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2章 骄阳

是夜,康熙召宜妃入皇帐侍寝,一|夜|欢|愉。

次日,赏鸾凤朝阳头面一套。宜妃品阶不够,故而是全套赤金镶宝蓝色玉石,宜妃爱不释手,当即换了玉石同色旗装,两把头梳好,金钗步摇额黄耳坠上身。

康熙就坐在一旁,看她妆扮完成,恍惚想起二十年前,宜妃正年轻,灿若骄阳模样。

哪怕她如今三十多岁,却也容貌不改,瞧着只比从前少二分青春多三分神|韵。康熙念旧,惠妃荣妃已年逾四十,基本不再侍寝,他偶尔也会去坐坐,更别说宜妃心宽体胖容色正好。

两人一道在皇帐用了早膳,又聊了几句,康熙说如今在草原上没别的法子,不如办个篝火晚宴热闹热闹。宜妃明白这是为她庆生的意思,说句实在话,到她这般年纪,只盼能将岁月留住,最不想过的就是生辰,今年却不同reads();重生带着空间的幸福生活。

哪怕皇帝有三宫六院妃嫔无数,她还是感受到了关切与情谊,能让九五至尊记挂上心,比千般得宠更加踏实。再有,胤禟同他福晋也体贴孝顺,真真快活。

宜妃落后康熙半步从皇帐中出去,两人并肩行了一段,就撞上闲得无聊出来转转的德妃。乌雅氏一瞧见死对头郭络罗氏心里猛的一拧,却没敢表露分毫,她盈盈屈膝向康熙行礼,又满脸姐妹情深同宜妃寒暄。

“妹妹今日真真好看,我远远瞧见竟花了眼。”

宜妃只笑着应了声不敢当,便不再接话,场面一时尴尬,若是换个有心人,保准就站出来解围了,边上的却是康熙。康熙八岁登基,坐了三十八年皇位,早年日日看鳌拜脸色,皇帝不像皇帝,自打除去眼中钉,他整个脱胎换骨,这些年从来是旁人看他的脸色说话,要他察觉到妃嫔的尴尬,体贴的解围……做梦吧。

尤其这日是宜妃生辰,康熙还想带她去跑马,盼二人独处,德妃这时候撞上来,还跟个榆木疙瘩似的杵着不走,就有些碍眼了。

这只是个小事,倒不至于牵扯到好恶,康熙看底下人已经牵出两匹骏马来,便吩咐贴身宫女好生伺候德妃,自个儿引着宜妃到略矮的那匹白马前,搭把手送她上马。

宜妃事先没听说,就没换骑装来,亏她底子好,锦衣华服上身动作依然潇洒,坐稳之后还满是骄傲的回头瞧了康熙一眼:“哪用得着皇上搭手?臣妾旁的不行,骑马可溜着。”

康熙爱的便是她这般情态,大笑一声,跟着翻身上马:“那朕就同爱妃比比,若爱妃能赢,要什么朕都给你!”他说完一挥马鞭,骏马奔驰而起,犹如离弦之箭。宜妃赶紧跟上,就落后一个马身,眨眼之间就跑出去老远,远得看不清人。

一队亲卫远远跟在后头,不多时留在原地的就只有德妃带来那几人,以及吃饱喝足去找草原勇士比划恰巧路过的十阿哥。

德妃刺啦一声撕烂了绢帕,手上满是红痕,贴身伺候她的太监宫女都低垂着头不敢说话。

好,真是好得很,今日受的屈辱他朝必将原数奉还,郭络罗氏你等着!

乌雅氏不仅恨宜妃不给脸,也恨康熙不帮衬她,非但不帮衬,还径自将她丢下带着郭络罗氏骑马去了。

再有,宜妃今日戴的那套首饰分明是皇上为她准备的!

之前康熙留宿永和宫,德妃提过一嘴,说那身宝蓝旗装无首饰可配,早先听说上头吩咐打了一副金鸾凤嵌宝蓝玉石头面,德妃只等康熙捧她跟前,甚至对着银镜做了好些表情,想着收到那日摆给皇上看……结果,这套首饰竟戴到了宜妃身上,那么华贵耀眼,她配么?

他们这些妃嫔,金钗步摇用孔雀做图样的多,用鸳鸯的也不少,哪怕锦鸡都有,赤金凤饰却是不敢随便戴的,除非康熙赏下。

德妃并不是缺这几样首饰,她恨自个儿在宜妃跟前颜面尽失。

她心仪的男人与旁人并肩骑马。

她心爱之物被精心装点送到其他女人跟前。

她儿子不如对方孝顺。

她媳妇也不似人家体面reads();初恋逆袭系统。

……

正是因为输得彻底,德妃才气成这样。

德妃给贴身太监递了个眼色,对方躬身退下,约摸半个时辰才回到她跟前。

“听说今日是宜妃娘娘生辰,九阿哥胤禟自京中送来贺礼,又附有手书一封,皇上看过之后大为感动,昨夜留宜妃娘娘宿于皇帐之中,今早送鸾凤朝阳头面一套,晚间好似还要燃篝火摆宴相庆。”

简单几句话,却让德妃咬牙切齿。

她的确是忘了这茬,这岁数,还庆什么生?

