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5章 艳冠红楼(六)

红楼,是京都最大最繁荣的勾栏院。

这里有擅于乐器歌舞的妩媚妖姬,也有长于诗词歌赋的清冷佳人……所以来这里的可不只有寻欢作乐的纨绔子弟,还有附庸风雅的文人才子,也包括不少达官贵人皇家世族……

苏纯纯从后门被带进红楼时,一位风韵犹存的少妇立刻笑眯眯的迎了上来。

“这就是主人交代的纯纯姑娘吧。”她看着苏纯纯有些不知所措的眼眸,笑了笑,“不用拘束,叫我花姨就好。怎么衣服这么乱,我先带你去梳洗一番吧……”

苏纯纯呆呆的应了声,像是对这么热情的模样不知如何反应,只能乖乖的跟着,任由花姨指挥着人将她凌乱的长发梳好发髻,又涂脂抹粉了一番。

她微微抬眸望向镜子里的人,白嫩的肤色犹如上好的白玉,眉目精致几可入画,眼泛桃花妖而不媚;偏偏神色清清,眼底一派天真。

“你这独一份的特质,真是美得不可方物……”花姨看了她片刻,突然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虽说你是刚来,我本应该让你先观摩下其它姐姐们的待客手段,不过,今天刚好有一个贵人想要个新人伺候,跟我来吧。”

“花,花姨……”苏纯纯还有些神色不定,只是话没说完就已经被她给拉走了。

花姨拉着她站到了一个房间前,指了指门,笑容满面的说着,“这里面是三皇子正在沐浴,你进去好好伺候着,可别给搞砸了。”

苏纯纯迟疑的看着她,但想到主人的交代,她还是信誓旦旦的点了点头,“花姨放心吧。”

她白嫩的小脸上都是认真,黑白分明的眼眸倒是让花妈妈神色顿了顿,收敛了脸上夸张的笑容,片刻后露出个淡淡的笑来,靠近她悄声道:“记住,里面的男人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听话就能少吃点苦头。”

花姨重新站远了些,盯着她看了会儿,突然噗嗤笑了声,“只要你愿意,这红楼,迟早是你的天下。”

她说着甩了甩帕子,便直接把苏纯纯推进了房间,顺便从外面锁上了门。

……

房间里,苏纯纯不安的捏了捏衣角,抬眼打量了下周围,屋子布置的很是华美高雅,里间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传来。

她咬了咬唇,缓步往里面走去,转过隐隐绰绰的纱幔,竟然是一个不算小的温泉水池,袅袅热气蒸腾氤氲,一个男人正靠在池边。

他沾湿的黑发被挽成发髻,宽阔的肩膀,性感的锁骨,精瘦的胸膛……男人此时一只手臂半撑起头,微微抬头扬了扬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嗓音带着股慵懒又不容抗拒的气息,“过来。”

他有一张极其俊美的脸,却并不会显得阴柔,反而带出股摄人的锐利。薄唇犹如刀刻,修眉仿如墨画,细长的凤眼下点缀着一颗泪痣,眼波流转凤眼微扬时,一股邪肆惑人的奇异魅力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你……”苏纯纯愣了半晌,突然微微弯了弯眼,漂亮的桃花眼一片让人舒心的纯粹,她软糯又直白的嗓音轻缓带着羞涩,“你真好看。”

男人唇边的笑意渐渐隐没。

【嘀——女主对三皇子萧予沣好感度加50,当前好感度50。】

前攻略者现三皇子萧予沣冷漠脸:【肤浅的人类!】

【宿主,在女主的意识里,她的主人跟现在的三皇子是不同的两个人,所以针对两人各自好感的计算也是不同的。】

【……后面她就会知道,光看脸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萧予沣神色渐渐不耐,语气也恶劣起来,“傻了么?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伺候!”

“哦。”苏纯纯像是才反应过来,乖乖的应了声,便走到萧予沣身边蹲下来。

她四下里打量了会儿,发现并没有自己会做的事情,不由得有些局促起来,嗫嚅着开口,“三……公子,要怎么伺候你沐浴呀……”

萧予沣懒懒的抬眼瞟了她一眼,语气说不上好,“什么都不会你是怎么进来的?”

