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7章

甄宝的“灰姑娘”事迹,是曝光她与傅明时照片的那个大V发的。

甄宝的爸爸叫甄勇,年少时有个邻村的青梅竹马,两人感情非常好,可就在两家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青梅出了意外事故,死了。甄勇是个长情的人,一直没有结婚,直到家里母亲生病,甄勇才接受母亲的安排,开始相亲。

靠着傅老爷子当初的接济,甄家生活条件在村里算是数一数二的,甄勇虽然四十多了,但他长得高大结实,五官端正,出众的外貌加上富裕的家境,立即吸引了不少相亲对象,其中就包括王家。

于是四十多的甄勇与二十岁的王秀结婚了,傅老爷子还千里迢迢过来喝了喜酒,第二年就有了甄宝。可惜甄勇年纪大又太老实,守着故土不肯搬到城里住,王秀手里握着傅老爷子留下的巨款,越来越不满意待在乡村,终于有一天转走存款跟人跑了,那个男人是谁,没人知道,王秀去了哪里,目前也没能查出来。

但这个大V的效率已经很高了,一接到匿名来稿,立即派人去甄宝老家挖掘新闻,不但挖出了傅老爷子与甄宝爷爷是战友的内.幕,顺便通过左邻右舍走访,知晓了甄宝父母的婚姻状况,甚至还从王秀家中拍了一张夫妻俩的结婚照。

那是张两寸的黑白照片,里面甄勇显得很年轻,剑眉星目,放现在绝对是个大帅哥,但甄勇的眼睛很平静,像幽静小山村里一片景色虽美却鲜为人知的湖水,甄宝的眼睛就是随了父亲。甄勇旁边,王秀笑着靠在他肩膀,笑得灿烂清纯,甄宝除了眼睛,其他地方都随了母亲,王秀的眼睛也美,但怎么说呢,看起来就很精明,透着一丝世故。

甄宝靠在床上,对着手里的老照片发呆。

她带来帝都的行李不多,爸妈的结婚照就是其中一份。

母亲离开时她才三岁,甄宝对母亲没有任何印象,她对母亲性格的了解,来自家人与邻居,她对母亲容貌的印象,便是这张照片了。甄宝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在网上看到同样的照片。

看完照片,甄宝点开大V的那条微博评论。

“王秀当初嫁到甄家就是为了钱吧,可怜男人太老实,被她骗了。”

“甄宝长得像王秀,命也挺像的,都勾搭上了有钱人。”

“拼爹已经过时了,这年头讲究拼爷。”

“王秀太贱!最好被人扒出来,看她还怎么混!”

……

大多数评论,都在骂王秀,讨论她与傅明时的反而不多了。甄宝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她没见过那个名义上的母亲,爸爸一人将她带大,家里日子不富裕,但也没有饿过肚子。爸爸从来没有因为母亲的背叛怨愤过,就像生活里没有那个人一样,父女俩过着普通平淡的农家生活,甄宝小时候常常想母亲,但她的记忆里没有恨。

如今,一群陌生人在网上义愤填膺的谩骂王秀,谩骂她的母亲。

甄宝不恨母亲,对王秀也没有多深的母女情,没有维护母亲的意思,但她不喜欢自己的家事成为别人的谈资,不喜欢那些所谓的同情……

可傅明时说了,只要两人在一起,将来这种曝光会越来越多。

关掉笔记本,甄宝平躺在床上,月亮喵了一声,跳上来,撒娇地蹭她脸。摸摸它圆圆的猫脑袋,甄宝将月亮放到胸口,一人一猫对视。月亮比去年大了两圈,身上肉多了,微胖,眼睛的绿色变淡了,有点转天蓝的迹象,无论哪个颜色,都很漂亮。

甄宝笑着亲了一口。

月亮抬起一只爪子,嫌弃似的擦被主人亲的地方。

甄宝忽然忘了那些烦心事,一心逗猫。

傅明时推门进来,看到未婚妻居然还有心情逗猫,意外地挑了挑眉。

他来了,甄宝放下还在朝她挥爪子的月亮,挪到床边坐着。

傅明时走过来,然后单膝蹲在甄宝身前,探究地看她。

甄宝下意识摸摸脸,困惑问:“怎么了?”

