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62|1.7

067

原本夜深了,宝珠走来,冷冰冰地告诉顾柔可以在云来山庄歇一晚再走,但顾柔心绪烦乱,不愿多留,便立时走了。一路上,只听见老妖怪用心声叫自己:

【小柔,你到哪了,回家了?】

脑袋里想起唐三那张嬉皮笑脸,便有些迷茫,她头一回没回答老妖怪,急匆匆地赶回家,洗了身上血污,不欲多想,上床闷头便睡。

只是到了后半夜,又连着做噩梦。

她梦见和心爱的老妖怪在洛水的长桥上面相遇了,梦中的老妖怪面貌模糊,但她却很喜欢,桥下灯花点点,河水波光粼粼,一切都是那么宁谧美好,她干净得像岸边的白茶花花瓣,迎风舒展,冲着他微笑招手。

突然,天空下起了雨,雨水是红色的,一点一滴弄脏了她的白绸罗裙,她急着擦拭,却越擦越多,满身鲜血,她急得放声恸哭,她的老妖怪温柔地抱紧了她:【别怕,本座在。】

【我想见你,想见你,想你!】她的眼泪像雨水一样流泻。

梦中的情郎拥住她,他朦胧的面孔从虚幻到现实来回闪烁,渐渐清晰;他低头,给予炽热的吻,渐渐地,呼吸交换之间,衍生出了躁动的情绪,他托住她的腰肢,温柔地在她耳边低声:【相识虽是荒唐,但本座倾心你。】

她痛苦又幸福极了,紧紧地拥住了他:【我也倾心您……大宗师。】

……

晨曦缓缓亮起。

院子响起关门声,顾欢去学堂了,他觉得最近阿姐似乎身体不大好,所以格外懂事,将做好的朝食留在了饭桌上,等顾柔起来吃。

顾柔早就醒了,确切地说,她是被惊醒的。

她觉得自己是快疯了。

昨夜的梦很清晰,她梦见了老妖怪,做春.梦,这或许很可耻,可是更让她感到羞愧的是,她对着老妖怪,喊出的却是:

大宗师。

她烦躁地揪住头发,用力地揉搓着,简直想拿着自己的头去撞墙,看看自个脑袋里是不是装了一大片海洋——还是水性杨花的杨。

难道我真的是一个三心二意,水性杨花的人?天啊,顾柔被这样的念头震慑住了,可是今天倾心老妖怪,明天移情别恋国师,这可不就是朝三暮四,朝秦暮楚么。

抓了污秽可以洗手,吃了污秽可以刷牙,染了污秽可以洗澡,可是现在污秽掉的是她的心,她能挖出心来洗洗干净再放回胸膛里去么?

如果可以,她倒是想这么干。

顾柔起身,抹了一把脸,终于稍稍冷静下来,重新将事情梳理一遍。总觉得唐三是老妖怪这件事,还有诸多疑点。至于哪里奇怪,她也说不出,就觉得老妖怪似乎一下子转了性,跟唐三这副不男不女的美人皮有些货不对版。

她决定再搞搞清楚,不管怎么着,总不能一直这么揪着心过活下去。

【老妖怪,你在么?】她还是习惯称呼他为老妖怪,而不是唐三。可能因为唐三这个名字太难听了吧!

对方果然立刻回答:【你睡醒了?我在。】

顾柔:【我想见你,同你说几句真心话。】她非得重新让老妖怪连人带声音地站在她面前对上号不可,要不然心里的疑惑怎么也解决不了。

对方也毫无迟疑,好似早有准备:【好。后天酉时,你来醉仙楼门口。】

怎么又要等?顾柔怕有变数:【就现在,不成么?我过来云来山庄找你。】

【就后天吧。】

对于国师而言,他经过唐三提点,倒是有了计划,这件事说来话长,也非三言两语讲得清楚,为了彻底获得他的小姑娘的谅解,他要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

