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0章

夏天的小山村,清晨凉快怡人,郭奶奶像往常一样醒来,一边洗脸刷牙,一边琢磨早饭吃什么。菜园子里的黄瓜有几根再不吃就老了,她一个人吃不完,不如叫凤宝小两口来这边吃早饭?孩子们昨天忙了一天,肯定不想自己做饭吃。

拌面、拌黄瓜,就这么定了。

擦擦脸,郭奶奶对镜扎好头发,神清气爽地出了门。一个人住了这么久,终于有伴了,郭奶奶心情特别好。两家中间也扎了篱笆,但留了一块串门用的,郭奶奶刚走到甄家院子,还没来得及瞧瞧甄家一楼的门开了没,楼上突然传来床板吱嘎声。

这动静……

郭奶奶仰头,原地听了几分钟,明白了,摇头笑笑,先去摘黄瓜准备早饭。

黄瓜切好了,调料配好了,锅里水放上,面摆好,只等孩子们下来,就可以下锅了,一会儿就能吃。看似零碎的事情,郭奶奶用了半个多小时,估摸着差不多了,老人家再次去甄家。

这回没用跨进甄家那边,都听到床板声了,夹杂着甄宝似哭非哭的哼唧reads();这作死的爱。

年轻就是好啊……

郭奶奶在心底感叹,先回自家看电视,儿子给买的新电视,人特别清楚。郭奶奶打开电视机,换换频道,挑了一个重播的电视剧,刚放片头曲,虽然看过一遍了,郭奶奶还是看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一集看完了。

听着片尾曲,郭奶奶看看门口,前后算起来一个多小时了,这回应该差不多了吧?

老人家第三次去了甄家,侧耳倾听,上面总算没了动静。

郭奶奶松了口气,孩子们不饿,她饿了,着急吃饭呢。

仰起头,郭奶奶刚要邀请孩子们下来用早饭,“吱嘎”一声,甄家堂屋门开了。郭奶奶吓了一跳,立即看过去,是傅明时。男人穿了一件纯黑色短袖,下面是条到膝盖短裤,高高大大的,露出的胳膊小腿看着就有劲儿,再看那脸庞,比傅老爷子年轻时还俊。

郭奶奶看得目不转睛。

傅明时跨出来才注意到院子里有人,发现郭奶奶,想到甄宝昨晚、今早的哀求,傅明时莫名有点心虚,脸上倒没表现出来,客气又礼貌:“您有事?”

郭奶奶回神,忙笑:“你们没吃早饭呢吧?我拌面都准备好了,下锅煮会儿就行,你跟凤宝过来一块儿吃?”

傅明时确实饿了,回头看看,点点头:“谢谢您,上午我跟凤宝去钓鱼,中午再请您。”

“好好好。”郭奶奶笑不拢嘴,“那你去叫凤宝,我去煮面。”

说完就走了。

傅明时目送老人家进屋,他才去卫生间解决生理问题,然后洗脸刷牙,再端一盆水上楼。门虚掩着,傅明时轻轻推开,屋里晨光明亮,床上甄宝盖着被子睡觉,因为热,她雪.白肩膀露在外面,一双修长美腿更是一览无余,被子只遮了重点部位。

房间还充斥着欢.愉过后的特殊气息,不知是昨晚留下的,还是刚刚那场。

放下水盆,傅明时走到床前。

甄宝睡得香,脸蛋红晕未褪,粉.嫩嘴唇有点肿。

视线移到她光.滑肩头,傅明时喉头发干,没要她之前还能忍,要了,就仿佛几次都不够,想一直抱着她,一直与她做人间极乐。

“起来了,郭奶奶叫咱们去吃早饭。”俯身,傅明时轻轻亲她脸庞。

甄宝皱眉,没听清他说什么,烦所有打扰她睡觉的声音,转身继续睡。只是她这一转身,身上的被子跟着下滑,前面后面都露了风光。傅明时眸色一暗,嘴唇落在她肩膀,沿着她手臂一点点往下亲。

他下巴短短胡茬扎地人痒.痒,甄宝往里面躲,刚挪一点,突然被人按平,大脑袋直接就埋了下来。甄宝咬唇,这下彻底醒了,窘迫地推他脑袋,手碰到他脸,却不敢使劲儿。

傅明时趁机狠狠来了几口。

甄宝吸气,有点不舒服,谁让他没黑没夜地一直吃。

傅明时恋恋不舍地松开,还想再看看,甄宝飞快拉起被子reads();农门医香之田园致富。

傅明时不得不打消念头,重新去亲她脸,“吃饭了,吃完再睡。”

