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005章

面对傅老爷子殷切的眼神,甄宝选择了沉默。

傅老爷子看得出来,甄宝不是默认,而是无声地拒绝。

孩子不愿意,傅老爷子也不能死死纠缠,拍拍大腿,摇头道:“算了,咱们先不说这个,凤宝跟我去你爷爷坟头烧柱香吧,离得远,来看他一次不容易。”说完回头看孙子,“你去把车里的老白干拿来,甄连长生前最爱喝那个。”

傅明时大步从甄宝身边经过,目不斜视。

甄宝依然看着地面,也一眼都没瞄他。

傅老爷子笑着走过来,悄悄话似的问:“凤宝跟爷爷说实话,你觉得明时长得还行不?”

甄宝看他一眼,慢慢地点点头。其实就算傅明时长得丑,出于礼貌,她也不能在傅老爷子面前贬损他孙子啊。

傅老爷子摸着胡子笑,“那爷爷也跟你说实话,明时这孩子从小脾气就冷,只对工作热情,今年都28了,一次恋爱都没谈过,我给他安排相亲,他跟躲地雷似的。这次一开始他也不愿意,后来看到你照片,没用我多费事,他自己就来了,依我看啊,他心里肯定有点喜欢你了。”

甄宝却想到了那份婚前协议,傅明时才不是喜欢她,他是太孝顺老人。

“凤宝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有喜欢谁吗?”傅老爷子开始打听甄宝的生活。

说到这个话题,甄宝有点不好意思,摇摇头。她读书时是好学生,没早恋过,辍学后有人追她,甄宝觉得对方长得不太符合期待,态度坚决地拒绝了。这两年郭奶奶好心帮她撮合了几次,因为各种原因,甄宝都没看上。她也不着急,很多同年龄的都还在上学呢。

“都没谈过,你们俩更合适了。”瞥见孙子拎着两瓶酒回来了,傅老爷意味深长地逗甄宝。

甄宝干笑。

“走吧,咱们边走边聊。”傅老爷子摆摆手示意傅明时在那边等着,他率先跨出门。

甄宝注意到傅明时手里的烧纸,抓了一个打火机放口袋里。

路上傅老爷子给甄宝讲了很多他与甄连长的老故事,甄宝听得津津有味,看他越来越亲切了。

傅明时拎着东西走在两人身后,又一次看到甄宝朝老爷子笑,他若有所思,自从被鹅咬后第一次跟甄宝说话:“你早上,为什么不让我进门?”除了结婚的要求有点离谱,他并没有哪里得罪她,看她在老爷子面前乖巧的样子,也是承认两家的交情了,没道理尊敬老爷子却粗暴对他。

甄宝回头看他一眼,尴尬地低头,“我以为你是骗子……”

傅明时本就冷峻的脸,更冷了。

傅老爷子哈哈大笑,夸甄宝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凤宝做得对。”

傅明时无语,扭头看一座座丘陵。

傅老爷子对甄家的坟地还有印象,后面几乎都没用甄宝带路,到了甄家众人的坟前,傅老爷子让两个年轻人走远点,他一个人跪在甄连长坟前回忆往事。甄宝隐约听到几句,好奇之下想回头看看,转身时,却意外撞上傅明时的目光。

仿佛只是一次意外,傅明时淡淡地移开了视线,一身黑色西服站在褐色山顶,高大挺拔,眺目远望,像一只黑毛苍鹰在巡视领地。甄宝看看他那条新裤子,抿抿唇,小声道歉:“对不起,你,我家里有创可贴,一会儿给你贴上?”

