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4章 回门

这头胤誐忙着作天作地,胤禟陪宝珠去富察家了。干儿子传的话他的确有听到,却没怎么当回事,转身还对宝珠说:“岳父也太客气些,他这么说,咱们哪能蹬鼻子上脸真就照办?”

本来,三朝回门就是看女婿态度的时候,满京城多少人盯着,只等瞧瞧九阿哥对九福晋如何,富察家百万陪嫁到底换来什么,胤禟哪敢怠慢?

回门礼他早先就备好了,是厚着脸皮问康熙讨的贡物,宜妃那头也没闲着,挑了几件撑门面的出来,让宝珠带回娘家去。

干儿子过来那会儿,小两口都收拾妥帖了,宝珠换了身正红色旗装,梳上精巧的两把头,点了花钿,插了步摇,嫡福晋该有的行头一样没落下。里头好些还是胤禟帮着挑的,打扮出来既不显老气也没失了皇子福晋的派头,很像那么回事。

嫁过来这几日,一切都很好,没什么委屈纠结,宝珠还是惦记着娘家,瞧着时辰差不多了就准备动身,猛的听见阿玛传来的话她还没回过神,边上胤禟已经让赵百福看赏,送梁九功那干儿子出去,自个儿回过身来同宝珠说了一通。

宝珠心想阿玛才不是客气,他打心底里就是那么盼的,却没戳穿,只道:“妾也想早些回去瞧瞧,嫁过来一切都好,可心里总有些放不下。”

胤禟探听过宝珠的事,除了去寺里祈福,她极少出门,也就每年会去两趟索绰罗家,外头有关她的消息非常少,只知道是个命好的,得全家青眼不说,马斯喀把她当眼珠子疼。

猛的嫁进皇家,不习惯也是自然。

就拿自个儿来说,幼时养在额娘跟前,开了蒙之后就搬来南三所,刚过来那会儿见天想溜回翊坤宫,伴读带着伺候他的小太监都把路认熟了,天天去道上堵人。

宝珠看起来很好,怕是没比他那时好多少。

胤禟很理解她的心情,打发走干儿子就准备带宝珠回门,宫里轻易不让走马,出去就要费些时候,再耽搁下去就不像话了。

胤禟原想使人备轿,宝珠说坐轿不比走出去快,她也想好好看看这一路的景致,就给胤禟牵着往外去,太监宫女落后几步遥遥跟着。

三月半,花都开了,这一路香气宜人,胤禟牵着宝珠的手便觉暖心,哪怕走一辈子也不会累。又走过一条长廊,胤禟忽的开口:“大婚之后合该领差遣,皇阿玛问过我的意思,吩咐说赶明就去工部报道,同八哥一块在那儿待着。”

宝珠安安静静听,听他说完,也没插嘴的意思,胤禟就着牵她的手捏了捏:“工部是比不得户部兵部,你放心,爷铁定能干出些名堂,让你见了妯娌风风光光。”

“爷心疼妾就比什么都强,能嫁来皇家已足够风光,至于旁的,有就有,没有就没有,都无妨。”

这话听着就熨帖,胤禟心里舒坦极了,面上还是严肃正直的样子,重复道:“一定给你挣回体面,你想要的都有。”

宝珠笑得很是好看:“妾只盼着这辈子都同爷好好过。”

胤禟能听不懂?

话里的意思不就是让他别跟兄弟们胡闹,别轻易站队,本就是人上人,求什么泼天富贵。胤禟给她一个安定的眼神:“爷都明白,你别担心。”

一条道出宫走了好些时候,宝珠心里热乎乎的,全然不累。胤禟更实在,他打心底里喜欢自家福晋,同她一道做什么都开心。

出了宫两人换乘马车,之后不过两刻钟,就到富察家门口。

自宝珠出嫁之后,达春见天的闹,要姑爸爸回来,怎么不是九阿哥嫁过来呢?这话让他阿玛听了个正着,险些揍他,后来达春就改了口,说姑爸爸出嫁的时候还带了陪嫁嬷嬷陪嫁丫鬟,咋就不能带陪嫁侄儿呢?

留在家里一点儿意思没有,他只盼能跟姑爸爸进宫去。

达春闹得太厉害,马斯喀没法子,就哄他说看看哪个阿哥要陪读的,把他塞进宫去,左右自家不缺儿孙,闹闹闹听了就烦……谁不想宝珠呢?你安安静静想不成吗?

得了准话,达春就高兴了,听说今日姑爸爸回门他起了个大早,天刚亮就颠颠儿的往大门口去,非得敞开大门等,自个儿托腮坐在门槛上,认人怎么哄都不听,太闹腾他还不耐烦——

“我等我姑爸爸关你啥事呢?你也回去等你姑爸爸去啊!”

