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1章

贾小鱼过生日,周末约舍友们去她家的海鲜馆聚餐,范萱出国旅游了,通过网络送来遥远的祝福,只有甄宝、钱乐乐赴约。贾小鱼对甄宝说可以带家属,甄宝不好意思带,也怕傅明时去了,两个舍友拘束。

a大离贾小鱼家的海鲜馆有点远,甄宝换了两次地铁,快十一点半才到。

贾小鱼、钱乐乐坐在一楼窗边聊天,看到甄宝推门进来,贾小鱼先招手,钱乐乐扭头。等甄宝走近了,钱乐乐惊讶地盯着甄宝:“一个多月不见,甄宝怎么好像不一样了?”

“有吗?”甄宝坐在贾小鱼旁边,被她们看得有点心虚。

“这脸蛋好像更嫩了。”贾小鱼也看出来了,开玩笑地摸甄宝脸,才摸一下就被甄宝挡开了,脸红扑扑的。

钱乐乐嘿嘿笑,“果然有爱情滋润就是不一样啊,暑假甄宝一直跟傅总黏在一起吧?”

甄宝下意识辩解:“没有,我在做兼职,暑假都住寝室。”

“我又没说你没住寝室,干啥特意告诉我们你住哪儿?”钱乐乐一眼看穿了真相。

甄宝倒饮料,不理她了。

贾小鱼跟着闹了几句,然后三人先点菜,开始聊各自的暑假生活reads();我的吸血鬼老公。吃完海鲜,贾小鱼请看电影,看完各自回家。甄宝依然坐地铁,正逢暑假,帝都涌入一批旅游人群,地铁更挤了,甄宝一手握着扶手一手搭在包包上,怕被人偷了手机。

过了两站,接到了傅明时的电话。

“在外面?”

甄宝点点头:“小鱼生日,我们刚看完电影,你那边几点?”

傅明时是大忙人,前两天又出国了,顺便去看看老爷子,说好明天回来的。

“我在你楼下。”女生寝室楼外,傅明时站在一处树荫里,无奈地问:“什么时候回来?”想给她惊喜,没想到她有约会。

甄宝心跳加快,看看站台表,估算道:“还要换一趟地铁,大概十几分钟吧。”

“我去地铁口接你。”挂了电话,傅明时立即朝校外走。

甄宝收起手机,心里甜丝丝的,四五天没见了,她想他。

换了地铁,再过三站就到a大附近的地铁口,谁料就在甄宝随着人.流往外面挤时,后面突然被人狠狠掐了一把!甄宝吓得忘了反应,被其他要出来的人挤了出来,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甄宝立即回头,可进出地铁的人太多,根本无法确定哪个男人是流.氓!

钱乐乐上学期也遇到过这种事,气得回到寝室还在骂人,现在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甄宝也气坏了,又生气又委屈,连即将与傅明时见面都不能缓解胸口的怒火。

那个人简直是变.态,使劲儿特别大,甄宝刚被偷袭时只觉得震惊,现在竟然开始疼了。越疼越气,甄宝紧紧抿着嘴,不自觉地扫视出去路上的所有男人,太气愤,突然被人抓住手腕,甄宝又惊又怕,差点叫出来。

“怎么了?”她脸色太难看,傅明时皱眉问。

看到自家男人,甄宝一下子扑到他怀里,偷偷掉了几滴泪,委屈劲儿过了,眼泪也就断了。傅明时扶住她肩膀,瞥见她红红的眼圈,马上猜到挂断电话到现在的十几分钟内肯定出了变故,人多不便询问,他先牵着甄宝出地铁。

到了车上,傅明时才低声道:“跟人吵架了?”

甄宝摇头,低着脑袋,不想说。

傅明时拿过她包,手机、身份证什么的都在。地铁上经常报新闻,常见的就那么几种,没丢东西没吵架……

想到另一种可能,傅明时脸也黑了,谨慎措辞:“被人占便宜了?”