傅明时笑,“我看你有没有偷哭。”

甄宝低头,舒了口气道:“还好吧,小学初中同学都知道我家里的事,习惯了。”

与傅明时恋爱被媒体曝光,这是她第一次接触的,但被人议论父母,甄宝早就经历过了。小时候,她会心酸会躲在被窝里偷偷哭,哭妈妈为什么不要他们了,渐渐地长大了,就不再想了,反正她有爸爸,爸爸对她那么好……

脑海里浮现爸爸的身影,甄宝忽然一阵心酸。

突然好想爸爸。

傅明时坐到她旁边,熟练地将未婚妻搂到怀里,感受着她单薄肩膀的颤动,傅明时这次是真的心疼了。关系曝光,他只担心她能否承受来自媒体的压力,她没有经验,他可以教她,但现在甄宝面对的不是媒体,而是母亲的抛弃,父亲的离开。

傅明时记起了甄宝的老家,一栋老旧的两层小楼,二楼走廊围栏都是石头搭的,仿佛一脚踹过去都能踹散。甄宝就是在那样的房子里一个人孤零零过了两年,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

“想爸爸了,还是想她?”傅明时低头,轻声问。

甄宝声音哽咽:“想我爸爸……”

傅明时亲她脑顶:“等你放暑假了,我陪你回去一趟。”

甄宝点头。

傅明时轻轻地摸她脑袋,过了会儿,试探问:“如果你想见她,我可以帮忙。”

甄宝立即摇头,眼泪慢慢止住了,靠着他胸口道:“大家各过各的,算了吧。”

见她做什么?认母亲还是报复?

甄宝两者都不想要。王秀骗了爸爸的钱,爸爸不恨,她也不恨。至于母女关系,王秀不要她了,她也就当没有妈妈,感情上两不相欠。

~

S市,一栋高层楼房里,一个四十来岁妆容精致的女人坐在电脑前,不停地翻看微博。看到那些抨击谩骂,女人脸色惨白,看到傅明时发出来的秀恩爱照片,女人目光不由复杂起来,放大照片看。

照片里的甄宝,清纯甜美,非常漂亮。

王秀目不转睛的盯着照片,那些被她压在心底的记忆,一层层浮现上来。

“妈妈,我肚子饿了!”

“妈妈,我不想睡觉……”

“妈妈,我要爸爸……”

三岁的凤宝,脸蛋胖乎乎的,眼睛又大又水亮,凡是看到她的大人,没一个不夸漂亮的。女儿跟她一样好看,她特别骄傲,她想给她最好的生活,可甄勇死活不肯搬去城里,放着两百万在卡里一动不动。王秀受不了了,一天都过不下去……

穷乡僻壤,她唯一舍不得的,就是女儿,可她不能带女儿,她自己跑了,甄勇不会追,女儿也带走,甄勇可能会去报警。

来到S市,她有钱,男人聪明,她改了身份证名字,男人做生意,还生了一双儿女,日子越来越好。王秀偶尔还会想C城的女儿,但多了另一双儿女的陪伴,她不会再撕心裂肺地想,不会连续好几晚都梦见。

就在她快彻底忘了过去时,她的女儿竟然出名了。

“妈,我们回来了!”

门外传来儿子的声音,王秀立即关掉微博页面,简单补补妆,然后走出卧室。

六岁的刘浩手里抱着一个玩具汽车,高兴地朝妈妈炫耀。男孩身后,刘威一手拎着一个购物袋,里面装的都是菜。夫妻俩的长女还在读高三,马上就要高考了,学业紧张。

王秀若无其事地陪儿子、做饭,饭后儿子睡觉了,她才将刘威叫到卧室,关好门,打开微博给刘威看。

刘威五十多了,凭借精明的商业头脑与王秀提供的第一桶金,现在已经有千万身家,出门也会被人喊声刘总。因为那笔钱来自傅家,刘威这些年对傅家一直都有关注,所以一看照片,就认出了傅明时。

