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004章

傅明时生在豪宅长在豪宅,从小到大,只在饭桌上见过鹅肝,哪知道鹅会行凶?

眼看第一只大白鹅梗着脖子凑过来,傅明时抬脚就想踹开,余光却瞥见甄宝双手抱胸站在那儿,扬着下巴幸灾乐祸地看热闹。傅明时又气又不解,还想再争取和平谈判的机会,裤子突然一紧,紧跟着腿上传来一股刺痛!

这鹅居然会咬人?

傅明时疼得抖腿,一只鹅被甩开了,又一只鹅冲了过来。

“傅总,傅总!”

司机听傅明时的安排在水泥路上等,这会儿见傅总被一群鹅攻击,他吓得脸都白了,撒腿来救人。甄宝见他们是一伙的,心知就算报警警察短时间也赶不过来,便厉声威胁道:“你们再不走,我喊人了!”

傅明时一心躲避大白鹅,先听到她的话,才抬头看她。

清晨阳光明媚,农家小院里,女人外表单纯无害,眼神却充满了敌意。

傅明时愣在了那儿,眼前的甄宝,与照片里清秀甜美的女孩子,有点对不上了。

趁他不动,几只大白鹅齐齐发力,只听“嘶”的一声,傅明时左边裤腿竟被撕了一大截下来!

“傅总!”司机终于跑过来了,举着路上随手捞起的长树枝驱赶鹅群。黑蛋是只两个月大的小奶狗,知道自己咬人不疼,只在主人脚边汪汪叫,没有跑出篱笆。

傅明时小腿被鹅拧了好几下,流血了,本来就不是很想娶一个乡下村姑,现在甄宝纵容家禽伤人,傅明时彻底死心,宁可惹老爷子生气也不想再在这个小山沟浪费时间。

一言不发,傅明时大步朝水泥路走去,侧脸冷厉,背影肃杀,即便裤腿破了,也分毫不影响他身上威严的总裁气度。

司机本想替老板说几句话,一看大白鹅又冲了过来,赶紧溜了,回到水泥路上,恰好听见傅明时打电话让助理订机票。

“傅总?”司机为难地问,老爷子那边不管了?

“先回酒店,再去机场。”傅明时放下手机,态度坚决,黑眸冷冷扫了一眼甄家那边。一个山沟沟里的村姑,没文化就算了,还粗鲁不讲道理,这种女人,他自认消受不起,即便她长了一张合他眼缘的脸。

黑色轿车倒个车,绝尘而去。

甄宝一直站在门口,直到看不见那辆车了,才带好篱笆门,继续去后院忙活。

中午暑气上来,甄宝回到二楼卧室,开着窗户睡午觉。

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几声鹅叫,但很快就没了,又过了会儿,隔壁院子里传来了郭奶奶兴奋的声音。甄宝揉揉眼睛,奇怪地坐了起来。郭奶奶的儿子孙子都在外地,郭奶奶跟谁说话呢?

脱了睡衣换下短裤短袖,甄宝梳梳头发简单扎个马尾,去了阳台,往东面院子一瞅,就见上午那个大骗子又来了,只不过这次他也变成了跟班的,沉默地站在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身后,郭奶奶就是在同那老人说话。

因为角度的关系,傅明时最先看到甄宝,脸色更难看了。

他凶巴巴的,甄宝再看看那个与他有些相像的老爷子,突然有点心虚……

“凤宝快下来,你傅爷爷来看你了!”十几年没见的朋友来了,郭奶奶非常高兴,笑眯眯地朝甄宝招手。老太太会说普通话,但很少说,现在竟然也换成了蹩脚的普通话。甄宝甚至觉得,郭奶奶笑得脸都快变成一朵花了,儿孙们回来她都没这么喜庆。

她当然不知道,傅老爷子年轻时也是大帅哥一个,曾经来这边拜访过几次,郭奶奶早年丧偶,虽然知道自己配不上傅老爷子,但那不妨碍她喜欢帅哥,就算现在大家都老掉牙了,见到心上人的兴奋劲儿还是跟小女生一样。

甄宝现在最在意的,却是那位传说中爷爷的战友!

郭奶奶总不会认错人吧?

看看傅老爷子慈爱的笑脸,再看看他身后傅明时冷若冰霜的脸,想到她早上对傅明时做的事,甄宝脸上突然火.辣辣的,慌不迭躲回了房间。郭奶奶以为孩子想换身衣服,先请傅家祖孙俩去她家坐。

傅老爷子点点头,进屋先跟郭奶奶确认一件事:“凤宝妈妈?”