……

顾柔郁闷了两天,弟弟顾欢看不下去了,他的阿姐怎么越来越郁郁寡欢?这日学堂提前放课,他便缠着阿姐说要去吃葫芦巷的桂花鱼。

顾欢说是自己要吃,实际上这桂花鱼是顾柔爱吃的一道菜,那葫芦巷口有一家小酒馆,老板是南方彭城人,在京城开客栈有些年头,故而房舍稍显得老旧,但做的桂花鱼却是一绝,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许多饕餮食客为了一尝美味,特地从城中各处地方慕名而来,所以这桂花鱼愈发地供不应求,想要吃得上,还得提前预定排队。

顾柔现今全无吃美食的心情,若不是自觉这些日心事太重,忽略了弟弟,打算陪一陪他,也不愿意出门,故而应允了出来。

那桂花鱼上来,白盘青鱼,盖着翠绿葱丝,热油未褪,浇淋在鱼皮上发出滋滋滋的细响,清香扑鼻。姐弟两提箸品尝,顾欢赞不绝口,顾柔食之无味,象征性动了两筷子,又恹恹地放下去。

同样的桂花鱼,吃在其他人嘴里却是不可多得的佳肴,邻桌的几位年轻人吃得正香,还叫了一坛上好的西凤酒,边吃边喝,一路畅聊:

“汪兄,这前日才来过,怎么今个又来,你该不会是瞧上这边老板娘了吧?”

说话的青年嗓门不小,引得掌柜老板娘从那边投来一眼,这南方的妇人粗布衣衫,面相温和,听见调侃并无恼怒,只是盯着那口无遮拦的青年。

“别胡说,这玩笑开不得。”那姓汪的青年立刻朝老板娘投去歉意的一瞥,老板娘略微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眼神上的致歉,又自顾自地低头抹拭柜台去了。

那汪姓青年对自己的同伴道:“贤弟有所不知,再过一个时辰我便要动身去冀州,只怕到时候吃不到这般正宗美味的桂花鱼,所以临走前一定要趁着机会吃个痛快。”

“啊,就是上回你说的那个姨父?”

汪姓青年点头道:“正是,我姨父再过一月六十大寿,母亲腿脚不便,不能亲自前去,我替她向姨父送去贺礼,吃完便要动身启程。”

他的同伴叹气:“哎,那真是可惜了,这顿饭小弟来付,权当给贤兄践行。”话音未落头上便挨了一下,另一同伴道:“汪兄去祝寿是好事,你可惜个什么?会不会说人话。”那人直呼冤枉:“两位贤兄误会愚弟了,愚弟的意思是,汪兄走得太急,赶不上花灯会。”

那同伴奇道:“花灯会,什么花灯会?”现在五月下旬,中元节早过了,离乞巧节又还远,哪里来的花灯会。

那青年搁下筷子,道:“二位贤兄有所不知,朝廷昨天下了诏令,因为沐美人生辰将至,皇上决定今夜在京城举办一场花灯会,届时宵禁解除,铜驼大街上会有舞狮表演,东门前面还要搭个大戏台,朝廷请了四喜班和起云班来打对台戏,要唱个通宵,届时宵禁解除,全城的百姓都能去免费看戏。”

那汪姓的青年原是一个戏迷,一听到京城这两个最有名的戏班子,不由得大感兴趣:“对台戏?他们唱的什么曲目。”

“不晓得,好像是个新戏,”那人想了想,忽然露出一丝新奇的神色,凑近桌子,敲着手里头的一颗核桃,“据说,那戏本子还是本朝国师亲自撰写。”

顾柔听到“国师”两个字,耳朵就不自觉地竖起来,去仔细听他们说的内容。

“国师,你说国观里头那位大宗师?”“正是啊。”那汪姓青年显然惊讶,虽然当今国师才名远播,但是从没听说过他对戏曲有所涉猎,而且国师写的戏,必是一些金戈铁马拱卫河山之类的主题罢,但那四喜班和起云班都是以老旦和花旦唱腔优美著称,说白了就是擅长你侬我侬的花旦鸳鸯戏,不比春台班那些以武生打斗精彩见长的班子,能演出豪情万丈的气魄。这,难不成要唱道德经?他这个资深票友绞尽脑汁,实在想象不出来那会是一出什么戏。

