻尖微红的兔女郎一看到陆常新,立刻露出比鼻尖更红艳的笑容,腰肢款摆——

“欢迎光临~”尾调婉转得要上天。

温小良有点汗颜。她早就跟超市的人提意见,让他们换个揽客方式,偏不听。弄个兔女郎在这里,简直令人误会这开的不是超市,而是未成年人免进的特殊场所。哎你们这样乱来,很丢我们北辰星的脸啊!

来自奥丁的客人倒是见多识广,也不觉得尴尬,不过还没等他们和兔女郎调笑两句,兔女郎就先转向了温小良,娇声问:“温老师,这是你学生呀?”

温小良忍着头疼,简单道:“嗯。”

兔女郎:“讨厌~怎么又是你学生。”

这句话……似乎很有内涵。

陆家姐弟疑惑地看向温小良,后者端住的表情,对兔女郎说:“是我学生怎么了,去年你不是让我多带几个学生过来捧场吗?说我带来的学生质量最好。”

兔女郎切了一声,“质量好有什么用,最后总会爱上你,一点都不实用。”

陆家姐弟:“……”这什么对话?什么神展开?!

温小良一脸严肃:“别胡说。我要买点日用品,今天什么在做活动?”

兔女郎懒懒地报了几样商品名。确定了陆常新是温小良的学生后,她似乎都懒得再瞧陆常新一眼了,明明之前还好像狐狸精见了风流书生,现在全然一副“别人家的忠犬我才不要凑过去自讨没趣”的惫懒样。

得到了内部情报,温小良和兔女郎道别,往超市里走了几步,发现陆家姐弟还在原地,她奇怪地看着他:“怎么了?”

两人回神,快步跟了上去。

三人走在超市里,温小良在前,陆家姐弟稍稍落后两步,交头接耳——

“刚才那个兔女郎说的是真的?”陆常新。

“……我看不出她在说谎。”陆常熙。

“我也是。……但是不可能吧?”陆常新。

“……”陆常熙。

陆常熙抬头,看向温小良的背影。

超市里光线很足,将女教师的轮廓照得纤毫毕现。但即使光线比现在暗三倍,陆常熙也能分辨得出来,那个背影,就外表而言,和“陆筱良”毫无相似之处。

陆筱良个子娇小。这个叫温小良的女教师身量不算高挑,但也有一米六五左右。

陆筱良总是微微塌着肩,温小良抬首挺胸,背脊笔直。

外貌可以通过整容手术改变,但是骨架和走路的姿势……很难。

难道,她们真的不是同一个人?

直觉和理智起了冲突。

陆常熙觉得自己陷入了迷雾。

比起陆常熙满腹思绪,温小良考虑的就简单多了,她想着自己养的那盆蝙蝠草最近到了快换毛的季节,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合适的毛刷。

逛超市时,全宇宙都有个不成文的惯例,男的负责推车负重,女的负责拎筐采购。

陆常新推着购物车直线向前,温小良和陆常熙则挎着小塑料筐在四周游走,筐满了就回来把东西往购物车里倒。温小良尽量挑离陆常新近的地方走,怕她一眼照顾不到,陆常新就被人拐走了,在她眼皮底下学生出事,她要挨批评的。

二楼除了出售日用品,也出售各种小食。不少脸蛋红红的女孩子站在她们的小摊前,穿着各式各样的可爱衣物,推销自家产品。

陆常熙看得稀奇,丢下了采购的任务,跑回来和陆常新一起调戏女孩子。她本来就和陆常新长得相像,打扮又中性,刻意压低嗓音的时候,那就是“安能辨我是雄雌”的活范本。她和陆常新联手调戏女孩子,那简直是信手拈来,路数都是一套一套的。

在攻略少女心的战场上无往不胜的陆家姐弟,此时压根没想到,接下来他们遇到的情景竟然都是这样的——

身着女仆装的奶制品推销员,对着两位帅哥(误)笑靥如花:“主人,尝尝我们新出的红桃牛奶吗?口感香醇哦。”

他们当然不会推辞,喝完一杯,大加赞赏,从牛奶的口感夸到人家的肌肤,舌绽莲花落九天,星星都要掉下来。

温小良正好拎了半筐速食食品过来,还没走到跟前,就看到女仆小姐巧笑倩兮,颇有技巧地贴到陆常新身旁,奉上另一杯牛奶,大眼睛忽闪忽闪,“我们这里还有其他口味……”

她真想仰天长啸:我就走开了两分钟,还能不能消停点了,让人安安静静逛个超市行不行?——

磨磨牙,她一声不吭,走过去,“哗啦”一声,筐里的东西都倒进了推车里。

女仆:“……温老师?”