等他看完相关内容,神情变了几变。

“你想去认凤宝?”刘威探究地观察妻子,知道王秀一直都在惦记那个女儿。

王秀苦笑,对着照片里笑容羞涩的女儿道:“我有什么脸去认她,这么多年都不闻不问。”就算她去认,女儿也未必愿意。

刘威松了口气,握住妻子手道:“那张照片太老了,跟你现在一点都不像,你也改了名字,只要咱们不说,没人知道。如果你去认凤宝,传出去咱们俩还怎么见人?孩子们也会跟着挨骂,还是算了吧,知道凤宝过的好,你也可以安心了。”

王秀默默地点点头。

只能这样了。

~

甄宝过生日,傅明时订了一个漂亮的蛋糕,客厅灯都关了,只有烛光摇曳。

一天之内发生了那么多事,甄宝其实没心情过生日,但她不忍心浪费傅明时的一番心意,便努力装成开心的样子,轻轻吹灭蛋糕上的蜡烛,再在傅明时的催促下闭上眼睛许愿。

许什么愿呢?

愿望一般都是难以实现的,爸爸去世后,甄宝没有过过生日,家里就她自己,生日与其他日子没什么不同。可是今晚,她对面坐了一个叫傅明时的男人,他喜欢她,他希望她开心。

甄宝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唇角上翘,无声许愿。

“许了什么?”隔着一桌烛光晚餐,傅明时低声问,深邃的黑眸里倒映着烛光。

甄宝摇头,笑着道:“说出来就不灵了。”

傅明时不强求,帮她切蛋糕。

外面都是记者,两人哪都不能去,甄宝也不想去,靠在傅明时怀里,跟他一起看电影。看完一场才九点,那就再看一个,被剧情吸引,才没有精力烦恼网上的各种八卦。

第二场电影结束,十一点了,甄宝却一点都不困,看起来还很精神。

“继续看?”傅明时低头,对上未婚妻水灵灵的大眼睛,他笑着提议。甄宝来帝都前生活在网络不发达的地方,很多经典电影她都没看过,今晚看的正好是系列片,还有两部。

甄宝面露惊喜。

傅明时便点开第三部,陪她做想做的事。

看完第三部,凌晨一点了,甄宝犯困了,傅明时直接抱起她,送她去楼上。被他打横抱起,甄宝终于记起了先前的约定,傅明时说过,他会在她生日这晚,与她做最亲密的事。

睡意顿消,甄宝忘了电影,也忘了那些媒体,心跳加快,喉咙变干。

傅明时察觉了未婚妻的身体变化,对上她红扑扑的脸蛋,傅明时失笑,熟门熟路地抱着甄宝走进卧房,再小心翼翼将甄宝放在她自己的大床上。甄宝闭着眼睛,傻乎乎地等待他更进一步。

傅明时看出来了,她愿意履行那个约定,可他不满意,不满意今天的气氛,不满意在她心事重重时,只想着身体快活。

“为什么闭眼睛?”歪坐在床边,傅明时俯身,俊脸几乎与她相贴。

甄宝扭头,脸更红了,他明明知道。

未婚妻傻傻的太可口,傅明时忍不住亲了一下,然后一边捏她耳垂一边叹道:“睡吧,今晚特殊,以后不许再熬夜。”

甄宝震惊地睁开眼,头顶傅明时在笑,笑得温柔,不是情意绵绵的那种温柔,而是,像记忆里的爸爸,充满了长辈对小辈的照顾。甄宝怔住,还想再仔细分辨,傅明时忽然靠过来,嘴唇落在她眉心,温温的。

“晚安。”

他低低地说。短短的两个字,听了不知多少次的睡前问候,在今晚,在此时,别有一种抚慰的力量。

甄宝忽然心生贪恋,眼看傅明时要走,她本能地拽住他袖子。

傅明时身体已经起来一点了,被甄宝一拽,他重新坐稳,摸着她额头问:“睡不着?”

甄宝双颊涨红,说不出口。她想他陪她。

傅明时看不透她的心事,耐心地与她对视。

甄宝动了动嘴唇,想起傅明时的问题,她点点头。

傅明时以为她真的睡不着,想了想,笑着道:“继续看电影?”

