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6章 @046

女生寝室。

周六大家都在睡懒觉,冯月却五点多就醒了,躺在床上不怎么动弹,隔一会儿在被窝里偷偷刷刷微博,谁都不知道她眼睛是睁着的。

冯月在等曝光。

傅明时那么帅那么有钱,如果是光明正大的恋爱关系,任何一个女生都会希望公开恋情,两人却一直偷偷摸摸的,联想上次傅明时澄清他与夏颖的绯闻视频,冯月非常笃定,傅明时只是包.养了甄宝这个女大学生,所以才会说他目前没有女朋友,甄宝也假装不知道“时铭”的另一个身份。

甄宝想遮遮掩掩,冯月偏要曝.光她,让孟继宁、学院所有人包括整个媒体都知道甄宝是个彻头彻尾的白莲花,表面装得纯洁无比,内里却是个出.卖身体的拜金女。

但冯月不想招惹傅明时,所以她才接受李健的追求,等傅明时、甄宝觉得她已经忘了那点恩怨后,再匿名给网上一个专门扒名人**的大V透露消息,说傅明时包养A大女生,并提供了甄宝的身份信息,包括一张傅明时与甄宝的校园照片。

那个大V想要更多照片,甚至提出花钱买,冯月不敢要钱,告诉对方甄宝今天生日傅明时肯定会陪她,然后断了联系。

冯月昨天早上联系的对方,联系完就一直在刷微博,可是怎么还没动静?

冯月有点担心了。

两个舍友起床吃早饭去了,冯月继续刷,等到第三个舍友也起来了,冯月才若无其事地下床,洗脸化妆,一切如旧。化妆用了十五分钟,刚收拾好东西,李健的电话来了。

冯月一点都不喜欢李健。李健喜欢动手动脚,刚约会第二天就强.吻她,还几次言语试探她对开房的看法。冯月明白李健的套路,别看最近天天电话煲接送她上课,一旦开了房,李健肯定会像甩掉其他女生那样,甩了她。

冯月心烦,但现在她必须有个掩护。

“嗯,我马上下来。”笑着结束通话,冯月随手又刷了下微博,结果就看到倒数第三条热门话题:傅明时疑似包.养大学生。

冯月心咚咚跳,高考查成绩都没现在紧张。

但她先假装没发现,走出寝室才迫不及待地点开那条话题,里面曝了几张照片,分别是傅明时在A大外面等甄宝、甄宝从医院出来被傅明时抱在怀里低头亲、两人上了一辆普通轿车、轿车停在一栋别墅前……

看到那栋欧式风格的三层别墅,冯月手指暂停,目光复杂,既高兴自己猜对了,又忍不住羡慕嫉妒,为什么都是C省出来的,甄宝就有那么好的命?她这辈子还没有去过一栋别墅。

看完别墅,冯月继续翻照片,最后一张是早上傅明时开车出来,车里傅明时只能看到侧脸,但甄宝脑袋是朝镜头歪的,所以那张清纯脸蛋完完全全地露了出来,大眼睛里写满了震惊。

冯月笑了,发现有同学走上来,冯月迅速将手机放进包包,先下楼去找李健。

李健订了电影票,两人打车过去,路上李健先刷手机,冯月见他玩微博,第一次主动靠到李健肩膀上,跟他一起看。人人都喜欢八卦,特别是引人遐思的八卦,李健果然被已经爬到热门话题第三的“傅明时疑似包.养大学生”吸引,点了进去。

“啊,这不是甄宝跟他男朋友吗?”冯月震惊地抢过手机。

李健立即抢了回来,连续翻完照片,然后一边看评论一边讽刺道:“还以为甄宝多清纯,原来竟然是这样。”他喜欢美女,甄宝是学院公认的院花,李健刚开学就注意到甄宝了,本想军训结束再碰碰运气,没想到军训期间,甄宝的男朋友就高调出现了。

“这个傅明时是谁?”李健现在最好奇傅明时的身份,去看傅明时微博了。

冯月掏出自己的手机,紧张地翻评论。

“越清纯的女人,往往越骚。”

“只有挖不到的绯闻,没有不好.色的壕。”

