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章 备嫁

这一忙就忙到年末去,其间马斯喀又找康熙诉了几大回的苦,富察家兄弟更是排队请胤禟吃酒,逮着他聊理想聊人生。那话里的意思全一样,宝珠的身份是不及龙子凤孙,到底是富察家金尊玉贵娇养大的,活到今天没受过丁点委屈,烦请九爷多担待些。

胤禟想也没想过,还没大婚呢,大舅子小舅子隔房舅子就排队来敲打他了!不过他倒没觉得冒犯,换个角度想,这是好事,福晋娘家应是极宠她的,哪怕为了她,富察家也笃定要帮衬自个儿,不说三服五服之内,只马斯喀和他三个弟弟就能做不少事。

领侍卫内大臣、兵部尚书、内务府总管、镶黄旗佐领……这四兄弟真绝了!

哪怕富察氏得来年三月才会过门,胤禟已经察觉到变化,他往常只同老十好,两人是打小一块儿玩的,自从指婚的圣旨下来之后,已经出宫建府的兄弟都请他吃过酒,底下的也来打趣,问说未来九嫂好不好看,富察家那头是个什么意思?

撇开羡慕嫉妒以及刻意拉拢的不说,干干净净来道贺的没几个。

四哥其一,他只说成亲之后干点正事,替皇阿玛分忧,别再胡闹。

五哥其二,只劝他摆正姿态和福晋好好过日子,大婚之后就得把门面撑起来,你让人小看不打紧,别让嫡福晋跟着受委屈。

这俩说的都不中听,却比一味阿谀奉承好太多了,胤禟承情,回头就敲打了房里伺候的。

九阿哥宫里人人都知道嫡福晋不仅出身好,还得了宜妃娘娘和爷的青眼,全都诚惶诚恐,谁也不敢怠慢。

只慌了个把月,宫中上下就察觉出九阿哥定下这门婚事的好处来。

内务府三千余人都是上三旗包衣没错,但总管内务府的大臣却是堂堂正正好出身,正三品官职。如今坐在这位置上的是富察马武,正是未来九福晋富察氏嫡亲的三叔,哪怕他没对任何人说侄女一句好,疼爱却是不作假的。

自打康熙下旨命胤禟与宝珠结两姓之好,胤禟宫里就得了不少好处,拨下来的东西比往常好了不少,分量很足,莫说见着九爷本尊,内务府那头前来发放份额的哪怕只见着九爷跟前伺候的人都是恭恭敬敬,不敢轻慢半分。

摆正了身份的奴才觉得好,这是跟着享福了。

要说从前吧,因着九爷还没领差事,哪怕有宜妃娘娘悉心照拂,也难免会被怠慢。九爷同十爷最好不过,四年前,温僖贵妃辞世,十爷一朝跌落,尝够人情冷暖,看他日子过得马虎,九爷命人私下送了不少好东西去,自个儿这头难免就短了缺了。

九阿哥胤禟是天潢贵胄没错,可皇帝的儿子不止他一个,在这种情况下,得罪皇帝跟前得脸的奴才绝非好事。

但凡不是太过分,皇子阿哥都不会上赶着找内务府的麻烦。

这内务府干的是卑贱事,却不是谁都得罪得起的,那些奴才最势利,但凡哪个主子得势,好一群人蜂拥围上,表忠心表决心生怕对方有好处忘了自个儿。若是那些没啥存在感的皇子后妃,日子不说难过,反正宽裕不到哪儿去,东西是人家挑剩下的,不克扣份额就不错了。

跟着没啥存在感的皇子阿哥,太监宫女才是真难过,没主子撑腰被欺压是常有的事,孝敬不少,待遇却好不了,但凡出了任何事就推你挡刀,好事轮不到,日子过得提心吊胆……如今可算熬出头了。

却不是人人都这样想,皇子阿哥成年之后都会试用宫女,学房中事,这个宫女就是最先跟他的通房丫鬟,能得个格格的名头。

胤禟的“通房丫鬟”便是刘氏,从前在翊坤宫伺候,她阿玛在内务府里当着个不大不小的官,宜妃给胤禟挑人的时候,她就顺势上位了。

好日子没过多久,胤禟房里又进了个郎氏,这郎氏模样生得好,看着妖妖娆娆的,在床上很放得开,跟了胤禟就夺刘氏的宠。

两人都是格格,待遇截然不同,皇帝赐婚之前,郎氏全然是把自个儿当主子了,最爱作践模样姣好的宫女,同刘氏见面也自觉比对方高贵。

如果说皇帝指婚只是个不妙的征兆,那宜妃派柳嬷嬷过来训话那就是实打实把郎氏的脸面往地上踩,那天之后郎氏就急了,想在福晋进门之前牢牢抓住九爷的心,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那点儿心思哪瞒得过人?胤禟虽然不着调,也知道福晋才是跟自己过一辈子的,直接禁了郎氏的足,福晋进门之前都不许她出来蹦跶,至于往后,看福晋的。

