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3章 暴君的替身情人

傅远冷冷看着易泽,眼中几乎要冒出火来!这个混蛋把医院看的和他家一样,而且把消息封锁的那么紧,他想要去看看谢何都不可能!还是从记者发布会才得到了谢何的消息!

旁边人来不及阻拦,被傅远直接走到易泽和谢何跟前!

易泽眼神冰冷的看着他,如果不是傅远在中间捣乱,当初他怎么会误会谢何和简子涵,现在他又想要来破坏他们!易泽眼中控制不住露出暴虐的情绪,寒声道:“我好像没有请你吧。”

傅远冷笑一声,“你是不敢请我吧,你怕我来了你就不能随心所欲的强迫他了!”

此话一出,下面一片哗然!在座的都是易泽和谢何熟悉的朋友,对他们的事情还是了解一些的,按照他们的看法这是包养出真爱啊,强迫又是怎么回事?!

当初易泽囚禁谢何的事,那些人不知道,但是……简子涵却是清楚事情经过,他连忙上前拦住傅远,对他使了个眼色,沉声道,“没有强迫,你别乱说。”

今天是易泽和谢何重要的日子,虽然他也心痛不已却还是勉强自己来这里祝福他们,怎么能让傅远提起旧事让谢何伤心难过呢?简子涵伸手就去拽傅远。

傅远用力甩开他,声音冰冷:“简子涵,我当时是要你去救他出来的,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你不是说你爱他吗?你的爱就是把他交给易泽这种人?!”

简子涵脸色一白,一时间无言以对。

围观群众再次哗然!简子涵不是易泽以前追过很久的人吗?易泽找谢何都是按照简子涵的模样来找的,什么时候简子涵也爱上那个替身了?!这是四角恋吗?!

今天的消息简直比当初的新闻发布会还劲爆!

易泽原本不想在今天闹的太难看的,但此刻终于无法继续忍受,伸手一把揪住傅远的衣领!眼看就要控制不住爆发出来!就在这时,之前一直沉默的谢何缓缓开口,“易哥。”

虽然谢何的声音很轻,但就仿佛一个开关一样,瞬间平息了易泽的怒火,易泽回过头,小心愧疚的说:“你别担心,我不会然他阻挠我们的!”

谢何缓缓摇了摇头,说:“让我和傅总说几句吧。”

傅远原本也是满脸愤怒,但是看到谢何出来阻拦易泽,不由的露出惊喜的神色,声音也有些激动:“是他强迫你的对不对?”他还记得当时他去易宅,谢何那心如死灰的模样,和那无望沉寂的双眼……至今他无法忘怀。

谢何眼神柔和,声音低缓平和,“傅总,我们去旁边说好吗?”

傅远其实也不想谢何被人看笑话,闻言立刻点头,“好!”

易泽又开始怒火上头,想要跟上去!

谢何按住易泽的手臂,抬眼看向他,“我想和傅总单独说几句,一会儿就回来,易哥你在这等会儿好吗?”

易泽并不想答应,但又不舍得反驳谢何,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

他不放心谢何和傅远离开……虽然他们都说谢何是爱他的,但是他犯了那么多的错……如何能保证谢何不会想要离开他?不,他已经想要离开过他一次了。

也是那一次让他意识到自己有多在乎这个人,却因为嫉妒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所以傅远说的没错……他是不敢让他来见谢何,他不想冒任何风险,更不能承受谢何再一次试图离开他。

他小心翼翼竭尽全力的维系着这个局面,像一个捧着被人觊觎的珍宝,患得患失的孩子……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简子涵却不认为谢何会和傅远走,他拉住易泽,低声道:“别担心,让他们去说句话。”

易泽嘴唇动了动,到底不忍心让谢何为难,紧绷着脸站在原地,没有跟过去,垂在身侧的手握的很紧。

…………………………

傅远推着谢何的轮椅来到一旁,他看着谢何消瘦的身形心疼不已,原本有许多话想说,但到了唇边却只剩了一句:“你瘦了。”

谢何轻松的笑了笑,似乎对于这一切毫不在意,他眼神真诚的看着傅远:“谢谢你今天能来。”

傅远连忙说:“是他强迫你的对不对?你如果不愿意留下来,我今天一定带你离开!”