“这女的还没我好看呢。”

“文凭一堆,比不上有脸有胸有腿。”

“现在的女大学生,越来越不靠谱了。”

“妹子不错,来陪哥睡,哥给你五百。”

“居然是我们A大的,真给A大抹黑。”

……

冯月笑了,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盼望周一快点到,看甄宝还有没有脸出现在同学们面前。

而就在冯月幸灾乐祸翻看评论时,甄宝坐在床上,也在翻评论,第一页评论没看完,眼睛就模糊了。傅明时坐在她旁边,看到两颗豆大的泪珠从未婚妻水汪汪的眼睛里滚了出来。

傅明时抢过手机,直接关机了。

甄宝站起来,想去卫生间。

傅明时攥住她手腕,将人拽到腿上抱着,甄宝再也忍不住了,埋在他胸口哭。她不懂为什么有些人什么都不清楚就在网上胡说八道,她一直害怕被人知道,就是担心那些人乱说。

可他们不但乱加猜测,还骂她。

甄宝长这么大都没有挨过骂,网络上没有,生活里也没有。

那些侮.辱人的字眼挤满了脑海,甄宝越哭越委屈,越委屈越管不住泪。

傅明时胸口那一块儿都湿了,看着怀里哭得仿佛天要塌下来的未婚妻,傅明时却莫名想笑。甄宝是偏远农村出来的,遇见他之前用的是不能上网的老手机,单纯淳朴的乡下姑娘,可能连网络暴力这个词都没听说过,更不用说第一次成为别人议论的对象了。

等甄宝哭得差不多了,傅明时才摸摸她湿漉漉的小脸,下巴抵着她头顶道:“我第一次接触媒体谣言,好像是七八岁的时候,有人说我爸包.养小三,学校里同学都知道了,偷偷笑话我。”

甄宝慢慢抬起头,错愕地看他。

傅明时亲亲她沾着泪水的眼睛,平静地回忆道:“我不理他们,继续上课,可司机来接我,我一个人躲在车后面哭,晚上看到我爸,我一句话都不跟他说,只跟我妈说。”

甄宝想象那样的傅明时,想象一个漂亮的男娃跟爸爸生闷气,不由忘了自己的难受,好奇后面的事。

“我妈你见过了,她年轻时就不爱笑,好像对谁都不满意,但那晚她看到我不理我爸,一直在笑。可我爸一跟我解释那些都是假的,保证他没有别的女人,她就不笑了。”

甄宝心中一紧,难道……

傅明时点点她嘴唇,打住她的胡思乱想,无奈道:“晚上哄我睡觉,我妈才告诉我,外面的人都没有傅家有钱,所以想方设法要看傅家的热闹,编老爷子有一堆女人,编我爸养女人,说我妈搞外遇……只要傅家有钱,这些都免不了,对付的办法就是专心做自己该做的事,越在乎越解释,就会多给那些闲人添乐子。”

甄宝懂傅明时的意思了,可,很多道理大家都明白,真轮到自己身上……

“没事,我也是经历的多了,现在才对任何绯闻都没感觉。”

傅明时亲亲她额头,然后稍微退开,看着甄宝眼睛道:“你哭是正常的,但要记住,只要你跟我恋爱,只要你嫁进傅家,这种新闻会越来越多,可能你跟哪个男生或男同事走近了,都有人拍张照片说你出.轨,可能你熬夜工作有了黑眼圈,就会被人传成咱们关系不合……”

说到这里,傅明时忽然问甄宝:“那样的生活,你怕吗?”

从两人在一起的那一刻,甄宝就注定会有被无数人关注的将来,傅明时一直没有提醒她,现在关系曝光了,甄宝体会到了她人生的第一次媒体关注,傅明时终于有机会跟她长谈。

甄宝茫然地与他对视,脑海里试图想象那样的生活。

傅明时给了她一分钟,一分钟后,他不需要她的答案,而是抛出另一个问题:“那你会因为害怕成为焦点,放弃我这个未婚夫吗?”

他眼眸深邃,平静的目光之下,隐藏着一丝危险,似乎她回答放弃,他会惩罚她。可甄宝怎么会因为一些无关人的流言蜚语,放弃一个对她好得不能再好的男人?