他的同伴看出他的纠结,笑道:“反正你也看不着了,不如惜取眼前珍馐,如今敞开了吃,别到了冀州犯馋,来喝酒,小弟敬你一杯。”

……

五月廿二这日是沐美人的生辰。

老皇帝素宠沐美人,早早就为她打算在宝蝉宫举办宴会庆祝,可是沐美人一直以来似乎都对此事提不起兴趣,整日食欲不振,怏怏不乐。这可急坏了老皇帝,连忙传太医为美人看诊。

太医切完脉:“恭喜皇上,娘娘有喜了。”

皇帝惊喜过望,欲大肆操办沐美人生辰宴,向群臣问意见。

出乎他意料的是,第一个出列的却是国师,国师提议为了庆祝沐美人怀上龙子,又临近生辰,可在当晚左卫府附近的高台上燃放烟火,并解除宵禁举办灯会,全程欢庆彻夜。

老皇帝不由得一愕,他没想到素来对后宫之事并不关心的国师能有此提议,燃放烟火为了这个庆典营造气氛……对对对,他记得沐美人的确是喜爱看烟火,在清净台那个位置燃放,站在宫城里刚好能够看见,沐美人刚刚生产完行动不便,这样一来,她站在后宫的阁楼上也能欣赏得到。

国师又加进言,可在城中搭建露天戏台供全城百姓观看,与民同庆,使全城百姓为沐美人腹中胎儿祈福。

这慕容爱卿真是太窝心了!老皇帝喜上眉梢:“爱卿办事妥帖周全,聪慧至极!就按你说的办。”立刻着少府立刻准备。

于是灯花庆典当晚,铜驼大街上人如潮涌,一派欢腾热闹景象。

顾柔行于人潮之中,走马观花经过,眼中观的是景色,心中想的是心事,一路行来,也不晓得自己经过了多少盏花灯,不知不觉便行至醉仙楼前。

她仰起头,望着那装潢富丽的牌匾,“醉仙楼”三个楷书大字右下角,盖着国师署名的私印。

她不欲勾起情丝,慌忙避开视线,朝一边的糖人铺子瞅去,小贩正吹着一个糖人,笑容满面地交给殷切等待的顽童……她用心声唤道:【我到了。】

对方很快传来回声:【上楼。】

顾柔进了客堂,这会醉仙楼里客人不多,全都跑到外面去看舞龙舞狮去了,跑堂的肩上搭条毛巾迎过来,满面堆笑地问:“客官几位?”

老妖怪的声音传来:【二楼,天甲一号房。】

她便道:“会友,天甲一号房。”

跑堂的一拍脑门,打量顾柔:“对对对,您瞧小的这脑子,之前有一位贵人吩咐过,小的差点没给忘了,快请,楼上的贵人等候您多时了。”

想来那唐三哥出手阔绰,包了一间二楼厢房约见她。顾柔有几分犹豫,站在门口,深深呼吸,推开门。

包厢内不见一人,酒菜还冒着热气,碗筷却没有动过的痕迹。

跑堂的诧异:“奇怪,方才小的下楼的时候,这位贵人还在里头吶,没见着他下楼,难道会飞不成。”

顾柔环扫而去,包厢临街的一面,一扇盘长锦花窗朝东开着,下面传来鼎沸的人声。

“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跑堂的应声退下,顾柔走到窗前,将窗户全数打开,撑着窗舷探身张望。

楼下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各色的花灯如明珠,整条铜驼大街串联成发光的珠串,笔直南北延伸。近处嘈杂人声,混杂着几声别致唱腔传来——对面的广场上搭着两个相邻的戏台子,两班人马正在做最后的准备,那戏台子距离此处很近,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台上的花旦胭脂明润的面孔。