“你先出去。”甄宝闭着眼睛说,她要穿衣服。

傅明时知道她脸皮薄,得一步一步来,笑着揉揉她脑袋,去走廊上等着。听到关门声,甄宝睁开眼睛,环视一圈,目光定在了还在摇头转的落地扇上。算上今早,傅明时一共压了她四次,每一次,陪伴他们的都是电扇的嗡嗡声,床板的摇动声,甄宝觉得,这辈子只要再看到木板床与落地扇,她恐怕都会联想到昨晚。

衣服都扔在床里面,甄宝忍着腰酸腿酸,一件件穿上,穿鞋时视线无意扫过不远处的塑料垃圾桶,一眼看到几个方形小袋子,不多不少,正好四个。昨晚的一切再次闯入脑海,甄宝突然有点怕。

根据她的记忆,傅明时一次比一次持久,她真的……吃不消,就像西点铺的法式长条面包,一看就吃不完,她每次都买小个头的面包吃。

发了会儿呆,甄宝起身去洗脸,结果一站起来,两条腿不停打颤。

甄宝苦笑,原地站了几十秒,适应了再行动。

听到她洗脸发出的声音,傅明时重新进来,甄宝洗脸,他没事干,帮忙铺床。夏凉被叠好,床单……

看到浅蓝色床单中间的那几点红色,傅明时顿了顿,然后将床单抽.出来,甄宝洗完脸,他就泡水里了。甄宝见了,忍不住转个方向,背对他擦脸。

“昨晚算不算,洞.房花烛?”傅明时从背后抱住她,亲她后颈。

甄宝不由放慢了擦脸的动作。

“凤宝……”他亲她耳朵,“我好像,上.瘾了。”

他语气太危险,甄宝及时打断他,“下去吧,别让郭奶奶等。”

傅明时笑着直起腰,跟在她后面出门,下楼梯时,甄宝腿还在发软,吓得扶住栏杆,傅明时猜到怎么回事,轻轻松松抱起她,一步步下了楼,到了一楼,轻.佻地亲她一口才放下。

到了隔壁,傅明时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

“都多吃点。”郭奶奶笑着端面上来,甄宝敏感地发现,她跟傅明时碗里都有鸡蛋,郭奶奶没有。

“您怎么不吃啊?”甄宝不好意思,想把鸡蛋夹给长辈。

郭奶奶挡着不让她还,“奶奶老了,你们俩还小,多补补身体。”

甄宝怎么听都觉得这话别有深意,红着脸偷偷看傅明时,傅明时端着碗低头吃面,仿佛她与郭奶奶聊什么与他无关似的。甄宝心里有鬼,不敢看郭奶奶了,闷头吃面。

饭后甄宝主动帮忙刷碗。

傅明时回甄家准备拜祭的东西,郭奶奶瞅瞅门外,凑到甄宝身边说悄悄话:“凤宝啊,你们俩做避孕了吗?”

甄宝手里的碗差点掉下去,转眼脸就红了个透,她就知道,床那么响,时间还那么长,郭奶奶肯定听到了!

“跟奶奶有啥好脸红的reads();常春藤战记。”郭奶奶慈爱地打趣甄宝,继续问“正经事”。

甄宝僵硬地点点头。

“你提的还是明时提的?”郭奶奶又问。

甄宝蚊呐道:“……他。”

郭奶奶立即不放心了,将甄宝拉到屋里,语重心长道:“甄宝,男人都一样,没睡觉前,你放个屁他都觉得香,睡过了,慢慢就没以前那么紧张你了。明时看着是好孩子,但以后的事谁说得准?不如先生个孩子,将来出事了,有个孩子,他就丢不下你,免得最后啥也没落着。”

甄宝尴尬笑:“我还上学……”

“上学不急,你们先把婚结了,傻丫头,都跟他在一起了,啥都不想怎么成?”郭奶奶不赞同地说。

都是小山村土生土长的人,郭奶奶没读过书,思想还是老辈那一套。甄宝接触的是现代爱情观,虽然不赞成郭奶奶,但她知道长辈也是关心她,便敷衍地点点头,聊了一会儿找个借口跑了。

傅明时人在堂屋,纸钱、酒水都放背包里,一抬头见甄宝脸色不太自然,他奇怪道:“怎么了?”

“没事。”甄宝笑了笑,“都弄好了?”