他一共来拜访过三次,第一次是抗战刚结束,他虽然毁约隐瞒了娃娃亲,但傅老爷子想替甄连长照顾他家人,那时候傅家也不是特别有钱,傅老爷子只能送一笔钱聊表心意,交给了当时非常缺钱的甄连长父母。

第二次来,是女儿车祸死后,傅老爷子去甄连长坟前祭拜,还想接甄家人去帝都落户。甄连长的父母舍不得离开故土,然后连钱也不要他的,说上次给的钱还没花完,非常淳朴。

第三次来,是收到甄家的信,说甄宝爸爸要结婚了。这是大喜事,傅老爷子虽然生意繁忙,还是抽时间来了,到了这边,才知道甄家二老都走了。甄宝爸爸老实,甄宝妈妈一看就特别精明,那封信也是她撺掇甄宝爸爸写的。

傅老爷子没法干涉甄宝爸爸的婚姻观,再次提出接他们夫妻去帝都,甄宝妈妈挺想去,甄宝爸爸固执不肯离开故土,这事就又黄了,临走前,傅老爷子给了甄宝爸爸一张银行.卡。

后来傅家生意越来越大,甄家没有主动联系他,傅老爷子也忙得忘了这边,得了肝癌,傅老爷子才又想起来了,派人来调查情况,这才得知甄宝三岁时,她妈妈跟一个男人跑了,带走了那张银.行卡,甄宝爸爸也在甄宝升高中那年生病没了。

傅老爷子心疼甄宝,加上他想还债,就想到了让孙子娶甄宝的主意,当然这么想,也是因为甄宝够漂亮,不会太委屈孙子。如果甄宝真的很普通,傅老爷子可能只会给她物质上的帮助,毕竟当初是他对不起甄连长,他不能太勉强无辜的孙子。

~

就在郭奶奶气愤地指责甄宝妈妈没人性时,甄宝终于磨磨蹭蹭地过来了,衣服没换,能看出脸蛋刚刚洗过,水灵灵的。

“傅爷爷,您怎么来了?”甄宝攥攥小手,局促地问,一边说话一边好奇地偷瞄傅老爷子。

傅老爷子昨晚半夜下的飞机,在城里休息一晚,睡醒了就给孙子打电话,也知晓了早上发生的事。现在看着甜美清秀的甄宝,傅老爷子怎么都不信甄宝会先伤人,肯定是孙子自己笨手笨脚招惹了那群鹅,还反咬甄宝一口。

“爷爷怕明时说不清楚,想了想,还是我自己走一趟吧。”

甄宝一听,忍不住又瞄向傅明时。

傅明时面无表情望着门外,没看她。

甄宝现在总算明白了,傅明时昨天说的居然都是真话。

脑袋里有点乱,甄宝先关心傅老爷子的身体,“您,您真的病了?”

傅老爷子长叹一声,见郭奶奶听得糊涂,就老友聊天般给郭奶奶解释了一遍,包括他跟孙子过来的目的。郭奶奶年纪大了,既然傅老爷子自己想得开,她也没有年轻人那么一惊一乍的,反而欣慰地劝甄宝,“凤宝啊,这是你爷爷为你修来的福气,你快答应吧。”

说着特别满意地瞅了傅明时一眼,年轻人多俊啊,还那么有钱,换她早答应了。

甄宝低着脑袋,一声不吭。

傅老爷子咳了咳,拄着拐杖站起来,对郭奶奶道:“我们先去甄宝那边坐坐,晚上咱们两家一起吃顿饭。”已经把甄宝当自家孙媳妇看了。

“行,你们说话,我准备晚饭。”郭奶奶激动地看着他。

傅老爷子笑了笑,转身问甄宝,“咱们先过去?”

甄宝点头,紧张地在前面带路。

甄家院子里,几只大白鹅见主人领路,虽然都站起来了,却没再挑衅,只有黑蛋一直颠颠地跟在主人脚边,一双乌溜溜的狗眼睛时不时警惕地看看傅明时,傅明时进屋时,黑蛋还叫了一声。

“这狗不错,会看家。”傅老爷子夸了一句。

甄宝搬了两把木凳子过来给他们坐,尴尬道:“家里有点破,您别嫌弃。”

甄家确实挺破的,远处不说,照郭奶奶家都差远了。

不过傅老爷子、傅明时谁都没嫌弃她的意思,稳稳当当坐了下去。

甄宝也冷静下来了,为难地看着傅老爷子:“傅爷爷,您的心意我领了,只是我现在过得挺好的,真不用您补偿我,我只求您老人家安心治疗,早点把病治好,大家都健健康康的。”

“不行,你一天不肯嫁给明时,我心里就多愧疚一天,没法治病。”傅老爷子心平气和地说,对上甄宝错愕的眼神,傅老爷子指指自己,又换了可怜巴巴的语气:“凤宝你看,如果有别的办法,我会一路辛苦跑过来?你不知道,从机场到你们家,我这身老骨头都快颠簸碎喽。”

甄宝突然特别……愧疚,明明是老爷子自己非要跑来的,可想到老爷子得了肝癌那么可怕的病,甄宝就没法理智地置身事外。

傅老爷子趁热打铁,“凤宝,你就跟我们走吧,你放心,有爷爷在,明时绝不敢欺负你。”

甄宝还是不想去,可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老爷子的眼神,她受不了。

傅老爷子及时让步,“要不你们俩先订婚,平时多处处感情,实在处不出来,我就认你当孙女,这样总行了吧?凤宝,爷爷真是放心不下你,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子,陪我在城里住几年?”

身体前倾,老爷子殷切地看着甄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