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1章 暴君的替身情人

易泽说:“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易泽走出医院,外面下了雨,他连伞也没打,站在医院门口像个傻瓜一样,路人走过看他都像看神经病。

雨水流入他的眼里,就好像是哭了一样,他觉得自己确实是个神经病,否则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是他亲手,一点点害死了他深爱的人啊……

他明明有那么多的机会,可是却什么都没做,任由命运的沙漏从指缝溜走。

他原本可以救他的,可以爱他的……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让他付出一切他也愿意……但是回不去了。

【叮,目标易泽好感度2,当前好感度93】

……………………………………………………………………

谢何自从吐血之后,病情迅速恶化,医生建议他化疗。对于任何治疗谢何都很配合,易泽每天都来看他,甚至可以说差不多是住在医院了,谢何面对易泽没有什么抵触,但也没有什么笑容,哪怕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甚至表现的无比顺从,人们也看得出他对于易泽只是迫于无奈的服从,这一切并不是真心。

谢何的病情一直得不到有效控制,人也消瘦的很快。

易泽的心一天比一天沉下去,主治医生被易泽问的烦了,人家也是有脾气的老教授,不客气的指着易泽的鼻子骂道:“你少到医院来一点我看更方便我们治疗,毕竟病人的情绪也是很重要的,他没有求生欲哪怕现在的医疗手段再发达也救不了想死的人!”

这句话说的易泽面无血色。

与此同时谢何正在病房和444聊天。

【444:宿主大大,您最近都没怎么刷易泽的好感度啊(⊙o⊙)】

【谢何:不急,先给他一点冷静的时间,正好抽空刷一下涵涵和远远的,毕竟目标人物刷满就得脱离了。微笑jpg】

【444:可是看起来他不会离开诶,你连和简子涵独处的时间都没有。_(:3ゝ∠)_】

【谢何:会有人劝他离开的:)】

…………………………………………………………………………

谢何一边和444聊天一边看剧,最近系统商店新上架了一部未来星际时代的电视剧,可以在睡觉的时候代入全息模拟模式观看,星际大战十分带劲。

易泽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步伐沉重的走到谢何的病房门口,静静的看着床上的人。

病床上的青年消瘦了许多,脸色是不正常的苍白,他闭着眼睛正在睡觉,似乎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永远就这样睡过去……易泽闭上眼睛又睁开,他每日每夜看着他爱的人生命一点点流逝……竭尽全力都没有办法挽回,这种痛苦如同凌迟一般,一下子死不了,又时时刻刻体会着锥心之痛。

仿佛被判决死刑的人,不是谢何,而是他。

易泽终于抬起步伐,轻轻走了过去,他把谢何抱到自己的怀里,青年的身躯瘦弱到仿佛稍微用力一点就会碎掉。易泽小心翼翼的伸手撩开他额前的头发,只是轻轻一碰,又落下一缕发丝,原本浓密的黑发在短短时间里已经变的稀疏起来,清俊的五官因为日渐消瘦而显得越发深邃。

没有什么,能阻止他日渐凋零。

易泽的手慢慢的握紧,将掉落的发丝死死握在手心,眼中痛苦之色不断的积聚。

他低头吻了吻谢何的唇,那柔软的唇上还有着一如既往的甘甜,令他沉溺的味道。

但越是甜美,失去的时候,便越发的痛苦。

谢何慢慢整开眼睛,黑眸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定定的看着易泽。

易泽声音低沉温柔,漆黑的双瞳中有着深深的眷恋不舍,他说:“我要出差一段时间,可能一时半会儿不能回来,我让简子涵过来照顾你好不好?”

谢何的表情终于变了一下,露出意外的神色。

易泽当然不愿意让简子涵过来,他每次看到谢何对简子涵展露笑脸都嫉妒的要发狂,但是他想起医生的话……治疗是需要良好积极的心态的,简子涵能让谢何开心,能让他更积极的面对治疗,那么……他就是退避一下又如何呢?他只会让谢何痛苦。

只要能让谢何好起来,他什么都可以做到。

【叮,目标易泽好感度2,当前好感度95】

易泽说完那句话,又抱了抱谢何,他也不敢太用力,唯恐怀里的人会坏掉。

然后站起来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谢何看着易泽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

【谢何:宝贝,刚才的电视剧接着放吧,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呢。微笑jpg。】

【444:……噢噢噢!好!】他刚才看着易泽的表情都被感染的失落了,还是宿主大大厉害!各种情绪切换自如!还有心情看电视!_(:3ゝ∠)_敬佩!!!

