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1章

捂着被子休息了一个晚上,天亮后,霍姝的情况终于好点了,也让守了一夜的邬嬷嬷等人松了口气。 首发哦亲

一大早,霍五老爷就过来了,随同而来的还有五夫人。

五夫人到底不是蠢人,在丈夫面前,还是很拎得清的。虽然她心里不太待见继女,可也知道不过是个女孩子罢了,将来就是一副嫁妆的事情,想通后,也乐得在丈夫面前当个贤妻良母。

他们来时,霍姝还没有醒。

霍五老爷坐在床边看了会儿,见床里的长女憔悴的模样,问道:“姝儿怎么样了?”

邬嬷嬷答道:“还有点低烧,比昨晚好一些了。”

霍五老爷松了口气,只要不再烧起来就行,烧太久的话,会将脑子烧坏的。

五夫人站在一旁,同样看向床里头的少女,虽然在病中,可仍是难掩其妍丽之姿,不说整个霍家,就算是这京城,也难找出这般容貌的姑娘。她心里头是有点羡慕的,要是自己女儿长成这样多好,不过只要想起老夫人并不待见这继女,又没了那份羡慕。

五夫一边拿帕子按了按眼角,一边道:“可怜见的,怎么病成这样?”说着,就要伸手过去摸摸继女的额头,以示慈母心肠,哪知手刚伸过去,就被一只手拦住了。

“老爷?”五夫人不解地看着他,却见丈夫眼里透着不满,不禁讪讪地收回了手,心里懊恼昨日因为赌气,做得太过,以至于留下把柄。

昨晚丈夫回房时,直接来找她,劈头就问:“你明知道姝姐儿带病回来,竟然迟迟不出面,由着大嫂去接她,怎么当人母亲的?姝姐儿虽然是晚辈,可第一次回家,又带着病,你这当母亲的迎一迎她又如何?”

五夫人被骂得不敢还嘴。

她不过是不喜丈夫如此重视继女,就赌个气罢了,哪晓得就触了他的逆鳞。后来丈夫骂完她后,甩袖就去了书房歇息,让她着实后悔。

因着这事,她今天一大早就起了,急急地赶过来,就是想要表现一番,可惜丈夫好像还没谅解她。

邬嬷嬷和房里伺候的两个丫鬟正巧瞥见这一幕,不动声色地低头当没看到,心里却有了计较。

霍五老爷看完女儿,没有叫醒她,不好在这里久留,叮嘱一番后,满脸担心地离开了。

五夫人心里松了口气,忙跟着离开。

直到辰时中旬,霍姝才悠悠转醒。

大病一场,她的身体有些虚弱,精神也变得萎靡,半靠着迎枕,恹恹地吃着没有味道的小米粥,只觉得那粥喝下去都是苦的。

“您现在还病着,口味清淡,等病好了,就不会觉得苦了。”邬嬷嬷柔声哄道。

霍姝好不容易吃完早膳,肚子里垫了点东西,桃红就将煎好的药端上来了。

正苦着脸喝药呢,就听说威远将军府的五夫人上门了,正由靖安侯夫人、五夫人陪着往叠翠院而来。

威远将军府的五夫人不就是五舅母么?

霍姝眼睛一亮,满含期盼地望着门口。

不一会儿,就见昨日见过一面的大伯母靖安侯夫人和继母五夫人戚氏陪着一个穿着丁香色刻丝葫芦纹样禙子的妇人进来。这妇人粉面桃腮,生得清丽动人,头发挽成妇人髻,插着一对赤金玉簪花簪子,行走间体姿优美,教人见之忘俗。

虞五夫人出身镇安府姚家,姚家是镇安的望族,书香门第,教养出来的姑娘素来温婉贤良,颇有贤名。几年前虞夫人嫁进虞家时,曾随丈夫虞五老爷回平南虞家祖宅祭祖,虽然在平南城待的时间不多,霍姝却是见过她的。

虞五夫人姚氏看着温婉可人,但嘴皮子却是个利索的,看到霍姝时,马上就叫了起来,“可怜见的,素素怎地病成这样?你舅舅昨儿听说你一回来就病了时,急得不行,一大早就催我过来,担心你第一次回京,人生地不熟的,心里害怕。”

靖安侯夫人和霍五夫人听得满脸尴尬,虞夫人这话暗示性太强了,由不得她们不多想。

虞五夫人并不理会她们,坐到床边,摸摸霍姝的额头,叹了口气,拍拍她的手说道:“好孩子,你受苦了。”

霍姝虽然精神不好,但因为见到亲人,心里十分高兴,虚弱地笑道:“不苦的,舅母怎地来了?十四、十五表弟他们呢?”