甄宝朝窗外扭头,嘴唇嘟了起来。

傅明时握拳,盯着前面看了几秒,才将未婚妻拉到怀里搂着,关心道:“没事吧?”

甄宝嗯了声,就是生气。

“拍到照片没?”确定人没事,傅明时声音冷了下来。

甄宝摇头,埋在他胸口闷闷道:“下车时被人抓了一下,没看到人。”

没有照片,基本就断绝了找人报复的希望。

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了,傅明时比甄宝还生气,但气也白气,只好先安抚甄宝,“今晚咱们去吃大餐,别想了reads();重生之末世生存手册。”

甄宝深深呼出一口气,靠回椅子上,问傅明时在国外的行程。

傅明时的工作还是那一套,没什么能吸引甄宝的,便只说老爷子的身体,恢复地不错,今年就要回来了。老人家身体健康,甄宝开心了,拿着傅明时手机看他在国外照的照片。

傅明时开车回别墅,停车时,突然看着甄宝道:“考驾照吧。”

甄宝吃惊地看他。

傅明时脸色不悦:“学会了自己开车,别挤地铁了。”

帝都人太多,甄宝连自行车都不敢骑到外面的马路上,开车她更是没想过,小声道:“又不是每次都遇到那种人。”

傅明时扫眼她衣领里露出的雪白肌肤,淡淡道:“你这种身材,遇到色.狼的概率太高,我不放心。”

甄宝扭头,见傅明时盯着她胸口,脸一红,立即推门下车了。

进了客厅两人还在就考驾照争执,王妈听明白了,跟着劝甄宝:“现在大学生都学驾照,小姐早晚都得学,趁现在时间多早点考吧,不然以后工作了,还得抽时间去学车。”

傅明时递给甄宝一个“你看”的眼神。

等王妈走了,傅明时端给甄宝一杯水,坐下来继续道:“你不想要我的车?我不买,我妈车库里停着五辆车,她基本不开,不过她的车没有百万以下的,不如我给你买一辆便宜点的,撞坏了你也不用心疼。”

送甄宝礼物,傅明时摸出一套规律了,越便宜的她越喜欢。

“我先考驾照吧。”他咄咄逼人,甄宝只能先选一个。

“我帮你报名。”

甄宝默认,趁傅明时去卫生间,她偷偷用手机查报名费,看到考驾照居然那么贵,甄宝又心疼了。傅明时重新坐下来,她试探道:“我最近忙,大二大三课也特别多,以后再学吧,现在考出来,我也没多少机会开车。”

傅明时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甄宝讨好地端水给他。

傅明时唇角上翘,“也行,但以后要出门就打车,别再坐地铁。”

甄宝连忙答应,回头偷偷坐地铁他也不知道。

晚上傅明时真的带甄宝去吃大餐了,大餐一看就很贵,但味道确实对得起餐厅的档次,甄宝吃得很香,口欲满足了,不知不觉把地铁小插曲抛到了脑后。但傅明时记得,晚上偷溜到甄宝房间,打开灯将甄宝上上下下检查一遍,最后在甄宝右边pp上发现两个泛青的指印。

竟然留下手印了,可见那人掐的多狠!

他都舍不得用那么大的劲儿……

按着那两个指印,傅明时眸色越来越深。

甄宝并不知道傅明时在做什么,只发现之前还温柔似水的男人,突然发了狂reads();常春藤战记。

终于停下来,甄宝几乎快没气了,埋在枕头里一动不想动。

傅明时低下去,亲她汗湿的后颈,“以后出门前,先给我打电话,只要我不忙,我送你去。”

甄宝已经忘了那事了,听他还惦记着,甄宝闭着眼睛蹭蹭他,“怕我出事?”

“看着就好欺负。”傅明时无奈地说,如果甄宝有老妈那样的气质,没人敢动。

甄宝哼了哼,“所以你天天欺负我。”

傅明时终于笑了,对着她耳朵道:“天天欺负你?你是想提醒我,把前面几天欠下的补回来?”

