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0章 暴君的替身情人

【谢何:宝贝,泽泽过来了吗?】

【444:快了,预计还有半个小时o(n_n)o~】

【谢何:我知道了:)】

今天是电影的最后一场戏,男主和他的金主在告别,有一幕深情的吻戏。原本导演是说可以使用错位拍摄的,毕竟是同性亲吻,明星不愿意真的接吻也很常见,导演顾忌谢何的背景所以并不勉强,但是谢何说他愿意接吻,这部电影最重要的一幕他不愿意留下瑕疵。

导演很欣赏谢何认真的态度,于是这场戏就是真的接吻,只不过谢何一开始状态不太好,反复ng了好多回,连和他对戏的男演员最后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样耽误了好一会儿,谢何似乎才终于找到感觉。

谢何凝视着面前的男人,男人穿着一身黑色风衣,戴着灰白相间的条纹围巾,身材高大挺拔,他的模样丝毫不比易泽差,英俊冷冽,只是近看会发现气势相差许多。

谢何眼中渐渐浮现浓烈的爱意,似乎在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脸上的笑容在凛冽冬日里如同灼灼绽放的花,带着几乎燃尽一切的激情,又仿佛有着穷途末路的决绝。他们即将分开,从此以后,将再也不会有这样的爱存在了。

他伸手抱住对方的脖子,仰头将唇送了上去。

这既是倾尽爱意的亲吻,也是饱含绝望的告别……

把对方当成易泽……似乎这份心情也并无差别,而他甚至都没有办法和易泽进行这样的告别,因为易泽根本不在乎他,根本没有爱过他。

但至少在电影里,他获得过这份属于他的爱,能透过别人倾诉他深埋心底无人知晓的爱语。

易泽赶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来到谢何的剧组,第一次主动来见谢何……他怀着复杂期待的心情来到这里,看到的却是谢何在深情的亲吻着另一个男人……哪怕明知道只是演戏,易泽也几乎生气到想要杀人!

前所未有的愤怒冲垮了他的理智,这一刻易泽脑中再没有别的念头,他不允许别的男人碰谢何!谁允许他拍这样的镜头了!

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扯开那男演员然后一拳砸在了对方的脸上!

男演员被打蒙了,惊恐的看着易泽。

谢何震惊的看着这一幕,气的嘴唇发抖,睁大眼睛道,“你在做什么!”这是他的片场,他的电影,易泽凭什么这样做!他那样作践他还不够……甚至还要毁了他仅有的事业吗?!

易泽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似乎还要动手,谢何连忙伸手抱住了他的胳膊,倔强的抬眸看着他。

谢何的力道原本是拉不住易泽的,但是易泽一低头,对上谢何那泛着粼粼水光的黑色双眸,忽然就放松自己被他拉了出去。

谢何直把易泽拽到自己的房间,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复杂的看着他,迟疑的道,“你……你来做什么……”

易泽死死盯着谢何,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想要见到谢何,而现在见到了,却又这样生气,这种情绪……是嫉妒吗……嫉妒他用这样深情的眼神这样温柔的动作亲吻别的男人。

甚至得知简子涵有男朋友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愤怒过。

这是只属于他的东西!

谢何凝视易泽眼底的阴沉,不由得后退了一步,眼中闪过一丝悲哀之色,低声道:“你放心,我没有再接近简子涵了。”

然而他话音还未落,就被易泽一把抵在墙上,易泽拇指摁上他的唇,眼神幽暗如深潭,声音低沉:“谁允许你吻别人了?”

原来他是生气这个事吗?谢何连忙解释道:“刚才只是拍戏而已。”

易泽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他就是不高兴,他以前从来没有看过谢何的作品,也没有去看过他拍戏,他只在需要的时候召唤谢何,所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幕,他认为自己并不在意谢何的工作……可是此刻,他发现自己很在乎,看到谢何和傅远在一起,看到谢何亲吻别人他都会在意会生气!

