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0. 第 10 章

隔着一方荷花池,临池边的人完全能清楚地看到对岸绿柳下的人的模样。

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凝静了下,方才有人忍不住小小地惊呼一声,打破了那莫名的凝静,可荷花池对面那沐浴在春日中俊美如厮的少年依然在,并非幻觉。

在场的姑娘们都忍不住羞红了脸,不好意思一直盯着那俊美的少年看,却又忍不住偷偷地用眼角余光窥过去。纵有大胆的,也是多看几眼后,不知怎地就不敢再多看了,那人俊美的容貌、矜贵的气度,云淡风情的一眼,让人恍惚间以为,多看一眼,便是亵渎一般。

对岸的那群公子也看到了临池边的一群姑娘们,便往这儿走来。

云州城位置偏北,算是边境一带的城市,此地民风开放,男女大妨没有皇城那边的大,未婚男女结伴出行之事屡见不鲜,一般在这样的场合,男女如若遇到,也可以过来互相见礼,认识一番。

见他们真的往这儿来了,池边的姑娘们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忍不住暗暗地自省自己的仪容有无不整,紧张得不行,就是那边原本一心只吟诗作画、不闻外事的姑娘也顿下了动作,纷纷暗暗整理了下微皱的衣袖。

“快看,那位公子好生俊俏。”葛琦憋着一口气,直到那些公子往这儿走来,忍不住凑到霍姝耳边小小声地说。

虽然平时一团孩子气,但姐儿爱俏,葛琦也到情窦初开的年龄了,看到这般俊美的少年,气质更是不俗,自然也有些羞涩的。

不过她有自知之明,羞涩后,马上就抛开那份悸动,和霍姝咬起耳朵来。

霍姝也有些呆了。

她并不是像周围的姑娘那样看到一个俊美不凡的公子惊呆,而是……看到以为可能以后估计很难再见到的人不过隔了两天,就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惊呆,觉得他们还挺有缘份的。

不过很快地,她就反应过来,她现在可不是骑马掀流寇的“虞从烈”,而是霍家七姑娘,虞家的表小姐,现在一身女装,来姑母家贺寿,若是让那位聂公子看到……

想到自己女扮男装、并且骑马挥鞭子抽人的事情,霍姝就萎了,忍不住缩到角落里,好避开那位聂公子,绝对不能在这里被他看到,揭露了她顶替表弟虞从烈身份的事情。

于是,霍七姑娘忍不住往周围寻找,随时准备撤离这是非之地。

这时,那群华服公子已经过来了,陪着他们的还有一个年纪较小的,是葛谆。

葛谆虽然年纪小,可他是葛季宏的嫡长子,小小年纪便颇为沉稳,葛季宏便让嫡子来招待这群来客,陪他们来此游园。当然,因葛谆年纪还小,众人对他也没什么要求,葛谆纯粹是陪客罢了。

“各位姑娘,打扰了。”

为首的一位相貌英俊的公子手持一把折扇,彬彬有礼地道,面上挂着迷人的笑容。

葛玲刚得了一首诗,正站在案桌前挥豪书就,专心致志,不受外物影响,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并没有感觉到周围的动静。

直到这声音响起,终于打断了她的独思,缓缓抬首,恰好看到迎面走来的一群公子。

当看清楚其中那名丰神隽永的少年,她清冷的面容多了些什么,一双水漾墨眸滑过些许光芒,很快又恢复平静,从从容容地放下手中的狼毫,优雅地将幼弟招到身边来,方才与那些公子见礼。

她容貌秀美,姿态从容,气质优雅,说话不疾不徐,一口雅言咬字清晰,带着独特的韵律,不愧是书香门第的大家小姐。

葛玲是这里的主人,在场的姑娘以她为首,纷纷上前行礼。

很快现场的气氛又热闹起来,热闹中又多了几分年轻男女聚首的暧昧。那些华服公子见她们在这里吟诗作词,颇为风雅,自然也加入进来,帮着点评姑娘们的诗作和画作,若是诗兴上来,也可以吟上一首,让在场的姑娘们点评共赏。

不过让那些姑娘最在意的还是站在池边柳树旁的俊美少年,他仿佛遗世独立,远离尘嚣,并不参与他们的风雅之事,安静地站在那儿,如同一副画风优美的画卷,却又因其举手投足间不经意流露的矜贵及冷峻,教人不敢轻易靠近。

在场的少女们的目光都似有若无地落在他身上,纷纷猜测着他是什么人。

在场的姑娘们都是出身云州城的.名门世家和望族,对云州城的各家子弟都有一定的了解,这公子模样如此出众,又是第一次见,便知道他可能不是云州城人士,就是不知道是哪家的亲戚。