甄宝小脸涨红,脸埋进枕头否认。

但这一晚上,傅明时还是给她多补了两次,累得甄宝第二天睡到十点才醒,脸蛋白里透红,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像终于长熟的水蜜桃,水灵灵香喷喷地勾人。傅明时坐在书桌前办公,听到动静回头,看到未婚妻刚睡醒的诱人模样,差点又要忍不住。

“早安。”他走过来,压着她亲。

他看她的眼神太迷恋,甄宝莫名想到昨天聚餐舍友们的打趣,困惑道:“我哪里不一样了吗?小鱼她们说我好像变了。”

“更美了。”傅明时亲她眼睛。

“说真的。”

真话她不信,傅明时捧着她脸看看,依然选择说真话,另一句真话:“更媚了。”

甄宝红着脸捂住他眼睛,不想给他看了。

~

八月下旬,帝都各高校陆续开学了,a大也迎来了新的一批大一新生。

甄宝九月才开学,继续做着兼职,但每次看到刚入学的新生,甄宝都会想到去年她刚来a大时的情形,然后就会生出一种自己是老人的感觉。

中午在食堂吃完饭,甄宝骑车回医院,手上的事情做完了,甄宝跟另一个实习生去诊疗室看医生们给新入院的宠物诊断,趁机吸取经验。

“甄宝,大厅地面脏了,你去处理下。”

甄宝应了声,带上清洁工具过去帮忙,原来有只排号宠物不小心尿在了地上。主人非常抱歉,甄宝笑笑,用拖把清洁,打扫完了,看到门外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没带宠物,探头探脑的,不知道是在找什么,还是第一次来宠物医院,满头雾水。

“您有什么需要吗?”甄宝主动上前询问。

“没事,我……”王秀转身,说到一半,看到甄宝,她一下子愣住了,目不转睛地盯着甄宝看。

她打量甄宝,甄宝看清对方五官,也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细想又想不起来。

“你是这里的护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王秀故意看了几眼别处,然后目光再落回女儿脸上。

甄宝笑笑:“我是实习生,您有什么需要吗?”

女儿笑起来跟小时候有点像,王秀忍不住想多看两眼,又怕露馅儿,摇摇头,朝里面张望道:“我在等人,进来随便看看,你忙吧,我走了reads();皇太孙的小清新生活。”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转,转身之前,又深深看了甄宝一眼。

那眼神太古怪,甄宝不由盯着她看,只见女人走出医院时,又回头看了眼,看的还是她。大概没料到她还站在这里,对方明显吃了一惊,随即迅速离开,几乎是落荒而逃。

甄宝一脸茫然,提着清洁工具往回走,脑海里却依然是那女人莫名熟悉的脸庞。走着走着,甄宝身体一僵,手里的拖把差点掉在地上。

a大校门外,王秀捂着嘴钻进一辆车,还没坐好,人就哭了,双手捂着脸,哭出了声音。刘威过来抱她,王秀继续哭,哭得肩膀一抽一抽的。从得知小女儿被帝都高校录取的那天起,王秀就一直拿不定主意,一会儿决定到了帝都,偷偷来a大看看甄宝,只看一眼不相认,一会儿又否决自己,告诉自己,小女儿在大学安顿好,她便马上离开。

摇摇摆摆过了整个暑假,真的到了帝都,送小女儿住进学校后,王秀都到机场了,突然又反悔了,心像被什么牵着一样,迫不及待地赶来a大。与傅明时恋爱,甄宝现在也算是小半个公众人物,八卦新闻常常会出现她的消息,一般人可能不会注意,王秀几乎每个消息都不会错过,因此也知道甄宝在医院做兼职。

“都长这么大了……”