而以前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谢何又这样的亲吻了多少人?易泽想起这些,心底似乎有某种黑色的情绪滋生,只想把眼前的人关起来,不让他有任何机会被别人碰触!

他只能被他占有!

【叮,目标易泽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80】

“我说过,只要你还跟着我,就最好记住你的身份,不该做的事情不要做。”易泽看着谢何的眼睛,一字字的说,声音冰冷。

谢何看着他,许久,眼里浮现一丝疲惫之色,他慢慢的开口,“易哥,我想走了。”

这轻飘飘的四个字,承载了他几乎所有的勇气,他本以为他永远都不会说出这句话,但他终于还是说了出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痛苦,反而有一丝解脱。

是的……他是这样的爱这个人,但爱他不一定要留在他的身边,现在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

因为他的留下,只会让易泽不快。那么他还有什么留下的意义呢?

从此以后……这份爱他宁愿留在心底,他一直明白自己终归是要离开这个人的,他每时每刻都在想自己什么时候会被抛弃,他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在被抛弃前先说出这句话。

易泽表情僵硬了一瞬,他看着谢何的眼睛,看着他眼里的认真,忽然意识到——谢何是认真的。易泽眼底浮现一丝不敢置信的情绪,随即是强烈的愤怒!这个人,这个他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的人!竟然敢先说离开他!

“你,说,什,么?”易泽看着谢何的眼睛,一字字重复了一遍。

谢何闭了闭眼睛,掩去了眼底的痛色,他微微动了动嘴唇:“我说,我想走了……我想结束这个关系了。易哥,之前的事是我做的不对,是我不该接近简子涵,我已经知道错了,看在我跟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请你大人大量饶我一次……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去打扰你。”

谢何说的很平静,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低,他很早就懂得现实的残酷,在这个无论从哪方面都能轻易捏死他的人面前,他没有任性的资本,不能随意的哭喊吵闹,哪怕请求离开也是这样的卑微。

他,一直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易泽的手紧紧握成拳,眼中如有浓墨翻滚,不是这样的……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谢何请求他的原谅,求自己继续留下他,而不是想听谢何说离开,他不是最害怕自己不要他的吗?为什么这一次不求他了?为什么想要离开他?

他勾搭上别人了?难道是傅远?!

易泽也不蠢,他之前是不在意所以没有想过,后来一琢磨便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傅远动的手脚,否则以谢何的身份,怎么可能会这么巧知道简子涵的消息!他越想越觉得就是这回事,否则谢何凭什么要离开他?没有他他以为自己能这样轻松的在娱乐圈立足吗?

“是傅远对不对?他给了你什么条件?”易泽寒声道。

谢何闻言忽的笑了一下,放弃任何期望反而感觉轻松的多,因为不希望就不会失望了。

“我没有接受任何人的条件……你可能不信,但我也确实没有办法证明自己。”谢何轻声说,他抿起嘴角笑了笑,轻声道,“是我不配留在你身边。”

易泽瞳孔收缩了一下。

他看着谢何的眼睛,面色冰冷,想要说话却又无法反驳。这确实是他说过的话,谢何既没有反抗他,也没有挑衅他,哪怕请求离开依然顺从低微……但是易泽却觉得自己仿佛有口气上不来也下不去,哪怕被简子涵挤兑,都没有这样难受过!他甚至没有办法训斥谢何,因为谢何没有给他任何发作的机会。

许久,他慢慢的后退了一步,锐利的双目深深看着谢何,“你不要后悔。”说完转身大步离去!

谢何看着易泽离开的背影,慢慢转过身,眼底神色闪了一闪。

【谢何:时候差不多了。】

【444:啥?】

【谢何:宝贝,我之前让你拍的照片,都给我看看。微笑jpg】

【444:(⊙v⊙)嗯!】

【谢何:这这这几张都不错,把易泽的脸遮住,给我发到网上。】

【444:为什么要这样做?】宿主大大这是自爆丑闻啊。

【谢何:泽泽狠话都搁下了,我这么爱他当然要体贴的给他创造等我求他的机会啊,慢慢来多浪费时间,而且效果还不好……毕竟我是个这么讲究效率的人,呵呵。】

【444:……】

【谢何:宝贝,好好干,证明你自己的时候到了,网络上的炒作方法都学会了没有?】

【444:我已经是四级系统了嗯哼!!!】

【谢何:我相信你:)】

自黑技术哪家强,444号宿主谢总强!

