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006章

傅老爷子喝醉了,是傅明时背下山的,甄宝跑步回家,简单把爸爸的卧室收拾出来,换上干净的凉席、被子,忙完了,听见院子里鹅叫,去阳台上一看,家里的大白鹅又堵在门口了,不许傅明时进来。

甄宝赶紧去接人。

傅明时跟在她后面往里走,看着那些虎视眈眈的大白鹅,两条小腿隐隐作痛。

爬到二楼,路过甄宝卧房,因为门开着,傅明时无意看了一眼。十几平的小房间,墙壁上贴着淡青色墙纸,地是踩实的土泥地,北面摆着一张自制的木头床,铺着凉席,凉被与枕套都是粉色的。

床边有个同样自制的小书架,整整齐齐摆着几排书,《新华字典》、《英汉词典》的大红封皮格外显眼,像高中生的书桌必备。

“房间刚收拾的,有点乱。”知道他们都是有钱人,再看自家的破旧房间,甄宝不免局促。

“他喜欢住老房子。”傅明时小心翼翼地把睡着的傅老爷子放到床上,大夏天,他只帮老爷子解开领口的袖子,没动旁边那床淡绿色的夏凉被。

“我去端水,给傅爷爷擦擦脸。”暂且安置好了,甄宝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听傅明时好像跟了出来,甄宝疑惑地回头。

傅明时平静看她,“我照顾老爷子,你也洗洗脸。”

甄宝这才记起她也哭着,刚刚跑步回来还出了一身汗……

谁也不想脏兮兮的见人,甄宝脸一红,默认傅明时的安排,快步下了楼。先给傅明时放一盆水,傅明时走了,甄宝收了后院晾晒的衣服,去隔壁郭奶奶家擦澡,收拾干净了再回家。

一楼没人,甄宝慢慢上楼。

傅明时坐在床边守着老爷子,听到动静,扭头往外看。

甄宝得罪过他,心虚与他对视,对着老爷子小声问:“你们,喝水吗?”

傅明时:“不用了,你收拾收拾东西,咱们明早出发。”

老爷子要治病,他也有生意忙,没时间再浪费。

提到去帝都,甄宝眼神黯淡下来,转身回了隔壁自己的卧房,关上门,坐在床上发呆。长这么大,她去过最远的地方是一百多里外的县城,帝都那样的大城市,她只在电视里见过。

到了那边该怎么生活?

卡里攒了两千多块存款,那些鸡能卖四五百,鹅……

甄宝舍不得卖鹅,鸡只会下蛋,鹅会看家,她去钓鱼,它们还会帮她抓小鱼。

还有黑蛋,甄宝都舍不得。

~

黄昏隔壁郭奶奶请他们过去吃饭,傅老爷子也醒了,洗把脸,精神抖擞的。

“凤宝行礼都收拾好了吗?”饭后傅老爷子问甄宝。

甄宝低着脑袋。

傅老爷子瞅瞅围着她转悠的黑蛋,笑了,“是不是舍不得黑蛋?没事,咱们带黑蛋一起回去。”城里人都喜欢宠物狗,吉娃娃、哈士奇、贵宾什么的,傅老爷子就喜欢土狗,老实听话还好养活,没那么多娇气毛病。

甄宝眼睛一亮,看向鹅圈,“鹅能带过去吗?”

傅老爷子一噎,眼看甄宝露出失望,忙道:“能能能,明时别墅有游泳池,后面也有片湖,正好给它们凫水。”

甄宝又有了希望,确认地看向傅明时。

傅明时无法想象游泳池被一群鹅占据的画面,但他没有打击甄宝,只提醒她一件事:“托运宠物需要提供检疫证明。”

傅老爷子马上道:“这个好说,今晚我先带黑蛋跟那几只鹅去C城,你们明早出发,等你们到机场,证明肯定办下来了。”旁人办.证可能要等几天,傅家有钱有人脉,这点小事不用发愁。

“您现在就走?”甄宝惊讶地问,傅明时也皱眉看向老爷子。

傅老爷子一本正经地跟甄宝撒谎:“爷爷约了医生,必须今晚回去,凤宝你慢慢收拾东西,不用着急。”说完又叮嘱傅明时,“凤宝第一次出远门,路上你好好照顾她。”

趁甄宝不注意,偷偷眨了下眼睛。

傅明时立即明白了,老爷子在故意制造机会让他与甄宝独处。

看看还傻傻询问老爷子病情的甄宝,傅明时移开视线,没有揭穿老爷子。

~

老爷子带了两个保镖,加上傅明时的司机,三人生涩却非常高效地搞定了七只大白鹅,再抓起嗷嗷叫的黑蛋,跟着傅老爷子连夜离开了,只留了那辆租来的大众车给傅明时。

甄宝站在水泥路上,望着老爷子的车自言自语:“放后备箱里,会不会闷?”

“我让司机隔一小时打开一次后备箱换气,应该不会出事。”傅明时关上车门,左手拎着一个行李箱,里面是笔记本与两套衣服。

确定鹅不会出事,甄宝终于意识到另一个问题,今晚傅明时要跟她一起住!

“你,你那个婚前协议还算数吗?”跟在傅明时身后,甄宝看着他的行李箱问。

傅明时回头,甄宝耷拉着眼帘,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想了想才问:“你指哪方面?”