哭了很久,王秀才断断续续地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照片跟真人不一样,看到真人,王秀心更疼了,这辈子第一次质疑自己年轻时候的决定。随刘威走,她如愿过上了大城市的时尚生活,可她丢了一个女儿,丢了她曾经每晚都抱着睡的凤宝。

“要不,你偷偷认了?”妻子哭得太伤心,刘威有点心软,虽然一出口就后悔了。母女相认,一旦认了,以后肯定会忍不住见面,见面就有曝光的危险,到时候就算甄宝原谅他们,网友们也会用口水喷死他们一家四口。刘威心疼妻子,但他不敢赌,不敢拿一家人的安定去赌。

“走吧,走了。”王秀心里有杆秤,哭着催道。

刘威拍拍她肩膀,示意出租司机开车。

他们夫妻走了,医院里面,甄宝这个下午过得魂不守舍,下班了,她往外走时,还会下意识留意周围,觉得那个人来了一次,可能还会来第二次。但外面除了一些陌生人,只有过来接她的傅明时。

甄宝努力装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从车上到别墅,却忍不住一次次刷手机,刷微博。如果那个人想找她,除了见面,还可以通过网上这些联系方式,然而什么特别的新消息都没有,仿佛她只是做了一场梦,又或者,医院里的女人,根本不是那个人。

甄宝说不清心里的感觉,反正,有点难受。

王秀不要她这个女儿,已经抛弃了她一次,如果今天见到的真是王秀,王秀来找她却因为一些必须那样做的原因不认她,那甄宝就觉得,她好像又被放弃了。

甄宝不舒服,她想哭。

“我好像看到她了。”夜里傅明时亲她,甄宝抱住他脖子,埋在他肩窝说,“下午有个女的来医院,年龄长相都像她。”四十多的女人,肯定跟二十岁的结婚照不一样了,但甄宝常常看那张结婚照,她知道王秀年轻的样子,更何况她除了眼睛,其他地方都随了王秀,那种熟悉感,不会错reads();这作死的爱。

傅明时的欲.望被她的眼泪彻底镇压,他翻个身,紧紧抱住她,“说话了?”

甄宝哭着摇头,“什么都没说,又走了。”

傅明时稍微一想就猜到原因了,低声告诉她,“就算她想认你,也不敢认。”

甄宝苦笑,原来她这个女儿,不值得王秀留在山清水秀却单调乏味的山村,更不值得王秀冒险影响她现在的家庭。那王秀还来做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想过回去看看她,她“主动”出现了,王秀才记起她还有一个女儿了?

如果说之前甄宝还对母亲抱过一丝希望,幻想过哪天王秀来认她,只要王秀还想弥补,她可能会认这个母亲,那么经过今天,甄宝一点念想都不抱了。

“别哭了,她过她的,你跟我过。”傅明时撩开她落下来的碎发,轻轻地亲她。

甄宝努力憋回泪,睁开眼睛,视线模糊,但模糊的傅明时,依然很帅,很温柔。

爸爸走了,妈妈不要她,但她还有傅明时,有了新的家。

心里空虚的地方被另一种感情填满,甄宝抱住傅明时脖子,仰头亲他,泪眼汪汪的,像被狠心亲妈抛弃的雏鸟,可怜巴巴地投靠另一个肯收容她的怀抱。傅明时心软地一塌糊涂,哄孩子似的回吻。

甄宝觉得不够,她想要更多的火。

只是手才羞涩又暗示地挪到男人腰上,就被他攥住了。

“别动,不然我忍不住。”傅明时抵着她额头,闭着眼睛说。她现在寻求的是心理上的慰藉,傅明时很想配合,但他对她的自制力越来越差,甄宝再乱动,傅明时怕这份安慰变得不纯洁起来,惹她不高兴。