甄宝忍不住笑。

傅明时揉揉她脑袋,去自己房间拿笔记本,回来后脱鞋爬到甄宝身边,两人在床上看。甄宝已经困了,灯一关,她安心地靠着傅明时肩膀,强撑了一会儿,眼皮越来越重,终于还是睡了,脑袋一点点往下滑。

傅明时歪头看,见甄宝睡着了,他便合上笔记本,慢慢扶甄宝躺平。

甄宝睡得浅,被他这么一弄就醒了,但整个人处在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理智被感情压着,担心傅明时离开,甄宝借着睡意抱住傅明时腰,小声嘟囔:“别走……”

傅明时心头一震,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可甄宝脑袋枕着他腿,一手依赖地抱着他,真的在挽留。

傅明时后知后觉明白了甄宝刚刚的脸红,她想留他,却害羞不敢说。

摸摸她头发,傅明时将笔记本放到床头柜上,再慢慢脱衬衫。

甄宝满意了,躺回自己的位置,耳边传来傅明时解腰带的声音,心又开始乱跳。

但傅明时只是将她搂到怀里抱着,只是纯洁地亲亲她脸,其他的什么都没做。

闻着傅明时身上独属于他的男人气息,这一晚,甄宝睡得特别安稳。

~

周日下午,甄宝必须回学校了,晚上的兼职已经请假,可明天还要上课。

出发时别墅外面蹲守着记者,到了A大,竟然也有记者围堵。傅明时先下车,甄宝坐在副驾驶位上,看到校门口站满了学生,都在好奇地盯着这边。甄宝浑身不自在,网上的八卦她可以不看,但身边人的打量,她还做不到傅明时那么从容。

看着看着,车子附近的记者竟然陆续走了。

“下车吧。”傅明时拉开副驾驶的门,弯腰看她,面带笑容。

“你跟他们说什么了?”甄宝茫然地问。

傅明时一手牵她,一手关车门,随口道:“没什么,你放心,以后不会有人再来学校打扰你。”

甄宝回头,看着那些记者躲在远处拍摄,却没有一个凑过来,有点信了。

回寝室楼的路上,两人吸引了无数目光。

甄宝眼睛盯着地面,哪都不看。

“你很美。”傅明时突然停下来,扶着她肩膀,弯腰与她平视。

甄宝呆呆地眨眼睛,不懂傅明时为什么夸她,一点预兆都没有。

“真的,就算穿最土气的衣服,你依然是别人眼中的美女。”傅明时语气认真,目光也认真。

甄宝耳根发烫,无端端的,他怎么越夸越厉害了?

“我丑吗?”傅明时又问,一本正经,正经地像神经病。

甄宝被他逗笑了。

傅明时神色严肃,“说话,到底丑不丑。”

甄宝憋着笑,摇头。

“那跟我走在一起,很让你没面子?”傅明时继续问。

甄宝还是摇头,心里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既然不丢人,为什么怕被人打量?”傅明时审视地盯着她。

“我知道了。”他班主任教训学生似的,甄宝不想听了,丢下他往前走,结果刚转身,突然被人抱住大腿,下一刻,傅明时就将她扛到肩膀上了!

路上所有人都在看他们,甄宝急得拍傅明时后背,扭头求他:“你放我下来……”

傅明时望着寝室楼的方向,笑道:“对付你的薄脸皮,只能以毒攻毒。”

甄宝不要他的毒,耷拉着脑袋催他:“别闹了……”

傅明时充耳未闻。

甄宝有点生气了,第一次连名带姓喊他:“傅明时!”

男人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甄宝以为自己威胁的语气管用了,连忙再接再厉:“放我下去。”

傅明时扭头道:“再叫一声。”

甄宝捶他肩膀。

傅明时一边走一边拍着她小腿谈判,“你再叫一声,我就放你下来。”

甄宝咬唇,过了几秒,闷闷道:“傅明时。”

傅明时说到做到,果然将她放回地上,然后一把拽住赌气要走的未婚妻搂到怀里,当着身前身后一群大学生的面,吻她嘴唇。甄宝恼羞成怒,使劲儿推他,傅明时嘴唇还没离开,先笑了,趁甄宝训他前凑到她耳边,说情话:

“我喜欢你。”

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迟到一小时,抱歉!

目测傅总的大卡车又前进了一公里!

去吃饭啦,明早再发今天的红包,爱你们!新年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