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1章 闺乐

康熙是七月上旬出发北巡的,带走了宜妃不说,同去的还有胤禟最铁的小伙伴——十阿哥胤誐。去多久尤未可知,胤禟满心喜悦无人分享,便写了书信托给太子。

皇帝不在京中,如今是太子监国。胤礽手中权力不小,压力也大,只怕做得不好令皇父失望。他每日书信不断,将朝中大小事务仔仔细细呈予康熙,并且还要用颇长的篇幅表达满心挂念,请皇父千万保重龙体,出行在外事事当心。

胤禟找上门的时候,这日的书信尚未送出,他也不兜圈子,开门见山说了正事。

“胡太医说,我福晋怀的不是单胎,臣弟心想这样的好消息合该立刻报给皇阿玛,让他高兴高兴,便写了手书一封,托请太子二哥送出。”

胤礽从没把老九当做对手,听闻此事,倒是真心道贺,高兴之余还叹了口气说:“孤生于十三年,如今二十有五,未得嫡子,着实羡慕九弟。”

胤禟就爱听大实话,太子不愧是储君,心胸气度比旁的兄弟宽广。

像老三,分明羡慕极了,还装出浑不在意的样子,自己憋得难受不说,看他那样就够了。

自从娶了宝珠之后,胤禟就喜欢看兄弟们羡慕他,太子这么给脸,他也真诚了不少:“不是弟弟说,要女人怀孕有什么难的?只管睡她,可劲睡她……大婚之后,我与福晋日日同塌,交颈而眠,这不就有了?真要是一人分一天雨露均沾她能怀上?”

太子算是开了眼界了,早听说老九老十都是浑人,皇阿玛也管不了他,从前吧走得不近,还没觉察出来,今日听君一席话……真是瞎了眼。

这天没法聊了,太子就说:“也是命,想来缘分未到。”又拿直郡王举例,说他不也是连得四个嫡女之后,才有了嫡子,想当初谁不笑话伊尔根觉罗氏?她到底争了口气。

胤禟也明白太子是包袱太重,平日里谨言慎行生怕让人抓了错处,又怕皇阿玛失望,就不再多说,转而从怀里掏出书信,郑重托付。

胤礽接过手,竟是两封,其一给皇阿玛,其二给宜妃娘娘。

细看封壳字迹,好不雄浑肆意,老九这笔字倒是长进不少。

他看两眼的功夫,胤禟又从赵百福手中拿过一个狭长的锦盒,一并交给太子:“我额娘生辰在八月初,掐指一算不剩几日,做儿子的赶不上庆贺,便备了礼,请太子一并送去。”

说起这份礼,胤禟就想起那日闺房之乐。

北巡的车马出发之后,胤禟偶然提及,说恐怕赶不上额娘生辰,宝珠就问了日子,并把这事记在心里。她使冯全备齐颜料,待胤禟出门,去他书房铺开摊子作了幅图。

那是大婚之后第二日,宝珠去翊坤宫给婆母奉茶,见宜妃与康熙并坐,心有所感reads();萌妻style。那画面她牢记至今,提笔如有神助,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宝珠擅绣,绣图多是她亲笔画作,画工自然不赖,她笔下的宜妃雍容华贵颜色倾城,康熙则少了二分威严,多了几丝温情。

这幅画长一米二,宽七十公分,宝珠在胤禟的书房里待了一整日,傍晚还在收尾,胤禟回来找不见福晋,招冯全来问才一路找过来,透过大开的窗户,他看见宝珠立在书案之后,执笔专注描绘,那画面真美。

胤禟放轻脚步走进书房,来到宝珠身畔,才将她笔下的帝妃图看清楚。

他立刻就想起那日的光景,缓缓地勾起嘴角。

宝珠是太专注,直到胤禟走到身边才觉察出,她搁下朱笔,侧身向胤禟那方看去,便见他垂眸看着自个儿,神色温柔。

“爷说额娘生辰在下月初,做媳妇的哪能听而不闻?原想绣一篇经文为额娘祈福,可我怀着身子精力不济,便偷个懒,作了这幅图。”

宝珠让胤禟等等,回过身去将最后几笔完成,她正想退后几步看看,胤禟就从笔架子上挑了一支,蘸上墨,往留白处提下几行字。

别看他平日里油嘴滑舌,惯会哄人高兴,没干几件正事,那字倒是不错,很有几分风骨,同宝珠的图相得益彰。待他题上字,又用了印,这图便成了。

宝珠这才觉得饿,让胤禟好一顿说。

“额娘能不知你心意?何必费这力气?便是真有这心,也别饿着咱儿子。”