他宫里的动静马武第一时间就听到了,这样的处置倒是令富察家满意了两分。

本来恨不得找个后院干干净净把闺女嫁了,选秀的时候要是没生幺蛾子,宝珠撂牌子回来,的确能借富察家的势与人缔结契约,确保闺女能舒心一辈子。

董鄂氏作天作地把美好的期待毁了,做皇子福晋,好,也不好。

身份是高,却不知会受多少委屈,什么郎氏刘氏不过就是开胃小菜而已。

宜妃娘娘和胤禟明里摆了姿态,富察家这才稍稍放心。

哪怕这些事不好摊开了说给宝珠听,福晋索绰罗氏还是给女儿提了醒:“我和你阿妈原想挑个门当户对的把你嫁过去,仗着娘家疼你,他无论如何都得对你好,他要是对你不好,咱们也能给你撑腰。既然皇上指了婚,旁的念头就得打消,大婚之后你是当家福晋,哪怕没如今这样舒心,日子不会太难过,别使小性,别同九阿哥离了心。咱们富察家的门第是不及天潢贵胄,咱们不惹事,也不怕事。宝珠,你听好了,富察家不指望靠女儿飞黄腾达,千万别想那些有的没,别听人撺掇,别让人哄了去,拿不定主意就摊开了同九阿哥说,成亲之后你们是夫妻,夫妻一体,夫荣妻贵。”

觉得自个儿口气太重,索绰罗氏缓了缓。

“既然婚事定了,年前你也帮着看看礼单,做嫡福晋一要管理后院,二要相夫教子传承香火;三要孝顺长辈……当然也不能给爷们丢份。我儿年岁还轻,倒不用太不着急,仔细点,慢慢来。”

宝珠一一应下,又说觉得时间赶,把龙凤锦被的活派给绣娘了。只绣嫁衣还算轻省,准备再酿些菊花酒,府上留些自用,给宫里的太后娘娘宜妃娘娘也送一些,秋冬两季饮菊花酒更好些,暖身子、补肝气、安肠胃、健脑明目,酒气也不重,很是爽口,每日饮一杯严冬好过很多。

索绰罗氏想想不妨事,隔房三叔是内务府总管,甭管递话或者递东西都容易,就由她去了。

自家闺女就是这样,你给个笑脸她就加倍对你好,早先也担心会吃大亏,这些年看下来倒没出过事。

不是没遇见过口蜜腹剑狼心狗肺之人,那种人遇上宝珠总会自乱阵脚,想推她下水自个儿先落下水,想绊她摔倒自个儿先摔个大马趴,时间长了全家都放心了。哪怕不是娲皇转生也是百世好人,明摆着有老天爷照拂,大气运加身。

憨人有憨福。

到年前,嫁衣已经完成了十之八|九,几大块的绣图都收了针脚,只剩下收尾的活。索绰罗氏来看过,果真是好,自家闺女脑子不算绝顶聪明,酿的酒谁也比不上,一手绣活更是天下无双。

她从前绣过一幅洛神图,全图秀美至极,灵动传神。稍微挪动脚步,山川变换光影、柳枝飞舞、骏马扬蹄,还可窥视宓妃动作情态……更难得的,这是双面绣,背后是曹子建的洛神赋,用的是卫夫人簪花小楷,高逸清婉,优雅至极。

宝珠原想用两块玻璃夹做大扇屏风,索绰罗氏嫌她糟蹋东西给拦了下来。

那幅洛神图只是闲着打发时间绣的,这大红嫁衣才是真好,势如九天飞凰,近看精巧无双。静置的时候瞧不出什么,但凡穿上身,款步走起来,龙游凤翔,嫁衣上所有图样就活过来了。

谁不想穿上这样的大红嫁衣出阁?来年三月,满京城都会羡慕富察宝珠。谁也没她命好,谁也没她幸运。

十月间,菊花酒就送进宫了,太后和宜妃各得了五坛,胤禟听说之后就讨了一坛去喝,起初感觉有些淡,回味却很悠长,一小杯下肚能暖半天,北风刮着也不觉得冷,心里火热火热的。

胤誐是天天往胤禟那边跑,跟着尝了一口,原本嫌弃说是娘们喝的,一点儿不带劲,半天之后又找上门来,哭冷哭饿哭穷哭惨,强行分了半坛子过去。

胤禟是有心得瑟,结果得瑟过头。他满心不乐意,还是给老十分了,分完就往翊坤宫跑,找亲娘抱怨说老十真土匪行径,又厚着脸皮讨了一坛去。

宜妃跟着笑了一场,笑过之后又在心里记上一笔,这富察氏是好,往后多照拂她。

心里这般想着,宜妃又问柳嬷嬷说:“我前头吩咐你的事可办好了?”

“娘娘放心,老奴狠狠敲打了她们,谁还敢作夭仔细她的皮。”

宜妃闭眼靠在榻上,缓声道:“刘氏瞧着还算本分,郎氏心大了,我原想削她一削,禁了足也罢,留着给老九媳妇练手。”

柳嬷嬷赶紧拍马屁说:“娘娘心善,富察氏能给您做儿媳真是命好。”

听了这话,宜妃轻笑着瞥她一眼——

“你这老货,惯会哄人。”

“要说是她命好,本宫才是运气。亏得没摊上董鄂氏,前头在德妃宫里仔细瞧了一眼,那也是个心大拿不住的,再有个能耐的阿玛,能安分在老四后院里做格格才怪了。董鄂氏保准能干出大事来,富察氏配我儿正好,心思正,瞧着不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