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1章 暴君的替身情人

傅远温柔的看着谢何:“不论怎样,我们也是朋友,我以后还来看你可以吗?”

谢何沉默了一会儿,坦然一笑:“可以。”

傅远点点头:“那我就先走了。”

就在这时又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谢何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易泽面色阴沉的站在门口,他的视线飞快的掠过谢何的脸,然后落在后面傅远的身上,脸上顿时浮现怒色!

下一刻!易泽忽然走过去一脚踹在傅远腹部!

傅远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还没来得及还手就被易泽揪住领子重重的摁在地上,易泽眼神冰冷,说:“我好像警告过你,不要打我的人的主意!”

谢何被这一幕惊住了,眼看易泽的拳头又要落下去,匆忙扑过去拽住易泽的手:“你干什么,快松开!”

易泽回过头,再也抑制不住胸腔里的怒气,眼神冷凝如冰,谢何竟然为了傅远来阻止他!这次可不是拍戏!易泽声音阴沉的如同滴得出水来:“你还敢说你和傅远没关系?”

谢何眼中浮现自嘲之色,易泽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他,在他眼里,自己为了钱和地位可以屈身任何人……如此还有什么争辩的必要?他慢慢开口,声音带着压抑至极的痛苦:“他是我朋友,只是过来看望我的,也不行吗?”

因着谢何的打断,傅远趁易泽不被摆脱了他的钳制翻身起来!两人眼看就要扭打在一起!

谢何忽然大喊一声:“够了!”

这一声喊叫让两人都停下动作,转头看向他。

谢何疲惫了闭了闭眼睛:“你们如果要打,就出去打吧,这里是我家。”

这句话让两人瞬间冷静下来,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这样像两个地痞无赖一样动手确实太不像话。

傅远也不想让谢何为难,对易泽讥讽一笑:“我们出去说怎么样?”

易泽威胁的看了谢何一眼,才转身和傅远出去。

谢何‘砰’的一声关上门,转身微微一笑。

【444:他都在下面蹲了两天了,我还在想他什么时候才会上来……】

【谢何:人嘛,关键时候就需要被推一把才肯往前走,如果傅远不来,估计他还得多蹲几天,这天气可是有点冷啊,微笑jpg。】

【444:_(:3ゝ∠)_】不理解复杂的人类!

…………………………

傅远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冷笑一声:“易总不是不要他了吗?今天这又是做什么?”

易泽被呛住了,之前撒手不管的确实是他,他顿了顿,冷哼一声:“不管我要不要,都轮不到你打他的主意!”

傅远真是替谢何不值,怎么就碰上这么个狂犬病一样的金主了?平时怎么伺候的下来。他淡笑一声,“就算你还要好了,那你问过明晖的意见没有?他还愿不愿意跟着你?”

这句话着实戳到了易泽的痛处,当时可是谢何先提出离开的!而且哪怕面对这样的困境也没回去求他!但这种没面子的事当然不能说给傅远听,易泽的眼神越发阴沉,冷冷道:“这由不得他。”

傅远简直要被气笑了,他看着易泽的眼睛,“他是一个自由的人,当然有选择的权利,今天我不妨告诉你,我是真的喜欢他,而且会追求他。至于你——”

傅远眉梢一挑:“你随意吧。”

说完傅远转身就走,他才不会好心的去点拨易泽呢!以易泽的身份,刚才居然不顾一切愤怒到对他出手,显然是很在意谢何的,但是他自己可能还没意识到这一点,且让他自己作下去。

俗话说,不作不死嘛。

谢何笑眯眯的坐在屋里看444给他直播,一边看还一边点评。

【谢何:远远真是很狡猾呢,心眼坏坏的,不过我喜欢。】

【444:o(n_n)o~】面对和渣渣们惺惺相惜的宿主他还能说什么呢?!这时候保持微笑就可以了!

【谢何:泽泽真是个榆木疙瘩,爸爸我看的很心疼啊,真是越来越想好好疼爱他了。微笑jpg】

【444:……】感觉一股寒流侵入了他的数据库!什么时候系统也能感受到冬天了?!!

【谢何:涵涵最近在做什么呢?】

【444:四处打听你的消息,不过你这处住宅很少人知道,而且因为你不许韦章勤泄露你的住址,他暂时还找不到你。】

【谢何:不急,合适的时候再让他出现。】

【444:啊,易泽又回来了!】

【谢何:不用管他:)】

易泽视线阴沉的看着傅远离开,敢和他作对,就要有承担他的怒火的准备,这次他是不会轻易放过傅远的!易泽拨通秘书的电话,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傅远能闲到来纠缠谢何,自己就给他找点事情做做。

易泽安排完一切,又回到谢何门前。

他想了想,既然自己还没腻味谢何,那就暂时还把他留下就好了,向来只有他厌弃别人,还从来没有人敢先厌弃他,谢何也不例外。

易泽去就敲门,谁知道这次门内毫无动静,谢何居然敢把他拒之门外!