胤禟一边念叨一边让冯全传膳,亲自为宝珠布菜,看她乖乖吃了这才放下心。

自从有了这胎,胤禟就紧张得很,生怕她磕着碰着,瞧他那样宝珠就觉得好笑,伸脚在桌子底下撩了撩,面上不动声色。

胤禟让她勾了几下,哪还记得旁的,就想把人扔床上去,压着她大战三百回合。

将筷子撂下,摆手让跟前伺候的都出去,直说看着他们啥也吃不下,等人走干净了,宝珠又来,让胤禟从桌子底下拿住了小巧玉足。

两人对坐着,胤禟清清楚楚看到宝珠的神情。她那双眼平日里满含春水,瞧着就心波荡漾,恨不得把人抱进怀中细细怜爱,这会儿却瞪得溜圆,好似惊着的猫。

胤禟想入非非,还琢磨着等宝珠生下这胎,就去猫狗房挑一只回来,给她逗趣。心里头痒痒,手上也不消停,他顺手取了绣鞋脱了袜,在宝珠白皙柔嫩的脚心上挠了挠,宝珠只觉得痒,恨不得踢他两脚,到底忍住了。

“你松手。”

“福晋自个儿送上门来,不松。”

宝珠挣了挣,没挣脱:“我踹你了。”

胤禟那脸皮比城墙还厚,说什么“谢福晋赏”,让她别客气,可劲来。

宝珠果然轻轻踹了他一脚,胤禟顺势松手:“好啊,几天没收拾这是要上梁揭瓦了!今晚躺平了等着,爷不干死你!”

……

亏得方才已经吃饱了,这会儿哪还有心思用膳?

都顾不得使人来撤桌子,他俩就滚上榻,胤禟又亲又摸,三两下就弄的宝珠气喘吁吁,待她衣襟大开,恍恍惚惚要飞天的时候,脑子里只想着那混蛋摸了她的脚净手没?reads();重生之寡人为后!

仿佛是心灵相通,胤禟一边卖力抽|插一边咬她耳垂:“真香,福晋脚丫子都香香的。”

宝珠已经没力气计较,就泄愤似的往他后背上挠了挠。

色胚。

混蛋。

胤礽接过锦盒,就见老九露出不舍的表情,问他为宜妃娘娘备了什么好礼,胤禟笑道:“是我福晋的墨宝,我占她便宜往上提了几个字,偏劳二哥,只盼能在额娘生辰之前送去。”

他这么说,胤礽就点点头,锦盒并两封信一道递给信差:“九弟所说你可听见了?同孤的书信一道送去皇阿玛跟前,路上千万当心,有丁点损伤唯你是问。”

那信差仔细收下,同两位爷行了礼,而后翻身上马赶着出城。

哪怕信差脚程再快,要递到皇帐前也得好几日,胤禟掐着日子,满心想着不知额娘看到那画高不高兴,想来该是高兴的,宝珠那画太美。

宜妃自然高兴,高兴极了。

信差赶了一路,在她生辰前一日送到,东西是交到梁九功手上的,由梁九功呈上。康熙看草原勇士摔跤回来,听说太子的书信到了,赶紧接过,结果竟有厚厚三封。

“看字迹,这是老九的?”

梁九功躬身回说:“太子一封,九阿哥两封,有一封仿佛是给宜妃娘娘。”

康熙脑子里装着家国天下,没人提醒还真不想不起后妃生辰,这会儿稍一捉摸就记起来:“难为他一片孝心,宜妃没白生这个儿子。”

说着先拆了太子的信,内容同前几封差不多,先说了朝堂之事,然后还关心他的身体,康熙大为感动。又看胤禟手书,直说老九这福晋倒是有福之人,一胎揣了两三个,真是个能生的。皇额娘眼光的确是好,怎么看富察氏都比董鄂氏强太多了。

看御案上还摆了个锦盒,康熙又问了一嘴,梁九功又解释说:“说是九阿哥九福晋亲手备的礼,给宜妃娘娘庆生。”

康熙心念一动,亲自拿了胤禟给宜妃的书信及贺礼,去宜妃帐内。他将太监宫女全打发了,一字一句读给宜妃听,读完之后让她收收眼泪,开了锦盒来看。

胤禟写明了,礼是字画一幅,字是他亲笔所题,画是福晋所作。

康熙拿着一侧,让宜妃拿着另一侧展开,待看清楚画中人,宜妃方才收回去的眼泪又出来了。

康熙也是满心感慨:“马斯喀粗人一个,倒养了个好女儿,富察氏这画工挺好,难得画中有情。”

宜妃满心感动,说自个儿哪有这般好看,老九福晋惯会讨巧。

康熙含笑看去:“朕眼里,爱妃便是这模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