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4章

霍姝终于养好病了,少不得要去给长辈们请安,不过靖安侯府需要她去请安的长辈,除了霍老夫人外,还有霍老太爷。

霍老太爷并不在京城里。

自从霍老太爷将爵位传给长子后,他就搬到凤岭山的别院去休养。

霍老太爷年轻时在战场上几次险象环生,虽然立了战功,可身体却着实受过大罪,年纪大了,旧疾发作,身体时好时坏。凤岭山别院那儿风景优美,环境也清净,最是适合身体不好的人休养,唯有逢年过节时才会回京住个几天。

靖安侯府的人都识趣地没有去打扰老太爷。

所以霍姝回来后,没人要她去凤岭山给老太爷请安,以免打扰到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的老太爷。这其中也有霍老夫人担心这孙女命太硬,万一克着了老太爷怎么办?于是有志一同地忽略了这事情。

反正,连霍萍这女儿,也不敢去打扰的。

中秋前的两天,靖安侯府接到了懿宁长公主府下的帖子,邀请府里的姑娘在中秋那日,到公主府的金菊园参加赏菊宴。

霍老夫人沉吟了下,对靖安侯夫人道:“听说懿宁长公主这次办赏菊宴,主要是为卫国公世子择选一名淑女为妻,咱们家的八丫头明年及笄,年龄倒是相当。”

卫国公世子的妻子人选,不必说定然身份要相当,就算稍逊一点,也不能逊太多。是以霍老夫人压根儿就没想过二房、三房、四房的姑娘,靖安侯府里,身份最尊贵的是长房,其父是靖安侯,身份的含金量自然高,其次才是五房,这两房是嫡出,连带姑娘们也尊贵许多。

长房的嫡女现在只有八姑娘霍妍一个,今年十四岁,和卫国公世子只相差两年,适合不过。至于五房,九姑娘霍妙今年才十二岁,相差有点大,老夫人心里有些可惜。

至于霍姝,老夫人将她忽略了。

靖安侯夫人从接到公主府的帖子后,就知道自己女儿霍妍也在懿宁长公主择媳的人选中,倒是没有惊讶。如果懿宁长公主能看上小女儿,那是再好不过了,卫国公世子夫人的位置,这京城里,没一个不心动的。

只是,小女儿的性格……

靖安侯夫人顿了下,觉得想这些为时过早,这京城里家势才情皆是上乘的公侯府第的姑娘不少,自己女儿不一定能入得了懿宁长公主的眼,就算入眼了,也要看皇上同不同意。

当今圣上对卫国公世子多有宠爱,当成儿子来养也不为过,对他的亲事定然会过问的,连卫国公府也没资格插手。

所以,现在想这些,尚言过早。

靖安侯夫人收敛心神,和婆婆商量着届时带去参加赏菊宴的姑娘,至于家中有适龄的儿郎,自然是要陪同而去的,这是约定成俗的规矩。

“五丫头也带去吧。”霍老夫人淡淡地说。

对于三个庶子,霍老夫人就如此天底下的每一个正妻一样,那是看不惯的,可再看不惯,那也是霍家的血脉,一个大家族要立足,保持传承和富贵,独木难支,须得守望相助。她总不能因为不待见庶子,就将他们死命地作贱,还不如留着给儿子作助力,三老爷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五姑娘作为三房的嫡女,带过去也算是安抚三老爷的心。

五姑娘霍婉这次被退亲,说来也是打了靖安侯府的脸面,霍老夫人自然是生气的。霍婉因为这一次退亲,就病倒了,现在一直避门不出,多少也有退亲后羞于见人的原因。

说实在的,李家做出这种事情,这亲自然是要退的,不过却不是李家来退,而是他们霍家来退。虽然都是退亲,但占据主导位置的,总比被退的面上好一些,霍家亲自出面去退了,就是明明摆摆地告诉世人,是因为他们靖安侯府看不上李家的作派才退的。

这亲虽然退了,但靖安侯府到底是伤了脸面,少不得要李家付出点代价。这次李家是走了一步臭棋,弄得和靖安侯府交恶外,名声也差了许多。

霍婉既然退亲了,少不得要再给她寻摸一门亲事,所以这次赏菊院,倒是可以带她去,一来去散散心,二来可以在宴上露露脸。

虽这赏菊宴是懿宁长公主为儿子择媳而办的,不过其他家里有适龄儿女的夫人们也可以在这宴上相看,指不定到时候能相看到自己满意的儿媳妇、女婿人选呢?

