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书友,欢迎回来! 登录 注册

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8. 第 8 章

“娘,这个表姐长得可真漂亮,比姐姐还漂亮呢,以前怎么从没在外祖家见过她?”

葛琦倚在母亲身边,一脸好奇地问。

这些年虽然随父母在外地,不过葛家姐弟三个也曾随母亲回过京城几次,去过靖安侯府给长辈们请安,自然知道靖安侯府里有多少位表姐弟,就是没有见过这位。

今天所见的这位霍家的表姐,葛琦是没见过的,而且这位表姐相貌之美,是霍家姑娘之最,连她看了都忍不住看呆了。如果霍家有这么漂亮的表姐,她相信自己见过后一定不会忘记的。

葛玲坐在一旁淡淡地喝茶,神色清冷淡然,似是并不关心其他,听到妹妹这话,也只是抬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然后就继续喝茶。

霍萍微微笑了下,对小女儿说道:“她是你五舅的嫡长女,先夫人虞氏所出,这些年一直住在她的外祖家虞家,你们没见过是正常的。”

葛琦恍然大悟,这就说得通了,然后想到什么,哎了一声,说道:“原来现在的五舅母是五舅后来继弦的夫人啊,我都不知道呢。”

霍萍摸摸小女儿的头发,并不想再说这个,便道:“好了,夜深了,你们回去歇息吧。”

葛琦还想问呢,这时就见葛玲已经站起身来,拉过幼妹,对母亲道:“娘,我和阿琦去歇息了,您和父亲也早点歇息。”

见长女如此懂事,霍萍心中宽慰,笑着点头。

待姐妹俩离去后不久,葛季宏也从书房回来了。

葛季宏的心情看起来不错,他刚才考核了儿子的功课,心里有几分满意。这是他唯一的嫡子,对他的功课极为上心,儿子也争气,一直以来认真读书,从不贪玩,让他颇为放心。只要嫡子有出息,顶得过几个庶子,没有庶子也无妨。

见到灯光下容貌柔美的妻子,葛季宏上前拉住她的柔荑,柔声道:“萍娘,怎么还不休息。”

霍萍目光柔软地看着他,说道:“相公还未回来,妾身自然要等你的。”

葛季宏对妻子这种小女人般的依赖之举非常受用,当下携着她的手回了内室。

挥退伺候的丫鬟,霍萍亲自给丈夫更衣,一边说道:“当年姝姐儿出生时,我和老爷您正在大兴为祖母守制,后来就听说她被抱到虞家养活,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转眼她就这般大了。年前五哥给我写信,让我得空去瞧瞧她,便想着这次我的生辰,叫她过来热闹一下。”

葛季宏安静地听着,自他来云州城上任后,因云州距离平南城较近,他对平南虞家也是有所耳闻的,知道虞家和霍家是亲家,可惜虞氏福薄,嫁入霍家一年便难产去世了,只留下一个刚出生的女儿。

后来听说虞家老夫人因为白发人送黑发人悲伤过度,霍家体谅虞老夫人,便让虞家将虞氏留下的孩子抱到虞老夫人身边养活,全了虞老夫人一片慈母之心。

此举虽然不符合世情,可也教人体谅。

不过,他私底下却隐约听说,虞家和霍家私下似是有些龃龉,却不知是为何事。

这是妻子娘家之事,妻子不说,他也不好明问,这两年在云州城上任,内宅和人情往来之事交给妻子打理,妻子对于去虞家走动并不热衷,因这边境的世道不好,路上常见贼匪流寇,葛季宏也没有让妻子去平南城。

“那孩子今年有十四岁了,明年及笄便可说亲,五哥这么多年未见她,心里应该也是惦记着的,方才会叫我帮他看一看这孩子,可怜天下父母心。”霍萍说着,忍不住叹了口气。

葛季宏想起许久不见的霍五爷,这霍五爷和妻子年纪相近,他们兄妹俩感情好,霍五爷拜托妻子帮看看许久不见的女儿也属正常。

平南城距离京城山高路远,有些人一辈子都未必走得出方圆百里外之地,更何况是千里之外。

“姝姐儿难得来我们这儿做客,莫要待慢了。”葛季宏交待道。

霍萍心知丈夫是对自己敬重才会嘱咐一句,当下笑着应是。

熄了灯后,夫妻俩便上床歇息。

***

翌日,霍姝起床用过早膳后,就去正院给姑母请安。

葛家姐妹俩都在。

葛玲坐在一旁,纤纤素手优雅地捧着白釉青瓷菊梅茶杯,垂着一双清冷的墨眸慢慢地饮茶,身上穿着一袭素雅的月白色绣翠竹刻丝褙子,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有一种幽然清冷的神.韵,似是远离尘嚣一般。

与她相比,葛琦就是个喜爱热闹的,喜欢将自己打扮得喜喜庆庆的,一身珠光宝气。她的容貌及不上姐姐漂亮,脸上还带着的婴儿肥,虽已经十三岁了,可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没有少女的神.韵,性情也极是活泼。

见到霍姝过来,葛琦便跳过来拉住她,笑道:“姝表姐来了!表姐难得来云州府,我刚才正和母亲说,今儿想带表姐出门去逛逛云州城呢。”

霍姝一听,马上双眼亮晶晶地看着霍萍。

霍萍见状,不禁有些头疼,发现这个素未谋面的娘家侄女似乎被虞家教养得挺直率活泼的,有什么事都摆在脸上,说话又直,却又奇特地未让人产生厌恶心理,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的性情,和京中那些世家贵女确实很不同。

“三姑母,可以么?”霍姝眼巴巴地看着霍萍。

霍萍道:“你昨儿才到,舟车劳顿,不若今日再歇息一天……”

“不用了,我昨晚休息得可好了。”霍姝说。

葛琦拉着她的手,笑嘻嘻地对母亲道:“娘,我带表姐去逛逛,很快就回来,不会贪玩的。”

霍萍面上有些无奈,到底不忍拂了小女儿,只得答应了,便去吩咐人准备出行的车马,并叫管事多安排点仆妇随行。

葛琦没忘记姐姐,转头问道:“姐姐,要不要一起去?”

