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2章 吓尿

董鄂氏穿了身樱草色旗装,配同色旗鞋,金钗步摇样样不少……这三月天,天气晴好,抓周原就是在午前,阳光像金子一样撒下来,这身打扮在背阴的屋子里就很抢眼,出门能闪瞎。

她来时带了两个丫鬟两个嬷嬷,一脚出四脚迈,通身气派比出阁前没差多少,遇上个不认识的,保准当她是这府上正经主子,比如宝珠就误会了。

这头宝珠还在同妯娌几个说话,就听到边上有人招呼自个儿,回身一看,是个年岁不相上下的艳色女子,虽然强作笑脸,感觉却很排斥,没两分善意reads();职业宫女守则。

宝珠是索绰罗氏严格教养的满洲格格,哪怕额娘嫌她蠢笨娇憨,那也是爱之深,只怕她不够机灵出去着了旁人的道,其实对着外人宝珠半点也不懈怠,很端得起来。

譬如现在,她略勾起唇,晕出一抹笑意,问边上太子妃说:“这位是……?”

太子妃冷眼看着董鄂氏就是来找不痛快的,她虽然只是个不上台面的格格,好赖有娘家撑腰,她阿玛董鄂七十是个人物。比起这个,更让人感兴趣的是富察氏的应对,也就是为了看个热闹,太子妃没善意解惑,反而是轻笑一声:“本宫也是头回见到这号人物,烦请四弟妹为咱们引见一番。”

乌喇那拉氏很有些不痛快,今儿是弘晖的抓周礼,董鄂氏竟敢来挑事。她转念一想,也没什么不好,顶好让这蠢货犯到老九福晋手里。

想到这里,乌喇那拉氏稍稍宽心,介绍说:“太子妃见谅,九弟妹见谅,那是我们府上的格格,冒冒失失冲撞了二位。”

受邀来观礼的女眷都注意到这边,谁不知道董鄂氏和富察氏的渊源?挠心挠肺想看她们撕撸一场。

董鄂氏瞧着娇艳无比,做格格真有些可惜;至于富察氏,今儿是一身雪青色,渺渺然好似神仙妃子,高不可攀,她和董鄂氏面对面站着,直接把人比进泥里,让董鄂氏的优点全成了缺点。

不是娇艳,是俗艳,那身盛装更是瞎了狗眼。

刚对上,董鄂氏已经输了一半,大家伙儿只等宝珠来个漂亮的收尾,后来的发展却出乎她们的意料。

董鄂氏对宝珠没什么印象,宝珠又何尝认识这个被阿玛额娘挂在嘴边的倒霉格格?哪怕乌喇那拉氏介绍过后,她还是没回过神来,反而问出了啼笑皆非的话——

“我们爷方才大婚,四哥竟有这么大的格格?”

四福晋愣了。

太子妃愣了。

满屋子妯娌都没反应过来。

这话听着咋就不对劲呢?

胤禟啥时候成亲和老四后院女人多大岁数有啥干系?再者说,董鄂氏还是头年选秀指进府的,称得上大?

她们还在懵逼,宝珠又瞧了董鄂氏一眼,说:“这模样身段都好,哪怕不是四嫂所出,也能许个顶好的人家,真是个有福气的。”

她一边说,还从左手腕上褪了个镯子下来:“好姑娘,九婶今儿个没带什么好东西,这个你拿着,权当见面礼。”

……

董鄂氏完全没法维持笑脸,旁的女眷就像是遭了雷劈,最不客气当数伊尔根觉罗氏,扑哧就笑出来,太子妃也破了功。有她俩带头,旁的女眷全都拿手帕掩唇,眉眼弯弯,乌喇那拉氏笑得发不出声,半晌才说:“错了错了,九弟妹你错了。”

宝珠才是最懵的一个,她一脸耿直,全然不知旁人在笑什么,听得这话,方才回头问说:“这不是贵府的格格?”

“此格格非彼格格,就是个奴才秧子,担不起九弟妹抬举。”

宝珠猛的就晕红了脸,很有些不好意思,解释说:“原是如此,这身行头还真看不出来reads();人妖皇卫麦蒙蒙。”

董鄂氏差点就成了四贝勒的庶出女儿,好不容易误会解开,宝珠还甩锅给她。真是出师未捷脸先丢光,原本还只是试探,经此一事,她彻底恨上了宝珠。

分明是同届秀女,敢说不认识?装了老半天傻不就是为了奚落她,当着各家福晋的面作践她……好,好得很,不愧是富察家教养出来的女儿!从前不声不响的,内里坏成这样!

董鄂氏一脸受伤:“九福晋瞧不上奴婢也罢,何苦这般?”