所以这赏菊宴,其实也是变相的相亲宴。

靖安侯夫人当下就笑道:“这是自然。”

等将去参加赏菊院的姑娘定下得差不多后,靖安侯夫人突然想到什么,说道:“母亲,这七姑娘……”老夫人刚才可没有提到七姑娘啊。

说来,虽然五房的七姑娘终于归家,可因为她最近都缩在叠翠院养病,加上她十几年不在靖安侯府,府里的人习惯性地忘记有这号人了,所以一时间,靖安侯夫人也没想起她来。

霍老夫人微皱眉,说道:“她以前都是在西北那儿,听说西北的情况和京城不同,先问问她有无意向。”

靖安侯夫人应了一声。

**

翌日,众人来春晖堂给老夫人请安时,霍老夫人就宣布了这事情。

霍家的几房夫人顿时眼睛一亮,五夫人更是捏紧了手帕,迭声道:“妙儿自然要去的。”早在几天前,她就从娘家那边听说这次懿宁长公主办赏花宴的目的,如果她女儿能嫁入卫国公府当世夫人……

这边的三夫人突然嗤笑了一声。

五夫人转头望去,眉眼含厉。

三夫人却不悚她,她的丈夫有能力有本事,比在外素有才名的霍五老爷厉害多了。霍五老爷醉心于治学,不喜仕途,只在礼部挂了个闲职,看着好看,却没什么实际上的帮助。妻凭夫贵,是以三夫人在这家里的地位,一点也不比两个嫡出的低。

“妙姐儿长得清丽可人,可惜年纪小了一些。”三夫人慢条斯理地道,然后想到女儿霍婉,心里又一次恨上李家,决定这次趁着长公主的赏菊宴,怎么着也要为女儿相看一下。

五夫人顿了下,女儿的年纪确实是硬伤,不过和卫国公世子只小四岁罢了,等女儿及笄后,卫国公世子不过十九岁,这年头十九岁娶妻的男子不少,也没什么。

想明白后,她又挺直腰杆,觉得这次定要为女儿好好谋划一番。

霍老夫人不理会下面的两个媳妇的明争暗斗,看了一眼在场的几个姑娘,问道:“婉姐儿、娟姐儿、妍姐儿、妙姐儿都去。姝姐儿呢?可愿意去?”

霍姝和霍妍坐在一起说悄悄话,发现自己被点名了,抬头看向祖母,笑道:“姐妹们都去,我自然要去的。”

霍老夫人抿了抿嘴,没说什么,继续道:“恰好前阵子府里新做了秋衣和首饰,等会儿就让人送到你们院子里。”顿了下,又说道:“姝姐儿刚回来,没有做新的秋衣和首饰,稍会让人过去给你量体裁衣,重新定做。”

霍姝起身道谢。

霍娟、霍妍同情地看着她,每个季末,府里会给姑娘们做新衣、打新首饰,霍姝回来的时间不巧,错过了。现下懿宁长公主举办的赏菊院,姑娘们自然愿意穿上新衣、戴上新首饰去与宴,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在人前。

华服首饰,都是女子的门面,这世间的女子大抵很难拒绝它们,现下霍姝可能没有新的衣服首饰,几个姑娘都忍不住同情她。

霍姝却没在意,今年的秋衣,在平南城时,外祖母就提前让人给她做好新的了,这次回京,一并装箱笼带回来,至于新的首饰,她更不在意了,她首饰多,样式新的也多,压根儿就不用担心。