她们对他既是好奇,但又因他神色冷淡,并不参与吟诗作词之事,自是不好意思冒然开口邀请,心里急得抓心挠肺,面上看着都有几分心不在蔫,也唯有葛玲依然是那副清淡模样,仿佛完全不受影响,正在点评一位姑娘刚写的诗作。

“赵家哥哥,那位公子是谁啊?”其中有一个少女终于忍不住询问道。

那赵公子就是先前带着众人过来的英俊男子,是云州城望族赵家之人,名赵云卿。

赵云卿模样英俊,在云州城是个出了名的风流公子,一张嘴极甜,上到八十岁的老太太,下到三岁的小姑娘,都能被他哄得服服贴贴的,当下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勾人的笑容,说道:“这位公子姓聂,是京城来的。”

一群少女竖起了耳朵,听到从京城来的,目光更是一亮。

这般模样气度,可见这少年身份不凡,有几个适龄的姑娘都有些心思浮动起来,虽然她们都知道,如果是京城来的,身份过高的,自己是没有福气肖想的,可也忍不住想多了解一下。

“京城来的?是京城哪家的公子?”那少女继续追问。

赵云卿做出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悠然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

在场的姑娘一看他这表情,就明白他肯定是知情的,不知道就不是赵云卿了,纷纷忍不住嗔他。

这时,那站在池边柳树下的少年突然目光往一处望去,看着两个姑娘借着周围花木的掩映,手拉着手偷偷跑掉了。

他的视线追着那消失在花丛中的石榴红绫裙,半晌方才迈步,离开了此地。

其他人见他离开,不敢阻拦,唯有赵云卿言笑晏晏地上前去说了几句话,又作了个揖,然后两人一起消失在花园中。

***

离开荷花池那边后,霍姝和葛琦都有些遗憾,不过霍姝将这种遗憾压在心里,省得露出来被表妹看到又拉回荷花池那边继续去观赏美男。

虽然她也挺想再看的,可想到答应外祖母的事情,只好遗憾地找借口离开了。

“那聂公子真好看,不知道他是京城哪家的公子,赵云卿陪他一起过来,看来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听说赵家有人在朝为官,在京城混得很不错,结交了很多权贵,能让赵家的人相陪的,肯定……”

一路上,葛琦都喋喋不休地说着。

霍姝听得心不在蔫,见前面有一个假山亭子,便对葛琦道,“我有点累了,想去那边坐坐,吹吹风,你不用陪我了,继续回那儿玩吧。”

葛琦一听,虽然有点儿不够义气,不过那边确实热闹,还有好看的美男子,便道:“那行吧,等会儿咱们一起去吃宴席。”

“行的。”

葛琦又叫了个丫鬟给霍姝送了些点心过来,就快快乐乐地走人了。

艾草看了看葛家丫鬟送来的零嘴,红漆描金的海棠花攒盒里放着酥糖、冬瓜条、蜜枣、云片糕、福柿、玫瑰糕等点心,旁边还有一小罐开口松子,便对霍姝道:“姑娘,好像还少了点茶水,我去给您沏壶果茶过来。”

“行,我在这里等你,去吧。”霍姝笑眯眯地道,抓着一块冬瓜条慢慢地啃着。

艾草出了假山亭子,寻了个婆子,去附近煮茶去了。

一会儿后,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她以为是艾草回来了,捏着一块玫瑰糕漫不经心地转头看去,当看到朝这儿走来的人时,手中的玫瑰糕掉了。

她瞪圆了眼睛,惊讶地看着出现在这里的少年,惊悚了下,很快又淡定了,第一个想法,就是装作不认识。

只是她刚摆出无辜的笑容时,对方已经开口了,“虞从烈?”

霍姝:“……”

不知道现在说她是虞从烈的双生姐姐他信不信?

亭子外的少年信步走进来,他的气度从容,神态清淡,可不经意流露出的气势,极为强烈,竟然教人莫名地不敢出声打扰了他。

霍姝眨了眨眼睛,看着已经走进亭子里,施施然地坐到她对面的石凳上的少年,想了想,抓起一颗蜜枣递给他,问道:“聂公子,要尝尝么?”

他看着她艳若明珠的脸,勾唇微微笑了下,伸手接过。

那笑容太过短暂,不过昙花一现,却教人惊艳不已,霍姝觉得自己赚到了,用一颗蜜枣换到一个笑容,真幸运。

不知道她再给他两颗蜜枣,他是不是可以多笑两下。

可能是聂屹这份看似冷淡,但平易近人的态度让她有了几分信心,开口道:“聂公子,你能不能当作现在是第一次见到我?”

聂屹垂下眼睑,他的眼睫毛又长又密,微微翘起,像两把小扇子一样,半掩住那双清冷的凤眸,教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思绪。

“不能。”

他轻轻地说,声音有些清冷,可放柔了时,又像情人间的絮语一样,分外地撩人,让听者忍不住脸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