甄宝不好意思说,问他要手机号。

话题转的太快,傅明时愣了愣,跟着报出号码。

甄宝保存在自己的老牌诺基亚里,趁傅明时在楼下洗澡,她关好房门,靠在床上编了一条短信。

甄家没有专门的浴室,在后院用木板围了一个简单的隔间,房顶上铺着太阳能热水袋。傅明时业务繁忙,洗澡时手机也放在旁边,听到短信声,他关掉淋浴喷头,擦擦手拿起手机。

是个陌生号码,内容:傅总,我不用你给我钱,我只希望傅爷爷快点好,他好了我就回来,到时候你跟你喜欢的人结婚就行了。

头发上的水珠滚下来,傅明时抹把脸,回她:我没有喜欢的人。

甄宝看到短信,发愁了,她想委婉地提醒傅明时记住两人是假订婚,他这话什么意思?

咬咬唇,甄宝继续发短信:那,咱们订婚是假的,对吧?

傅明时皱皱眉:订婚是真的,最后你不愿意,可以不结婚。

甄宝有点糊涂了,想到傅老爷子的话,她慢慢敲字:“订婚后,要住在一起?”

傅明时顿了几秒钟,回她:老爷子会希望你住我那边。

短信发出去了,傅明时忽然记起她着急躲进房间的样子,不由一笑:住在不同房间。

甄宝总算放心了:嗯。

傅明时在等她的回复,只等到一个“嗯”,莫名有点失望,放下手机,继续洗澡。

~

第二天两人差不多同时起来,甄宝做了稀饭,蒸腊肠当小菜。

傅明时没吃过腊肠,出于礼貌才夹了一片,没想到腊肠略咸微辣,越嚼越香。

“你做的?”连续喝了两碗稀饭,傅明时指着剩下的几片腊肠问。

甄宝点点头,嘴唇红润。

傅明时别开眼,“味道不错。”

甄宝家里还剩几截,正犹豫要不要带走,忙道:“那咱们带过去,路上吃吧?”

傅明时想也不想就拒绝:“送给郭奶奶吧,还有那些鸡,带着不方便。”

甄宝舍不得,小声嘀咕:“鸡能卖四五百呢。”她现在缺钱。

傅明时扯扯嘴角:“你帮我照顾爷爷,以后我定期发你工资,这是你应得的。”

甄宝默认了,等她到了北京,再试试能不能找份真正的工作。

跟郭奶奶交代好了,傅明时陪甄宝去楼上拿行李。

甄宝有个几十块钱的行李箱,塞得满满当当的,傅明时拎着都费劲儿,拎起来马上放下去,问甄宝都装了什么。甄宝当他嫌重,想自己拎,傅明时看眼床角空荡荡的书架,挡开甄宝,蹲在地上打开行李箱。

底下都是衣服,上面是一摞书,全是高三教材,包括那两本砖头似的字典。

“你在自学?”傅明时翻开一本泛旧的英语教材,诧异地问。

甄宝摇头,实话实说:“不是自学,我一个人在家无聊,打发时间的。”

她喜欢读书,退学后在家待着无聊,去同村一个考上大学的姐姐家借书,那个姐姐全都送了她。

傅明时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站起来看着甄宝:“我会帮你转学去北京,然后请家教单独辅导你一个月,你好好准备,参加今年六月的高考。”

他能靠关系给她弄一张大学文凭,但既然甄宝自己喜欢读书,傅明时想看看她凭真本事,能考出什么分数。

“高考?”甄宝可没有多少信心,“我能考上吗?”

“考了才知道。”傅明时把他的行李箱拿过来,然后退到门外,“你挑两身换洗衣服,其他的都不用带,到北京给你买新的辅导书。”

说完没等甄宝拒绝,他先走了。

甄宝看看自己的大箱子,跟傅明时的高档行李箱摆在一起好像是有点难看,就乖乖挑了两身最喜欢的衣服摆过去,还偷偷把内裤胸罩塞到短袖里面,免得傅明时开箱时看见。

拉好拉链,甄宝提着行李箱往外走,一出门,却见傅明时就站在一旁,还是一身黑色西装,身姿笔挺。

什么都没说,傅明时俯身接过行李箱,直接走向楼梯。

甄宝默默地跟在后面,看看才认识不久的“未婚夫”背影,再看看一楼熟悉的陈旧家具,突然有种做梦似的感觉。

“你坐这边。”傅明时放好行李箱,绕过来帮她拉开副驾驶门。

甄宝慢吞吞走过去,上了这辆“黑车”,黑色大众车。

车门关上,一阵脚步声后,傅明时从旁边跨了进来,坐着看,他腿更显长。

“安全带。”傅明时先倒车,准备出发了,发现她肩上空空的,随口提醒道。

甄宝低头,找了一圈,不知道哪个是安全带。

这是她第一次坐这种轿车,在此之前,她只做过班车、公交车。

找不到安全带,感觉男人一直在看她,甄宝窘迫极了。

“这样。”傅明时侧转过来,伸手去拉安全带。

甄宝抿唇,盯着他手看,刚要接,傅明时开始帮她调整带子了。

甄宝只好一动不动地坐着,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弄的,结果一低头,就见安全带正好卡在她胸口。

甄宝脸噌地烧了起来,尴尬扭头。

傅明时也没料到她长得高中生似的,安全带勒出来的效果竟然会这么明显,本来还想示范她扣安全带的技巧,瞥见她脖子都泛红了,哪还有心情教,飞快帮她扣好安全带,转过去握住方向盘,眼睛只盯着前路。

车子开出老远,甄宝脑袋还歪着。

车里气氛有点紧张,至少傅明时觉得紧,她一直这样,也分他的心。

“我手机里有游戏,你玩玩?”傅明时将车停到路旁,一边拿手机一边问。

“什么游戏?”甄宝终于转了过来,脸还有点红。

“等一下。”傅明时先搜了下女生爱玩的手游,再挑出她可能喜欢的下载。

甄宝巴巴地看着手机屏幕。

傅明时下了一个换装游戏给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