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5. 第 15 章

一阵春风吹来,漫天梨花飞舞,暗香浮动,掩盖了空气中乍然而起的丝丝血腥气。

在场的姑娘们虽然因这突然的变故吓得够呛,但等看清楚不远处手持弓弦的人时,不禁愣了,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害怕。

远处的少年一身修身的玄色劲装,勾勒出修长挺拔的身躯,不同于在葛府时那丰姿隽永的矜贵公子模样,此时他手执弓弦、干脆利落地射杀一人,满身肃杀之气,连周围那飘然而落的梨花白也遮不住他通身的血腥杀戮,一双凤眸溢满教人不敢直视的冷峻厉芒。

只看一眼,就教人震住了,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这时,又听到不远处的梨树林里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就见几个侍卫打扮的人从梨树林中跑过来,待看到现场的情况,也愣了下。

不过他们很快就回过神了,大步走过来,朝树下的少年行礼,接着去将地上那一伤一死的灰衣僧人提了起来,押到一旁。

这场景,自然又吓到了这群闺阁姑娘们,连那些婆子也抖抖缩缩的,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就生怕这些不知道什么身份的人突然出手,她们一群女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世谨,情况如何了?”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

众女转头看去,待看到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的人时,赵云萱突然叫了一声:“三哥!”

赵云卿看清楚现场的那几个姑娘,也愣住了,疑惑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说着,目光一转,瞥见那几个侍卫押着的两个僧人,一个头破血流,一个心脏被箭贯穿,一死一伤,嘴角微微一抽,最后目光落到站在远处,将手中弓弦丢给侍从的人,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

赵云萱暗暗吞咽了口唾沫,讷讷地解释道:“我们来这里看梨花。”说着,眼角的余光忍不住朝站在那边梨树下的少年瞄去。

看到兄长出现,而且还貌似很熟悉地和上次在葛家见过的那位聂公子说话,便明白刚才那两个僧人的身份肯定有问题,不然兄长不会出现在这里。

和赵云萱一样想明白的还有陈丹华、葛玲等人,她们终于镇定下来,恢复大家闺秀应有的模样,纷纷上前和赵云卿见礼,然后有些犹豫地看着不远处的少年,不知道该不该过去见个礼。

既然那两个灰衣僧人有问题,那位聂公子射杀他们,也算是事出有因,倒没有觉得他残忍。就是他现在身上的气势太足了,纵使俊美如厮,站在那梨树下,美丽得像一副画,仍是有点儿不敢靠近。

霍姝也趁人不注意时,暗暗放下手中的凶器,站在人群中,一副乖巧无辜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发现那树下的少年好像多看了她几眼,让她有些不好意思。

先前听到动静时,她以为这里藏了什么歹人,想也不想地扔了个琉璃盏过去,哪知道真的跑出了两个灰衣僧人。接着那两个灰衣僧人的举动,也表明他们来者不善,甚至可能并不是这白龙寺的僧人。

这会儿,看到这仗势,如何不明白,只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果然,就见赵云卿走向那位聂公子,小声地和他说了什么,然后就见那位聂公子拿出手帕慢条斯理地擦干净手,转身离开了。

那几个侍卫也押着两个僧人,跟在他身后离开。

众女看着他消失在漫天梨花中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怅然若失。

他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除了地上还残留着的血滴,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让一群已经识得情愁滋味的小姑娘们暗暗失望。

“好了,你们也回去吧。”赵云卿走过来,对几个姑娘说:“这山里混进了流匪,现下并不安全,你们回寺里去,不要乱跑。”

“流匪?”

在场的姑娘和丫鬟婆子都忍不住暗暗抽口气。

云州城地处北地,民风剽悍,听说外面的贼匪也多,都是一些杀人如麻的亡命之徒,没想到竟然有流匪混进城里,如何不教她们心惊肉跳。

葛琦好奇地问:“赵家哥哥,刚才那两个僧人是流匪乔装打扮的?怎么会有流匪混进城来?”