简直反了天了!

易泽愤怒的盯着门口看了几分钟,转身就走。

……………………………

这些天谢何因为一直没出门,吃饭都是叫的外卖,第二天也不例外。

谢何照例叫了外卖,等门铃响的时候却没有急着去开门。

【谢何:说实话,这些外卖确实不怎么好吃,易宅的厨师做菜口味挺好的,司明晖以前都只吃过几次,我还一次没吃过呢。】

【444:_】

【谢何:又能过段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性福生活,有点小期待呢:)】

【444:?】

谢何穿着拖鞋走到门口,一打开门就被人用手帕捂住嘴巴,接着就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大床上,他转过头,就看到易泽坐在床边,用一种深沉复杂的目光看着他。谢何表情顿时就变了,他是被绑架过来的!

“易哥……你……”谢何对上易泽幽暗的双眼,只觉得浑身发冷,剩下的话都无法说出口。

易泽伸手轻轻摸了摸谢何的脸,问:“昨天为什么不开门?”

谢何表情一僵。

易泽不待他回答,又道:“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谢何咬了咬嘴唇,似乎终于鼓起勇气来,抬眸定定看着易泽,声音带着几乎无法察觉的颤抖:“易哥,我说过,我不想继续下去了。你也答应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过我要走了。”

他坐起身就要下床离开,但是忽然手臂被拉住,紧接着被用力的按在床上,易泽逼近他的脸,锐利狭长的双目中似乎有某种势在必得的情绪在酝酿,他缓缓开口,低沉磁性的嗓音如同敲击在人的心上:“我没有答应。”

谢何震惊的看着他,“你……你当时走了……”

易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是的,可是我没有答应你可以离开啊,这段关系什么时候结束,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他微微眯起眼睛,凝视身下青年惶恐的面容。

是的,这就是他想要的人,除非他允许,否则休想逃离他的身边!

何必纠结犹豫,想要的拿到手不就行了?他一向是个顺从自己心意的人,之前根本就不该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就应该直接把这个人关起来,除了他没有人可以碰触他看见他!

这样就他就不能惹他生气,也不能招蜂引蝶了。

他甚至根本就不该让他进什么娱乐圈……易泽想起傅远和简子涵说的什么追求的话,真是可笑!他易泽的东西,什么时候轮到别人动念头了,傅远不行……简子涵一样不行。

不要以为仗着他的喜欢,就能动他的东西。

谢何看着易泽,脸色苍白,眼中满是失望悲哀之色,他慢慢的开口:“你……为什么不答应呢……”

易泽没有回答,不想就是不想,没有为什么。

自从谢何受伤后,他就再没有找别人发泄过了,此刻心心念念的人就在他的面前,易泽再没有压抑自己的念头,汹涌的*在体内滋生……这是他的人,自然就该被他享用,易泽将谢何按在床上,俯身下来咬上他的脖子。

谢何感受到脖子处传来酥麻疼痛的感觉……立刻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这样的事情他并不陌生……之前他总是顺从的。但是这一次,他不想再顺从了!

他明明没有卖掉自己,这次他宁可失去一切也没有卖掉自己,为什么还要要落入这样的境地!

为什么?!

谢何拼命的挣扎起来,虽然身躯稍显瘦弱,但毕竟是个成年男人,陡然发力差点把易泽给掀了下去!易泽眼神一冷,没有想到谢何会反抗的这么剧烈!这个人以前从来都没有反抗过他,真是翅膀硬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如果没有他易泽,他能有今天?

以为当上大明星攀上高枝就可以违逆他了?

易泽顿时不再留手,直接扭住谢何的手腕摁在身后!谢何很快挣扎的没有力气了,他睁着眼睛仰起头,感到那里被炙热的东西顶住,眼眶泛红:“不要……”

易泽冷笑一声,随便弄了几下就粗暴的进去,他已经禁欲很久了,凭什么不要?

谢何的身子抽搐了一下,无力的将脸埋在床单上……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这个人……从来没有尊重过他。

他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他爱不起了,他只想离开,为什么这样也不可以……

难道只要卖掉过自己一次,就连重新开始的机会都不能拥有吗?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他明明已经这样努力了。

易泽进入了身下的人,这具躯体是如此的熟悉而诱人,是的……就是这样,这才是他想要的。这个人是他的,从身到心都是他的,所以休想离开他!