甄宝在心里嘀咕,她又没让他忍。

僵持片刻,甄宝鼓足勇气,双手抓住他背上衬衫,再一点一点往上卷。

傅明时懂了,低头,咬住她睡衣吊带,学她那样,往下扯。

夜色深沉,汗水伴随着急.促的呼吸滚落,甄宝全心地攀附着他,抱着这个如今全世界与她最亲密的男人,甄宝渐渐忘了那些烦恼,只想着他,只要他,只想把她的一切,都给他。

……

甄宝睡着了,被傅明时抱到床上,几乎秒睡,长长的睫毛间还夹着一滴泪珠。

傅明时低头,抿了那滴未落的泪。

甄宝睡得沉,他毫无困意,帮甄宝盖好被子,傅明时悄悄退出房间,回了自己卧室,给助理打电话:“想办法拿到今天下午,a大校门口、医院的监控录像。”

那笔钱是老爷子给甄家的,甄宝爸爸不恨王秀,傅家也懒得追究那样一笔小数目,但王秀又出现了,害甄宝掉那么多眼泪,傅明时之前刻意压下去的怒火,便再次烧了起来。

也许甄宝因为没钱辍学,一个人住在老房里自学读书的时候,王秀正带着她其他子女逛商场,花着原本属于甄宝的钱。也许今晚甄宝趴在他怀里哭的时候,王秀正在陪家人喝茶看电视reads();假偶天成。凭什么王秀可以那么舒服安逸?

隔了两天,助理发给傅明时两段监控视频,傅明时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很快就在视频里找到了甄宝口中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女人长得像甄宝,精致的妆容与那双透着精明的眼睛,则与结婚照中的形象对上了。

再看校门口的视频,傅明时又找到了王秀的现任男人。

傅明时分别截图,让助理调查两人的身份。

~

傅明时做了什么,甄宝一无所知,暑假兼职结束,拿到工资,甄宝又开心了起来,小小地奢侈一把,晚上她请傅明时下馆子。

“明天小鱼她们都返校了。”看完电影,回家路上,甄宝别有深意地说。

傅明时装糊涂,“那你挑个时间,我请她们吃饭,上学期答应的。”

甄宝要说的不是这个,看看他,低头道:“明晚我回寝室住。”

其实上次聚餐,她朝舍友们撒谎了,这个暑假她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别墅,只有傅明时出差了,她才自己搬回寝室。但开学了,甄宝不想再过那么……激.情的生活,她要收心读书。

傅明时目视前方,过了足足三分钟,才再次开口:“每周至少回别墅住一晚。”

能争取到这样的条件已经很不错了,甄宝乖乖答应。

不过晚上再一次被傅明时压住的时候,甄宝突然后悔了,她该明天说的……

第二天甄宝顶着两个黑眼圈回了学校。

钱乐乐三个一起盯着她看,对她的黑眼圈展开了各种暧.昧的想象,甄宝受不了她们,躲卫生间去了,然后晚上傅明时请客吃饭,到了傅明时面前,三个女人又变成了乖巧大学生,一个比一个假正经。

大二课程更多了,也更专业了,甄宝每周回别墅交次公粮,其他时间都专心学习。学院通知可以申请奖学金了,甄宝果断申请了最高级别的奖学金,审核结束,甄宝如愿拿到了一个名额。

“请客,请客!”奖学金发下来的那天,三个舍友一起嗷嗷叫唤。

甄宝高兴,请她们去吃烤鱼。

吃完了,甄宝回寝室,偷偷给傅明时转账,金额包括认识傅明时后,傅明时以各种名义往她卡里打的全部款项,以及饭卡的一万块。以前的大额款项甄宝基本没动过,所以兼职一年了,现在还起来并不困难。

没过多久,傅明时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甄宝笑着去阳台上接。

“什么意思?”傅明时也在阳台上,声音冷得吓人。

“我发奖学金了,那些转给你,我卡里还有小两千,够我花了。”甄宝兴奋地说。

听她在笑,傅明时乍起的怒火,瞬间归于平静。

原来这女人只是想自立,他还以为甄宝要跟他玩一刀两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