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8章 @038

“甄宝也想来的,爷爷留她在家了。”见到父母,傅明时先替未婚妻解释道。

察觉儿子对准儿媳的体贴,傅征心里十分欣慰。当初老爷子提出要两个孩子完成娃娃亲,傅征拧不过老爷子,但也担心儿子因为上一代的恩怨被迫娶一个他不喜欢的女人,现在两个孩子真的恋爱了,儿子没受委屈,甄宝不用违心嫁进傅家,也算是皆大欢喜。

傅明时不担心父亲,说话时目光一直落在母亲脸上。

宽大的墨镜镜片下,冯柯那张红唇半边嘴角上翘,隐含讽刺,不知是在讽刺儿子的女朋友没来接她,还是在讽刺儿子着急替女朋友辩解的心思。

傅明时盯着母亲重新抿紧的嘴唇,没说什么,在前面带路,上车后一心开车。路上冯柯双手抱胸,歪头看窗外,一个字都说,傅征问过老爷子身体情况后也闭上了嘴。

一家三口都不苟言笑,平时相处也就这样了。

快到别墅,傅明时透过车内后视镜看看父母,目光再次落到母亲脸上:“妈,甄宝从小在农村长大,对衣服没太大讲究,你别说她,她脸皮薄。”

冯柯笑了,一手捏墨镜,往下挪挪,微微低头抬眼看儿子:“与我无关的人,我一句话都不会跟她说。”

傅明时视线移向父亲。

傅征偏头也另一侧窗外,嘴角却翘了起来。

傅明时头疼,母亲的意思是,只要他想与甄宝结婚,让甄宝成为傅家的儿媳妇,那甄宝就免不了母亲的毒舌。可惜他能震慑所有人,包括甄宝,唯独拿自己特立独行的母亲没办法。

~

别墅客厅,透过落地窗看到傅明时一家三口,还都穿着黑衣服,甄宝忽觉压力感爆棚。但她还是马上站起来,小声同傅老爷子道:“伯父伯母到了,我去外面接他们。”

“别害怕,有爷爷给你撑腰呢。”傅老爷子一本正经地说,笑容慈爱。

甄宝稍微轻松了点,然而当她走出别墅,正面对上走过来的傅家三人,甄宝全身的弦再度绷紧,努力自然地同傅征夫妻打招呼:“伯父好,伯母好,我是甄宝,本来想去机场接你们的,傅爷爷,傅爷爷有事让我帮忙,所以没能去。”

越说声音越低,傅征深潭似的眼睛,冯柯戴着墨镜拉开距离感的姿态,源源不断地向她传输着压力。那一瞬,甄宝觉得自己就像一只丑小鸭,冒冒失失地闯到两只高贵的天鹅面前。

就在甄宝快要无法保持抬头的动作时,傅征浅浅笑了:“以后都是一家人,不用那么客气。”

五十岁的半老男人,不笑的时候威严冷峻,一笑起来,就有种说不出来的魅力,像严寒过后的第一缕春风,在身体尚未感受到风的温暖时,心先暖了,润物细无声。

甄宝怦怦乱跳的心踏实了一半,小心翼翼地看向冯柯。

冯柯直接从她旁边走过去了。

甄宝尴尬极了。

为了不给她更多压力,傅明时才没有皱眉,示意父亲先进去,他揽住甄宝肩膀想将她往一旁带。甄宝飞快躲过他手,白着脸小声道:“里面能看见。”

傅明时只好收手,看着她眼睛道:“我妈对谁都那样,你别多想。”

刚刚那样的情形,甄宝很难不多想,冯柯若是个与她无关的人,她才不会在意冯柯理不理她。可她与傅明时恋爱,初次见面冯柯一句话都不跟她说,换谁都会觉得对方不喜欢自己吧?

不过她这么普通,一点时尚品味都没有,冯柯不喜欢她也正常,哪有那么多无缘无故的喜欢。

“我没事。”自我安慰一番,甄宝抬头,朝傅明时笑了笑,“我看过伯母的视频,知道。”

傅明时还是不放心。自家人都知道母亲的脾气,早都见怪不怪,但不熟悉母亲的,有几个能淡然面对母亲的高傲冷漠?母亲给别人委屈他可以不管,可他受不了甄宝难受。

“如果我妈一直这么对你,以后我不会安排你们见面。”傅明时靠近她,低声说。

甄宝可不感激他,只觉得他傻,“伯母又没做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见她?走了,进去了。”她与冯柯刚刚见面,还没有时间互相了解,如果因为冯柯不理她她就躲猫似的躲起来,那她也承受能力也太差了。

制止傅明时再说傻话,甄宝轻轻推他让他走前面,她跟在旁边。

客厅里,冯柯终于摘掉墨镜,露出一张保养得仿佛才三十多岁的冷艳脸庞,仔细看她眼角还是有些细纹的,但那丝毫没有减弱冯柯给人的冲击力,反而更像一个历经百战的时尚女王。

目光相对,甄宝心虚地别开眼。傅征、傅明时的眼神深邃让人心慌,冯柯的眼神更加犀利,直击人心。

“凤宝来爷爷这边坐。”傅老爷子亲昵地招手。

甄宝局促地坐在老爷子旁边,对面就是傅征夫妻,还没来得及偷看,傅明时紧挨着她坐了下来,颇有一股为她保驾护航的气势。

一家人闲聊,傅老爷子三句话里有两句都在夸甄宝:“咱们凤宝就是聪明,高中有两年是自学的,靠自己考上大学,前几天上学期期末成绩下来了,几乎都是满分,明年拿奖学金肯定没问题,明时都没拿过奖学金。”

甄宝一边被夸得不好意思,一边询问地看傅明时,这人怎么看都是精英学霸,老爷子故意逗她的吧?

