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79章 暴君的替身情人

易泽这几天都没有再来医院,那天之后他让人打听了一下谢何的伤势,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多处骨折伤的很重,据说当时如果再挪一点很可能就救不回来了……他想起当日简子涵看他的冷漠眼神,以及病床上的虚弱的谢何,心中烦闷、心疼、愤怒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心疼谢何,还是该生气他瞒着自己做了这样的事!他有许多问题想要质问他,但是如果简子涵在,必定又要挤兑他,所以一直等到简子涵离开了才终于过来。

易泽一进病房,就看到谢何闭着眼睛躺在病床上,因为受伤的缘故,青年身上完全了没有往日的精神,苍白的面容和孱弱的身躯让人心底不由升起怜惜的情绪……易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要怜惜这么一个玩物,大约……只是因为他留在身边时间够长,难免有点在意吧。

八年时间,他甚至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把一个人留在身边这么久。

这个人从来不让他操心,从来不惹他生气,从来不提过分的要求,事事顺着他的心意,更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骄纵吵闹,他总是很有自知之明。易泽本以为一直都会这样下去的……但是最近却频频发生让他不高兴的事。

这个似乎从来都不会违逆他的人,不但开始不老实的出去勾三搭四,还将心思打到了简子涵的身上……真是没想到,原来看起来最令人放心的才是最能忍心思最深沉的一个,这种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易泽的逆鳞,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在他背后动小心思,思及这里,易泽的眼神一点点冷了下来。

就在这时,谢何轻轻动了一下,大约是被伤口疼醒了,睫毛颤抖了一下抬起来,缓缓睁开眼睛。待他看清站在他面前的易泽,眼里顿时露出惊喜的表情来,发出微弱的声音:“易哥……”

你终于……想到来看我了吗?我这是在做梦吗?

易泽眼沉如水,定定的看着谢何,居然还在装……他微薄的唇角扬了扬,意味深长的视线看着谢何,忽然道:“你认识简子涵。”这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谢何眼中陡然露出惊慌的神色,不自然的道:“是的……我们是一个剧组的……”

易泽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戏谑一笑:“还有呢?”

谢何原本对于接近简子涵一事就十分心虚,此刻看着易泽眼中的冷色,更是不安极了,战战兢兢的开口:“没,没有了,就是这些。”

易泽看着谢何眼里的惊慌,胸腔中的怒意一点点积聚起来,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把心虚都写在脸上了吗?!竟然还试图欺骗他!不但别有用心不说,还不知悔改!易泽眼底幽暗……

他忽然伸手掐住谢何的脖子!不过是个解闷的东西而已,竟然一再试图挑战他忍耐的极限!

“你不该去接近他的。”易泽低下头,在极近的距离凝视谢何的双眼,声音寒冷彻骨,“你这是找死!”

谢何只有一只手能动,他被掐的呼吸困难,伸手去掰易泽的手,可是这微弱的力量如同蚍蜉撼树……他看着易泽,眼中渐渐蒙上一层悲哀的死寂,可笑他刚才还在期待什么呢?期待易泽是来关心他的吗?期待易泽有一点点在意他的安危吗?

他怎么还没有明白过来……自己在易泽的眼里什么都不是……八年陪伴,什么都不是!

易泽过来……只是为了质问他,为什么要接近简子涵!

为什么……就是不肯给他留下一点点念想呢。

谢何觉得自己眼眶酸酸的,心口冰凉一片……他怔怔的看着易泽,黑眸中只有无尽的绝望,他缓慢和艰难的开口,“对不起,是我不该接近他,请你放过我。”

然而谢何毫不犹豫的承认求饶只让易泽更加愤怒!他为什么都不辩解!所以说自己的猜测都没有错了?这些根本不是巧合,只是一场精心的算计!

只要谢何主动承认错误或者解释的话,他也许是愿意给他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的。

可是没有,从始至终都没有。

易泽的手一点点的用力……既然如此干脆杀掉这个人好了,这样他就不能再惹他生气!不会再影响他的情绪了!

谢何感觉自己几乎无法呼吸,本能的挣扎起来,伤口崩裂,鲜血染红了衣服,他要死了吗……谢何瞳孔涣散的看着易泽,忽然笑了一下,不再反抗了。

就这样死了也好,如果不是易泽,他可能早就死掉了,又或者生不如死。

如果易泽想要他的命,就拿去就好了……

只要易泽能高兴。

简子涵回到医院,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双目顿时要喷出火来!

他只不过离开了这么一会儿!就发生了这样的事!简子涵猛地走过去一把重重推开易泽!小心翼翼的把谢何抱在怀里,声音颤抖:“不要怕,没事的,是我不好没有看好你……”他一边安抚着谢何,一边伸手按铃呼叫医生。

谢何似乎过了好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人,发出沙哑的声音:“你回来了……”

简子涵抱着他,“是的,我回来了。”

谢何勉强自己笑了一下,可是他根本笑不出来,这个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他真的好难过,他可能坚持不下去了。

易泽没想到简子涵会突然回来,本来是有些意外慌张的,但是此刻看简子涵一心紧张谢何,对他视而不见的样子,又觉得很生气,冷冷道:“你这么宝贝他,那你知不知道他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份,是故意来接近你的!不要被他这可怜的样子给骗了!”