宝珠不疾不徐将玉镯戴回手上,然后才说:“原想赏几个金锞子以示安抚,你倒是同本福晋计较起来,既然是奴才,就要有奴才的本分,我府上的侍妾胆敢在这种日子瞎走动冲撞贵人,那就不是三两句话能揭过的,非得让她知道规矩两字怎么写。”

正说着,宝珠朝旁边伸出手,天冬会意,自怀里掏出一条青玉鞭,恭恭敬敬递到宝珠手里。

宝珠接过之后,稳稳拿住,朝着董鄂氏的面门猛力一抽,鞭子好似闪电激射而出,啪啪几下将董鄂氏满头金钗步摇全卸下来。

“这一身行头,我还当是哪个体面人,四嫂这脾气也太好些,惯得她不知天高地厚了。”

宝珠将董鄂氏身上超过品阶的首饰全卸下来,鞭子竟没伤她分毫,就连两把头也丝毫不乱,这手鞭法可谓出神入化,众福晋看得目瞪口呆……至于董鄂氏,吓得花容失色腿下一软跌坐在地上,险些就尿出来。

还说什么撕撸博弈,根本就是一面倒好嘛。

董鄂氏眼睁睁看着鞭子朝自个儿脸上抽来,给吓破了胆。至于宝珠,还有闲心将鞭子收起来,一圈一圈整理好。这是敬茶那日宜妃赏她的,说是御赐之物,专抽犯上的奴才。宝珠还是头一回使,很好用。

好一会儿之后,董鄂氏才回过神来,惊觉自个儿丢了脸,还有话说,宝珠冷眼瞥她:“我同太后娘娘说好了,但凡遇上不长眼的狗东西全给她绑去,让她给我做主。你要是立刻滚蛋,我饶你一回,往后记得别想那些有的没,平日里作夭就算了,这种日子还出来丢人现眼。你要是活腻歪了就接着闹,扰了弘晖阿哥的抓周礼我给四嫂赔个不是,今儿你有什么招我都接着。”

乌喇那拉氏只觉得自个儿从没认识过富察宝珠,妯娌们都吓了一跳,这性子……真像马斯喀,不愧是将门虎女。

“九弟妹消消气,来人,送董鄂格格回去休息。”

四福晋发了话,立刻就有两个腰圆臂粗的嬷嬷架着她往回走,从贵人们眼前拖出去。

虽然是场闹剧,看着还真解气,嫡福晋们满心痛快,就烦这些妖妖娆娆的侧室,好好地爷们都让她们勾坏了,整天不思进取宠妾灭妻。

富察氏还真敢,连遮羞布也没给董鄂氏留下。

董鄂氏满腔恨意,只想一把生撕了她,又巴不得自个儿没出现在这里。

九福晋了不起?那也是我不想要才给你捡去的。现在你得意你风光,往后都给我还回来。待康熙殡天,雍正登基,我叫你生不如死,全家陪葬!!

也就是这么想,董鄂氏才痛快些reads();前夫请跟我回家。

她掰起手指头算了算,如今是康熙三十八年,还有二十几年,熬一熬就过了。

比她还要尴尬的是三福晋,被拖下去的董鄂格格是她族妹,这一买卖丢的不仅是董鄂七十的脸,连带着让董鄂全族颜面扫地。三福晋觉得众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对,夹杂着奚落和嘲笑,她一个没忍住咬牙切齿说:“今儿是四弟妹的好日子,倒让九弟妹抢了威风。”

宝珠笑眯眯朝她看去,正要应声,就有个小丫鬟满脸慌张跑过来:“禀福晋,董鄂格格在回廊里遇上过来向您道喜的李格格,不知怎的就推攘起来,撞柱子上晕过去了。”

不用问乌喇那拉氏心里就有数,李氏那张嘴最不饶人,保准是看董鄂氏丢脸嘲笑了她,董鄂氏原就憋着气,闹成这样真不意外……她俩闹起来不打紧,别触了弘晖的眉头。

乌喇那拉氏摆摆手:“拿名帖去请个太医给她们看看,这些事回头再报,今儿是什么日子你不知晓?”

这当口,太子妃插了句嘴:“哪用得着费那劲,去个人同四弟说一声,太医院也是来了人的,就等着吃酒呢。”

……

这尼玛是落井下石啊,不坑死董鄂氏不甘心。

让胤禛知道他后院董鄂格格起先挑衅九福晋丢足了脸,回去还不安生,竟然拖着李氏撞廊柱,想也知道她往后好不了了。

太子妃说完,宝珠也帮衬道:“没听到太子妃的吩咐,还不赶紧的?这等小事别拿来烦我们四嫂,你自个儿看着办。”

这么一闹,宝珠径自忘了三福晋的挑衅,笑眯眯同太子妃说话,间或回旁人几句,很轻易就融入到嫡福晋的圈子里。旁人当她是标杆,哪怕小妾不上台面,她们也不会太过分,总要给些脸面,省得让人吹枕头风告了黑状……任性到宝珠这份上也真少有。

前头胤禟也听说了这事,满脸不敢置信。

“你说错了还是本阿哥听错了?我福晋那么温柔一个人,你别瞎说诋毁她!”

传话的再三表示没错,发誓说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

那行吧,胤禟一回头就改了口:“我还担心她太善良容易吃亏,这样挺好,遇上那些不长眼的就该狠狠收拾,没得让奴才秧子欺到头上的。”

这还不算,胤禟嘲笑了胤禛一脸:“纳了这么个小妾四哥你也是倒血霉了,也不知道董鄂七十怎么教的。”

这嘴脸真丑,丑丑丑!

是谁方才还不敢相信?眨眼之间就换了说法,他娘的还有没有原则了!

敢情在你眼里福晋就是最好的,福晋说什么都对,福晋做什么都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

成了亲的男人是不一样。

脸皮就比别人厚很多。

……

胤誐都想捂住眼,九哥你还是我九哥吗?你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