“那两个皮猴子在家呢,你不用管他们,改日待你身体好一些,舅母派人接你去将军府玩。”虞五夫人柔声说。

霍姝笑着点头。

虞五夫人关心了一番外甥女,仿佛这才回过神来似的,转头笑着对靖安侯夫人道:“瞧我,难得见到素素,这一高兴就妄形了,两位莫怪。说来,也要谢谢两位夫人照顾素素,她外祖母若是知道素素病成这样,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听说贵府老太爷的身体已经好大,看来素素这次病得也算是值了。”

听到这话,霍五夫人脸上就带了些情绪出来。

靖安侯夫人含笑道,“姝姐儿是霍家的姑娘,照顾她是应该的。”并不接她的话。

虞五夫人笑睇了一眼霍五夫人,又闲聊了几句,靖安侯夫人识趣地离开了。

霍五夫人也待不住,忙不迭地跟着大嫂离开,给她们说话的空间。

待她们离开后,虞五夫人看着霍姝,面上多了些许心疼,说道:“好孩子,辛苦你了。”

她是虞家妇,嫁入虞家后,随丈夫一起驻守在京城的威远将军府,自是从丈夫那儿知道了当年霍虞两家闹的事情。为着孩子的名声着想,没有传出去罢了,心里却对靖安侯府对这孩子的态度门儿清。

霍姝笑道:“并不辛苦,等我病好了,我就去将军府给舅舅请安。”

虞五夫人笑着点头,与她说了会儿话,见她神色恹恹的,心知她还病着,也不多坐,叮嘱她好好养病,方才起身离开。

***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霍姝这病养了好几天才好一些。

这期间,她都被限制在屋子里,更多的还是躺在床上休息,虽然觉得整天躺着挺无聊的,但总好过被一群对她来说还是陌生人的亲人过来打扰。

其实霍家的人口和虞家一样多,但对于霍姝来说,霍家的人都是陌生人,没有什么感情,她不耐烦应付,也装不出和他们感情好的样子。那些堂兄弟还好,他们住在外院,并不常进后宅,可堂姐妹就不一样了。

与虞家相反,霍家的姑娘很多,嫡的、庶的都不少,除了已经嫁人的几个堂姐,还有好几个没有出阁的姑娘。

养病期间,她爹每天早晚都会过来一趟,连带着继母和妹妹霍妙、弟弟霍承琤也每天都要来看她一回。

霍姝在回来之前,已经听说了霍府的情况,同样也知道她爹在她娘死后第二年,就在老夫人的作主下,娶了老夫人的娘家侄女戚氏作续弦,接着戚氏给她生了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妹妹霍妙今年十二岁,自幼在祖母霍老夫人身边长大,才情模样都不错。

弟弟霍承琤今年九岁,如今在霍家族学中读书,据说功课不错,遗传了她爹的读书天份,十分得祖母欢心。

对于这些亲人,霍姝的态度很明确: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对她毫无影响。

霍五老爷很快就发现这十几年未见的长女对他们的态度,心情有些复杂。

十几年不闻不问,他自然不能苛求女儿一回来就对他们温情脉脉,这种自然不亲近的态度,才是最正常的。可明白归明白,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霍妙天天陪着父母去叠翠院探望生病中的长姐,如何没感觉到父亲的心情,当下便亲自下厨做了霍五爷爱吃的一道素点,端去书房。

“爹,七姐姐刚回来,对我们还很陌生,等过段时间,她适应了就好。”霍妙体贴地宽慰道。

霍五老爷见小女儿如此乖巧贴心,心情总算好了许多。

霍五老爷心情好了,老夫人心情却有些不太美妙。

自从霍姝回来后,霍老太爷的身体一日比一日好,御医也说,只要好好休养,虽不能完全康复,但多活个几年没问题。

霍老太爷早年曾上过战场,虽然立了战功,使原本已经走入末流之家的靖安侯府一跃成为世袭罔替的公侯之家,却在战场上受了几次伤,因当时没有及时治疗,留下后患。如今年纪大了,旧疾发作,上次一病不起,连御医都无能为力,吓得他们都以为熬不住了。