【叮,目标易泽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85】

…………………………

易泽轻轻捧起谢何的脸,这才发现谢何哭了,他以前是最不喜欢床伴做出这种姿态的,不过这次却没有生气,而是有点怜惜,毕竟自己确实有些过分……于是易泽吻了吻谢何的唇,温柔的说:“别哭了,只要你乖乖留在我身边,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易泽想了想,又说:“不过娱乐圈还是不要去了,反正我会给钱你用。”他就是看不惯谢何和乱七八糟的人亲热。

谢何睫毛动了动,慢慢抬起眼,用一种陌生冷漠的视线看着易泽。

易泽对上这样的视线,愣了一下,心头陡生不快,但是难得忍着没有发作出来,说:“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我都会满足你的。”

谢何微微启唇:“我想走。”

易泽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扔下谢何走了出去。

易泽一离开,谢何就挣扎着穿上衣服走下床,结果一到大门口就被人拦住了,保镖早就得了易泽的命令,没有他的陪同不允许谢何一个人出门,谢何没有办法只能回去。

他对易宅还是很熟悉的,转了一圈后想办法从厨房的后门钻了出去,不过没多久,就被保镖发现又给抓了回来!

这回保镖不敢松懈大意,直接守在房门口寸步不离。

易泽去了一趟公司回来,就听到报告说谢何试图逃跑,他眉头一皱,快步回到房间。

谢何沉默的坐在床上,看到易泽回来只是淡漠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易泽却被这眼神刺激到了,他大步走到谢何跟前,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气,“你想逃。”

谢何默不作声没有回答。

易泽握紧手,这个人竟然一再想要逃离他的身边!他什么时候连这种胆量都有了?他不是最听话的吗?为什么不能继续听话下去?不听话……就收拾到听话好了。

他抬起谢何的下巴,眼神冰冷,“我说过,不要总是挑衅我。”

…………………………

谢何的双手被手铐拷在床头,他咬紧嘴唇,但还是忍不住在冲击下发出破碎的低吟,他茫然的抬头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身上的人还在继续驰骋,男人似乎有着花费不完的精力,一次次的彻底占有他。

有种灵魂似乎都被放空的空寂感,这就是他爱的人……为什么……一定要粉碎他心中仅剩的美好呢。

为什么不能让他保留着这一切离开呢。

自从那天之后,谢何就没有再离开过这张床。

易泽又一次发泄完,这才解开手铐把谢何抱到洗手间清洗,他以前从不亲手做这样的事,但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竟然并不厌烦这样伺候一个人。

谢何一开始还反抗,后来也不反抗了,就像一个木偶一样任由摆布,仿佛已经认命了。

易泽洗完后又帮谢何擦干净,才重新把他抱回床上,将手铐拷在床头,摸了摸谢何的额头:“和我倔有什么好处,只要你答应不再逃跑,我就松开你好不好?”

谢何低着头不吭声。

易泽已经习惯了谢何的沉默,又说:“你有想吃的东西可以直接和张婶说,让她给你做。”他原本是想让人做些谢何喜欢吃的,但是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谢何的喜好。

谢何依然没有反应,要是以往易泽早就生气了,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气不起来,只是有些无奈,他把谢何抱在怀里就睡觉,谢何在他身边让他十分安心。

反正只要这个人在他身边就行了,一点小事就不和他计较了吧。

第二天易泽正准备出去,就得到通知说傅远过来了。

傅远居然找到他的家里来了!定然是因为谢何的事,易泽眼神冷了冷,沉默片刻,嘴角噙着笑给将谢何抱了出去。

傅远一进来,就看到谢何被易泽抱在腿上,身上只简单套了一件睡袍,里面显然什么也没穿,露出满是痕迹的脖颈和修长白皙的腿,神色木然一动不动,甚至看到他过来了,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傅远胸腔中顿时被心疼的情绪所充斥!他恨恨的看着易泽,强行忍住冲过去的冲动!这里是易泽的家,他冲动不但没有作用反而还会让易泽继续将怒火发泄在谢何的身上!

这段时间他忙着和易泽争斗,没有及时去看谢何,等去了才发现人去楼空……他真是后悔当时就那样走了,谁能想到易泽居然如此不择手段!

如果早知道……他一定不会就那样离开!这个混蛋!

易泽眼神轻蔑的看着他,挑眉一笑:“傅总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傅远深吸一口气,胸腔起伏了一下,“你不该这样的。”

易泽漫不经心的将手伸进谢何的睡袍,不知道做了什么,谢何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似乎是终于无法忍受被人看到这样的模样,闭着眼睛咬着嘴唇,脸上浮现羞辱的神色,身躯微微颤抖着。

傅远终于忍不住冲了过去!然而还没靠近就被保镖拦住!

易泽似乎这才想起他刚才的问题,淡淡一笑:“我不该怎么样?”

“你这个混蛋!”傅远咬着牙!