想明白之后,虽然还是气,火气却转移了不少。

原是恨康熙薄情,在她跟前柔情蜜意,转身却把别人捧心尖上,那套头面更是德妃的心结。听小太监解释过后,她安慰自己说,那一定是带出来准备送给自个儿的,不赶巧撞上宜妃生辰,皇上离京时带的东西不多,手边没有适合送出去的,不得已才拿了那个。

那么源头在哪儿?

在九阿哥备礼八百里加急送来草原。

皇上最喜纯孝之人,又爱看儿子兄友弟恭,胤禟恰巧讨了他的喜,顺带让宜妃得了好处。

母凭子贵便是如此。

胤禟才刚领了差遣,没几个月,就能让做额娘的沾光。

她呢!她分明养大了俩儿子,十四还小,暂且不说,老四暗里当着户部的家,遇上事户部尚书都要同他商议,是手握实权的皇子,比老九强了不知多少,竟没给亲娘半点体面!

就知道会这样!

当年送去给佟佳氏养,哪怕病秧子死了,老四眼里也没自己这个额娘!

德妃气炸了肺,却不敢表露出来让人听到动静,怕有负贤名,只得闷在帐中生气,就这样,还不忘差人备礼给宜妃送去。

只要想到乌雅氏僵硬的表情,宜妃就满心痛快,比喝了冰镇酸梅汤还舒爽。可不是么,分明只是个妾,却端的是皇后做派,又贤又德,真怕旁人看不出她心中所想?

这一路骑马出去,宜妃笑得明媚,乐得开怀……康熙骑在前面,一回头就看到宜妃鲜活的表情,整颗心都跳得快了。

“爱妃快点!赶上朕!”

宜妃一挥鞭子,又加速,果然追上去一些……天知道,跟在后头的亲卫心脏都要停了。

皇上!

娘娘!

咱慢点行不?摔着哪个奴才都担不起!

这晚康熙果然办了篝火晚宴,他携手宜妃坐在上头,五贝勒胤祺为生母跳了祈福之舞,宜妃眼含热泪,德妃满心冰凉。

此次北巡,排在前头的皇子来得少,基本都有要事在身,也就老大、老五、老十稍闲一些,往后四联单——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差不多就是这几个reads();反派归来[末世]。

其实吧,直郡王也不闲,康熙不敢将老大和太子同时留在京中,知他二人不对付,生怕闹出事来,留下太子监国,带老大出行正好。

京城里,胤禟对草原上的事全不知情,他只担心老十没人管着作天作地!

倒是太子门路深,听说皇阿玛很喜欢老九和他福晋备的礼,连带着偏疼宜妃,德妃受了冷落,回头还不知能搞出什么事来。

四贝勒和德妃之间的尴尬,不少人都觉察到了,哪怕做得再周全,憎恶是藏不住的。

太子知道一些,只等德妃回京来怼天怼地,前朝这么热闹,后宫也该有点乐子。

康熙也知道他们母子不亲,想着老四打小养在表妹跟前,表妹去后才回到德妃身边,会这样也在所难免,看母子之间还过得去,就没多言。

至于胤禟,从宝珠怀上这胎,他的精力就全在福晋身上,听胡太医说她肚子里不止一个,就更忧心,生怕自己做得不够好,对福晋及儿女保护不周。

到八月份,宝珠那肚子已经很大了,哪怕事先不知情,猛的看见也能料到不寻常,索绰罗氏进宫来瞧了她两回,也吓得不轻,看她迎出来就赶紧让天冬把人扶稳,嘴里更是念叨个不停。

“乖女你仔细些,别走那么快脚下踩稳!”

“这才五个月呢,咋就这么大了?难不成是三个?”

“哎哟我的儿,你也太能怀,这才头一抬,临盆时只怕要遭罪。”

……

第一胎的确不好生,当然也有顺利的,索绰罗氏怕啊,直问宝珠每日用些啥,怕吃得少了饿着肚子里的小阿哥,又怕她补过头。

索绰罗氏将自个儿怀胎时的经验同她说了,看宝珠肚子这么圆脸上却没长肉,就忍不住叹气:“我当初怀你大哥的时候胃口贼好,整日胡吃海喝,六七个月肚子大得不寻常,平日里老抽筋,躺平闷得慌又睡不好,日子真是难捱。你阿玛是个粗人,就知道带兵打仗,最不会疼老婆,觉得对你好就是让你管钱,给你买东西……我让他气哭了好几回,好不容易把你哥生下来,足有八斤八两,你阿妈好悬没给他取名作富察八斤。”

说到这儿,索绰罗氏自个儿都笑了:“好姑娘,我知你不好过,哪个女人怀胎十月不是受罪?索性九阿哥待你好,心里有想头日子便不难挨,仔细把阿哥养好,往后有你享福的时候。”

宝珠倒是没抽筋,肚子大起来之后,的确有些闷得慌,如今又没退热,也是难免。

她晚间睡不好,胤禟何尝又能安眠?

胤禟夜夜都要将她搂在怀中,仔细抱稳,听她呼吸平顺了才能睡去,睡不了两个时辰又要起身,怕吵着宝珠下床就跟做贼似的,这阵子他清减不少。外人瞧着是越发英俊,宝珠看了很是心疼。

旁的阿哥全服气了,直说老九福晋能耐,分明啥也不管,却能让爷们死心塌地。

老九如今谁都看不入眼,两个格格禁足到今天也没放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