谢何摇了摇头,他凝视傅远的眼睛,“傅总,我一直都是爱他的,这点你是知道的,不是吗?而且没有强迫,我是自愿的。”

“但是他那样对你,你不是决定要离开的吗?难道因为他现在回头了后悔了,你就可以这样原谅他?他那种人根本不会懂得悔改的!”傅远声音有些激动,“你不要被他的假象骗了!”

谢何表情很平静,“我都知道。”

傅远表情微变:“那你还……”

谢何轻轻咳了一下,“我就要死了,你知道吗?”

傅远的嘴唇抖了抖,他是听说谢何得了癌症,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

“所以,他会怎么样,会忍耐多久,都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他愿意让我得偿心愿,哪怕只是同情也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不想计较那么多了,人生在世,要懂得知足。”谢何睫毛颤动了一下,眼含笑意看着傅远,“不过你能来我还是很高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谢谢你让我知道,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是有那么一些人是真的在乎我的……只可惜我不能回报你,实在愧对你的心意。”谢何认真的说。

傅远看着这样的谢何,喉咙忽然哽咽了一下。

回报……是的,他总是想着回报,他今天来这里,真的那么大公无私的只是为了谢何的自由吗?不是的……他其实想着的是自己,不甘心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就这样被别人拥有,愤怒嫉妒驱使他来到这里……如果他真的爱这个人,应当是不计较回报的。

这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站在那下面的简子涵的心情,以及那种煎熬苦痛。

既然爱这个人,怎么能忍心他有一丝丝不开心难过呢?怎么忍心因为自己的私欲而令他为难?如果这就是谢何的真实心意,那么他只能成全,谁让谢何爱的那个人,一直都是易泽。

【叮,傅远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100】

傅远眼中浮现一丝颓然无力,他定定的站了许久,然后伸手轻轻抚上谢何的脸颊,低头靠近他:“没有回报也没关系,我爱你不是要你报答我的。”

他忽然觉得自己并不比易泽好到哪里去,易泽不懂得爱一个人,而他的爱总是包含着代价。

好在他现在懂了,只是懂的代价有些高昂。

不求回报的爱,就意味着永远无法得到这个人,意味着要学会放手。

傅远顿了顿,又说:“既然如此,我就走了。”

谢何笑笑,“好。”

傅远没有再说什么,大步离开,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到底做不到在这里亲眼目睹,他还是没有那份心胸。

谢何回到外面,易泽匆忙紧张的迎了过去,低头看着他,“他,和你说了什么?”

谢何淡淡一笑,“没什么,他走了。”

易泽小心翼翼的说:“那我们继续?”

谢何点点头。

………………………………

婚礼后易泽没有直接把谢何送回医院,而是带着他回了家,家里已经布置一新,很多摆设都变了,谢何一眼就看出来,易泽把他家里的东西也都搬过来了。

易泽抱着谢何转了一圈,一边走一遍笑道:“你的衣服我都给你拿过来了,那间屋子是你的衣帽间,这间以后就是我们的主卧了,你常用的东西都在那里,还有这里……这里……”

谢何看到卫生间的时候,发现梳洗台上摆着两个杯子和牙刷,易泽连这都准备了……他忽然觉得眼眶一酸。

易泽笑道:“等你以后好了就可以随时住了。”

谢何低低的‘嗯’了一声,喉咙哽咽。

“你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以后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了,当然要改的符合你的心意才行。”易泽又温柔的道。

谢何摇摇头。

易泽无奈一笑,“好。”说完又抱着谢何往外走,现在谢何的状况不能长时间离开医院。

但是刚出了卧室门,谢何忽然抓着他的手臂抬眼看向他,说:“等等。”

易泽连忙问:“还有什么事?”

谢何忽然笑了一下,“今晚我想住这里。”

易泽露出犹豫的表情。

谢何看了出来,漆黑的眸子望着他,笑道,“易哥……今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吧,我想住这里,你……能答应我吗?”不想回到冰冷的医院,想要就在这里,和他所爱的人在一起……

以爱人的身份,而不是一个替身玩物的身份,留在这里。

易泽看入谢何的双眼,终于缓缓道:“好。”

这天晚上,他们两个人相拥在床上,易泽环抱住谢何,轻轻将他的脸按在自己的怀里,怀里的人呼吸微弱,如果不是因为还能感受到那轻轻的心跳,就好像已经离去了一般。

谢何靠着他,轻轻唤了一声:“易哥。”

易泽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说:“我在。”

谢何抬起眼睫,虽然人已经瘦的变了形,但那双黑眸却通透耀眼如世上最珍贵的珍宝,他嘴唇微微动了动,说:“易哥,你真的爱过我吗?”