霍姝站在一旁含笑看着,并未冒然开口。

葛玲眉稍未动一下,淡淡地拒绝了,“你们自去罢,我回房看书。”说罢,她便站起身来,施施然地带着丫鬟走了,余留一抹纤细的倩影给人。

葛琦对姐姐的态度已经习惯了,转头和霍姝挤眉弄眼,小声地道:“我姐姐对谁都这样,一副仙子的性情,不喜凡人打扰。你不用理她,我今天带你去逛逛云州城,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呢。”

霍姝笑着点头,压根儿没理会那位仙子似的表姐。

葛琦的性情和虞倩有几分相似,都是那种活泼开朗的,很容易相处的类型,霍姝喜欢和这类的女孩子一起玩,像玲表姐那种说话都要淡上几分的仙子模样的清冷人儿,估计是瞧不上自己的,她也觉得累得慌,还是算了。

等马车准备好后,两个姑娘一起高高兴兴地出门了。

霍萍站在门口目送她们登车离开,想到当年这个侄女出生时,霍家一连串发生的祸事,眉稍微微蹙起。

家丑不外扬,加上虞家手握西北兵权,轻易得罪不得,所以当年发生的事情,靖安侯府方才没有对外透露,对虞家的蛮横态度也忍让几分。

可这位侄女的命格,她却是从母亲靖安侯老夫人那儿听说的,听说是相国寺高僧亲口批过命,可真是个命硬的,要不是兄长拜托她,她也不会派人去将她叫过来。

想到小女儿和霍姝性情有几分相投,不过才见了一面,就好得像亲姐妹似的,霍萍不由得头疼。

只希望,霍姝不要像出生时那般,克着亲近之人才好。

直到下午,听到两个姑娘平平安安地回来后,霍萍面上虽然不显,心里却是松了口气的,微笑着看两个姑娘归来。

经过半日的相处,霍姝现在和葛琦这个只差了一岁的表妹好得像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亲昵极了。

葛琦将今日在外买的一些巧精的玩意儿捧过来给母亲瞧,嘴里已经三句不离“姝表姐”了,连对亲姐姐葛玲都没有这般亲热过。

霍姝站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她们,那张漂亮的小脸蛋笑起来时,很难让人对她产生恶感,就算心知她命硬克亲的霍萍,此时也觉得这小姑娘笑起来真讨人喜欢。

今日的晚饭摆在正厅,葛家人都到齐了,算是欢迎霍姝这位远道而来的娇客。

因都是亲戚,且又不是在京城,规矩没那么大,所以这顿只能算是家宴,不分男女席。

葛季宏坐在首位,以长辈的身份亲切与霍姝说话,顺便问候虞家老夫人和威远将军。

霍姝大大方方地应了,回答完后,还会朝他露出一个笑脸,没有半分拘束忸怩之态,落落大方,言行举止,比之京城中的贵女都不差,可能是长在边境的原因,神态间比京中的那些世家贵女多了几分磊落的坦率。

看得出来,虞家将这位外孙女教养得非常好,格外尽心。

葛季宏暗暗点头,看来虞家虽远离京城,但世家底蕴却是不差的。

霍萍自然也看见娘家侄女的表现,心里又是高兴又是纠结。

霍姝在丈夫面前表现得好,自然让她有面子,毕竟这是她娘家侄女;可霍姝表现得太好,感觉又有点打霍家的脸,毕竟当年她听说虞家和霍家因为这侄女,确实闹得挺不愉快,直至今日,母亲仍是不乐意提起这孙女。

一顿饭就在霍萍暗暗的纠结中结束了。

***

云州城一处私人别院里,长随将刚接到的邀请函送过来。

扈兴站在书房前守着,见随从过来,问道:“元武,有什么事?”

“是云州知府那边送过来的请函,邀请主子明日去知府与宴。”长随元武答道。

扈兴虽只是个头脑简单的侍卫,不过这些年跟在主子身边见识得多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当下皱眉道:“这云州知府怎地知道主子来云州城了?”

心里怀疑是不是有人将主子的行踪随意透露出去,教人知道了。

元武瞥了他一眼,暗忖:你这傻大个,主子的心思若是你能猜得到一分,你早就被主子踢走了,也只有这么憨傻的,才能留在主子身边。

元武没回答,将请函送进去。

一会儿后,元武就出来了,然后对扈兴道:“主子明天会去葛知府家,你也准备一下。”

扈兴挠挠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他需要准备什么?

果然是个傻的!

元武懒得搭理他,忙下去准备明天云州知府夫人的生辰贺礼,这礼不能太重,但也不能太轻,得把握一个度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