傅明时点头,说好今天要去上坟。

他背着包,一手拎着木桶钓鱼竿,一手拿铁锹留着铲土用。去年陪老爷子上过一次坟,傅明时知道农村拜祭该怎么做。甄宝锁好门,回头看到傅明时整装待发的行头,跟个普通村里男人似的,心里被郭奶奶挑起的不安渐渐消散。

她跟傅明时睡觉,是因为喜欢他,是因为感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她不怕将来与傅明时一拍两散,不后悔交往期间发生的亲密,她只担心傅明时真的会像郭奶奶说的那样,睡觉了,感情便淡了,真那样,她会难过。

可看着对面微笑等她的男人,甄宝默默想,她的傅明时,一定不会那么肤浅。

她对他的感情,有信心。

“走吧。”甄宝笑着走到他身边,两人并肩离开甄家小院,沿着门前两边长了野花的狭窄土路往东走,跨过村里唯一一条水泥路继续向前,很快来到一个山坡脚下,再往上,就都是山路了。

甄宝想帮傅明时分担一些,傅明时只让她带路。

山上有风,迎面吹来特别凉快,甄宝脚步轻快地跑到这个小山包的山顶,再转过来,低头看落在后面还在爬坡的未婚夫。傅明时仰头,看到她张开双臂站在尽头,天蓝汪汪的,她小脸白白净净,笑得像朵花。

“别动。”傅明时一边放下东西一边说。

甄宝乖乖不动,就见傅明时从裤口袋里摸出手机,要给她拍照。甄宝喜欢照相,笑得更开心了,傅明时看看手机,看看前面的清纯姑娘,再看看山下那一条孤零零的水泥路,突然特别庆幸。

答应来这边接她,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

甄家的几座坟都荒了,甄宝、傅明时一起拔草,最后傅明时再从别处铲土补上reads();圆环下的扰乱物语。傅明时是真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那类人,这种活计做起来显得笨手笨脚,可甄宝特别喜欢看,觉得他做什么都特别帅。

傅明时忙完转身,就看到未婚妻盯着他看的入迷模样,目光相对,甄宝立即低头,俏丽脸庞爬上熟悉的羞红。

傅明时笑了笑,没在这种地方逗她。

正式祭拜前心情还算轻松,真的跪在爸爸坟前,甄宝忍不住哭了,想爸爸。长辈过世,子女们还会继续生活,会继续笑,但那不代表不想,静下心怀念,往事历历在目,眼泪便如决了堤,越来越多。

傅明时等她哭得差不多了,才将人抱在怀里安抚。

甄宝抽搭了一会儿,抬起头,眼睛哭肿了。

“一会儿下山,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你。”傅明时轻轻扫她鼻梁。

甄宝重新低头,用木棍挑起叠成一堆的纸钱,让里面的也都烧透了。

“爸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凤宝的。”傅明时忽然弯腰,郑重磕头。

甄宝被他的称呼惊到了,呆呆地看着他。

“早晚都得改口。”傅明时直起身,朝她笑。

甄宝心里暖暖的,如果郭奶奶听到傅明时的这番话,大概就不会那么想了吧。

祭拜过长辈,甄宝带傅明时从另一条山路下去,这边山脚有片湖水,小时候甄宝常随爸爸来这边钓鱼,运气好能钓两条大的,不然两人待在这小山村,也没什么娱乐。

在湖边坐了半小时,面对一汪澄澈的湖水,甄宝心中的伤感慢慢沉淀了下去。

傅明时钓到一条草鱼,估计有四五斤。

甄宝兴奋地跑过来,之前一直没动静,她还以为今天没鱼吃了。

“有奖励吗?”她脸上恢复了笑容,傅明时也松了口气,熟练地将弯腰看鱼的未婚妻拽到怀里抱着。

“行了。”甄宝紧张地观察四周,经常有村里的老爷爷来钓鱼,她怕被人看见。

“有奖励,我就松手。”傅明时抵着她额头,眼中带笑。

甄宝垂下眼帘,想了想道:“中午给你做红烧鱼。”

傅明时亲她嘴唇,“不算,本来就要做。”

甄宝歪头,傅明时的唇便落到她脖子上,轻轻一吮,她心如湖水,跟着颤抖。

“晚上给我。”傅明时停在她耳边,哑声索要奖励。

甄宝没吭声,这种事情,就像亲.吻,有一就会有二吧?

带上鱼,两人回家了。

甄宝与郭奶奶一起准备午饭,傅明时插不上手,坐在门口听郭奶奶说甄宝小时候的事,眼睛看着甄宝,脑海里想象几岁的甄宝是什么样子。午饭有鱼有肉,还算丰盛,饭后郭奶奶走了,傅明时让甄宝先去休息,他刷碗reads();十二生肖萌游记。

午后闷热,电扇吹出来的风都是热的,甄宝坐在床上,怎么看都觉得在这间房午休太危险。可她昨晚太累,现在真的困了。

外面传来傅明时的脚步声。

甄宝紧张地站了起来。

傅明时推门,看到如临大敌的未婚妻,傅明时只觉得好笑,他是想,整个上午都在想,但他又不是只顾自己,肯定得给她时间休息。进了门,傅明时将他刚刚从车上搬来的新凉席铺在甄宝床边,“床给你,我睡地上。”