易泽毫不犹豫的回答:“真的。”

谢何就笑了,这一次他没有说谢谢,没有说不信,只是用那双明亮炙热的眼睛看着他,说:“我也爱你。”

易泽的心跳几乎停顿了一瞬间,他缓慢而郑重的说:“我一直爱你。”

我一直爱着你,只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而已,但这不能否认,我一直爱你。

【叮,目标易泽好感度2,当前好感度100】

【叮,该世界目标人物易泽攻略完成,获得经验值10000,该世界重要角色简子涵攻略完成,获得经验值8000,该世界重要角色傅远攻略完成,获得经验值8000,该世界共获得经验值26000。】

【谢何:宝贝,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吧。】

【444:(⊙o⊙)是的】

【谢何:现在脱离这个世界。微笑jpg】

【444:咦这么急吗?现在就要脱离吗?不等明天?】

【谢何:是的,这个身体早死一天晚死一天没多大区别,不用拖到第三天。】

【444:我还以为你至少要和易总说句话再走呢……_(:3ゝ∠)_】

【谢何: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而且没关系,我人虽然走了,但是给他留下了很多宝贵的精神遗产啊,他不会寂寞的:)】

【444:……】

……………………………………

易泽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怀里的人已经没有了呼吸,那原本就微弱的心跳已经彻底停止,冰冷的身躯昭示着无情的事实……他用拇指轻轻描绘着怀里人的眉眼。

大约是早有准备的原因,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意外。

因为时时刻刻承受痛苦,眼看自己的心一点点死去……真的到了最后的时候,已经几乎感受不到疼痛了,只有冰冷的死寂。

易泽一手筹办了司明晖的葬礼,从始至终都表现的很平静。下葬的那一天所有人都走了,他一个人待在那里舍不得离开,他伸手抚摸了一下墓碑,声音低柔:“你一个人,寂不寂寞啊……”

易泽让人把所有司明晖生前的作品全都买了回来,司明晖在世的时候,他没有想过要看一看他的东西,等他走了,才发现哪怕只是他留下的一段影像,都如此弥足珍贵。

幸好,他留下很多。

让他可以时时刻刻看着他,时间可以带走那个人的生命,却不能抹杀他在他记忆里的模样。

没多久司明晖生前拍摄的最后一部电影上映了,因为先后经历了丑闻、反转、去世一连串的大新闻,司明晖的关注度空前高涨,这部电影也备受关注。

易泽拿着首映场的票,去之前非常仔细忐忑了换了一身正装,又对着镜子照了半晌,觉得自己的形象应该是颇为拿得出手的,才驱车去了电影院。不论何时何地,他总想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司明晖看,都说女为悦己者容,其实男人又何尝不是。

电影院的灯光熄灭,易泽转头对旁边空荡荡的座椅轻轻说了声:“你的电影,一定很好看。”

易泽专门要了两张票,因为他觉得,和司明晖一起来看他演的电影,应当也是他的心愿吧。他当初没能出席司明晖的颁奖典礼,如今也只能对着空荡荡的座椅,看着荧幕里的他,后悔总是无济于事。

易泽以前是不看这种情情爱爱的电影的,但是这一次却看的目不转睛,原来他的明晖也有这样的一面,他的光芒如此耀眼,全世界都能看到,唯独他看不到。

明珠甘愿蒙尘留在他的身边,却被他当做石头般不珍惜,他才是那个有眼无珠的人。

电影的最后,他听着明晖那清越又决绝的声音响起:你会后悔的,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爱你了;但是我不会后悔爱过你,我会保存这份爱意一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

这一刻,仿佛那个青年再次站到了他的面前,依旧是那清俊温柔的模样,红唇微启,眉目含情的望着他。

易泽微微仰起头,想要抚摸亲吻眼前的人,结果只摸了一个空。

电影灯光亮起的时候,路过的观众奇怪的视线投向他。

易泽摸了摸自己的脸,原来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他坦然的笑了笑,“电影拍的太好了,我都感动哭了。”

那观众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脸上还有一丝尴尬,笑笑起身走了,心道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起来如此冷峻沉稳的大男人,没想到内心这么感性,虽然电影是挺感人的,但也不至于哭成这样吧?