虚空中,老妖怪的声音传来:【你到了么。】

【到了。】

【打开窗,朝东看。】

【我在看,】顾柔的目光从南移动到北,【你在哪。】

【你朝戏台上看。】

顾柔垂目眺望,那左边的戏台上立着一个粉妆玉砌的花旦,身着罗衫,俊扮脸;拈个兰花指,举手到眉边,似哀似愁地念白道:“钗儿本是奴心头好,却似流光易可抛,这却丢了如何找……”

顾柔左看右看,那戏台上只有一个花旦,哪来的唐三?正想问他,忽然听见邻窗的客人闲聊,一少妇盈盈笑道:“太奶奶,这位置看戏是最清楚的了,居高临下没人打扰,省得去戏台子前面跟人挤破头。”

有老妇立刻道:“你不爱听戏,被老身强拉出来,可闷坏了罢,你也不必陪着老身,带着敏儿下去逛逛花灯岂不更好。”“太奶奶,阿菡乐意陪着您,何况这出戏是当今国师写的,阿敏也想来瞧热闹呢。”“哦,是了,上回你同老身说起过,这新戏名字唤作什么来着?老身给忘了。”

少妇道:“叫《金钗误》,太奶奶您瞧,那花旦不是丢了打小佩戴的金钗么,这便是了。”

顾柔听了,朝那戏台子上花旦看去,只见她再台上环转几圈,左顾右盼,似在寻找,却总也找不见,大抵就是在寻那枚“金钗”了。

隔壁的老妇又问:“老身老眼昏花,瞧不仔细,她这钗子可找回来了?”

少妇笑盈盈答:“还不曾,太奶奶,这戏才开场呢……哎呀快瞧,那小生上台来了。”

顾柔闻言望去,只见一白面的袍带小生上台来,显然扮演的是个官宦贵族身份,整云手,走台步,拿着龙虎音唱了一段,声音清亮高亢,唱什么顾柔没在意,只是目不转睛盯着他脸看。

可惜小生妆面太厚,看不出个五官真相来,顾柔也分不清楚他倒底是不是唐三,只是身高倒还符合。

【老妖怪,老妖怪?】

她唤了几声,未得回音。

他倒底葫芦里卖什么药,把自己邀至此处,难道就是为了听一出戏不成。

顾柔正犹疑,忽然隔壁窗子一声欢呼:“找到了,找到了!”

她随着那看戏的少妇声音望去,只见台上的袍带生正弯腰起身来,当他站直的那一瞬间,手里拿着一枚金钗。原来那花旦丢失的金钗,却是被那小生拾得。

那小生拾得金钗,正作端详,忽然地凭空传来一阵唱词:“恨时须得逢人笑,伤时不得有泪流;奴有心事千万重,却只无言对东风。”

——那花旦虽然在戏台角落,背对观众,却唱出声响,表现她不在场。而那袍带小生满面惊愕,手握金钗四下顾盼,似在寻找声音来源,半响对着观众念白道:

“这金钗说人话,倒是有生以来头一遭,不晓得里头那个是人是鬼?”

那躲在角落的花旦也一惊,原地转两圈,朝天望去,装作也看不见那小生的模样:“你是何人,你又是人还是鬼?”原来这支金钗却可让两人身处异地,隔空对话。

顾柔只觉这桥段莫名地似曾相识,停下来细看。

接下来,那花旦同俊扮小生隔空对起话来,发觉竟是一根簪子连着异地的两人,能教彼此心灵相通,把心声传到对方耳边去。起先两人互有骚扰,那花旦扮的原是一个没落门第的大小姐,家道中落生活清苦,却自力更生,自强不息;那贵族青年在朝中就仕,前途一帆风顺百事无忧,却将一切视为儿戏,游刃有余。两人心声对起话来,一个在绣花,一个在朝议,各有打搅,花旦被绣花针扎了手,青年忘了象牙笏板上的提词,各自生恼,隔空指责对方的不是。他俩吵得激烈,底下的观众看得逗趣,笑声此起彼伏。

顾柔却越看越奇,禁不住想起前尘往事。

随着那戏台上剧情推进,姑娘和青年相互熟悉了,化干戈为玉帛,渐渐交心起来。姑娘同那青年诉说身世孤寂,那青年温柔慰藉,使她重获笑颜,不知不觉中,虽然不曾见面,两颗心儿相互偎依,靠在了一起。