赵云卿点头道:“确实是流匪,世谨先前发现那两个僧人是假冒的,正想捉他们,没想到被他们逃到这边来了。幸好他来得及时,不然你们可就惨了。”嘴里恐吓着几个姑娘,他的面上却是一副笑诞不拘的模样,尽显风流。

几个姑娘果然被他吓住了,再也没有了赏花的心情,让丫鬟收拾好东西,在赵云卿派来的家丁护送下回白龙寺。

回到白龙寺,霍萍和赵夫人、陈夫人去听白龙寺的住持讲经,并不在禅房里。

姑娘们只好在禅房喝茶压压惊,顺便小声地讨论着刚才的事情,以及那位聂公子是什么身份。

“聂公子当时来得真是及时。”陈丹华拍着胸口,一脸庆幸地说,“要不是聂公子,我们可能就要遭殃了。”

赵云萱和葛玲虽然没有开口,不过都赞成这话。

葛琦红着脸道:“聂公子的箭术真好,那一箭过去,那假僧人就毙命了。”

听到她的叙述,赵云萱和葛玲三女的脸色又是一白,想到了那被一箭贯心的假僧人,背脊发寒。毕竟这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死亡,现在想想,仍是后怕不已,但因为多了那位聂公子在,这种后怕又被一种莫名的悸动和绮思所代替。

“刚才听我三哥叫他的名字,似乎是世谨?”从自己嘴里说出个男人的名字,赵云萱俏脸不由臊得慌。

陈丹华也红了脸,细声细气地道:“我也是听到赵家哥哥这么叫的。”

“聂世谨?名字不错。”葛玲淡淡地道。

原本一场惊吓,因为多了个谈资,使得这些少女很快就镇定下来,恢复如常,直到几位夫人听经回来时,她们已经和平时差不多了,面上并没有多少惊惶之色。

不过遇到这种事情,想要瞒住长辈是不可能的,很快几位夫人便知道了她们在白龙寺后山遇到的事情,三位夫人又惊又怒,忙着人出去打听这事情,边搂着自家的孩子安慰。

霍萍搂着两个女儿安慰了几句,询问可有受伤,就见小女儿笑得没心没肺的:“娘,我们没事啦,当时有人救了我们,就是那个长得非常好看的聂公子。”

霍萍神色微顿,心里对这位聂公子的身份又怀疑起来。

见两个女儿没有受伤,也没有受到惊吓,霍萍终于松了口气,抬头就见坐在不远处的侄女慢吞吞地喝茶,顿时有些尴尬,忙道:“姝儿没事吧?”

霍姝抬脸朝她一笑,“没事,我挺好的。”说着,便站起身来,“姑母,我先去更衣。”

霍萍脸上的笑容差点维持不住,柔声道:“去吧,现在这寺里出了这种事情,小心一些。”

霍姝答应一声,便带着丫鬟去隔壁的净房更衣如厕。

艾草端来水给霍姝洗手,说道:“姑娘,刚才那两个僧人看起来并不像是流匪,奴婢觉得赵公子许是说谎了。”

霍姝仔细地擦着手,随口道:“管他们是什么,那两个假僧人一见我们几个女的,就要上来要捉人当人质,肯定是坏人,聂公子杀得不错。”

竟然对老弱妇孺出手,一定不是好人。

“可聂公子看着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样,一出手就是杀招……”艾草有些犹豫。

“他杀的是坏人,没什么。”

艾草:“……”小姐你这样随便判断一个人的好坏真的可以么?

霍姝洗净手后,用帕子擦干手,整理了下仪容,方和丫鬟出了净房。

出了净房,霍姝没有急着回禅室,而是挑了个方向,领着丫鬟地白龙寺里随便地走。

艾草跟在她身边,忍不住往她家小姐的背影瞄去,总觉得小姐现在应该心里难受的。

她家小姐出生时就没了娘,自幼在虞家长大,虽然虞老夫人疼她,虞家上下也喜欢她,从未亏待过她,可这些仍是没办法改变小姐自幼没娘亲疼的事实,每次在街上看到别人家的母亲牵着孩子,她就会站在那儿看好久,可见她心里并非不难过的。

先前葛夫人心疼地搂着两个女儿,一片慈母心肠,小姐看了一定联想到自己没有娘疼,心里该有多难受啊?

艾草正为她家小姐心疼得厉害时,突然她家小姐步子一停,她没防备,一头撞了过去,撞得她家小姐也跟着朝前踉跄了一步,幸好有一双手及时伸出来扶住她。

“没事吧?”

如山涧的清泉般好听的男声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