他有自知之明,跟她躺在一张床上,绝对忍不住。

他摆出姿态,甄宝稍微放心,递给他一个枕头,这便睡觉了。

这个午觉甄宝睡得很香,一觉醒来,外面天都暗了,再看地上,傅明时早没影了。睡得昏天暗地,脑袋有点不舒服,甄宝揉揉额头,精神好了,才下楼去找傅明时。

傅明时在做晚饭,电饭煲里煮着粥,他在切土豆。

“我来吧。”在甄宝的印象中,傅明时与厨房没有任何联系,煮面不算。

“你去洗脸。”傅明时看她一眼,低头继续切土豆丝,一刀一刀,缓慢的匀速,一看就没怎么碰过菜刀。

甄宝先去洗脸,回来再看,傅明时那半个土豆还没切完,甄宝饿了,将傅明时挤到一旁,她当当当地切菜,神色专注动作熟练,切出来的土豆丝也比傅明时慢工弄出来的细多了。

“真贤惠。”甄宝一切完,傅明时就又抱住了她。

甄宝忽然发现,睡过她的傅明时,仿佛比没睡前更黏人了,根本不像郭奶奶说的那样。

~

一盘酸辣土豆丝,一盘炒鸡蛋,晚饭非常简单。

散步回来,傅明时让甄宝先去洗澡。

甄宝要他保证别像昨晚那样捉弄人。

傅明时举手,“我对天发誓。”

甄宝笑了,去二楼拿衣服,不过洗的时候,甄宝还是竖着耳朵,然后搓澡时,二楼传来了音乐声,傅明时在听歌。知道他在楼上,甄宝放松下来,搓完全身,她闭上眼睛冲洗。

泡泡还没冲干净,简陋的木板淋浴间外,突然传来一声轻咳。

甄宝差点叫出来,不顾花洒先去抓毛巾,几乎同时,傅明时挑开帘子进来了,身上只穿了一条四角裤。

甄宝一手捂胸,一手抓着毛巾挡另一处,低头求他:“你出去……”

不带这样刺.激人的!

“小点声。”傅明时关掉花洒,细心提醒她。

甄宝不想跟他说话,她想走,可唯一的出口被傅明时挡住了,她后背贴墙,窘迫地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我帮你洗。”傅明时走过来,将紧张地全身发抖的未婚妻搂到怀里,然后低头,手搭在她肩头,真的帮她搓,但他力道很轻,搓得很暧.昧,如果澡堂里的搓澡工都像他这么服务却没有他的身材与颜值,百分百要被人投诉reads();外星美男养成记。

“凤宝,你退学那两年,种过地吗?”目光在她背后逡巡,傅明时幽幽地问。

甄宝额头抵着他胸膛,慢慢点头,双眼紧闭。

“怎么没晒黑?”傅明时抱起她腰,走到花洒下面。

甄宝干农活,夏天会晒黑一点,冬天又养回来了,但她知道,傅明时并不在乎她的回答。

“真白。”

打开花洒,热水下雨般迎头落下,傅明时亲她耳朵,“又白又水灵,特别美。”

他乱动,甄宝本能地抱住他脖子,水连续地落在脸上,快要无法呼吸。

像是猜到她的处境,傅明时突然抱起她腿,甄宝立即趴到他肩膀上,大口大口地呼吸,如险些溺水的人。

淋浴间有个小板凳,傅明时抬脚将板凳勾过来,然后抱着她坐在上面。

“帮我洗。”

傅明时抓起她手放在他背后,黑眸与她平视,短发早已淋湿,别具诱.惑。

“回房间。”甄宝趴回他肩头,紧张地求他。

傅明时只管亲她,“里面太热。”

甄宝还想劝,他手开始不老实,怕被隔壁郭奶奶听见,甄宝不得不咬紧唇。

二楼的歌放了一遍就停了,淋浴间虽然有水声遮掩,但甄宝还是紧紧捂住嘴,好几次,都怕对面的墙壁会承受不住,被来自傅明时却经由她手上传过去的力道,推倒。

他们在淋浴间待了很久,久到热水袋里的水,都流光了。

最后傅明时扛着甄宝上了楼。

甄宝瘫在床上,一丝力气都没了,腿比体育课跑完一千米还酸。

“一直住在这边也不错。”傅明时躺下来,抱住她说,“别具风味。”

甄宝打他。

傅明时攥住她的小拳头,举到嘴边亲,“凤宝,跟我住吧?”

甄宝心头一震。

傅明时慢慢覆到她身上,凝视她水汪汪的眼,目光认真,“离不开你了。”

男色.诱人,情话也很动听,但甄宝理智还在,坚定地拒绝:“毕业之前,我都住寝室。”天天跟他在一起,她会分心,甄宝还想拿奖学金呢。

傅明时摸她脸庞,“那我想你了,怎么办?”

甄宝忍笑:“以前怎么办的,以后继续就行。”

纵.欲伤身,为了他着想,她也不能答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