………………………………………………………………………

易泽当然不是真的出差了,他只是给自己的不出现找个借口而已。虽然没有出现在谢何面前,但他每天都会从照顾谢何的护士医生那里得到事无巨细的消息和治疗情况,还会趁谢何睡着的时候偷偷过来看一眼。

易泽知道谢何和他的经纪人韦章勤关系还不错,就把韦章勤叫过来,让他偶尔也去看望谢何,还和他打听了许多谢何的消息,比如谢何喜欢什么,平时吃些什么穿些什么,有些什么习惯……每一天,易泽都能从别人的口中了解到他所不了解的那个谢何。

虽然谢何不在他眼前,但是形象却比往日更加生动了。

易泽甚至还会回想他们以前相处的点点滴滴,用记忆一遍遍描摹这个人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那时候他是怎么做到视而不见的呢?人……真是一种可笑的生物,永远不懂得珍惜拥有的东西,总是等到失去才后悔不已。

简子涵这段时间也是经常去医院的,易泽看他的眼神每次都像看情敌,如果是在爱上谢何以前,简子涵都想仰天大笑三声,谁能想到他和易泽有一天会这样水火不容?摆脱这个麻烦简直不要太开心!

但是如今一想到那个令他们变情敌的人就快要死了,简子涵心里就只剩一片悲哀无力,甚至没有心情和易泽计较。

他也知道易泽如今有多不待见他,所以简子涵接到易泽电话让他多照看谢何的时候,是很意外的。

简子涵问原因的时候,易泽只说了一句话:明晖和你在一起比较开心,更有利于治疗。

简子涵就没再问了。

这天谢何做完化疗出来,简子涵在外面等着他。

过了最初的那几天,简子涵已经不会再随意表露悲伤的情绪,他知道悲伤无济于事,只会让谢何和他一起难过,所以他就一直保持微笑。简子涵说:“今天给你带了一个好消息。”

谢何疑惑的道:“什么?”

简子涵说,“你之前拍的那部电影已经初步剪辑完了,我找导演要了一份拷贝过来,你想看吗?”他亲眼见证谢何为了拍那部电影有多么努力,所以想他大约是会想看的,毕竟这是他最后的一部电影了。

谁知谢何的脸色变了一下,他垂下眼睫,淡淡说:“不用了,没什么好看的。”

简子涵愣了一下,但他现在所做一切都是为了顺着谢何的心意,既然谢何不想看,他就利落的不再提这件事,笑道:“不想看就算了,我们看看别的。”

谢何就笑了一下,“好。”

简子涵确实是个很温柔体贴的人,而且也不失幽默风趣,只要他愿意,可以和任何人相谈甚欢。

谢何和他在一起眼底的阴郁也散去了许多,简子涵就像是清晨的阳光一般,有着温暖人心的能力。

易泽几次偷偷过来,远远看谢何在简子涵面前笑的开怀,就好像在心底插了一刀一样,因为次数太多,到后来已经痛的麻木了。

原本最能令谢何开心幸福的那个人是他……原本是他的……

简子涵细心的发现谢何很喜欢听他谈起他在大学时候的事,于是就和他说了很多,还专门回家翻找了一番,把以前的同学相册也翻了出来,带给谢何看。

谢何果然表现的很有兴趣,他一眼就看到了合照里面的简子涵,笑着说:“这是你吧。”

简子涵笑:“是的,看来我们果然长的很像啊,你找起来都这么快。”

谢何笑的眼睛弯起来,还有点小得意,“是的,我以前也是很帅的啊,虽然家里条件不太好,但读书的时候班上也有女生暗恋我给我写情书呢。那时候啊……大家真单纯……”

简子涵笑眯眯的,“如果我早点遇到你,一定把你追到手,这样帅哥就内部消化了,估计有很多小姑娘要黯然神伤了。”

谢何说:“不会啊,她们只会给我们配对。”

简子涵一脸沉思,半晌露出严肃的表情:“有道理,其实我们很有夫妻相啊。”

谢何被逗笑了,他又低头翻相册,忽然视线停留在一处,动作僵硬了一下。

那是一张图书馆外面的照片,几个男生在一起,站在简子涵右侧的是个身材高大的男生,眉目锋利,他一手插在裤子里,慵懒的站在那里,微微侧头看着简子涵。

谢何的手就抖了一下。

简子涵注意到了,神色微变,那是易泽。他和易泽的合照并不多,当时易泽正在追他,顺便在图书馆门口照了一张,因为还有其他几个关系不错的老同学所以就把这照片留下了。

简子涵到底是个心思沉稳的人,没有表现出紧张来,而是随意的道:“这是易泽,我们是一个学校的校友。”

谢何点点头,声音有些干涩,“我知道。”

简子涵有些心疼又有些嫉妒,哪怕事到如今,易泽还是能轻而易举勾动谢何的情绪,他在谢何心中的地位无人能够取代。简子涵顿了顿,作轻松状道:“你想听听他的事吗?易泽当年在学校也是个风云人物呢。”

谢何沉默了一会儿,说:“算了,没什么好听的。”

简子涵深深望着他,心里一动,忽然开口:“明晖,我一直喜欢你,现在依然喜欢你,你是知道的吧。”

谢何顿时露出慌张的表情,“嗯,嗯……”

简子涵伸手扶住他的后脑,将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凝视他的双眼,缓缓道:“我是为了什么而出现在这里,你其实也是知道的吧。”

谢何脸上浮现一丝紧张之色。

简子涵低声一笑,“我其实不是什么伟大的圣人,也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好。其实我也挺自私的,只会对自己喜欢的人好,而且也希望我喜欢的人能喜欢我,所以……你能喜欢我吗?”

