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3章 圣意

心里想着要崩起当家人的脸面,不能让后宅妇人恃宠而骄,行动却不是那么回事,连着两日,胤禟都同宝珠腻在一起,十阿哥胤誐有看法了,赶着登门来抱怨。

“九哥你真是……有了福晋没兄弟,往常咱们日日在一块儿,如今你都不搭理我了。”

胤誐整个一张怨妇脸,嘴里叨叨念个不停,瞧他那样,胤禟心累得很。皇阿玛是塞了何等不堪入目的通房丫头给老十?才能让他对女色全然不感兴趣,连成亲的好处也体会不到。

这么想,胤禟摇了摇头。

胤誐金刀大马坐他边上:“别不吭声,九哥你咋打算的?皇阿玛说大婚之后就让咱们领差事,我想去兵部你说呢?”

老十学问做的一般,却精于骑射,勿怪他想去兵部待着。本朝从不缺战事,康熙就御驾亲征过好些回,满洲八旗打过吴三桂,打过郑经,打过沙俄……胤誐只盼能等来这么次机会,金戈铁马上阵杀敌。

可是呢,兵部却不是个好去处,那头被直郡王把持着。

胤褆是康熙十一年生的,比太子还长两岁,比胤禟大了将近一轮。惠妃生下他之前,康熙连着失去了好几个儿子,也是因此,他对生来健壮的胤褆十分疼爱。胤褆本身极富才干,曾跟随康熙出征,围猎次次不落,南巡也却不了他。就是因为做的事多了,手上权力自然大,加上他大婚之后领的差遣就在兵部,这么多年下来,早已培养出自己的势力,地为稳固不可动摇。

换个人去兵部还能打拼打拼,这老十嘛,胤禟真不放心。

怕他不仔细中了套被打成大阿哥党,又怕他见识到老大的能耐,给忽悠得站了队。

思来想去,兵部都不是个好去处,胤禟稍稍打了个腹稿,说:“皇阿玛看我对工程器械颇有心得,意思是让我和八哥一道去工部待着。”

六部里头,老十最头疼的是吏部、礼部,最不想去的是户部,这工部嘛,是没什么恶感,却也不是多喜欢。工部职掌土木兴建之制,器物利用之式,渠堰疏降之法,陵寝供亿之典……倒是有些意思,只是不如带兵打仗合他心意。

胤誐试探着说:“也不是非得在一块儿,那不如九哥你去工部,我去兵部待着。”

“那你就别嚷嚷说成天见不着人……再有,你当老大真会让你带兵打仗?他不知道你能耐?让你春风得意了,白瞎他掌那么多年兵权。老大明摆着志在高位,会亲手瓜分自个儿的势力让你踩着他往上爬?要我说,莫说上前线,军粮军饷你也别想沾手,充其量就是捞个闲职,愿意做事就做,不做也无妨,反正多你不多少你不少。”

胤誐一瞪眼:“皇阿玛不收拾他!”

“哎哟我的弟!你也太天真了!哪怕不这么极端,整个兵部都是老大的人,要架空你还不容易?和我一道儿去工部就不同了,咱们头一个研究攻城战车,我早有想法,等捣鼓出来你大可自请随军,亲自开出去找找感觉,回来方便完善,这不就圆了你的念想?”

还别说,胤禟口才真不错,胤誐让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听到后面连连点头:“还是九哥你的法子好,那就这么定了,你先研究着,尽量在我大婚之前有个完善的章程,这样不浪费功夫。”

听他这么讲,胤禟都气乐了:“好你个老十,安排起哥哥我来了。”

胤誐嘿嘿嘿嘿,“能者多劳啊九哥。你这么说我也觉得工部好,八哥多和气,同他共事铁定愉快,比在礼部、兵部、户部强多了。”

老大在兵部,老三在翰林院编书,老四在户部,胤禟他亲哥老五在礼部,老八在工部……胤誐脑子是没兄弟们灵光,但也不蠢,立刻就把道理想明白了。

三、五倒是好相与,那地方他不乐意去。

一、四要命的,绝不能跟。

老二作为储君,乱七八糟啥事都管,却不属于任何部门,只听上头差遣。

这么一排除,就只剩下老八,同他合作还成,工部也好极了。

胤禩娶了郭络罗氏之后动作多了不少,尤其最近一年,他主动亲近起九哥。

老九和老十自幼就玩得好,他们关系非同一般。至于老八,倒是被作弄过,关系称不上坏,也好不到哪儿去。在这种前提下,他主动示好,能没点目的?

胤誐又想着,哪怕真有算计也没关系,老八要脸,自个儿不要脸,真闹翻了就看谁得宠谁又豁得出去,别的方面不好说,在这方面,胤誐有相当的自信,了不起就学富察马斯喀,跪坐在南书房哭去,端看皇阿玛脑仁疼不疼。

两兄弟想到一道儿去了,胤禟也顺口提醒说:“我看八哥对那位子也有想法,你别跟他瞎折腾。老大老二折腾还有点道理,他俩一个占嫡一个占长,哪怕老四也是孝懿皇后抚养过的,老八纯属胡闹。咱们安安分分的,哪怕真有那天,甭管哪个兄弟上位都得敬着咱。一旦掺和进去,不拼回个从龙之功就得死无葬身之地,我们兄弟二人既没那想法,何必逼自个儿上绝路?就听皇阿玛的,皇阿玛属意谁咱就支持谁,总不会错。”

胤誐端起茶碗猛灌一口:“我额娘早就去了,妹子也没活成,只余我赤条条一人,没什么念想也不怕事。九哥你支持谁,我就跟你支持谁,站错了队不过就是头点地。既然你没那想法,咱们就干点实事,不掺和他们那些糟心事,省得闹到最后父不父子不子君不君臣不臣。”

他俩同时收了声,喝完这盏茶,胤誐就起身告辞了:“九哥你抓紧时间同九嫂亲近,赶明皇阿玛就要丢你去工部了。”

“闭嘴,你回去。”

胤誐就没怕过他,走之前还厚着脸皮说:“差点忘了,早先你匀给我的菊花酿都喝光了,是不是再来两坛?”