她抬头,一副意外的样子:“哦,是你啊。今天在这里兼职?”

大感不妙的女仆:“是。这两个人是你的……?”

“我学生,来参加春令营的。”

女仆,干脆利落地把牛奶杯收回来,义正言辞:“温老师,下次带学生来请提前和我们说,不要影响我们的工作。”

温小良:“哦。”

陆家姐弟:“……”什么鬼?!

曲奇烘焙小屋。

穿着超短裙的女店员贴着陆常新,吐气如兰:“我家的曲奇呢,原材料用的是本地名产枫树粉和彩鸟蛋,从揉面到压膜全手工制作,现在优惠大酬宾,买二送一,还提供外送……”

她说得正高兴,视野边缘里忽然看到温小良拎着购物筐朝这边走来,顿时脸色一变,扭头重新打量陆常新,看他额头饱满,五官惊艳,栗色头发剪成卡尺头,这种发型其实非常考验一个人的帅气值,等闲驾驭不住。可这个男生就是这么的帅,别说是卡尺头,就算剃光头也一样让人移不开眼。

心里实在舍不得,她抱着一丝侥幸问:“那是你的导游?”

陆常新之前吃了一次瘪,反而起了逆反心理,非得挑明了说:“我的春令营班主任……”但她和我们没关系,我们接着聊刚才的话题——这句话他根本没来得及讲,女店员已经站直了身体,理了理裙摆,端着饼干盘转身,头也不回地回了烘焙屋……

陆常新:“……”

陆常熙默默地,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不是你的错,你的魅力没有下降。”是温小良太异常了,她完全不按套路来,这釜底抽薪玩得,他们毫无反击之力……

温小良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一手拎着购物筐,一手拿着购物清单,说:“我这边东西齐了,你们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陆家姐弟看着这个怪物,慢慢地,摇了摇头。

接下来的情景,大抵都是如此。再热情的推销员,一旦认清温小良和他们的关系,立刻对他们视而不见,一副“不要浪费我时间”的模样。

走下二楼的时候,温小良依旧走在前头,陆常新不可思议地瞪着她的背影。

他实在想不明白,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威慑力?她的光荣事迹传遍超市每个角落,她的名字比任何挡箭牌都好用,她的震慑力真正做到了无远弗届!

可他怎么看这女人都很普通啊喂!是他眼拙还是别人眼瞎?

当一行人来到收银台的时候,“木风大学来了超帅的奥丁籍学生但他们的班主任是那个温小良!”的消息已经从超市扩散到了半个3号浮空岛,姑娘们无不扼腕叹息……

对此一无所知的师生三人,拎着大包小包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车开到宿舍门前,陆家姐弟下了车,温小良坐在副驾驶里,隔着一道窗对两人说:“后天开始春令营,早上六点在木风大学一号教学楼门前集合,别忘了。”

陆常新还有点无精打采,陆常熙看了他一眼,转而望向温小良,说:“关于那个夏唯。”

温小良一怔,“夏唯怎么了?”

“夏唯的航班,其实并没……”

陆常熙突然顿住了,视线越过温小良,望向了她身后的学生宿舍,温小良也随着她的视线望去,看到了一个正从宿舍楼走下来的身影。

建筑物的阴影遮住了来人的面庞,只能通过他行走的姿势推断,这大约是个阴郁系的敏感少年。

来人继续向前,走出阴影,于是所有人都看清了他的模样——垂着眼的瘦弱少年,眼睛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皇家蓝围巾堆叠在脖颈间,围巾的一端长长地拖到了脚踝……

说真的,四月的北辰星虽然还有些凉意,但绝对用不到风衣围巾这种装备,然而任何人看到少年那张面孔的时候,都会忘了他充满违和感的装扮,只会盯着他那张充满灵性的脸。

少年走出宿舍门楼。他抬起眼,祖母绿的瞳仁莹润幽深,如午夜极光。

至此,木风大学对外交流学院学生宿舍门前不可思议地集齐了三个春花秋月各擅胜场的美男(其中一个其实是女的),周围喀嚓喀嚓响起了经久不息的快门声,出租车的胖司机激动地摸出手机给孩子他妈打电话,让她立刻把女儿们带过来……

至于温小良,她只能默默拍了一把额头,懊悔自己为什么要接下今年的春令营班主任。

夏唯,竟然真是那个夏唯!

“大叔。”她转头对胖司机说,“快开……”

哒哒哒……有人迅速地跑了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温小良咽回了剩下的话,无奈地转头,视野里撞进一张震惊的脸。

绿眼睛的少年瞪着她:“小良老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