谢何无措的垂下眼睛,“我,没多长时间了……”

简子涵心口一痛,但语气依旧轻松,“那更要抓紧时间啊,年纪轻轻的,都没有好好的谈一场恋爱就这么走了,实在太遗憾了。不如你和我谈试试,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电影逛街吃饭,做所有情侣都会做的事,人生在世,不就是及时行乐吗。不是我自夸,我觉得我一定会是个好男朋友的。”

谢何抿着唇,许久,他说,“你不必为我这样的。”

简子涵说:“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啊。我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结果却到死都没追到手,太不甘心了。”

谢何怔怔的望着他。

简子涵凝视他的眼睛,这样近的距离,那双眸中的情绪一览无余,深情缱眷的爱意没有半分遮掩。

谢何的心仿佛被什么轻轻碰了一下,这样拒绝会不会太残忍?而且他都要死的人了,何必还在乎那么多呢?谢何忽然笑了一下,说:“好啊。”

简子涵眼里顿时露出惊喜的表情,那么大一个人了,居然高兴的像是个孩子一样,他在原地转了几圈,然后飞快的低头在谢何脸上亲了一口,“我真的很高兴!”

谢何低低一笑,简子涵为他做了那么多,能令他高兴他很开心。

只不过这样的话……易泽大概会不高兴吧……毕竟他这么喜欢简子涵。但是随即他就把这个念头抛到脑后,不高兴又怎么样呢?他如今只想让关心在乎他的人高兴。

他已经不想再为易泽而活了。

正如简子涵所说,试一试有什么关系。

简子涵兴致勃勃的对谢何说,“那我们今天就去看电影吧!”

谢何点点头。

……………………………………………………………………

易泽得到消息,一气之下把桌子上的东西都砸了!好半天才终于冷静下来,他告诉自己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之前就是因为他的嫉妒冲动才做出了那么多令人后悔的事!所以他不能再冲动了!

只要谢何能高兴,他和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为什么……心里这样痛苦……

易泽把自己关在家里两天,明明痛不欲生,却依旧不愿意放过任何和谢何有关的消息。

谢何今天和简子涵去了电影院,谢何和简子涵去逛街了,谢何和简子涵在外面吃饭了……他看着那些照片和只言片语,幻想着此刻和谢何在一起的那个人是他……唯有这种想象,才能给他继续克制下去的力气。

和易泽相反,简子涵最近简直前所未有的满足幸福。

他们就像所有平凡的情侣一样过着最平凡的生活,简子涵觉得自己每天都沉浸在对约会的期待和紧张之中,三十多岁的人了,因为爱情仿佛回到了十几岁,他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找回这种感觉。

谢何就像他想象中的完美爱人一样,温柔风趣,善良忠诚。

他们在一起可以愉快的交谈,从人生观谈到世界观都没有什么差异,偶尔有意见相左的地方,也能平心气和的讨论,更不会因为一些小事而误会吵架。

只要和谢何在一起,简子涵就感到很开心。

唯一的遗憾大约就是谢何身体不好,能出去的时间不多,因此简子涵更加珍惜相处的每分每秒。

这天简子涵把谢何送回到医院,情不自禁的把他按在墙上吻了上去。

谢何僵硬了一瞬……然后慢慢的放松自己仰起头,这仿佛默认的态度令简子涵更加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爱意,不由得加深了这个吻。

“我爱你。”简子涵的唇贴着谢何的耳畔,他抱着谢何,忍不住又用溢满深情的声音重复了一遍,“我爱你……”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

如果时间能够停留,该多好……

【叮,简子涵好感度3,当前好感度98】

“我,我要休息了……”谢何轻声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不敢抬头看简子涵。

简子涵温柔的看着他,“我明天再来看你。”

“好。”谢何说。

谢何回到病房,眼中浮现一丝黯然……不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刚才简子涵吻他的时候,他心里想的,竟然是另一个人,他想要尝试接受简子涵的,但他到底还是做不到……

谢何沉默的坐了一会儿,最后视线落在电视柜下面随意摆放的一张光盘上。他闭了闭眼睛,似乎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拿出光盘放了进去。