喝喝喝,喝不死你。

胤禟只说回头再看,赶紧把人打发走,老十虽然嘴上没把门,有一点他还真说对了。这都已经娶了福晋,皇阿玛才不会让自个儿堕落下去,赶明就该上发条紧起来,这之前是该同宝珠亲香亲香。

###

虽说嫁过来没两日,宝珠已经适应了皇子福晋的生活,每日早起去给额娘请安,稍晚一些去太后那头待一会儿,午前回宫。进些东西懒洋洋困个觉,醒过来就能看到胤禟靠坐在榻上读书。

胤禟生得很俊,正经起来通身都是天子骄子的气派,到晚间上得床去又变成另一番模样。他是最富耐心的猎人,总能让你心神荡漾主动讨饶,连着两晚宝珠都给折腾得散了架,浑身酸疼,就这还嫌不够,他白日里枕着宝珠的大腿改良劳什子战车,逮着机会还要偷个香,日子过得委实舒坦。

大婚过后第三日,胤禟备上厚礼,亲自陪宝珠回门。

这天并非休沐,马斯喀却好似忘了自个儿是身着麒麟补服的正一品大员,他下了朝就赶着往回走,却被梁九功唤住,说皇上有情,南书房议政。

马斯喀一脸便秘的表情,好歹还记得是在宫里,忍住了没法做,他一边往南书房走,一边同梁九功说话:“梁谙达,你看我们都这么熟了,我拜托你个事儿。”

梁九功是康熙跟前的红人没错,正一品大员他轻易也是得罪不起的,索性他俩都不站队,倒是能说上几句。马斯喀都这么郑重的拜托了,梁九功赶紧应下:“大人请说。”

“算算日子我闺女今日该回门,不然我能赶着回府?可既然皇上跟前有事,那咱就得先办事,只拜托你帮我往九阿哥宫里去一趟,让他们慢点回,不用着急,我这头忙完一起走也成。”

梁九功顿时无言,他招了招手让干儿子上前来:“听到了没,去九阿哥宫里跑一趟。”

干儿子跟他打了有两年的下手,瞧着还不大妥当,没敢放去殿内,平日里干得最多就是跑腿儿传话,梁九功有心想提拔他,但凡是去皇子阿哥后者四妃宫里都指派他,两年时间倒让他得了不少赏,也将贵人们认了个全。

这活儿要是接在从前,他不至于过分高兴。

如今大不同,他可是在帮马斯喀大人跑腿,马斯喀身后站的是整个富察家。

干儿子赶紧应下,有保证说铁定照原话带到,请大人放心。

马斯喀点了点头:“偏劳公公。”

说是南书房议政,其实就是闲得无聊了让他过来陪着说说话。康熙自说自话,说老十大小就想当大将军,原想把他放去同富察家几个年轻小子一道儿历练,往后上阵杀敌为国建功,临到跟前那小子改了口,说想去工部,跟老九去做实事搞发明。

将剧情过了一遍之后,康熙问说:“爱卿你说,朕是允他好还是不允他好?”

马斯喀隐约听出话里有话,他立场是很坚定的:“皇上是父,十阿哥是子,做父亲的哪能不为儿子打算?安排儿子做什么是您的家务事,来问臣,臣就惶恐了。”

康熙挑眉:“朕让梁九功找你来是想听句真心话。”

“那臣斗胆建议,皇上您不妨同十阿哥谈一谈,看他到底咋想的,怎么就惦记上工部那地儿了?”

康熙又和马斯喀聊了聊“父亲的烦恼”,然后就让他退下,之后果真找了胤誐过来。胤誐可以说是儿子辈里头最耿直的一个,他听胤禟说凡是以皇阿玛为主,看皇阿玛的心意行事,就果然顺从康熙的心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儿子原本是想去兵部,九哥说,那地方权力大危险也大,大哥在兵部待了好些年,能忍我这个空降的?哪怕能忍,能给分个好活儿?这么说的确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万一呢?”

“九哥又说,他的战车已经在着手改良,等我大婚前后就能完成,到时候派我去测试效果,我开它上战场去……儿子一想,也成啊,结果都是为皇阿玛分忧还少了很多麻烦,何乐而不为?所以我们就决定一道儿去工部了。”

……

真是个二愣子,啥都敢说啊,真不怕被打成结党营私。

索性康熙了解老十,他这人比谁都实在。听得这话,就点点头:“难得你还会动脑子,兵部是个好去处,但不适合你,朕原也没想让你去那头。既然你自个儿拿了主意,听着也像那么回事,旁的我也不多说,这事儿就定下了。”

胤誐乐呵得很,出去的时候脚步轻快好似带着风。

听了个全程的梁九功也在心里记上一笔,往后可以对九、十两位阿哥更热络些,不站队好,忠心好啊,他俩想得真明白。梁九功伺候康熙很多年了,最会察言观色,轻易就看出他很高兴。

皇上高兴了,两位阿哥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