谢何送走了易泽重新回到剧组,亲自对被打的男演员道歉,男演员摄于易泽的威慑不敢表示不满,连声说没关系,其实内心则记恨上这件事了,不过拍个戏而已,早知道自己金主会不高兴就不要要求真的接吻嘛?害他被殃及池鱼!

不过好在最后一幕之前已经完美拍下,电影进入收官剪辑阶段,谢何离开了剧组。

紧接着没过几天就爆出了年度第一大丑闻,顿时称霸了所有的媒体首页。

当红艺人新科影帝司明晖竟然是同性恋!而且还一直被金主包养!表面清高得不得了,其实背地里不知道多肮脏,丑事一件件接连被爆出来,司明晖当初卖身的事情也浮出水面。

一时间网上都是一边倒的骂声,也有一些司明晖的死忠粉替他说话,但是发布信息的匿名人士证据确凿,有司明晖出入豪宅的照片,还有男人和司明晖举止亲密的照片等等,各种证据条理清晰无可反驳。

之前他的名声有多大,丑闻的关注度就有多高。

之前有多喜欢他的人,现在骂的就有多凶,一时间闹的谢何连门都不能出。

韦章勤小心翼翼的过来看他,心急如焚,“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是谁在黑你?你得罪谁了?”

谢何沉默着没吭声。

韦章勤急的跳脚:“你怎么都不着急?你知不知道这次多严重?已经有好几家公司给你发律师函要你付违约金了!”

“我还有些积蓄,该赔的就赔。”谢何镇定的说。

韦章勤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件事也不是一点挽回的机会都没有,你去求求易总,让他发话让那些人别跟着炒这件事了,等热度下来再想想办法,先控制影响,过段时间再想办法洗白。”

谢何听到易泽,眼神黯了一下,“我已经和易总没关系了,他不会出手的。”

韦章勤这才知道这件事,震惊的道:“什么时候分的?”

谢何说:“就上周,他来剧组找我,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

韦章勤真的急了,真是破屋又逢连夜雨,他沉吟许久,说:“虽然分开了……但毕竟也跟了那么长时间,你回头去说几句好话让他帮帮你,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大事,也许他会出手的。”

谢何笑了一下,“你不用再劝我了,赔就赔吧,我还有几处房产,你帮我找个中介卖了,还能凑出一笔钱。”

韦章勤正色看着他,“你认真的?”

谢何点点头,“是的。”

韦章勤发现自己劝不动谢何,痛心疾首的走了。

虽然谢何不在乎,但韦章勤和他多年朋友,真有点不忍心看谢何就这样一落千丈,犹豫了好几天,一个人去找了易泽。

但是易泽却根本不肯见他,只是让秘书给了他一句话,求他就让谢何自己亲自来。

韦章勤没有办法,垂头丧气的走了,他又去劝了谢何一次,但是谢何态度坚决,宁可一切毁于一旦也不愿意去求易泽。而且因为易泽对这件事袖手旁观,许多人看出端倪来不再留手,纷纷对谢何落井下石,之前和他合作拍戏的男演员也迫不及待的出来作证。

谢何多年积攒的人脉,在现实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偶尔也有愿意帮他说话的人,但总是很快就被骂声淹没。

【444:宿主大大你真的不去找易泽吗?_(:3ゝ∠)_】

【谢何:我当然不能去找他,我去了,就和当年没有任何区别了,他就喜欢宁折不弯这一套,我会好好满足他的,谁说小人物就没有骨气了?微笑jpg。】

【444:可是看样子易泽不会主动来找你的呢……后面怎么刷。】

【谢何:宝贝耐心点,他会来的,从他第一次来剧组找我的时候,主动权就已经不在他的手上了。】

【444:是吗……】

【谢何:是的,80好感度已经差不多了。】

【444:说实话完全看不出来有80了……_(:3ゝ∠)_】还是那么冷酷无情!