也因为如此,老夫人才会同意儿子的请求,将被抱到虞家的孙女叫回来。

对于这个孙女,老夫人心里从来都是不满意的。

当年她出生时,靖安侯府正逢多事之秋,加上虞氏难产去世,她心里也有几分忧虑,总觉得这孙女来得不是时候。

恰好虞家的人因虞氏难产而闹上门来,质疑他们没有照顾好儿媳妇,使她早产加难产去了。那虞老夫人是个不讲理的泼妇,因着女儿的死,怨怪上他们靖安侯府,怪她磋磨儿媳妇,每次见面,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老夫人心里也有气,后来恰好拿了这孙女的命格去找高僧批命,哪知道会得到这么个结果,就觉得霍家会变得这般不顺利,都是这孙女带来的。

这就是个讨债的!

后来霍姝被抱到虞家养活,由虞家几代积累的武将煞气压住她的命格,老夫人觉得这样也好,并没有想要将她接回来,想着等她及笄了,一副嫁妆打发便是。

哪知道她这五儿子是个长情的,因虞氏死在最美好的年华,反而对虞氏念念不忘,同样对虞氏所出的女儿也心怀愧疚,趁着父亲生病,竟闹着要将人接回来。

想到小儿子一心要将她不待见的孙女弄到面前来,老夫人心情就有些郁郁的。

更让老夫人心情郁闷的是,府里的五姑娘霍婉说好的亲事,却在这时候被搅黄了。

霍五老爷过来请安时,见母亲心情不好,问明了缘由,惊讶地道:“好好的,那李家作甚退亲?”

靖安侯夫人小声地道:“听说是两人的八字不匹配。”

五姑娘的母亲霍三夫人听到这话后,忍不住捂脸哭道,“哪里是不相配?分明是那李家有了更好的高枝,瞧不上咱们婉姐儿,就让人来退婚了。”

男女定亲时,两家会交换庚帖,慎重的大家族这时候都会顺便找人测男女双方的八字,一般八字都是相合的。这事后再说八字不合,不过是退亲的借口罢了。

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手段,不过是面上说得好听点,让这退亲退得光明正大。

霍五老爷眉头夹紧,听霍三夫人听得实在是惨,顿觉头痛,忍不住就想避开。他素来不耐烦听女人哭哭啼啼的,妻女们都知道他的脾气,在他面前不会轻易啼哭。

靖安侯道:“娘,这事我去查查,总不能教婉姐儿受了委屈。”

霍老夫人沉着脸点头,待儿媳妇们都下去后,忍不住捂着额头道:“最近怎地就没一件好事?”说着,不由得想起刚归家的孙女的命格来,忍不住又往她身上怀疑。

“谁说没好事?爹的身体开始转好,这不是好事么?”霍五老爷理直气壮地反驳。

霍老夫人被噎了下,沉着脸看向小儿子,要不是她最疼这儿子,差点忍不住抄起桌上的茶盏砸过去。

霍老夫人嫁入靖安侯府后,膝下共育有二儿二女,长女霍茹嫁入昌平长公主府,长子是如今承爵的靖安侯,最小的女儿霍萍嫁入书香门第的葛家,唯有这最小的儿子饱读书诗,是京中有名的风流雯然之辈,一副字画在外面能卖到千金。

小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霍老夫人最疼这幼子,可有时候也是他最让她头疼。

霍五老爷反驳完母亲后,见母亲生气了,忍不住有些愧疚,低声说道:“娘,姝姐儿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名声重要,您莫要……”

霍老夫人冷笑一声,“你急个什么?她到底是霍家的姑娘,要是名声坏了,其他的姑娘也甭想嫁人了。”所以明知道这孙女的命格不好,她也没对外透露一句,也下了死命令,不许府里的人说,为的还不是这府里的姑娘的名声?

她再狠心,霍姝也是她的孙女,从未想过坏了她的名声,让她嫁不出去。

霍五老爷看了她一眼,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霍老夫人有点不想理他,摆了摆手,说道:“行了,先看看李家那边怎么说。”到底为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事,心情仍是不太好。

过了两天,靖安侯终于查明李家悔婚的原因,气得脸色铁青。

*

今天第一更~~=3=

*

感谢艺兴灿烈爱我扔的*屏蔽的关键字*,江南小水龟、尘扔的地雷,谢谢~~=3=

江南小水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03 22:11:44

艺兴灿烈爱我扔了1个*屏蔽的关键字*投掷时间:2017-01-04 00:12:55

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1-04 03:14:1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