苏纯纯撇了撇嘴,暗暗瞪了面前这人一眼,嘀咕道:“不是你要一个新人来伺候的么?”

萧予沣闻言凤眼微眯,看了她片刻突然冷笑道:“看来还是我的不是,那我就来教教你……”

他压低的嗓音缓缓蔓延开,直觉一股危险的意味让苏纯纯瞪圆了双眼警惕的想要后退两步,哪曾想对方的动作更快,抬手便握住了她的手腕,稍一用力,她整个人已经被拉进了水里。

“唔……咳咳……”苏纯纯一个不防,倒是喝了两口池水,又很快被萧予沣扯到了怀里,她有些惊慌的扒着他的肩膀咳嗽,小脸咳得通红。

黑发沾湿贴在额际,细密的水珠滑过白嫩的脸颊,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一路延伸至衣襟内,湿透的衣衫隐隐印出里面红色的肚兜,场景一时间有股不可言说的隐秘暧昧……

萧予沣打量着她,眼神暗了暗,“给我擦背……”

苏纯纯哪里经受过这种场面,一时间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对上这人的视线,只能颤抖着手拿起一边的帕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帮他擦着背。

老实说,这种不痛不痒的轻柔力道,一点舒适的感觉也没有。但柔嫩的小手偶尔划过皮肤,却会带起一股细细密密的酥麻意味来。

萧予沣嗓音都沙哑了些,“擦前面。”

他一说完,苏纯纯手就颤抖了几分,虽然没有人给她说过男女之间的事情,但面前这人的气场却让她直觉感受到危险。

她抽了抽鼻子,小手颤颤巍巍移到前面来,拿着雪白的帕子一下下擦过他宽阔的胸膛。

她这样擦他前面,整个人自然是与他面对面的泡在水里,萧予沣的眼神实在炽热的可怕,苏纯纯头垂得低低的,根本不敢去看一眼他。直到她的手不小心触到微微暗红的两点凸起,不由得手一抖,帕子都掉到了水里。

“伺候我还敢不专心,嗯?”萧予沣没忍住,直接伸手将人搂进了怀里,紧贴的肌肤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都能感受到对方皮肤的温度。

“啊!我……”苏纯纯双手条件反射的抵在他胸前,下一刻反应过来急忙想拿开,可腰间紧箍住的手臂却又让她挣脱不开,一时间急的眼眶都红了!

萧予沣扬眉神情不动声色,却是附到她耳边,嗓音低沉沙哑,性感的一塌糊涂,“不用帕子了,用你的手伺候……”

如果苏纯纯稍稍有点男女之事的常识,此刻只怕就要被羞得满脸通红了!只是,她们很小便被带走教习的都是些暗杀手段,单调冰冷的生活里哪会有人告诉她这些?

不过她虽然一直被当做杀手来培养,但教习的管事并不为难她,况且后来又有冷兮宠着,即便是留在主人身边的时候,那也是温言软语的哄着,哪里被人这样对待过?苏纯纯一时间委屈的不行,却在对上对方深沉的眼眸时害怕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因此她也只是咬了咬唇,细嫩纤纤的五指沾了水轻缓的摩挲着他的胸膛,偏偏绕过那已经坚硬的两点。

不够,还不够……柔嫩的小手带起一种欲语还休的空虚感,让萧予沣突然抓住她的手按在凸起处,“这里没洗干净。”

他的嗓音低哑的几乎听不大清,呼出的气息带着莫名危险的热度,苏纯纯慌乱的手足无措,尤其是手心又硬又热的两点让她害怕的都快哭起来了……

“你,你欺负人……”

带着哭腔的嗓音软软糯糯的直直戳进了人的心里。

即便委屈到这个地步,却只会说出这样毫无杀伤力的话语来。

她眼尾本就生魅,这样一带红,霎时间眉眼一片泛红的春意,只是眼底却是清清粼粼的委屈模样。

萧予沣心中一动,不受控制的吻了吻她的眼尾。

【嘀——女主对三皇子好感度减10。】

萧予沣轻轻勾了勾唇角,刚想说些什么,房门突然被人暴力的踹开了来,一道人影带着冰冷的气场走了进来。

纱幔被一把扯开,萧予沣凤眼微抬,正对上对方冰寒到犹如在看死人般的视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