【谢何:泽泽只是缺乏恋爱经验而已,性-生活经验丰富不代表感情经验就丰富,他习惯了别人自己爬上他的床,习惯了别人的迎合,从来没在情人身上费过心思,更没有真的爱过一个人谈过一场平等的恋爱,情商别说不如简子涵了,来个感情丰富的大学生都秒杀他。所以迟钝点不能怪他,在感情方面,他还只是个孩子啊!呵呵。】

【444:……】

【444:……他不是爱简子涵的吗?】

【谢何:原本我也认为他是爱简子涵的,不过后来我发现,他对简子涵的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没有得到的不甘心,他就是难得遇到一次挫折惦记了很多年而已。和简子涵相比,司明晖才是真正生活在他的人生里的人,和他息息相关……和肤浅的喜欢相比,有时候习惯更可怕。】

【谢何:现在的小姑娘,都可以每周换一个老公来喜欢,更别说花心的男人了,喜欢其实有时候很廉价,但是你要是让他们改一改坏习惯,戒烟戒酒,一辈子都不见得能改过来。别小看这八年,你用的习惯顺手的一个东西一直在手边总是会忽视,一旦不在了,会不习惯到你发疯,改掉这个习惯重新开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易泽没有这个耐心,他也不是这种人,他只会不择手段把属于他的东西拿回来,让自己的习惯不用改变。】

【444:这样吗(⊙o⊙)!】

【谢何:俗话说水滴石穿,泽泽这个茅坑里的臭石头早就被滴穿了,只是自己还没察觉而已,等他反应过来,就会来找我了,可惜这时候他就会发现,原本属于他的东西已经不再廉价而且很抢手。】

【444:可是这也不是爱啊。】

【谢何:宝贝,习惯有时候也是一种爱:)】

【444:……】

【谢何:何况就算不是,我也会让这变成爱的。】

其实这才是谢何为什么说这个世界很简单的原因,因为他的身份真的很有利。根据司明晖的记忆,易泽身边的床伴最长的时间也不过只留了半年,而司明晖却整整留下来八年,对于易泽这种人来说,如果他不喜欢或者腻烦了一个人,是绝对不会再留在身边的,这也意味这八年他都没有腻烦司明晖。

司明晖如果只是懂事听话,他的结果也不过是留下来半年,但关键是他不但懂事还长着一张易泽求而不得的脸,二者相加,才造成了这种微妙的结果。

对于易泽来说,简子涵是个虚无缥缈的昂贵奢侈品,他当初没能买到,只好买了个赝品,但是没想到用着挺顺手,一用就是八年,平日里嫌弃的要死,从不当回事,但真要是没了,才发觉过尽千帆还是这个赝品最合心意,再也找不到一个能用的这么顺手的替代品了。

这时候他就会想要捡回来继续用,结果发现赝品擦掉灰尘原来也是一件奢侈品。

想再拿回来,就要付出多上很多倍的代价。

即便这样也不能再如意,因为失去过终究是失去过了,摔碎的东西也无法完全恢复原样。

…………………………

易泽打发走了韦章勤,一直在等着谢何来求他。当年谢何为了一点钱出来卖身,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怎么可能会不来求他呢?

易泽胸有成竹的等着,但是等了很久,却始终没有等来谢何,易泽心道既然不肯来就算了,不过一个玩物而已,难道他还真的稀罕吗?易泽又去了娱乐场所,一排排的漂亮少年等着他挑选,个个眼光发亮都希望自己能被看上,然而易泽看着忽然觉得很腻味。

他又想起谢何来,虽然当初谢何也是和其他男孩子一起出来卖的,但自己……似乎从未在他眼中看到过这种期待的眼神,有的只是对生活的妥协和认命,以及无可奈何的平静深邃,小小年纪,似乎已经看透了世事。

谢何还在身边的时候,他没有想过他,不在的时候,才总会想起这个人,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

易泽又开始忍不住的想,谢何为什么不来找他?难道是别人帮他了?是傅远出手了?只要想到傅远易泽就咬牙切齿,这个笑面狐狸,不但挑拨他和简子涵,还打他的人的主意!