傅明时笑,亲密地凑到她耳边说:“因为我没申请。”

甄宝被他不加掩饰的亲密弄红了脸,又忍不住笑。不申请奖学金,当然没有。

“凤宝怎么想到要读动物医学的?”傅征加入准儿媳妇的学业话题。

甄宝腼腆道:“报专业前带黑蛋去宠物医院,挺喜欢里面的氛围的,就想当兽医了。”

傅征点头:“学医挺好的,我……”

话没说完,冯柯突然诡异一笑,盯着甄宝道:“你伯父最近有点不舒服,甄宝帮忙看看?”

见面这么久,冯柯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甄宝受宠若惊,想都没想马上问傅征:“伯父哪里不舒服吗?”

傅征神色复杂地斜了妻子一眼。

冯柯笑得非常愉悦。

旁边傅老爷子更是笑出了声,甄宝来回瞅瞅三人,后知后觉明白了,她学的是兽医……

甄宝窘迫地朝傅征道歉:“对不起伯父,我不是故意的。”

傅征无奈笑:“没事没事,一家人开开玩笑,凤宝别放心上,你伯母经常这样,习惯就好了。”

甄宝抿唇,偷偷看冯柯。

冯柯背靠沙发喝茶,美得慵懒尊贵,不仅仅是衣服,而是举手投足,都特别有味道。再看傅征,年过五旬依然风度翩翩,怪不得夫妻俩能培养出傅明时这么优秀的儿子。

甄宝有点自惭形秽,以前总认为时尚不时尚是个人选择,穿得普通也不是什么错,但当身边出现的人全是高品位的时尚人士时,她虽然不觉得自己有错,但那种望尘莫及的距离感……

~

饭后傅征夫妻去休息了,别墅里有三位长辈,甄宝不敢真傅明时走得太近,一个人坐在卧室玩笔记本。看了几场t台秀,甄宝突然释然,差距太大也有好处,以她现在的经济水平,根本买不起能匹配傅家的衣服,不如继续按照自己的心意穿。

解开了几个小时前才系上的一个小心结,甄宝安安心心地看电影。

大概下午五点,有人敲门。

甄宝以为是傅明时,放下笔记本理理头发,穿着拖鞋去开门,没想到拉开门板,门外站着的竟然是冯柯,中午披散的卷发盘了起来,更显年轻,脚下依旧一双细高跟。

“伯母?”甄宝惊讶地问。

凭借一双细高跟,冯柯轻而易举看到了甄宝卧房的摆设,粉色系的少女风格,看得她牙根难受,视线一点点回到甄宝身上,从那双猫咪脱鞋、黑色还有点起球的打底裤到松垮垮的毛衫,冯柯再次变得跟中午一样:一眼都不想多看甄宝……的衣服。

不过甄宝这张小脸长得太精致,清秀不俗,很入她的眼。

看着甄宝目前唯一能吸引她的脸庞,冯柯淡淡道:“看得出来,明时很喜欢你。我跟他父亲都是很开明的父母,只要明时喜欢,他与谁恋爱结婚我们都不会干涉。但,如果你想与我融洽相处,你的穿衣风格必须改改。”

儿子难得遇到喜欢的姑娘,她作为母亲,愿意照顾儿子的感情,向甄宝这个一看就不会主动讨好她的大学生伸出橄榄枝。

甄宝当然希望能与冯柯融洽相处,惊喜道:“怎么改?对了,伯母先进来坐吧?”

冯柯退后一步,朝甄宝卧房扬下巴:“这些都得改,明天你跟我出去,我给你挑。”

甄宝回头看看,忽然懂了,复杂地问:“伯母要帮我买衣服吗?”

冯柯挑眉,“不然呢?”

甄宝苦笑,“买衣服就算了吧,伯母别破费了,您有什么衣服搭配意见吗?”

经济水平决定一个人的衣服质量,就算她接受了冯柯的馈赠,几套衣服也不够她穿一年甚至半个学期,她总不能为了迎合冯柯,便一直让冯柯或傅明时替她花大钱。

冯柯独立创下一个大品牌,一眼就看出了甄宝的症结,诧异道:“你不想花我们的钱?”

甄宝低头默认。

冯柯看她几眼,忽然没了继续交谈的兴趣,“那就算了。”

说完转身朝楼梯走去,走到楼梯口,看在儿子站在三四楼的楼梯拐角,也不知偷听了多久。冯柯冷哼,走到客厅,她才对身后的儿子道:“你这个宝贝,太小家子气。”

在她看来,注定嫁入豪门却还自命清高,也是一种小家子气。

傅明时仰头望四楼,目光温柔而宠溺:“她本来就是小家小户出来的,一下子心安理得用我的钱,你又要说她拜金了。”

儿子在她面前秀恩爱,冯柯冷哼着提醒道:“她若不改,将来有的是烦恼。”

当豪门太太哪有那么容易?越想独立,外面的八卦闲话压过来,她越难受。

傅明时神色不变:“我会帮她解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