简子涵头都没有抬,只是说:“滚。”

易泽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他是因为我的原因才来算计你的,你到底明不明白!”

简子涵慢慢转过头,他的双手捏的咯咯作响,厉声道:“我让你滚出去!你没听到吗!”

易泽紧紧绷着脸,胸腔中怒气翻腾!简子涵是中邪了吗?就算他不喜欢他,也没必要对着一个骗子这样掏心掏肺吧?!

这时候医生们已经赶过来了,看着屋里的情况十分尴尬。

简子涵先一步冷静下来,他不想易泽留在这里影响医生施救,先一步转身出去:“我们出去说,怎么样?”

易泽眼中如有浓墨翻滚,他扯了扯领带,跟在简子涵后面走了出去。

两人站在远处的走廊上,简子涵忽然伸手用力的揪住易泽的衣领,盯着他的眼睛一字字的说:“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明晖面前!”

易泽的火气也上来了,终于不再忍耐,垂眸看着他,嗤笑一声:“他用我的拿我的,花了我的钱还要我不出现在他面前,凭什么?我今天也不怕告诉你,他就是被我包养的一个玩意儿,只要给钱他什么都肯做,在床上别提多淫-荡了,我还以为你眼光多高,原来这么多年过去,就看上这么个东西!”

简子涵气的额头在跳,冷冷道:“钱钱钱,你的眼里就只有钱吗?”

易泽眉梢一挑:“应该是说他的眼里只有钱吧,你这句话是不是问错人了?”

简子涵看着易泽,忽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这种人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也根本不明白什么是感情,他用钱来衡量一切,自然就看不到真心,却还浑然不觉问题出在哪里。

简子涵颓然的松开手,冷冷看着易泽,说:“就算是吧,那你刚才是在做什么?你的钱什么时候连人的命也可以买了?不喜欢他不要就算了,何必还要动手伤人,这样未免有点太过分了吧。”

易泽闻言眼神沉了沉,其实冷静下来他也有点后悔……他虽然不是个脾气很好的人,但亲自动手的情况还是很少的,只是谢何……似乎总有激怒他的本事……只要想到连谢何都会背叛欺骗他!易泽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不能允许!会愤怒到想要杀人!

“他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自然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易泽冷冷道。

简子涵深吸一口气,看着易泽的眼睛慢慢开口:“他做了什么事?是不该认识我…还是不该爱上你?又或者他不该舍命救我?如果没有他,今天躺在那里的人就是我。”

“你说什么?!”易泽脸色终于变了。

简子涵眼底浮现深深痛苦之色,还有一丝嫉妒,“我根本不需要你来告诫我那些话……我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所以才想要来认识我,但是尽管如此,面临危险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救我……我死了不是对他更有利吗?毕竟一个死人是不会威胁他的,他就可以继续安心的留在你身边了,可是他没有那样做。当然就算没有你的关系,他当时也肯定是会选择救我的,毕竟他就是这样的人,但是我后来想了许久……不得不承认,那时候他恐怕是想到了你,因为他知道我是你喜欢过的人,所以才更不愿意看我受伤……”

易泽有些失神,似乎还停留在之前的那个问题上:“真的是他救了你……?”

简子涵失望的看着他,“你不相信就算了吧,我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伤害他,反正你也没把他当回事,就当不要扔了吧。”

易泽动了动嘴唇,不知该说什么。

简子涵转过身,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又回头对易泽道:“对了,还有件事你应该知道,他从来都没有对我别有用心,别有用心的那个人是我,是我先喜欢上他的,我会光明正大的追求他。你……好自为之。”

易泽既没有追过去,也没有离开,而是定定的站在原地,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简子涵的那番话里。

是谢何救了简子涵……这怎么可能……

但是简子涵有什么理由要拿这种事骗他?当时两人同时受伤,简子涵轻伤,而谢何却被送进了手术室,当时的情形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简子涵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因为他根本没有骗他的必要。

不……简子涵的话就是真的。

易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眼中第一次浮现复杂之色,而他刚才,却差点杀了他……

………………………

简子涵回到病房,谢何身上的伤口已经重新处理过了,他看着谢何面无血色的脸,心疼的走过去,伸手想起撩起谢何额前的头发,但是却被躲开了。

谢何看着他,黑色的眸子里仿佛没有一丝光亮,冷寂一片,他声音轻轻的:“你都知道了。”

简子涵对上谢何的眼神,心痛的不得了。

谢何对他说:“你以后不要过来了。”

简子涵不敢再碰谢何,站在他床前道:“是的,我都知道了,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和其他任何人都无关。”

谢何露出一抹苍白的笑容,说:“可是……我觉得有关……”

他本以为他可以承受这一切的,可以继续忍耐下去的,但是直到今天才知道自己做不到……他想起易泽那恨不得杀了他的目光,虽然还活着……他却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死掉了。

