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0章

聂屹刚出乾清宫,就见到三皇子、五皇子迎面走来。

两位皇子看到聂屹时,都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收敛脸上的神色,含笑走过来,与他打招呼。

三皇子打量聂屹,笑着打趣道:“一阵时日不见,世谨似是又俊俏许多了,怨不得这京中的贵女们但凡见过世谨的,皆是芳心暗许,非君不嫁。”

五皇子跟着笑道:“三皇兄难道没听说过,京中有一个传言,一见世谨误终身!可见世谨表哥的行情之好,简直羡煞人了。哎,我听说懿宁姑母正打算给表哥择选一位淑女为妻,就不知道届时是哪位贵女有幸入了姑母的慧眼。”

聂屹给两位皇子行礼,对他们亲昵的取笑,神色并变,只道:“是么?我没听说过。”

五皇子见他不接话,面上有些尴尬,眼中怒意一闪而过。

三皇子忙道:“听说世谨这段时间出京游历去了,去了什么地方,可是有所收获?”

三皇子语气温和,眉眼温润,素有贤王之风,在朝中的风评极好。面对这位深得帝宠的长公主之子,三皇子自然是交好的,每次见面,皆是以礼相待。

至于聂世谨会不会恃宠而骄,行事张狂,那就看他们那位皇父怎么看了。

五皇子站在一旁,看着聂屹,眼中滑过几许暗芒。

五皇子的年纪比较聂屹小,今年刚到束发之龄,他和三皇子都是曹贵妃之子,素来是个行事率性的,在皇子中比较得宠。不过这种得宠在遇到聂屹时,就要靠边站了。

可以说,这满宫的龙子凤女,都比不过一个聂世谨在皇帝心中的地位。

“不过是去了几个地方,不值一提。”聂屹淡声回答道,然后不给两位皇子再问,就道:“我还有事先行,两位殿下请自便,先告辞了。”

说罢,便大步流星地离开。

三皇子和五皇子目送他离开,直到看不到后,五皇子呵了一声,偏首看向三皇子,说道:“三哥,咱们这位表哥可真是得圣心,听说父皇听闻他今日回京,从一早就特地等着他了,可真是让人羡慕。”

三皇子唇角含笑,凤眸微敛,淡声道:“世谨是懿宁姑母的长子,父皇偏爱一些实属正常。”

五皇子可不爱听这话,要不是当年聂屹的父亲救驾身亡,皇帝也不会对聂屹如此另眼相待。外甥再好,能比得过自己的儿子好么?可以说,聂屹这份圣宠,完全是父辈的遗泽,不然只靠着懿宁长公主与皇帝之间的兄妹之情,哪里能越得过皇子?

五皇子心里不服气,可再不服气,也不能做什么,他们要真的出手做了什么,第一个饶不了他们的,便是他们那位皇父。

聂屹没理会那两位皇子的心思,在世人眼里,他向来我行我素,纵使是皇子公主,他也从未与哪个走得过近,皆是淡淡的。

刚出了宫门,卫国公府的马车候在那儿,聂屹正欲要上马车时,就见懿宁长公主府的长吏擦着汗,殷勤地过来。

长吏作了个揖,殷切而恭敬地道:“公主听闻世子回京,一早就使了属下在这儿等待世子了reads();我欲成魔。”

聂屹转脸看他,一张俊颜面无表情,那双和皇帝一样的凤眸带了些许凌厉。

就在那长吏被他看得两股战战,快要跪下去时,方听到卫国公世子一句“走罢”,心里松了口气。

卫国公世子的车驾调头往公主府而去后,长吏随行在旁,暗暗擦了擦汗。

他真担心没办法请这位世子去公主府要受公主责罚,要知道,懿宁长公主和这儿子的关系并不如世人想像的那般和睦,明明是母子俩,可处得像陌生人,彼此间都是淡淡的。但不可否认,懿宁长公主却是关心这儿子的,这不,听说世子一回来,就巴巴地派人过来将人先带去公主府。

