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0章 心肝

自胤禟大婚,朝堂上就没安宁过。折腾了十来日,三月二十六这天,四贝勒府为弘晖阿哥大摆抓周宴。

宝珠思来想去也没琢磨明白该备什么礼,打个金元宝俗,送金锁玉观音又土,她好不容易才想起来,富察家有一把两指长的楼兰宝刀,是已故的玛法——敏果公米思涵费很大力气请人打的reads();[综韩剧]进击吧!男配!。

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上有血槽,是极好用的神兵利器。刀柄刀鞘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细看是麒麟图,暗合正一品武将补服,以绿宝石替麒麟一双眼珠,瞧着宝气逼人。

那把刀原是想送给家里小崽子,大小合手,长短合身。结果从马斯喀到马齐马武李荣保甚至后来孙子辈几个全没瞧上……米思涵气得不轻,直说儿子孙子全是蠢货,只会盯着那些金灿灿银闪闪的抓,这么名贵的宝刀竟然蒙了尘。

宝珠抓周时,马斯喀忆及先父,就想把它摆出来和胭脂水粉搁一块儿。才有这想法,他就同索绰罗氏说了一嘴,然后给喷了个狗血淋头。

那可是长房唯一的格格!你是想把她养得五大三粗嫁不出去?

索绰罗氏火冒三丈,那楼兰宝刀就继续收在府库之中。

宝珠记得这把刀被阿玛强行添到嫁妆里头,还告诉她说要是遇上不长眼的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放她三斤猪血,给点厉害瞧瞧。那个时候,宝珠全然想不到她阿玛真有那能耐把刀子塞嫁妆里头送进宫,只当是说笑,还点头应是。大婚之后第二日,天冬核对嫁妆,从放压箱钱的地方把它掏出来,宝珠看了差点没疯。

那刀子搁她手里是大大的埋没,如今又还没分府出去,这玩意儿留宫中不是个事儿,宝珠使唤天冬去库房把它找出来,入手沉甸甸的,细细看去的确华美无匹,可只要拔开刀鞘,锐气挡不住的袭来。

她掂量过后,只觉得锋锐,倒感觉不出戾气,将门女送这个挺合适。

这头宝珠把玩着楼兰宝刀,胤禟就回来了。朝廷的重心都在追缴欠银上,户部那头忙得团团转,工部就闲。胤禟在工部没有具体职务,他是自个儿找活儿干,工部尚书也知晓,皇上送儿子去各部就是镀金去的,没得上赶着得罪人,就带着他四处转了转,直说他想做什么都成,手生可以指派人帮衬……这几日,胤禟在工部过得相当逍遥,吃着上好的点心喝着上好的茶,就拿了个炭条完善战车图纸,将不足之处圈出来修修补补。

这几晚他都做梦来着,梦里神仙打架,那些法器宝器给了他很多灵感,战车造型一改再改,杀伤力也在大幅提升。反正在他看来宝珠就是福星,大婚之后他做什么都顺利,遇上难关努力过后也能迈过,迈不过晚上睡觉还能得到点拨。

大婚不过十日,胤禟对宝珠宠爱至极,疼她就像疼自个儿的眼珠子,猛的看见宝珠手上拿着把寒光熠熠的小弯刀,他心跳都快停了,赶紧哄着她插回刀鞘,然后伸手夺过放到一旁。

胤禟捧着宝珠一双手,问:“可有伤到?多大的人了怎么玩起刀子来?”

宝珠由他握住一双手,只觉得满心欢喜,她喜欢看胤禟百般呵护的模样,那样就像是被他捧在心尖上。

“别担心,我没事,”接着又问说,“今儿个这么早?”

胤禟翻来覆去看过,的确没受一点伤,这才松了口气,他一把揽住宝珠,将她撂倒自个儿大腿上趴着,啪啪往她屁股上拍了两巴掌:“往后还胡不胡闹了?”

宝珠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倒是房里伺候的丫鬟一个个都低垂着头臊红了脸。天冬使了个眼色,带头往外退,旁的三个丫鬟也放轻脚步退到院里,走远了才敢出口大气reads();[综仙古]客官,不可以。

猛然间,宝珠双颊爆红,她挣扎着要起来,胤禟不许,只问说:“往后还敢不敢做危险事?”

宝珠扭过头瞪他一眼:“你放我起来。”

瞧她这样,胤禟又是啪啪两巴掌:“还敢不敢了?”

倒是不疼,只是满心羞愤,宝珠一把拽过他的手,猛的咬上,倒是没把胤禟啃出血,反倒是她有些牙疼,遂又气鼓鼓松了口:“你无赖!你欺负人!”

这话软绵绵的,很没有气势,胤禟听着心都要化了,赶紧松了手让宝珠站起来,长臂一展,将她搂回怀中。胤禟的呼吸就贴在宝珠颈畔,只道:“往后再别碰这些危险物件,莫让我担心,嗯?”

胤禟说着,亲了她一口,宝珠轻哼一声:“那你也不能打我屁股,羞死人了。”

胤禟又亲她:“你只说听不听话?”

“听,我听还不成吗?”

