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7章 @027

晚上8点,有人敲门,“时铭,是我。乐—文”

听出孟继宁的声音,傅明时放下手机,不紧不慢地来开门。他穿了一件黑色衬衣,眉峰挺拔,面庞清冷,视线落在孟继宁身上,那双深邃的黑眸里没有任何波澜,仿佛孟继宁只是一个无关之人。

他体型修长,气质出众,装大学生时是惹眼的校草级别,现在站在豪华的总统套房门内,那种独属于精英的成熟男人风采便无声无息地散发出来。看着这样的傅明时,孟继宁忽然觉得,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你的?”他举起红酒礼盒,嘴角紧抿。

“甄宝很喜欢这次秋游,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扫眼旁边的客房,傅明时侧身,请孟继宁进来。

孟继宁已经被他羞辱够了,一边将礼盒还给傅明时,一边沉着脸道:“同学活动,你太客气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直接将礼盒放在地上,转身就走。

能拒绝这份礼物,说明他也是有傲骨的人,傅明时跨出门口,平静喊人。

孟继宁停了下来,却目视前方,没有回头。

大学生肩膀绷紧,如临大敌,傅明时无声笑,继而低声道:“相识一场,三个建议。第一,甄宝当你是朋友,你别看低她。第二,君子爱美,取之有道。第三,找个单纯喜欢你的女生,恋爱会更美好。”

他没想跟一个大学生计较,这样做,只想孟继宁及时收手,别再打扰甄宝。现在甄宝还没察觉孟继宁的小心思,如果孟继宁继续撬墙角,一旦甄宝发现,为了避免尴尬,甄宝可能会退出她其实很喜欢的动协社团。

傅明时不想甄宝为难。

“我会申请大三留学。”孟继宁背对他说,话里有着年轻人冲动的傲气。

傅明时挑眉,看着孟继宁快步离去的背影,他好笑地摇摇头。

不过这瓶酒……

买都买了,不喝的话,有些浪费,她最不喜欢浪费。

傅明时笑了,捡起礼盒退回房间,五分钟后,穿上外套,背着登山包去敲门。

甄宝刚洗完澡,在主卧卫生间吹头发,嗡嗡嗡的没听到。冯月在看电视,听到敲门声,她立即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理理头发,穿着拖鞋去开门。看见傅明时的打扮,冯月笑了,“还要出去逛吗?甄宝在吹头发,先进来坐吧。”

才晚8点,确实还早。

傅明时淡淡嗯了声,直接往里走。

茶几上摆了几样零食,傅明时扫眼沙发,去单独的会客厅等甄宝。

他拒人千里,冯月才打好腹稿的攀谈都憋在了嗓子眼,为了化解尴尬,她走到主卧门前,大声道:“甄宝,时铭来找你了,你快点。”

甄宝一听,立即关掉吹风机,穿好衣服梳梳头发,出来见人。

傅明时听到动静出来,目光在她被蒸汽熏红的娇美脸蛋上停留几秒,才挪到她湿乎乎的头发上。

“有事吗?”甄宝走到他身边问,满脸疑惑。

冯月就在那边,傅明时旁若无人地摸摸甄宝耳边的头发,笑着看她眼睛:“这边夜景不错,想带你去逛逛,外面风大,先把头发吹干。”

语气温柔,动作亲昵,甄宝下意识转向冯月,见冯月也在看他们,甄宝连忙躲去主卧吹头发了。

傅明时继续去会客厅等。

冯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对面的液晶屏幕,脑海里却不停闪现傅明时摸甄宝头发的画面,只是很普通的一个小动作,由傅明时甄宝做出来,却比偶像剧还要浪漫,勾得人也想谈恋爱,也想有人那么对她。

咬咬唇,冯月抓起手机,给孟继宁发消息。

孟继宁刚回房间不久,正躺在床上发呆。

甄宝长得好看,甄宝秀气甜美,甄宝照顾小动物时的细心与笑脸,让他情不自禁想去靠近。他起了贪心,只想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连她有男朋友都不管了。可今晚被时铭用一瓶红酒打在脸上,他忽然从贪婪中醒了过来。

时铭说得对,他不但看低了时铭的家世,也看低了甄宝。

他喜欢的甄宝,不是那种虚荣贪财的女生。现在想想,中午他请客吃的酒店大餐,甄宝几乎没怎么说话,哪个菜摆在她面前,她就夹哪个菜,特别客气。晚上时铭请吃农家乐,甄宝好像一直在笑,还转了几次盘子。

时铭明明很有钱,却一直保持低调,其实,也是因为甄宝喜欢简单吧?

想清楚了,孟继宁自嘲地拍了拍脸。

君子爱美,取之有道,追求甄宝,应该是他这辈子做的,最糊涂的事了。

他该感激时铭,在这个年纪给他上了一课,差一点,他就变成了他曾经一直不屑与之为伍的那类富二代,仗着自己有钱,不把旁人看在眼里。

手机传来微信消息,孟继宁长长呼口气,坐起来看。

冯月:时铭说这边夜景不错,要带我们去逛逛,一起?不然他们俩秀恩爱,我一个人太尴尬。

孟继宁盯着那几行字,莫名笑了,他蠢,有人比他还蠢。

要说现在酒店里傅明时最反感的人,他排第二,只有冯月能排第一,除非时铭把一瓶红酒都喝了还喝醉了,才会提议带冯月一起逛。

孟继宁笑着敲字:累了一天,我准备睡了,你们去吧。

消息传过来,冯月低头,看完了,她苦涩地回复:好吧,晚安。

五分钟后,甄宝吹完头发出来,傅明时再次摸摸她头发,皱眉说:“有点湿,下去买顶帽子。”

冯月暗暗咂舌,一般大酒店里的专柜,没有便宜东西。

要走了,甄宝看看沙发上的同学,出于客气问道:“冯月去吗?咱们一块儿逛。”

傅明时抿唇。

冯月盯着电视笑,一动不动:“外面路灯够多了,我就不给你们照亮啦!”