马车进了公主府,聂屹还未下车,就听到一道清脆欢快的叫声。

“大哥,你回来啦。”

聂屹从马车下来,看到梳着双螺髻、身穿大红色织百蝶穿花禙子的少女,一脸欢欣地看着自己。少女约莫十二三岁,容貌与他有几分相似,神态间多了几分天真娇憨和被娇宠的骄横之色。

少女身后,是一名穿着大红色万字莲花暗纹宫装的丽人。约莫三十岁,五官明艳,凤眼妩媚,一头乌发上插着精巧的丹凤朝阳衔珠钗,凤嘴衔着鸽蛋大小的红宝石,嘴角含着笑,施施然地站在那儿,整个人尊贵之极。

这是懿宁长公主,先帝元后嫡出的长公主。

看到半年多未见的儿子,懿宁长公主上下打量一番,含笑道:“我儿看着长高不少。”

聂屹上前给母亲请安。

“大哥也更好看了。”丹阳郡主许恬笑嘻嘻地说,一双大眼睛在兄长身上滴溜溜地看个不停。

聂屹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随着母亲一起去了花厅。

丫鬟奉上茶点后,便退下去,花厅里只有母子三人坐在一起说话,不过说的都是懿宁长公主和许恬,聂屹神色淡淡地听着。

半年多不见,懿宁长公主对儿子好一阵关心,不过见儿子神色淡淡的,她心里也有些失望,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最后只道:“快到中秋了,中秋那日,本宫要在金菊园开个赏菊宴,给京中的世家贵女下帖子一起前来与宴,世谨也过来吧。”

她含笑地看着儿子,一双凤目妩媚而多情,使她整个人看起来风流婉转,贵气逼人。

“大哥要是在,那就更好了。”许恬依在母亲身边,一脸高兴地说,看向兄长那张出色的俊颜,只有满心的高兴和骄傲。

这是她一母同胞的兄长,京中世家女子初见之下惊为天人的兄长,因为有这位出色的兄长,她也成为京中众多世家女争先讨好的对象。

聂屹没给明确的回复,只道:“若是不忙的话。”

懿宁长公主如何不知道,要是他不想来,什么时候都可以找到忙的借口,她这当娘的也奈何不了他,这也是她当母亲最挫败的。只是长子翻年就十七岁了,到说亲的年纪,这是她这当母亲的责任,总不能任由儿子的亲事任卫国公府的人或皇帝随便定了。

懿宁长公主当年改嫁忠勇伯长子许嘉,后与许驸马育有一儿一女,长女许恬被封为丹阳郡主,幼子年纪还小,一直养在身边reads();全盘操手。

虽她不再是聂家妇,可儿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当娘亲的哪里不关心?只是这儿子自幼被抱到皇宫,和她不亲,大多时候,她想关心他,却不知如何关心,只能以自己的方法来关心补尝他。

聂屹在公主府待的时间并不多,拒绝了懿宁长公主的留膳,踏着暮色离开。

出了公主府,聂屹靠着车壁,手里端着一杯茶,安静地听元武小声汇报。

“……听说回到靖安侯府后,霍七姑娘人已经烧迷糊了,靖安侯夫人叫了府上的大夫为她看诊,现下已经喝药歇下。”

“病得很严重?”聂屹微微皱眉。

明明前日大夫说,只是小感风寒,喝几帖药就好,哪里会这般严重?

“靖安侯府的大夫说,今晚如果能退热,过几日就能好了。”元武含蓄地道,心里有些纠结。

他也没想到那霍七姑娘会病得这般严重,明明前天得知她生病时,大夫说不严重的,哪知道回到京城,就发起高热,现下人都烧起来了。这让他有些心急,世家贵女的身子弱,多少未出阁的小娘子就是因为一场风寒消香玉殒,希望这位霍姑娘是个福泽绵长的,平安无事方好。

回到卫国公府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聂屹回到卫国公世子居住的凌云院,用过晚膳后,略作洗漱,换上一身鸦青色素面长袍,抚着一对玲珑玉半晌,终于起身出了门。

“走吧。”他对扈兴道。

扈兴应了一声,跟着他们世子趁着夜色翻墙出去了。

元武:“……”世子你这是要夜探深闺么?