甄宝摇头,抬起胳膊,主动抱住他。

傅明时笑了,满意地蹭她脑顶:“既然这样,那你就得早点学会无视八卦。”

问题再次回到那几张照片上,甄宝茫然无措:“可那些人说的太难听了,我……”

“我会澄清。”傅明时语气轻松:“等我澄清了,大多数人都只会羡慕你,包括你的同学。”

甄宝沉默。其实她只想当个普通的大学生,不喜欢污蔑也不喜欢羡慕,不想被人关注。可现在这种情况,她只能选择提前习惯与傅明时恋爱带来的其他影响,包括另一层可以预见的舆论。

“我去打几个电话。”亲亲甄宝,傅明时先走了。

甄宝目送他,等傅明时出门了,她忍不住按下手机开机键,刚开机,贾小鱼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甄宝咳了咳,接听。

“你在哪呢?网上的消息看到了吗?”贾小鱼担心地问,范萱、钱乐乐凑在她旁边。

甄宝点点头。

贾小鱼郁闷道:“怎么被人偷拍了啊?”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范萱插嘴,对着手机教甄宝:“赶紧让你们家傅总澄清!什么包.养,气死我了!”

甄宝瞅瞅门外,小声道:“他去打电话了,应该是安排了吧。”

“甄宝你没事吧?”钱乐乐尽量轻松地说,“你不用看那些评论,你跟傅明时是单纯的恋爱关系,很快大家就都知道了,你千万别把网上评论当真,你看那些大明星,几乎没有不被人骂的,人家照样该拍戏拍戏该唱歌唱歌,好好跟你们家傅总生日,等着看那些人被打脸吧!”

舍友们这么关心她,甄宝心里暖暖的,真心笑道:“知道了,回去请你们吃饭。”

“切,谁要你请,记得提醒你们傅总,他还欠我们一顿大餐呢。”贾小鱼笑嘿嘿地说。

聊了几句,甄宝挂断电话,刚放下手机,傅老爷子又打来了,“凤宝别生气,有爷爷给你撑腰呢,只要你愿意,爷爷马上回去给你们俩办婚礼,看谁还敢乱破脏水。”

甄宝哭笑不得,反过来安慰傅老爷子别生气,养病要紧。

最要紧的人都联系过了,记者们不知哪里弄来的她手机号,纷纷拨打,甄宝只好关机,打开笔记本看微博。不知道是傅明时的那番话起了作用,还是舍友们的关心让她记起她还有朋友做后盾,现在再看那些评论,甄宝虽然还是烦躁,却不会气得掉眼泪了。

看完一页评论,甄宝刚要翻页,微博突然没了反应,一刷新,这条转发量急剧攀升的微博不见了。甄宝去看热门话题,话题也没了,其他媒体的截图转发也在陆续消失。

甄宝对着屏幕发怔,这是怎么回事?

门口有人敲门,甄宝回头,看到傅明时单手托着他的笔记本走了进来。

甄宝离开座位,告诉他微博不见了。

傅明时一边放笔记本一边道:“如果他们不撤销,我会起诉。”

甄宝惊讶地张开嘴。

傅明时笑着将未婚妻拉到腿上,侧抱着她:“来,陪我挑照片。”

甄宝歪头,就见傅明时打开一个文件夹,里面有两个子文件夹,名称分别是年份。傅明时打开去年的,立即跳出满屏幕缩略图,好像每张里面都有她,有的照片,她都没见过。

“有老爷子偷拍的,也有我偷拍的。”傅明时单手抱她,右手移动鼠标。

甄宝莫名脸热,偷拍的,有没有照得很丑的?