“都闭嘴,叽叽喳喳吵死了。”

就有小丫鬟回去搬救兵,结果福晋全然不管,只说由他去……那行吧,既然福晋都这么说了。

昨晚过于兴奋,他翻来翻去大半夜才睡着,今儿个又起得早,达春打了一溜儿的呵欠,快睡着了才等来马车。那马车走得慢吞吞的,在自个儿家门口停下,前头赶车的先下来,撩开帘子放下脚踏请九爷下车,胤禟站稳之后,又转身去扶宝珠。

达春见着胤禟那张脸就拍拍屁股站起来,看姑爸爸的确跟他一道儿回来了,乐得跟什么似的,像个小炮弹,一头猛扎过来。

胤禟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挤他,顺着动静传来的方向低头一看,是这小子。

他连达春的名字都记不得了,只知道那是宝珠的大侄子,又想起那日在太子宫中——

抓鸟之仇不共戴天!

胤禟瞪他一眼:“挤什么挤,磕着福晋怎么说?”

达春才不搭理他,使出吃奶的劲儿想把闲杂人等挤开,宝珠刚下来就瞧见这一幕,乐了,她伸手在达春脸上掐了一把:“我们达春怎么出来了?”

达春瓮声瓮气说:“来等姑爸爸,额娘说姑爸爸今天回来。”

宝珠就牵起达春的手,让胖团子跟她回府,在大门口同胤禟胡闹像话吗?

当然迈开步子之前她还笑盈盈看了胤禟一眼:“妾代达春给爷赔不是,爷别同他计较。”

但凡宝珠露出这般神态,胤禟就恨不得搭梯子上天去给她摘星星摘月亮,哪顾得上和小胖墩计较,只红着耳朵牵起宝珠的手,宝珠没怎么着,达春一爪子就拍上去。

九阿哥还敢记他的仇,他还气不顺呢!

要是拐走阿克敦那蠢蛋子就算了,也就干一架那么大点儿事,拐走大美人姑爸爸简直不能忍!

还牵手呢,咋不去吃|屎呢?

亏得达春打心底里不屑于和九阿哥对话,就只是满脸嫌弃而已,不然那才精彩了。宝珠又给胤禟递了个抱歉的眼神,然后蹲下来满脸严肃看着达春:“姑爸爸从前怎么说的?”

咦?

拿点心之前先擦擦手?

不许去泥里打滚?

还是不许乱碰脏东西?

达春可劲回想,瞧他那样,宝珠心里在发笑,她憋住了,板起脸说:“姑爸爸说了,京城里随便牵出个人来就能收拾你,不许惹事。”

原来是这个,达春嘿嘿笑道:“玛法说的,说他官老大老大了,随便我折腾没问题,了不起去给皇上他老人家磕头,一定能摆平的。”

说着还拿小短手指了指胤禟:“他能比皇上大?”

……

祖宗诶,这种话能随便说?

宝珠真想知道自家阿玛到底教了些什么给几个小的,越长大越皮实。

胤禟让他气乐了,顾不得还没进门,就和小胖墩怼起来:“当今圣上是我阿玛,他还能不帮我帮你?”

达春朝贴身伺候他的小厮那头瞅了一眼:“我还是我阿妈的亲儿子,这些狗东西天天告黑状,我阿玛就信他们不信我,你阿玛一定一定也是一样的!”

这尼玛是把马斯喀比作这些狗东西啊!!!

胤禟只恨岳父没在跟前,他回想了一下,从前和小胖墩还真是同命相连。

不过那都是过去了,胤禟觉得他还能再相信皇阿玛一回:“看看你姑爸爸,再看看你,你不是捡来的?”

如果老十在这儿,保准拆他台。

说话之前过过脑子,别扇自个儿巴掌,你倒是先回头看看太子呢!

就算老十不在,还有达春呢。达春仔细想了想,姑爸爸和其他人是不一样,别人都是草,就姑爸爸是宝:“照你这么说,我全家都是捡来的,家里买个奴才都要花银子,哪儿去捡这么多人呢?”

胤禟竟然无言以对,还是宝珠看不下去了,哄着他进门去。胤禟黑着脸往里走,宝珠牵着达春跟上。

马斯喀回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对,自家闺女倒是笑着,达春和九阿哥挤在一块儿坐的,两人中间却空出好些距离,一个脸朝左一个脸朝右。就这做派,也不知道他们图什么要挤在一起。

胤禟看马斯喀回来就起身拱手,马斯喀也回了个拱手礼,他心里老不高兴。明明让梁九功的干儿子帮忙传了话,也回说带到了,还以为是默许,结果是默不许,传信的前脚去,他后脚带宝珠出宫……搞啥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