只要想到谢何可能在傅远身下呻-吟,对傅远露出那种表情,易泽就坐不住了。

这怎么能忍!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不是傅远,如果谢何敢找傅远,他一定饶不了他!是的,他只是看不惯傅远而已!

…………………………

谢何这段时间闭门不出,吃饭都是叫的外卖,手机也关机不和任何人联系。

然而傅远就来了。

傅远之前没有急着出手就是在观望,他眼看情况急转直下,而且谢何丝毫没有向易泽求助的意思,心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于是他来到谢何家里。

谢何见到傅远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他进来了。

傅远也没客气,开门见山的说:“我可以帮你。”

谢何看着他,表情倒是很平静,并没有走投无路的绝望,甚至笑了一下:“那傅总有什么要求呢?”

傅远以为谢何是心动了,想到自己即将拥有这个人,心里痒痒的,说:“你做我的人,这些事我都会帮你摆平。而且我还会提供更多的资源给你。”

谢何说:“谢谢傅总的好意了,不过我不需要。”

傅远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谢何会拒绝的这样干脆,他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吗?别说继续做明星了,面对这样的巨大的名誉损失,光是违约金都会让他一贫如洗!甚至过上负债的生活,从高高在上的大明星跌落尘埃,他难道不害怕吗?

谢何抿唇一笑,淡然的看着傅远:“傅总看得起我是我的荣幸,只可惜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对不起。”

傅远凝视谢何清澈的双眸,心口忽然怦然一跳,他温声道:“你为什么不再考虑一下呢,我是不会像易泽那样对你的,我很喜欢你,以后如果你和我一起待的不开心了,也可以好聚好散,我说话算话。”

谢何摇了摇头,“抱歉。”

他只说了这两个字,然后就露出送客的表情。

傅远却不想就这样走了,他总觉得如果今天自己就这样放弃,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了。为什么谢何面对这样的困境,还能拒绝他的援手呢?他想不明白,他其实并不需要谢何付出很多,做他的人并不吃亏不是吗?这样划算的买卖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傅远想了想,又说:“如果我不要你付出任何代价呢?我也不要你现在就给我答复,你就当做这是我对你的追求好了。”

谢何定定的看着他,吐出三个字:“不用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不需要代价的帮助,他早已清楚这一点,而他不想再卖掉自己一次了。

傅远眯起眼睛,他原本以为离开了易泽,谢何就会投入他的怀抱,但是现在他知道他错了……也许他之前也并没有真正认清过这个人,低估了他的执着。

对于谢何来说,感情是无法用物质来衡量的,而用物质来作为条件的他注定无法打动谢何。

“抱歉,今天是我唐突了。”傅远没有再多说,他想他可能用错了方法,不应该还没开始追求就开始设计可以得到结果,不应该拿交易的筹码来换取一个人的真心,至少也应该努力过再说吧?

傅远决定先处理完这件事,再来谈追求的事,这样至少也有一点诚意。

【叮,傅远好感度10,当前好感度90】

易泽的车子就停在谢何的楼下,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两天时间,却始终没有上去。

他真的要主动去见谢何吗?明明之前还搁下那样的狠话,现在去了,岂不是打自己的脸?易泽这辈子从来没有做过这样丢人现眼的事,还是一个在他看不起的人面前。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坚持变得越来越微弱,而想见冲动越来越强烈……直到他看到傅远来了,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

在他还端着架子拉不下面子的时候,傅远那个混蛋已经摆出虚伪的态度去对谢何伸出援手了!那个可恶的伪君子,谢何会不会被打动?

易泽捶了一把方向盘,眼神冰冷,猛地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