隔壁听戏的少女听那花旦拿细腔唱着绵绵情话,不由心驰神往,同她身边的嫂子道:“二嫂,你说这世上真要有一个如此交心之人,那该有多好。”“傻丫头,你这是入了戏啦,”她嫂子看一眼,笑道,“嗯,太奶奶,咱们阿敏长大了会想事了,急着要找人家了。”老妪听得点头笑:“是啊,阿敏大了,该是时候合计合计,替她寻一户好人家。”那唤作阿敏的少女羞臊了脸:“太奶奶,嫂子,你们!我不跟你们讲了。”

顾柔听得那唤作阿敏的少女语气里满是神往和羡慕,不由得一时地愣怔。

众人继续往下看戏。戏文里的青年爱上了姑娘,却因为身份地位悬殊,始终不得见面;二人倾心相许已久,终于下定决心相见时,青年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家族同姑娘的家族有仇隙,且正是害得姑娘家道中落的罪魁祸首。一时间,他愁肠百结,躲在相约见面的桥下踌躇,姑娘却早早来了桥上,等不见心上人,伤心欲绝。那花旦演技炉火纯青,婉转的唱腔伴着泪如雨下,揪住了多少观众的心。

戏台子下有人频频拭泪,有些姑娘少妇的情思敏感,已经随着台上的花旦伤心不已,人群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啜泣声,原先的欢声笑语此刻分外寂静。

那花旦唱段唱罢,甩动水袖,怅然离了桥,观众中一片遗憾,有入戏的还在下头高声喊:“人在桥下,直往下看呢!”却是无用。

轮到那小生唱段。那小生方才唱过,龙音高亢,虎音宽膛,小嗓和真嗓混合并用,已显他功底深厚,此刻又拿了一段凤音出来唱慢板,带哭腔,□□无缝,娓娓道来:“我众里寻她千百度,只恨相见不相识,她是簪上情丝千万缕,吾是笔尖心事一行行……”

他拿着金钗细端详,想见不敢见,想喊不敢喊,屏到最后,伤心念白:“痛煞了我心也!”

伴着那头的花旦泪水涟涟,整台的弧弦月琴哀婉作响,揪得台下一片哭声。

顾柔站在窗口,戏台上相似的剧情演绎,终于使得她慢慢惊觉,这就是她自己的故事。

这是国师笔下的故事,所以,国师就是老妖怪,老妖怪就是国师……

不知不觉间,眼里盛满了泪,倒不是为了戏台上的唱段,而是脑海里回响着那一句:“吾是笔尖心事一行行”。

想来他,一定也忍受千般纠结,才会写下这样的文字来吧?

她憋了半响,听着隔壁阿敏和阿菡姑嫂倆的哭声,使劲忍住了,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咬住唇——大宗师你个大笨蛋!

【你在哪?】她集中心神,朝那虚空中问去。

他凌风伫立,一直在静静地等,等她的答案,等她的审判,故而第一时间传来了回响:【小柔,你若是愿意来,本座在国观的千钟楼上等你。】

大笨蛋啊!她忍不住鼻酸,狠狠地一跺脚,跑那么远的地方作甚去!她当下就想见他!

【等着我!】顾柔拔腿就跑,冲出了包厢楼。

空荡的包厢内,窗子还打开着,对面戏台上的剧情正热烈上演。那花旦一哭,台下的观众也跟着哭,忽然间地,不知谁站起来喊了一声:“去找她呀!”观众们似被带动,群情激奋,纷纷跟着道:“去找她呀!”“把话说清楚!”和伴奏响成一片。

那小生原是班子里的顶梁柱,戏台经验丰富,临场机变得很,顺着看戏观众的起哄声,不慌不忙,情真意切地接下去唱:“我与她三生有缘今相逢,愿得天长地久永相共,这便——寻她去也!”拔腿匆匆往那头花旦追去,惹起台下一片潮水般欢呼,到处皆是破涕为笑,欢声雷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