“不用。”傅明时望着天边说,确实不用,因为他已经贴上了。

人家不领情,甄宝悻悻地闭上嘴。

坟前忽然传来一阵悲恸的哭声,两人同时转身,就见傅老爷子跪在墓碑前,好像喝醉了一样,哭得断断续续的,“连长,我对不起你,我也对不起那两个孩子,要不是我不守信用,彤彤不会出车祸,大勇也不会被一个女人骗了……本该他们俩在一起的……都怪我,我这是报应,不用治了,我早点下去见你们,连长你打我骂我我都不还手……”

老人家情绪不能波动太大,傅明时立即赶过去劝。

“明时不用管我,你走开,让我跟连长待着。”傅老爷子一手抱着墓碑,一手推孙子。青山石碑,蓝天绿水,几十年过去了,外面天翻地覆,放眼看去,这边山区变化却不多,山像当时抗战爬过的山,坟也像战士们死后挖的土坟,傅老爷子触景生情,加上喝了一瓶烈酒,是真的醉了,压抑多年的悔恨全部爆发了出来,把娃娃亲两个孩子的不幸都归在了自己身上。

无论傅明时怎么劝,傅老爷子都不听。

老人家哭得那么伤心,哭得还是她爷爷她爸爸,甄宝没见过亲爷爷,但她记得爸爸,没过多久,就被傅老爷子带的也哭了起来,跪到傅老爷子身旁边哭边劝,“傅爷爷您别说了,我爷爷不怪您,我爸爸也不怪您,那都是他们的命,跟您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傅老爷子满脸老泪,指着甄连长的坟哭,“当年连长握着我的手跟我订下亲事,我一口答应,连长笑得特别高兴,可我没做到,我辜负了他的信任啊,我不配让连长用他的命救我……”

老人家哭得掏心掏肺的,甄宝仿佛看见了当年的情形,也第一次明白傅老爷子为什么那么执着一桩在现在看来很荒唐的娃娃亲。甄宝不知道爷爷有没有怪这位战友,但她是真的无法狠心继续听了。

“傅爷爷,我答应了,我答应嫁到你们家,您别这样了……”

爷爷救过傅老爷子的命,但奶奶跟她讲过,那时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了,如果不是傅老爷子给了他们一笔钱,奶奶根本养活不了爸爸,没有爸爸也就没有她。所以这些都是因果,谈不上谁欠谁,傅老爷子真的不用觉得对不起甄家,更不该认定老天爷在惩罚他,他有什么错?

“傅爷爷,您别这样了,我跟你们走。”甄宝哭得眼圈都红了。

“真的?”两个年轻人劝了一堆,只有甄宝这句话,傅老爷子听到耳朵里去了。

甄宝抹着眼睛点头。

傅老爷子大喜过望,不是赚钱了甚至中彩票了那种喜,而是了却一桩夙愿的喜,不用再愧对战友,不用再良心不安,仿佛现在死去,他这一辈子也没有任何遗憾。

“明时快跪下,你们俩一起给连长磕个头。”晃晃悠悠站起来,傅老爷子老手哆嗦着去拽孙子。

傅明时看着老人家眼里的热泪,再看看低着脑袋跪在那里的甄宝,他深深吸口气,再把之前对这桩封建陋俗的抵触,连同对甄宝文凭的质疑与性格的不满,全部吐了出去。

既然老爷子那么执着,既然甄宝都因为老爷子心软,违背真正的意愿答应了,他一个男人,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老爷子执着,如果真有九泉,如果九泉之下甄连长真看得见,当初能提出娃娃亲,现在肯定也愿意把亲孙女交给他照顾吧?

看眼甄宝,傅明时突然抓住她左手,再拽着愣住的她一起朝墓碑磕头,郑重保证道:“甄爷爷,甄伯父,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凤宝,只要凤宝不嫌弃我,我这辈子就只守着她一人。”

老爷子毁过约,但他会说到做到。

订婚之后,甄宝慢慢喜欢他了,哪怕他还是没有感觉,他也会努力当个好丈夫,绝不会打着寻找真爱的名义在外面找别人。如果甄宝看不上他,那等老爷子治好了,他会尊重甄宝的意愿,取消婚约,放她去找她的另一半。

磕了头,傅明时慢慢直起腰,手还握着甄宝的手。

甄宝呆呆地看着他。

他干什么这么认真?不是说好先订婚处处感情吗?可傅明时刚刚的语气,怎么让她觉得,他好像真打算跟她做一辈子的夫妻?明明才认识两天……

甄宝轻轻把手挣了出来,心想回头她也要写份协议,免得傅明时假戏真做。

她不要他的钱,他别对她动手动脚就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