说来,比起华服首饰,霍姝更爱武器,这种爱好当然不能教外人知道。

这种与众不同的爱好,让她对于自己没有新衣裳新首饰之类的并不感觉到难过。

回到叠翠院不久后,靖安侯夫人就将府里管衣料这块的管事婆子和绣娘派过来了,霍妍、霍妙也跟过来。

管事婆子将今年做新衣裳的布料带过来,让霍姝挑选她喜欢的。

除此之外,还有珍珑阁的一位管事娘子,将珍珑阁的首饰带过来让霍姝挑选,好在赏花宴那天戴上。

这是靖安侯夫人安排的,她心里明白老夫人虽然不待见霍姝,可霍姝到底是霍家的姑娘,又刚从西北回来,代表的是霍家的脸面,可不能让她穿得太寒酸出去丢人。

霍妍和霍妙见到那些布匹,帮霍姝挑选了一些,至于首饰,也点评几句。

“这些首饰精巧有余、灵性不足,就没有别的了么?”霍妍不太满意地问。

珍珑阁的管事笑道:“新的首饰还未打出来,现下阁里就只剩下这些了。而且这位小姐模样长得好,气质上佳,就算戴朵绢花,那也是极美的,况且是这些首饰,都是经年手艺的老师傅精心打造的,极配这位小姐的……”

管事娘子说得非常好听,霍妍和霍妙依然不太满意。

倒是霍姝没意见,挑了几样,说道:“就这些吧。”

珍珑阁管事娘子见状,细算了下赚头,觉得还算不错,当下笑容可掬地将霍姝捧了又捧,这才满意地离开。

霍妍对霍姝印象好,还是挺为她着想的,当下就问:“你有新衣服么?要不要我借你?我今年新做了一件明紫色五彩刺绣镶边粉红撒花对襟褙子,没有穿过呢,你的肤色白,紫色压得住,应该很好看的。”

霍妙听了心中一动,她可是知道霍妍有多喜欢这件衣服,霍妍是长房的姑娘,靖安侯夫人素来疼她,手里的东西都是好的。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大方地要给霍姝……

霍姝拒绝了,“不用,我有衣服。”

霍妍以为她在客气,看了一眼霍妙,也不吭声了。

霍妙有一种被人强烈排斥在外的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明明她和霍姝才是嫡亲的姐妹,霍妍这副防她的模样算什么?

再也待不下去,霍妙勉强地说了一声,就离开了。

回到妙锦院,就见母亲带着丫鬟过来,丫鬟手上捧着新的衣裳和首饰。

五夫人打量女儿,十二岁的小姑娘身量还未长开,不过容貌清丽可人,明眸如水,娇憨中透着一种优雅娴静,真是越看越有味道。五夫人觉得自己女儿除了年纪小点外,比这京中的那些公侯府的贵女都不差。

“妙儿,后天是公主府的赏菊宴,你到时候可要好好表现,若是能让懿宁长公主对你另眼相待,那就更好了。”五夫人叮嘱道。

霍妙涨红了脸,娇嗔一声:“娘,您胡说什么。”

心口却一阵呯呯呯地跳着。

十二岁的姑娘已经能明白婚姻的重要性,特别是卫国公世子在京城中多有推崇,据说还是个难得的美男子,深得皇帝宠爱,又有身份和地位……少年慕艾,她也不例外,虽未曾见过卫国公世子,可心里却是向往的。

只是母亲说得这般明白,多少有些羞怯。

“羞什么?我儿的容貌、才情可不比人差,规矩教养也是一等一地好的。”五夫人骄傲地说。

霍妙扬起唇角,刚笑了下,想起什么,又垂着眼说:“七姐姐才是姐妹中长得最好看的。”

如果未曾见过这位七姐姐,她自信不比这府里的姑娘差,又深得祖母喜欢,要什么没有?可是偏偏霍姝回来了,还长得那般耀眼好看……

五夫人也顿住了。

虽然她不肯承认,但这霍姝还真是霍家姑娘里头最漂亮的一个,几个姑娘站在一起,她就像那天上的太阳,周围的姑娘都被她压得如黯淡的星子,而且还是专门用来烘托她的。

五夫人勉强道:“她算什么?不过是在那偏远地方长大的,再出色的容貌,没有相应的才情、教养也是白搭,在这些方面,你不比她差。”

霍妙听了,心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