而只要看到简子涵,就会忍不住想到那一刻的痛苦,仿佛一次次重温心死的过程。

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过是个命贱如尘埃的仿制品。

简子涵脸色白了白,他理解谢何的心情,正因为理解,才更加心痛不已。谢何不想看到他,再正常不过了……

简子涵沉默许久,道:“别想太多,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望你,好吗?”他对谢何露出一个轻松温柔的笑容,又定定的看了谢何一眼,才转身走了出去。

他是应该给谢何留一些缓冲的时间,不能逼的太紧了,毕竟对于谢何而言,自己并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存在。

不过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他会等待谢何愿意重新敞开心扉的一天。

韦章勤得知简子涵走了,安排了一个助理小妹过来照顾谢何,尽管自己很忙,基本上每隔一两天都会来看谢何一次,顺便和他说说娱乐圈的动向。

谢何的病房算是恢复了清静,伤养的也快了起来,不过毕竟要修养几个月,对于谢何的演艺事业还是颇大的一个打击,但是当谢何担心的问起情况来时,韦章勤却表现的很轻松,他说:“易总发了话谁敢说什么,你就安心养伤好了,等你好起来该你的还是你的。”

“易总?”谢何露出意外的表情。

韦章勤笑道:“是啊,幸好你当时没听我的离开这个靠山,谁能想到会出这种意外,否则你这次受伤,不知道多少人等着踩你下来呢。”

谢何露出勉强的笑容没有说话。

韦章勤和他寒暄了一会儿就走了,他还有其他很多事要忙。

【444:咦,易泽当时那么生气,我还以为他不会管你了呢。_】

【谢何:涵涵肯定已经告诉他是我救了他,泽泽知道错怪我了,心里有愧自然就会想办法补偿我。微笑jpg】

【444:那他怎么不来给你道歉呢?】

【谢何:宝贝,因为还不到时机啊。】

【444:……】

【谢何:不过没关系,我会教他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

……………………………

易泽没有再去医院,他也没有去找简子涵,事实上,这段时间他的心情有点复杂,因为……他发现自己想起谢何的时间比想起简子涵还要多。

简子涵那日的话总是不断的在他耳边回放,他不由得想起这些年谢何在他身边的样子,总是那样温顺听话懂事,总是用那种莫名深情的目光看着他……为什么他明知道简子涵的身份,还愿意去舍命救他?

他既然知道了简子涵……自然就知道了自己留下他的原因,他难道就没有怨过他吗?也不恨简子涵吗?他就不知道为自己不平吗?

简子涵说他爱他……这种可笑的事情有可能吗?

易泽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甚至连工作的时候,脑中偶尔都会跳出谢何的身影。秘书每天都和他汇报谢何的恢复情况,他想去医院看看,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难道要让他向谢何道歉?易泽做不出来这种事。

他表达歉意的方法也就是给谢何撑腰,给他出钱,让他事业不受影响。

这样……大约就够了吧?

只是为什么还是会想起他?易泽心烦意乱,他竟然被一个自己看不起的玩物影响了心情。

【叮,目标易泽好感度5,当前好感度75】

………………………………

谢何安心的在医院养伤,没人的时间就逛系统商店让444给他找乐子,不知道过的多惬意,不过时间长了到底有点无聊。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谢何的伤终于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还不能剧烈运动,但已经不太影响日常生活,他要求继续回去拍戏,电影还只拍了一半。

韦章勤劝谢何不必着急,但是谢何很坚持,所以还是回到了剧组,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也是因为谢何有易泽这个靠山,否则很可能直接换人了。

谢何重新投入电影的拍摄,再遇到简子涵的时候就有些疏远,客套的像个普通朋友,简子涵很受伤却也不忍心勉强谢何,只默默的关注着他。

重新开机后一切顺利,一个多月后电影的拍摄也接近了尾声。

这天谢何又接到了易泽的短信,还是两个字,过来。不过这一次,谢何没有回复短信,而是当做没看到一样删掉了,他觉得也到了晾一晾易泽的时候了。

毕竟他现在可是心灰意冷到想要远离这一切的呢,呵呵。

易泽早就知道谢何出院的消息,但是他拉不下面子去看谢何,琢磨了好些天,忽然灵光一闪!他为什么要去见谢何呢?让谢何过来见他不就行了?反正以前一直都是这样的,谢何从来不会违背他,既然谢何没有背叛欺骗他,那他们自然就还可以像以前一样。

易泽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他是误会了谢何,但是他也补偿过了,既然如此此事就该揭过。

他按捺不住想见谢何的心情,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他竟然有些不习惯……易泽捏着手机给谢何发了短信,以前他每次发这样的短信,发过后就把手机扔一边,谢何一会儿就会过来,但是这次易泽总是忍不住低头看手机,想看看谢何是不是给他回了消息,可是没有……他甚至没有等来谢何。

第二天的时候易泽终于忍不住了,心道谢何难道还在生他的气所以才不过来?易泽有点生气,但那件事毕竟是他理亏在先……他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冷着脸拨通了谢何的手机,结果——被挂了。

这还得了,给点颜色开染坊了!易泽蹭的就站起来,他要去看看谢何到底在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