“这张?”傅明时点开甄宝去年军训时,两人在银杏树下照的合照。

“放你的微博上?”甄宝对着照片问。

傅明时点头。

甄宝再看看照片,摇摇头,都要公开了,傅明时还穿着那么亲民的衣服,有点傻。

她这么说,傅明时先复制一张军训照片放到桌面上,再挑两人在别墅的照片,有一张他坐在沙发上抱着她,甄宝怀里抱着月亮,黑蛋蹲坐在两人身前。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巧,那天甄宝、傅明时穿的都是白色上衣,好像情侣装。

“这张?”傅明时低声跟她商量。

甄宝点点头。

傅明时关掉去年的文件夹,再打开今年的,然后挑了一张过年在老爷子那边照的全家福。照片中,傅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满脸堆笑,身后左边是傅征、冯柯夫妻,右边是甄宝与傅明时。傅明时一手插口袋,一手自然亲昵地搂着甄宝腰,唇角微翘。隔壁傅征神色淡然多了,冯柯脸上也是一如既往的冷艳,不过从手臂交错的角度看,被沙发遮掩的地方,夫妻俩的手肯定是牵着的。

甄宝也有这张照片,时常翻出来看的。

眼看傅明时也复制了这张,甄宝不太放心道:“要不要跟伯父伯母打声招呼?”

傅明时看她,“为什么?”

甄宝垂眸,也许两位长辈并不希望太早承认她……

“压岁钱都收了。”傅明时松开鼠标,改成双手抱她,“收了傅家的压岁钱,你想后悔都不行。”

甄宝立即想到了冯柯送她的那对儿玉镯。

傅明时亲亲她红红的脸,准备敲字,甄宝想走,傅明时不让她动,简简单单一句话,再上传照片,微博发送成功。发送好了,傅明时点开关注列表,指着那个没用几天就被甄宝放弃的大号道:“以后可以用了。”

甄宝视线偏转,看到当初傅明时为她起的昵称,“穿水晶鞋的甄姑娘。”

那一瞬,甄宝忽然觉得,原来有些事情,想象起来有一堆麻烦,真的到了必须面对的那一天,其实只要愿意去面对,竟然也很简单,好比心里压着颗大石头,推得时候费力,推走了,迎来的却是身心的轻松。

~

电影院,冯月完全没心思看电影,发现那个大V的微博没了,她立即想到傅明时动用了关系,便改成刷傅明时的动态,觉得傅明时会说些什么。但证据摆在那儿,傅明时包.养甄宝已成定局,就算他否认,也不会有人相信,就算网上没了痕迹,这事已经转到了A大论坛,甄宝的名声已经臭了。

念头刚落,意外刷出了一条新微博。

冯月心提了起来,紧张到不敢看。

傅明时:生日快乐,我的未婚妻,@穿水晶鞋的甄姑娘

附图三张照片,两张甄宝与傅明时的合照,第三张……

看到那张全家福,冯月全身血液几乎凝固了。自从猜到时铭就是傅明时,冯月上网搜了傅家每个人的资料,因此一眼就认出了傅老爷子等人。傅明时,竟然带甄宝见过家人了?也就是说,那个“未婚妻”称号,也有可能是真的?

但怎么可能?甄宝除了脸什么都没有,傅明时放着那么多又有脸又有名气的女明星不娶,怎么会跟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来真的?

手指颤抖,冯月点开傅明时微博下的评论。

“哇,居然是正妻!”

“这样看甄宝好美啊,看傅总笑得幸福样!”

“傅老好可怜,儿子儿媳、孙子孙媳一起在他面前秀恩爱!”

“我好像看到了傅总的中年与老年。”

“恭喜恭喜,傅总记得发喜糖!”

“我就知道,A大姑娘都是好孩子!”

“都见过家长了,这个甄宝到底是什么来历?”

看到这句,冯月终于活了过来,点开这条评论下面的回复:

“好像是C省人,之前有人扒过。”

“不是白富美吗?那怎么认识的?”

“这姑娘肯定有手段。”

冯月深深皱眉,是啊,甄宝与傅明时是怎么认识的?傅明时家那么有钱,不可能跟甄宝阿姨是邻居,甄宝一个普通大学生,难道真有特殊手段?一边想着一边刷,忽然看到一条揭发甄宝身份的链接,冯月急着点开,最先看到标题:

“父亲病逝母亲私奔,灰姑娘苦尽甘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迟到20分钟!

文中甄宝、傅明时忙着应付曝光,肯定没气氛嘿嘿嘿,不过车真的不远了,不信你们看,就在那儿停着呢!p.s.:2017,跨年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