她又不是傻子,白痴地去看他们炫富秀恩爱。

甄宝猜到她应该不会去,得到肯定答复,她乖乖地跟着傅明时走了。到了一楼,傅明时真给她挑了一顶帽子,一顶米白色的针织帽,左边有个蝴蝶结,还当着服务员的面帮她戴上,遮住两边耳朵。

“很可爱。”镜子前,傅明时低头在她耳边说,眼睛看着镜子里的她。

目光交汇,甄宝脸红红的。

保暖工作准备好了,傅明时牵着她手离开了酒店。

外面是欧式风格的小镇,两边小洋楼灯火辉煌,游客们或是在里面用餐,或是在外面闲逛,还有停下来拍照的。傅明时用手机给甄宝拍了几张,路过一家婚纱店,见甄宝好奇地探头探脑,傅明时笑着道:“先去试试?”

他刚说完,甄宝就往前跑了,针织帽顶端的圆圆绒球一颠一颠的,像兔子。

傅明时大步追上她,伸手搂住她肩膀。

在小镇逛了一圈,九点多了。

甄宝想回去。

“再去河边坐一会儿。”傅明时牵着她往河边走。

小河两岸是宽阔的草地,远处有人在放孔明灯,近处有几对儿情侣或家人分散地坐着。晚风微冷,水面灯光粼粼,头顶星空璀璨,中间的银河像最闪耀的珠宝项链,看不到起、终点。

帝都纬度比c城高,人站在地上,看天空更近。

甄宝喜欢这样的夜景。

“坐这里。”她被夜空吸引,傅明时则挑了一个好位置,附近无人。

他率先坐下,甄宝跟着他席地而坐。

“喜欢喝红酒吗?”傅明时将登山包摆在前面,偏头问她。

甄宝摇头:“味道有点怪。”

傅明时笑,“刚喝都这样,习惯就好。”说着变戏法般,将一瓶红酒送到了她面前。

甄宝这才知道他背登山包的目的,眼看傅明时又拿了两个高脚杯出来,甄宝只好帮他拿杯子,让傅明时开酒。

“够了。”红酒度数不大,但甄宝不爱喝,不想傅明时倒太多。

傅明时倒满三分之一,再给自己倒。

甄宝有点渴,先抿了一口。

“比下午那瓶如何?”傅明时轻声问。

甄宝回味一番,心疼道:“差不多。”

味道差不多,那价钱肯定也是四位数了,孟继宁、傅明时都有钱,换成她,有几千块,绝舍不得买瓶酒,再攒攒,够一年学费了。

傅明时笑,没告诉她价钱。

一边喝一边聊,甄宝洗完澡没来得及喝水,现在口渴,就把红酒当水喝。喝完一杯有点意犹未尽,傅明时又给她倒了三分之一,这杯又喝完,甄宝终于觉得够了,浑身都热乎乎的。

甄宝捂脸,试脸上的温度。

“醉了?”傅明时低声问。

甄宝说不清楚,她没喝过酒,不知道醉了是什么感觉,电视里的人喝醉了都会晕晕乎乎,看东西看不清楚,甄宝扭头,旁边傅明时俊脸清晰。

“看什么?”她双眼水汪汪,倒映着远处的灯光,傅明时移不开视线,手慢慢将酒杯放到一侧。

甄宝刚找到他问题的答案,笑着往前看:“没醉。”

只是脑袋刚转过来,下巴突然被人捏住,甄宝不受控制地转回去,还没看清人影,傅明时的嘴唇,便贴了上来,带着红酒的味道。晚风吹拂,他的唇有点凉,仿佛她这边是火。

甄宝闭上眼睛。

傅明时把她抱到怀里,低头亲,将她束缚在他胸膛手臂之间。

红酒的甘醇在唇齿间传递,红酒低度数下暗藏的后劲儿,随着荷尔蒙一起浮了上来。甄宝不知道是醉了,还是被他的浓情热切迷昏了头脑,像一朵软软的棉花,乖乖靠在他臂弯,随他予取予求。

她应该是醉了,但傅明时理智还在,他也想装醉,也想借酒偷食,可做不到。

她那么信任他。

“凤宝……”手指停在她外套扣子上,傅明时埋在她耳边,声音暗.哑。

他低着头,甄宝枕着他手臂,睁开眼睛,看见满天繁星,一颗一颗的,像闪烁的钻石。钻石很美,可甄宝冷了,冷得往他怀里缩,发烫的脸蛋贴着他胸口,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

傅明时捡起不知何时掉落的针织帽,重新帮她戴好。

“上来。”收拾好酒瓶酒杯,傅明时给她背上登山包,他转身蹲下。

甄宝困得睁不开眼睛了,特别乖地趴到他背上,歪头枕他肩膀,呼吸清浅。

傅明时笑着背起她,路上无行人,夜空星作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