随着一阵悠扬的音乐,电影开始了。

这是他的最后一部电影,而他甚至等不到电影上映的那一天。

谢何一个人坐在病房里看着,看着另一个他在电影里如何和所爱之人相遇相爱又分开……他看到最后一幕,他抱着那个男人吻上他,露出明艳的笑容:你会后悔的,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样爱你了;但是我不会后悔爱过你,我会保存这份爱意一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

谢何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原来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是的,他怎么会后悔呢……他永远不会后悔爱过他,他是那样爱那个人,只是他却不爱他。所以他甚至都没有办法对那个人说出这句话,他的爱,卑微到连自己都鄙夷不屑。

但是尽管如此,他也会保留这份爱意到死去的那一天。

当简子涵吻上他的时候,他再也无法忽视这份心意,他没有办法爱上别的人。

谢何回过头,发现原本虚掩的病房门被推开了,简子涵不知何时站在门口,手上提着一个袋子,那是他们今天一起买的情侣帽,他忘了拿下车。简子涵离开后才发现,这又给他送过来。

谢何在看电影,简子涵在看着谢何。

简子涵慢慢走过去,对视上谢何满是愧疚歉意交织的双眼,洒脱一笑:“哭什么,看到电影里把自己拍的这么好看,被帅哭了?”

谢何失神的看着他,“对不起。”

简子涵伸出手,轻轻擦去他的眼泪,说:“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才对啊,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意,任性的要你也爱我,爱情又不是等价交换。”

谢何更是难过:“不是的,你是为了我好……”

简子涵说:“我都说了我没那么伟大了,我很自私的,我是为了我自己,你不要有什么负担。”他说着说着又失声一笑,“哎,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分手了,真是舍不得,我要是求你不要抛弃我,你这么好的人,肯定会答应的,但是那样我就太卑鄙了。”

谢何无奈的看着他,“你别说笑了。”

简子涵正色看着他:“你不能连我开玩笑的权利都剥夺吧。”

谢何说:“好吧……”

简子涵看着他满意的点了点头,“你早点休息,我不打扰你了。”他再次走出去,并且帮谢何把门关好,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才走出几步远,简子涵就仿彻底佛失去力气一样背靠在墙壁上,双手握紧微微颤抖。

什么笑话,根本不是笑话……

那是他的心里话。

不想放开,如果哀求能够留下他所爱的人,那么放下尊严去祈求又有什么关系。如果谢何能够活下去……那么只要能把他留在身边,使些卑鄙手段又有什么关系……拥有过,才更加不愿意放手。

但是他不能……他不能看着他爱的人,怀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他如今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他所爱之人能得偿所愿。

【叮,简子涵好感度2,当前好感度100】

【444:东西您是故意丢在车上的是吗?(⊙o⊙)】

【谢何:宝贝,你最近变聪明了呢。微笑jpg】

【444:o(n_n)o~】

【谢何:涵涵真是一如既往的体贴温柔呢,是时候让泽泽回来了,爸爸有点想念他了:)】

【444:……】

虽然不太懂,不过宿主大大想要谁走谁就走,想要谁回谁就回的感觉棒棒的呢~身为一个从来不用操心的系统心态一直很年轻\(≧▽≦)/

……………………………………………………

简子涵离开医院后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易泽那里。

易泽没想到简子涵会来见他,而且还是在这么晚的时候,他沉着脸把简子涵迎了进去,如今再看这张脸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当初怎么就看上这么个人了?回来也就罢了,居然还和他抢老婆!什么夫妻相!想起来就心口堵得慌!

“你有什么事?”易泽态度十分冷淡。

简子涵心情也不好,所谓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谢何怎么就爱上这样一个人了?偏偏还那么死心眼,他也不是才知道谢何爱的是易泽,但到底意难平,他哪里不如易泽了?不就是来的晚了点吗?

虽然很不甘心……但简子涵想到医院的谢何,想起他对着电影默默流泪的样子,心口一抽抽的疼,终于说:“你去见见他吧。”

易泽觉得自己呼吸都滞了一下,他眼里露出颓然之色,“你以为我不愿意去见他吗?他不想见到我。”

简子涵原本也是这样认为的,甚至他还幻想自己能够取代易泽,但事实证明易泽才是谢何真正需要的人。他叹了一口气,缓缓道:“你去见他吧,他真正想要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你。”

…………………………………………………………………………………………

【谢何:宝贝,泽泽来了吗?】

【444:来啦!昨天晚上就来了,在旁边看你睡觉看了一夜呢\(≧▽≦)/】

【谢何:我的睡容今天也是完美无缺的:)】

谢何翻了一个身,睁开眼睛,看到易泽坐在床边,嘴唇微微动了动,“你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