宝珠这才将自个儿的想法说给胤禟,说这是阿玛给她压箱底的,放这儿派不上用场,想给弘晖送去。

送礼送刀子不像话,做抓周物件倒挺好,瞧着就很稀罕。

可不是吗,别人家都是小木弓小木剑,猛的摆出把楼兰宝刀来,来观礼的小子都该眼馋了。胤禟又拿起那把弯刀仔细看过,哪怕他不好这口瞧着都喜欢,要是让老十看见就该撒泼打滚了。

有些人你就不能想不能念,胤禟刚想起老十,冯全尖细的声音就打外头传来:“爷,十阿哥求见。”

说是求见,其实胤誐才不用他通禀,熟门熟路就进来了。

宝珠赶紧从胤禟怀里躲开,稍微整理过旗装,端端正正坐到一旁去。胤禟还想同福晋亲香一会儿,就让老十搅了好事,铁青着脸看那二傻子迈过门槛进来,没好气道:“不去骑马射箭做学问跑我这儿来做什么?”

胤誐就准备使人看茶,看宝珠在厅内,赶紧打了个招呼:“九嫂好,弟弟给九嫂请安。”

宝珠抿唇笑了笑,也回了个礼。

倒是胤禟,看老十这样还挺稀罕:“你来我宫里从来是当回自个儿宫,怎么今儿个知道客套了?”

胤誐嘿嘿嘿:“九哥我对你随便是没啥,对九嫂随便你不打死我?”

这聊天的套路胤禟是很习惯,宝珠觉得她还是少听两句,就出去招呼天冬看茶,送几样点心来,里头胤誐已经注意到放在胤禟手边的楼兰宝刀,他两眼刷的一亮,一个箭步扑上去,抢过手来反复把玩就舍不得放下了,就一屁股做到胤禟旁边,满脸谄媚说:“九哥……”

他一张嘴胤禟就知道他要说啥,直接打断:“少来,这不能给你。”

胤誐就想撒泼打滚了:“昨个儿还说咱们是好兄弟,连把破刀都舍不得,你还是做哥哥的!”

胤禟由他嚷嚷,就伸手过去拿,胤誐躲开,胤禟笑道:“你也说不过是把破刀,我赶明给你送把好的,把这个放下。”

“我不,我就要这个reads();珠光宝气。”

胤禟只想一巴掌拍死他:“那行,你别求我,我做不了主,这是你九嫂的。”

胤誐就想说你是在逗我?

九嫂怎么会携带凶器嫁进宫?

看他满脸都是“我不信”“你骗我”“九哥你变了”“你不爱我了”……胤禟很想喷他一脸唾沫星子,你大爷我有爱过你?他知道胤誐多难缠,就没废话那些,权当没听见,径自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

简单说,这是米思涵请人打的,马斯喀想不开拿来给宝珠做了压箱刀。

胤誐:……

听过压箱钱,还是头一回听说有压箱刀,不愧是正一品大员,真时髦。

不过这不是重点,胤誐满心想着把它打包带走,只说:“我求九嫂去!我脸皮厚,她撑不住了一定会让给我!”

胤禟不咸不淡的问说:“要是不让给你呢?”

“那我就找皇阿玛哭去!”

看他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胤禟也无奈了,就说:“你九嫂准备送去四哥府上,让四嫂添做弘晖侄儿的抓周物件。”

“这绝品的楼兰宝刀送给四哥家弘晖侄儿?白瞎了上好的东西!四哥骑射就不行,他儿子能好到哪儿去?”

胤禟的第一念头是你可算说实话了,听到后半句,他沉默了好一会儿:“那行吧,我把你原话转告给四哥,让他拿主意,看是让给你,还是给弘晖。”

“九哥啊!你是我亲哥!你不能这样对我!”

宝珠不过出去安排点事,回来就撞见这阵仗,她挑了挑眉:“这是在唱哪出?爷你把十弟怎么着了?”

胤禟刚想说我能把他怎么着?胤誐就朝向宝珠那边,满脸感动说:“九嫂你真是好人,你可怜可怜我,就把这刀让给我咋样?弘晖侄儿的抓周礼我帮你准备!”

“可这原是我玛法打来给家里小崽子的,十弟拿着趁手?”

没等胤誐回话,宝珠又说:“听说我阿玛我三位叔叔并几位兄长抓周时都有摆出来,没一人瞧上,玛法很是气不顺,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个识货的给他抓去,不枉费他一番苦心。”

这点小问题难得倒胤誐?

他一拍大腿:“不然九嫂你先收着,等我大婚之后赶紧造人,我儿子洗三做添盆也行留着抓周也不错,让他收了孝敬给我!”

胤禟呸他一脸:“谁等你那么久?你有能耐倒是赶在弘晖侄儿前头。”

“这可是九哥你说的!我这就去找皇阿玛,叫他再让我抓一回!上回一周,这回十六周,不都是周!!!”

哪怕见过胤誐好些回,宝珠还是不大习惯他的风格,听了这话起先是懵逼,然后险些笑晕过去。她原本都要松口了,既然胤誐真心喜爱,宝刀赠英雄。听到这儿,宝珠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她还真想看胤誐去求皇阿玛,看他怎么抹开脸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