易泽神色一冷,笑道:“他既然敢和你勾三搭四,自然就要做好被惩罚的准备,倒是傅总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

傅远眼底满是愤怒之色!他挣扎了片刻,终于开口:“他没有和我勾三搭四,一直都是我主动追求他,但是他从来没有答应过我,哪怕这次面临这样的危机,我说愿意无偿帮助他,他也拒绝了!他从来没有背叛过你,现在你满意了吧?你放了他,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易泽眼神冷凝的看着傅远,眼中神色变幻。

傅远实在不忍心看谢何继续被这样对待,又道:“他爱的从来都只是……”

然而这句话没有说完,就被一道声音打断了!

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谢何转头看向他,眼神复杂,轻声道,“傅总,谢谢你的关心,不过你还是走吧。”

傅远痛苦的看着谢何,是他错了,爱一个人不该满心算计,如果不是他自私的小算盘,怎么会给易泽伤害谢何的机会?其实,他才是最后悔的那个人。

【叮,傅远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95】

易泽看着两人那似乎深情对视的模样,拳头紧紧握紧,忽然觉得这样的举动幼稚且很没意思!冷声道:“送客。”

旁边的保镖立刻将傅远往外拽。

傅远深深看了谢何一眼:“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说完甩开保镖,步伐沉稳的大步走了出去!

易泽冷冰冰的看着傅远离开,转头抬起谢何的下巴,凝视谢何脸上淡漠的表情,忽然觉得心口一阵发闷……

当时他在等着谢何来求他,但是谢何没有来……他认为谢何是求了傅远,但是傅远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案,他能看出傅远说的是真话。事实上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他的内心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意外,似乎这才应该是正确的答案,而自己之前只是被嫉妒和愤怒蒙蔽了双眼,他在意的是谢何竟想要离开他……

谢何为什么不去求傅远,他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在乎那一切吗?

简子涵说谢何爱他,傅远也说他爱他……似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唯独他不知道。

不……其实谢何是说过的,但是他当时只留给他不屑一顾的嘲笑,为什么再次听人提起,他心中翻腾的不再是不屑,而是期待呢?

如果这是真的呢?不知道为什么,易泽的心跳的快了些。

他以前从来都不相信这一点,认为这种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的人说爱不过是侮辱这个字眼。但是谢何真的是为了钱可以出卖一切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不来求他,为什么要拒绝傅远,他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拥有一切,却偏偏要放弃……是因为他爱他吗?

他是不是从来没有真的认识过这个人?

如果这样不惜一切的爱是真的,那该是多好的一件事,而这个爱他的人,又刚好是他想要拥有的人……

易泽的眼神温柔了下来,其实只要你肯听话,我是愿意对你好一些的。

【叮,目标易泽好感度3,当前好感度88】

易泽刚才只是为了气傅远,对于谢何他现在也是愿意放下身段的,“以后都不要说离开我好不好?你只要听话,我也可以对你很好的,你根本不用理会傅远那种人……他只是打算玩玩你而已。你要真的喜欢演戏也行,不过不准拍亲热戏。”

他认为自己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了,毕竟他没有计较傅远觊觎谢何的事,也同意他继续留在娱乐圈。

但是谢何却似乎不为所动,他只是看着易泽缓缓开口,问,“你为什么就一定要我呢?”

易泽顿住了,为什么?

谢何第一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没有回答,而这一次……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脱口而出,但是又说不出来。他就是想要,想要难道一定需要理由吗?

于是易泽没有回答,他只是轻柔的吻了吻谢何,“别想太多,你只要听话就可以了。”

他就是不想放开这个人……易泽眼中浮现爱怜的神色,忍不住直接在沙发上又要了谢何,只要想起这个人可能是爱他的……易泽的心中第一次浮现某种奇妙的喜悦感。

动作也温柔了下来。

谢何看着易泽,眼中仅剩的微弱的光芒一点点的散去……

尽管一次次告诫自己不必再奢望了,但却总是忍不住去幻想,易泽是因为爱他而想要占有他……人真是喜欢在同一个地方不断的栽跟头,不过这大约是最后一次了。

明明身体被填满,心却空洞的如同一潭死水。

他忽然有点同情易泽,其实他们都是一样的求而不得不是吗?既然易泽这么想要一个替身,那他就做一个合格的替身好了,忘掉那些不甘心,向命运低头,承认自己终归是无能为力。

谢何动了动唇,发出微弱的低吟,“师兄……”

易泽的动作陡然停住了,他抬起头,对上谢何那双沉寂如灰的双眼,听着那隐隐带着悲寂的声音,心仿佛被一只手揪住,莫名的疼痛席卷全身。

“你喊我什么?”许久,易泽的嘴唇动了动。

谢何睫毛颤动了一下,他说:“师兄。”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不择手段也想要的东西……给你就好了。

【444:咦,您为什么要喊他师兄?】

【谢何:哦,泽泽太驽钝了,我这是在好心提点他呢。微笑jpg】

【444:(⊙o⊙)哦!】宿主大大原来这么体贴,他之前错怪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