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4章 桃花

也就是弘晖生辰过后的第三天,董鄂家的男丁又挨揍了。理由同以前每一次都一样,美其名曰切磋,实则单方面殴打,打完还有人勾肩搭背同博敦聊人生——

你那倒霉妹子都嫁出去了,你还给她撑腰,老子今儿个就揍得你撑不起腰!

博敦心里苦,他半点不想管,可他算哪根葱?做得了阿玛额娘的主?

前头额娘往四贝勒府去了一趟,回来眼泪不断线,直说闺女惨,四贝勒府那些女人个个吃人不吐骨头,什么李氏宋氏全不是好东西,见了她都没给过好脸色,闺女就要给人磋磨死了……就这么哭了半天,府上又给凑了份嫁妆钱,是比不得富察家豪奢,那也有十几万两银票reads();综韩剧之高调路人甲。

这钱,博敦一分也不想出,当初她要是不作死,老实嫁给九阿哥,做个名正言顺的皇子福晋,给多少嫁妆都不心疼……自甘下贱给人做了媵妾,还有脸问娘家伸手?

近来董鄂家处处受制,就因为养出这么个倒霉格格,连带阖族的脸面都丢尽了。

她给人做了不上台面的妾,后头的妹妹全别想高嫁,真是个祸害。

博敦一身伤回去,他找到阿玛,问能不能别管那瘟神了?

董鄂七十就狠狠训了他一通:“那可是你嫡亲的妹子!你竟狠得下心?”

得,不用说了。

全家都嫌倒霉不够,非要跟她一起死,那就一路走好,博敦盘算着赶明就去军中磨砺,对着这一家子糊涂蛋闹心。

这样的后续富察家那头也没想到,不过他们也不在意就是了,没了博敦还有萨敦、哈尔额敦……那么一大家子人,还愁找不到出气筒?

宫门外热闹非凡,宫里也不平静。

前头让八福晋连累落了胎的贵人高氏已经振作起来,日日汤药不断,调理十分尽心。她可算想明白了,这么堕落下去莫说再生个皇子,要想报仇也不可能,要让郭络罗氏付出代价必须得得到皇上的宠爱。

如今已是康熙三十八年,惠妃荣妃已经年逾四十,很少侍寝;德妃宜妃圣眷不断,却没了早二十年的争斗之心。矛盾转向前朝,四妃都指望儿子给她们争脸面,才不管新晋妃嫔能不能生。哪怕生下来,是男是女就不好说,能不能养大又是一回事,即便平安养大了要想威胁到前头这几个也难如登天。

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高氏越显倒霉,见过被人下药落胎的,见过脚下打滑落胎的……被连累至此真是少有,整个后宫都为她鞠了一把同情泪,高位妃嫔陆陆续续发下赏赐,以示安抚,平时走得近的也都劝她宽心,也是缘分没到,往后还会再有。

总之,和前头十来天相比,高氏可算有个人样了,因在病中,我见犹怜,康熙都去看了她两回,看过之后对郭络罗氏越发不满。

同是一个姓,宜妃那就是天上的云,八福晋是地上的尘,真不能比。要不是胤禩跪下求他,郭络罗氏转身就该病逝,堂堂皇阿哥还愁娶不到继福晋?

全后宫都等着高氏发难,看她得了宠该如何报复八福晋……为了瞧这个热闹,四妃不惜给她提供方便,让康熙频繁遇见她,也方便皇上想起那日锦鲤池边的事。

这事胤禟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回来还同宝珠说了一嘴,宝珠却没那心思去凑热闹,她近来被胤禟折腾狠了,每晚都能要个两三回,白日里也亲香不断,使她每个午后都要歇一觉,否则成天没精神。

就是困,胤禟要一回她还能应付,还不消停就只得闭上眼睡自己的觉,由他翻来覆去折腾。

本朝是十日一休沐,每月有假三天,上中两旬的休沐日胤禟都是抱着宝珠一坐一整天,看书吃茶都不放手。三月末,宝珠不配合了,胤禟才想起来如今桃花开得正好,不如出宫去游春reads();我的主神游戏。

宝珠眉眼弯弯,胤禟看她中意,就找了兄弟几个,说一道去。

他亲哥那头是最先去的,老五正忙,可想到这是蠢弟弟的请求,哪怕脱不开身也应了。老十不用问,他和胤禟秤不离砣,干啥都一起,难得的是太子也应了,说带太子妃同往。太子应下之后,原先打算推脱的直郡王胤褆也改了主意。

看起来还是不多,算上出门要带的奴才,人真不少了。

胤禟说去游春,其实是想去京城附近的会觉寺,那寺庙不大,香火不旺,却胜在寺外有一片灿烂至极的桃花林。结出来的桃子是不怎么好吃,桃花艳极,是游春的好去处。

“咱们去桃花林转转,午间在寺里用素斋,半下午再回来。你觉得好,往后我带你去旁的地方,皇城边上景致不少。”

宝珠正要应声,胤禟又说——

“正好,我去寺里拜拜送子观音,让你早些怀上。”