****

喝了药后,霍姝很快就睡着了,只是因为身体不适,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做着一些光怪陆离的梦,人都要爆炸了。

梦中,一双清冷凌厉的凤眸吸引了她所有的心神。

那双凤目的主人一会儿远,一会儿近,面容像是蒙了一层纱,教人无法看清,一会儿又化作一个几岁的幼童,用一双如狼般嗜血凶狠的眼睛盯着她,让她遍体发寒,忍不住想要逃。

霍姝啊的一声,终于睁开眼睛。

她愣愣地看着床帐上的葱绿色折枝花绣纹,在昏暗的灯光中,只依稀看了个大概。直到浑噩的意识清醒来过来,才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也不知道是作噩梦还是其他,刚才好像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那种身临其镜之感,让她真的以为暗中有人在窥探自己。

应该是做梦……

“艾草……”她虚弱地叫了一声。

一会儿后,就听到外间响起艾草的声音,接着见艾草推门进来,手里捧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看得霍姝很想一脑袋拱进被窝里,逃避这残酷的喝药时间reads();重生爆利电子业。

“刚才有谁来过么?樱草呢?”霍姝问道。

艾草一边伺候她喝药,一边道:“奴婢让樱草先去歇息了,等会儿再叫她过来守着。这么晚了哪有人来?奴婢就在外熬药,没见着人。”

霍姝听罢,觉得应该是自己睡糊涂了,这人一旦生病,就会做噩梦,大抵是如此。

喝过药,霍姝头还晕着,精神不济,再次躺下休息。

睡着之前,她侧过脸,目光移到窗口的位置,半晌才沉沉睡去。

艾草给她掖了掖被子,见她沉睡了,方才小心地退到室外,叫樱草起来守着。她们小姐歇息时,一向不喜欢有人在榻侧守夜,所以她们这些丫鬟守夜时,都是睡到外间的榻上。

一阵风吹来,窗子无声开启,一个人翻窗进来,悄声走到填漆床前,就着昏暗的灯光,打量床上的人。

半晌,他伸手轻轻地碰了下她绯红的脸蛋,那如凝脂般细滑柔嫩的触感,让他不禁多摸了下,直到她皱起眉头,仿佛惊吓一般,忙收回手。

他盯着她,目光幽深,将久远的记忆里的女童和现在的少女对比,发现那浑身浴血的女童已经成大了,而且成长一个……容易让男人心动的美丽姑娘。

想到什么,那双凤目又变得凌厉起来。

***

元武心神不宁地在凌云院的院墙下徘徊,时不时地望向墙头那边,心里直打鼓。

他从来没想过,一向冷心冷肺的世子竟然会干这种事情,三更半夜不睡觉,跑去当夜贼,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去靖安侯府夜探那位生病中的霍七姑娘了。

要是被巡逻的五城兵马司的人捉到,世子一世英名可就没了。

在元武的担心中,直到四更鼓响起,终于听到墙头那边传来的动静,接着见世子和扈兴平安无事地回来了,元武差点感动得痛哭流涕。

世子您全须全尾地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聂屹没理会随从的目光,直接进了房,略作洗漱,直接回房歇息。

元武见世子终于歇息后,这才有时间去询问随从世子一起翻墙出门的人,问道:“世子今晚去哪里了?”

扈兴一脸无所谓地道:“像是某个公侯府的府第,不清楚。”

“你怎么能不清楚呢。”元武恨铁不成钢。

“我又不识路,是世子带我过去的,然后让我守在外头,他自己进去了,我哪里知道世子去哪里。”扈兴理直气壮地说。

元武无语了,这傻大个除了手头功夫好点,还能有什么作用?也是这般的傻大个,才能得到世子的信任,提拔在身边。

不得已之下,元武只好发挥记忆力,将世子所走的路及周围的环境描述一番,在扈兴一脸“应该就是这里”的高兴表情中,心头一松。

终于确认世子今晚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