………………………………

几个月后易泽参加一次聚会,他的一个朋友张总悄悄和他说,“今天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说着招了招手,一个模样清俊的少年走了进来,他抬起头的瞬间,易泽的动作一僵,手中的水杯差点掉了下去。

张总看易泽这样激动,心道自己这招果然不错,不就是一个包养的小明星嘛,搞的真像死了老婆一样,他清楚易泽当年包养司明晖的原因,所以就又找了个模样相似的孩子,稍微整个容,和司明晖几乎如出一辙,不怕易泽不心动。

“怎么样?还可以吧?”张总看易泽那副惊住的样子,得意的嘿嘿一笑。

半晌,易泽转头深深看了他一眼,手一松,水杯落在地上摔的四溅,他的声音有些冷:“这种事,以后不要做了。”

张总一呆,“怎么?你不喜欢?”

“看在我们认识多年的份上,今天我不和你计较。”易泽淡淡开口,起身就走。

从始至终都没有再看过那少年一眼。

那男孩以为从此可以抱上大腿,过上锦衣玉食的奢靡生活,因此宁愿整容来讨好易泽,谁知道易泽看都不看他一眼,顿时惶然无措的站在那里。不是都说易泽当年看上司明晖就是因为他和简子涵长的像吗?怎么这回不管用了?

易泽沉着脸大步离开会所,忽然忍不住重重一拳砸在墙上!

很生气,很愤怒!那些人把司明晖当做什么了?当成一个可以随意替换的物品吗?!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真的在乎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可能愿意使用他的替代品,只会连见到这样的事都觉得无法容忍!会觉得是一种亵渎!

他所深爱的人,是无可替代的!

愤怒和黑暗的情绪让易泽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不过他到底还是冷静了下来,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调查一个刚才张总送来的那个人。”

易泽等了半个小时,秘书就把消息发了过来。那是个普通家庭的男孩,父母健在虽然不富裕但也不愁吃穿,只不过因为贪慕虚荣好逸恶劳,又被张总看中心甘情愿做这个事,这才整容后送到他面前。

易泽紧紧捏着手机,指节泛白,嘴角慢慢露出一个冷笑。若真是个可怜走投无路的,他不介意随手帮一把,算是帮明晖积德了,毕竟他不会再用有色眼光看人,这个世界总有人是真的值得他伸出援手的,但显然不包括这种货色。这种货色……也配来取代他的明晖?!

还有张总,别看认识那么多年,打的什么主意他不知道?这是看中了他手里的好处呢。

只可惜,要让他们失望了,易泽冷笑一声。

两天后张总的公司和易氏的合作被全面取消,虽然易泽没有对他进行进一步的打击,但仅仅取消的订单就让对方伤筋动骨,其他人纷纷落井下石,商场无人情,张总很快就被逼的全面撤出。而那个整容前来献媚的少年,在一次出入娱乐场所时因得罪了地头蛇脸上被划了一刀。

此事一出,很长时间没有人再敢给易泽送人了。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易泽始终单身,有些人又忍不住动了念头,开始把各种各样的人往易泽面前送,易泽一概不收,偶尔有人铤而走险给他送和司明晖长相相似的,这种人很快就会受到易泽的无情打击,渐渐的就再也没人敢往他面前送人了。

从此以后,谁都知道易泽深爱司明晖,谁都知道司明晖无可取代。

许多年后,又是一年祭日,易泽去给司明晖扫墓,他的模样看起来苍老了许多,头上甚至已经有了白发,他伸手摸了摸墓碑上的照片,絮絮叨叨的像是老夫老妻一样:“我最近又把你的作品全都看了一遍,大家都说你很勤奋拍了很多,可我还是觉得不够看……”

“对了……我建的那个以你命名的慈善基金,今年又帮助了好些困难家庭……许多人都很感谢你呢……”

“你一直这么好看,我却已经老了……以后遇到会不会嫌弃我了?”

易泽断断续续的说了一会儿,忽然眼神一黯,说:“这么长时间了,我一点都没忘记你,你忘记我了吗?”

他的声音低的似乎要随风飘去,“我有些想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