……

胤禟近来痴迷于造人,早先宝珠还会害羞,如今耳朵听出了茧,半点不会脸红,看他胡说八道直接不搭理,过会儿就好了。

宝珠想着穿旗鞋去游春总不方便,就让天冬备一双好走的绣鞋,等坐上马车之后再换。又装了果干蜜饯,盘算着这一路过去要些时候,干坐着等总不是个事儿。

等出了宫,就看到胤禟特别使人打的马车,里头空间不小,坐的地方都铺上了红狐皮,还有一张精巧的炕桌,上面摆着茶盘,有一壶两碗。

车上预留了摆放冰盆炭盆的位置,夏天出行不热,冬天也冷不了。

宝珠上车之前,天冬先将带出来的东西拿进马车里放好,收拾妥帖之后才请主子上去,上去之后又有丫鬟伺候她换了旗鞋,这一辆马车里就只有宝珠和胤禟,带出来的几个丫鬟坐在第二辆车上,同行的还有一队侍卫,听胤禟吩咐,自宫门口启程,慢悠悠驶向城外。

早先就说了,皇城里头没有秘密,这边胤禟刚出宫,那边富察家就得到消息,说九阿哥带着福晋去会觉寺拜拜。索绰罗氏立刻就约上马齐马武李荣保的福晋,又带了儿媳妇几人,说要去寺里为九福晋祈福。

只女眷去不行,还得有爷们陪同,这么一组织,富察家去的人比胤禟那一队还多,他们虽然晚一些出发,这一路脚程快,出城之后没多久就赶上胤禟。

听到后面有马蹄声,胤禟打开车窗,探出头一看,就见到满脸喜色的大舅子在同他打招呼。

“哟!今儿个是什么日子,咱们去烧香礼佛也能遇上九阿哥您!”

胤禟:…………别装了你妹的!

宝珠他大哥一夹马腹,赶了几步追上来,然后好像才看到妹妹满脸欣喜说:“福晋也在车里?那可巧了,我家的车架就在后头,额娘并几位婶娘都在,你嫂嫂也在。”

嫁出来也才二十来天,这阵子事又不少,宝珠真没多少时间惦记娘家,猛的听说额娘就在后头,也是要去会觉寺,她就揽着胤禟的胳膊撒娇:“爷,求您了。”

胤禟能不知道她的意思?就对宝珠耳语一句reads();重生之花瓶。

说的什么她大哥没听清,只见妹妹猛然间红了脸,冲九阿哥点点头。胤禟这才吩咐停车,自个儿从马车上下去,让冯全走一趟,请马斯喀福晋过来同福晋相聚。

至于胤禟,翻身就上了马,既然没得亲热,同大舅子二舅子一群舅子聊聊天也行。

索绰罗氏让她两个儿媳伺候着上了马车,看到宝珠就忍不住想抹眼泪:“我的儿,在宫里受没受欺负?可还舒心?”

宝珠牵着她额娘的手,让她坐到自个儿身边,又招呼两个嫂嫂坐,这才回说:“我这头一切都好,额娘无需担心,府上如何?阿玛身子骨可还爽利?哥哥们最近怎样?”

索绰罗氏拍拍她的手:“好,好得很,就是见不着你想得慌。达春见天胡闹,你阿玛准备送他去给皇阿哥做伴读,在宫里学学规矩磨磨性子。”

这倒无妨,左右做伴读就就和进宫当差一样,早间去,晚间回,又不是太监哪能歇在宫里?

只是怕他跟错人,日日都要替主子受过,还是让爷去打听打听。

宝珠心里有了成算,说这事能成。达春自幼聪明,学什么都快,拳脚也不赖,就是个霸王性子,和十阿哥挺像,府上谁也降不住他,进宫去做陪读,让上书房的先生管着才好。

……

宝珠把各方面都设想到了,唯独没想过要是他没学好规矩,反而把皇阿哥带崩了,那可咋办?

康熙又该头疼,回头就要找马斯喀谈心。

说着话,时间过得特别快,眨眼之间会觉寺就到了,胤禟和兄弟们约的是在寺里碰头,没凑在一道出门,他到的时候,五贝勒五福晋已经到了,老大和太子也是前后脚,唯独老十,还在等胤禟带他一块,结果胤禟已经带着宝珠先走一步,胤誐听说之后很很委屈了一场,直说九哥有福晋没人性,简直过分。

胤誐嘴里念叨个不停,动作却不慢,出宫翻身上马,带着两个太监一路往会觉寺去,等他到,爷们已经在桃花林喝上了,女眷结伴赏花。

别人看到盛放的桃花想到的是名诗名词,也就宝珠,招招手让冯全过来,请他去寺里问问,这桃花能摘不?

开得这么好,摘些回去酿酒岂不美哉?

桃花酒最能养颜,酿上几坛也给各处分些。

是宝珠的吩咐,冯全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去庙里,他一路小跑,还盘算着若是不给摘,就撺掇爷去塞点钱。

这世间还有用银子办不成的事?如果有那一定是数目不够。

那寺里的和尚却是极好说话的,只道这山里桃花开得虽好,桃子却不美,摘些也无妨。

冯全得了准赶紧去给宝珠回话,他照原样学了学,宝珠听过之后就让天冬拿了五百两银子,给寺里添些香油。有她牵头,妯娌几个也添了不少,看几位皇子福晋给完,索绰罗氏才跟上,数额略小一些,也就尽个心意。

她今日出行原是想见见闺女,顺便拜拜观音,求神佛保佑宝珠事事顺心,早日怀上大胖阿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